“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李先國,我們畢竟同源同宗,有什麼矛盾,我們能夠自己解決,內部消化,但是這羣所謂道家聯盟的傢伙,可是將我們當成邪魔外道,他們存活,對我們可沒有什麼好處。”

我看着李先國開口說道。

李先國頓時一愣,似乎覺得我所說很有道理,點頭說道:“這也是這個理由。”

而後竟然猛然啓動,全力爆發,朝着我衝了上來。

“不過,殺了你這個所謂的祖師爺,我在慢慢收拾這些白癡,豈不是更好。”

這傢伙得意狂笑,似乎已經看到我脖子被他直接撕裂的場景了。

我不由得對李先國露出讚歎表情,沒有想到這個傢伙腦漿被吃了不少之後竟然還知道用詐。

我看到明心嘴角直接上翹,顯然覺得自己的計謀得到了應有的效果,下跪之類,完全不在話下。

無恥到了這種境界,的確是非同一般。

我不由得對於明心更加高看一眼。

只是他還是想得太過簡單了一點。

我猛然張口,直接道家吼攻爆發:“給我動手!”

地道之中,吼攻直接爆發出來,嗡嗡作響,迴音遍地,連明心他們都被震顫得露出了痛苦神色,而李先國的五感被強化了許多,正面面對我吼攻衝擊,頓時就露出痛苦神色。

老舅也抓住機會直接衝了上去,四隻爪子都在同時揮擊出去,猶如一尊炮臺,狠狠撞擊在了李先國的胸膛上面將他給直接轟飛出去。

這一次,老舅全力出擊之下,李先國的胸腔骨頭都被直接打碎,胸膛都塌陷下來,顯得狼狽無比。

不過很快李先國就嚎叫一聲,胸膛猛然恢復原狀,冷然說道:“你們都要死!”

這傢伙被老舅給傷了,雖然靠着強大的恢復能力修復了自身狀況,但是怒氣已經猛然爆發,看着我們,已然是殺氣畢現。

“李先國,我們幫你,一起動手,做了這羣混蛋。”

www⊕ тTkan⊕ C ○

明心已經帶着冷淡笑容站起身來,開口說道,這傢伙粗獷外表之下,閃爍與之並不相稱的奸詐狡猾的神色,顯然已經準備對我們下手了。

萬界基因 只是李先國猛然揮手,說道:“我內部事情豈容你們這些雜碎插手,都給我滾到一邊去。”

顯然是徹底沒有將明心他們放在眼中。

明心顯然也是打定了這種主意,頓時冷笑着站在一邊,絕對沒有了動手的意思。

李先國這才滿意,兇惡無比的再次朝着我們撲了上來。

老舅再次迎了上去。

實力上李先國顯然更爲強悍,這一點看他們的手臂粗壯程度就能夠看得出來,只是李先國並不知道,老舅現在已經被我直接控制,完全失去了所有的擔心害怕的情緒,甚至並不知道疼痛,即便實力佔據優勢,也是被老舅直接拖住。

這時候我控制着另外一尊失魂傀儡猛然衝了上去,口中大喊:“我來助你。”

隨後直接朝着老舅衝了上去,李先國頓時皺眉,顯然覺得自己不用別人插手,不過雖然不爽,卻也並未多說什麼。

這時候,李先國猛然大聲慘叫起來,顯得痛苦異常。

動手的並不是前面朝着老舅衝上去的失魂傀儡,而是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失魂傀儡,前面着一尊只不過是吸引了李先國的注意力罷了,剩下一尊拿着我的滅魂針直接刺入了李先國的百會穴之中。

鈴鐺猛然搖動,李先國在爲強悍,也根本無法抗拒這種痛苦,頓時顯得軟弱無比。

而這時候我早就已經冷笑着開口說道:“死亡漩渦,現!” 四個人進來都沒來得及和孟老說話,就被前面的墨九狸吸引了視線,看到了已經毀掉的陣法,還有不斷湧入墨九狸體內的神力,四個人都是震驚了許久,才緩緩回過神來……

幾個人和孟老一起坐到了一邊的虎皮沙發上面,小狐狸早就在孟老說話的時候,急忙跑到墨九狸的身邊去了,被墨九狸的身體遮擋著,孟老等人誰也沒發現小狐狸的存在……

孟老坐在最左側,其餘的四個人,也都是白髮鬚眉,仙風道骨的老者,孟老身邊是兩個黑衣老者,中間是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的老者,最後是一襲藍袍的老者,也是剛才說話的靈師公會的副會長董坤……

董坤身邊的白衣老者就是靈師公會的會長秦方,兩個黑衣老者是靈師公會和孟老一樣的太上長老,楊帆,楊漆,兩個人是有著血脈關係的堂兄弟。孟老的名字叫做孟錦山,五個人是至交好友,也是靈師公會的頂樑柱……

基本上靈師公會的事情,表面都是有副會長董坤在打理的,但是實際上董坤也是很懶的,什麼事情都是五個人一起商量著處理的,否則董坤才不幹的……

好在靈師公會只是負責轉換靈力,倒是也沒有什麼太多的事情!

但是,像墨九狸這樣引起轟動的,靈師公會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現在不管是董坤還是秦方,五個人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說老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董坤忍不住開口問道。

雖然是問著孟老的,但是眼神卻一直盯著墨九狸看!

「我也不清楚,半月前我遇到夥計說有人要轉換靈力,我閑著無聊就帶過來了,結果開始看也沒什麼反應,我留下個結界就出去了,今天回來看看我以為差不多應該結束了!

結果就看到陣法都被這小子給毀掉了不說,外界的神力也不受控制的不斷湧入他的體內,而且你們看他面色如常,完全沒有痛苦之色,我也是震驚不已啊!」孟老看著墨九狸驚嘆的說道。

「老孟,你說慌,你分明知道這是個丫頭,你還說是小子!」這時秦方看了眼孟老說道。

「咳咳……我不說你不也看出來了!」孟老尷尬的咳了咳說道。

「老孟,你就別瞞著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丫頭能毀掉靈力轉換陣,還有這神力現在的異象,都已經說明她不簡單,這樣的人要麼成長起來有大作為,要麼就是被人抹殺啊!」董坤看著孟老無語的說道。

「唉……我真的沒有說謊,她是被回春南風館的白未央帶來的,所以我看到不爽,於是就想難為一下她,可是這丫頭挺特別的,說話也很得我心!

我這才把她給帶來四樓的,原本白未央是讓她在三樓轉換靈力的,後面我說的也都是實話!不過,老董有句話說的沒錯,這丫頭不簡單,你們看這是這丫頭入陣前送給我的靈果!

我開始只是覺得味道好,很好吃也沒在意,她給了我一碟……」 「原本我以為也就是十多個的樣子,加上味道真的很好,我就沒想太多的,吃了起來,可是我愣是把自己吃飽了,才發現靈果還有那麼多,仔細一看這丫頭確實是給了我一碟,但是那碟子竟然是空間容器啊!

我震驚的把靈果倒出來數了數,不算被我吃掉的,還有幾百顆在這裡面呢!我心下好奇,拿著靈果出去了,可是你們猜怎麼著,我到北城各大商行,大型藥材鋪,還有北城的黑市都去問過了,沒有這種靈果!

並且黑市的風老願意出價10萬七彩石購買一顆靈果!你們看,我賣給了風老10顆靈果,輕鬆賺了100萬七彩石,你們也不是不知道風老那傢伙多摳門,可是卻得了靈果跟得了寶貝似的……」孟老看著四個好友,將墨九狸給的靈果拿出來說道。

聞言,秦方几人都是一驚,他們驚得不是墨九狸拿空間容器裝靈果,驚得是北城黑市的風老,願意這麼簡單花100萬七彩石購買十顆靈果,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看到孟老拿出的靈果,董坤直接伸手拿過來一顆,放在手裡看來看去,並沒有發現太多的不同,只是看著似乎很新鮮就是了,於是董坤直接咬了一口……

入口濃郁的果香,還有一股溫和的靈力融入體內,才讓董坤驚訝不已,一顆靈果下毒,感覺像是吸收了不少靈力似的!

「這靈果真的是太好吃了!」董坤驚訝的說道。

秦方等人聞言,也紛紛拿起靈果吃了起來,結果幾人的表情都差不多,這靈果絕對是他們吃過最好吃的靈果了,現在他們也十分肯定孟老的話是真的了,所以黑市風老花重金購買這靈果,絕對是有原因的……

重要的是,如此奇特的靈果,這丫頭和夢老都不熟悉,就是一送幾百顆,足以說明這丫頭的身份不簡單!

「可是,這丫頭身份再不簡單,她來我們靈師公會是來轉換靈力的,能去回春南風館,定然不會是我們北城的人,或者說不是一重天的人,她應該是下界飛升上來的……

那她這靈果又是從合得來的?難道是下界的靈果嗎?」秦方嘴裡吃著靈果,又想到什麼的皺眉說道。

「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本來想等著這丫頭靈力轉換結束,再詢問她的,卻沒有想到她弄出這麼大動靜來!老秦啊,我對著丫頭印象不錯,所以並不想她在我們靈師公會出事,如果等會兒外界有什麼人來鬧事,或者是那白未央來要人,你們就幫我擋一下,我帶著丫頭出去躲躲……」孟老看著秦方四人說道。

「行了,你跟我們客氣什麼,就沖這丫頭送給你這麼多靈果,我們也不會看著她在靈師公會出事的,我們靈師公會還沒廢物到連個人都保不住的地步!」秦方聞言直接說道。

「就是,誰來要人也不好使,除非這丫頭自己想走,否則誰也別想在我們靈師公會搶人!」董坤也說道。 沒有人知道我其實已經用養屍祕錄之中的方法控制了差不多十隻怪物歸爲我用,這是我最大的底氣所在。李先國只是知道他們變異之後一切都是以實力爲尊,拳頭大的自然掌控一切。

卻並不知道,養屍祕錄之下。他們的情緒思考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又怎麼可能會害怕他的實力威壓?

留下一隻怪物一隻站在李先國身後不遠處,這傢伙雖然一直保持小心謹慎,但是在我用了一尊怪物直接上前想要幫助李先國的時候,這傢伙注意力終究還是被轉移開來,能夠讓我有機會將滅魂針直接送入了他的穴位之中。

同時,趁着明心他們並且回神過來。我早就佈置過去的失魂傀儡直接威力全開,死亡漩渦猛然爆發。

他們站立的方位都是一樣,這樣就最大程度的加成死亡漩渦的威力。明心他們修爲不錯,卻也一時間被弄了一個措手不及,難以抗拒。

而後,老舅實力全開,威懾全場。開口說道:“這就是得罪祖師爺的下場,對祖師爺不敬,必遭天譴,誰還敢來?”

實力威壓加上李先國前車之鑑,即便有哪些心懷不軌的傢伙,也被直接震懾。根本不敢做出絲毫表現,只能乖乖表示臣服。

不過讓我意外的是李先國在最初的痛苦之後竟然暴露出來了連滅魂針都無法將他徹底震懾的跡象,竟然還想要衝上來對我動手。

我怎麼可能給他這種機會,狂化之下。對於李先國其實並不是相當的畏懼,滅魂針在手,直接衝了上去。

畢竟被滅魂針影響太大,李先國實力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被我接連刺入了三支滅魂針之後方纔是痛苦無比的嚎叫之後,直接栽倒在了地面之上。

狼狽無比,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吃了他。”

我轉身,不去看這種殘忍的畫面開口說道。

地面之下,銅甲屍猛然竄了出來,碩大殭屍牙刺穿了李先國的脖頸,瘋狂吸血。

李先國想要掙扎,可惜,力氣愈發的小了最後只能是不甘不願的閉上雙眼。

和銅甲屍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尊失魂傀儡,這是我在一開始控制這些人之後就已經派出去的傢伙,銅甲屍在這裏,能夠給我增加極大的實力保證,一開始我不得其法,銅甲屍不能進入李家坳之中,但是有了這些傢伙的幫助,自然是能夠輕鬆找到破綻直接進入。

原本我還覺得銅甲屍不能及時趕回來,沒想到時間竟然剛好合適。

銅甲屍是死物,我自然不用擔心這些怪物之中的血液能夠對他造成絲毫的影響。

銅甲屍本來就是肉身強大的存在,吸收了李先國的鮮血之後,肉身強度竟然得到了強大的加成,我甚至都能夠直觀的感受到那種明顯的增強。

被銅甲屍吸收之後,李先國的身體頓時化作飛灰消失不見,只剩下腦子之中的怪蟲在地面上掙扎扭曲了一會兒之後終究還是隻能不情不願的死掉。

讓我吃驚的是,這一隻怪蟲的大小竟然比起之前的要小了許多,或許這也是一種控制手段吧,吃了那些屍油屍體,怪蟲能夠一直壓制不會增長,但是屍油和屍體本身也是巨妖分化出來的,會有什麼後果,誰也說不好。

飲鴆止渴。

恐怕兩種都是巨妖控制李家坳的村民的手段罷了。

我搖頭不再去理會李先國這邊,而是看着被死亡漩渦控制,只能勉強抵抗的明心一羣人。

“唔,好久不見呢。”

婚然不覺:忠犬教授寵妻忙 這句話是對葉悠然說的。

可惜葉悠然此時全力抵抗死亡漩渦帶來的恐怖吸引力,哪裏還有精力理會我。

明心身上佛光閃現,身上金龍不斷盤旋,將他團團守護,顯然,一羣人之中他的修爲最高,因爲在死亡漩渦的壓制之下,他的神情最爲輕鬆。

要不是賤老虎突然出手,我根本無法面對李定邦的死亡漩渦攻擊,但是現在五隻怪物徹底使用出來的死亡漩渦竟然只是困住明心而已。

難道實力上差距如此明顯?

我想了想,最後搖頭,李定邦之前吸收兩尊怪物,應該纔是力量增強死亡漩渦強悍起來的最大原因所在。

老舅他們在收服了剩下的怪物之後,所有人都站在一起,死亡漩渦徹底打開。

這一下,威力陡然上升,連地道都開始不斷搖晃起來,我真是擔心這裏會不會突然直接崩潰。

只是我的擔心顯然是多餘的,因爲在死亡漩渦的威懾之下地道上面的符咒直接閃爍,竟然再次發揮了作用,將搖搖欲墜的地道再次輕鬆加固,讓它徹底的穩定下來——

我被嚇了一跳,隔了這麼多年,這些符咒竟然還能發揮作用,而且都是鐫刻在了最普通的石板上面而已,這算是什麼手段?李家祖師爺的道行難道高到了這種地步?幸好,祖師爺現在只是剩下靈魂力量,而且被我壓制住了,不能作惡。

我可不想要被祖師爺吞噬,徹底消失。

殷明珠的注意力完全被這些符咒吸引了過去,口中說道:“明明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符咒,怎麼可能有這麼強悍的作用,怎麼可能一直髮揮作用到現在這種年月?”

顯然,殷明珠也是被這樣的佈置給嚇到了。

殷明珠被吸引到了一邊,我自然就慢悠悠的走到了明心的面前,直接選了一塊小石頭朝着明心光頭上扔了過去,口中打着招呼說:“虧心大師,你好啊,在這裏打坐修行呢?”

石塊擊打在了明心的佛力上面,被直接絞碎成爲飛灰,可惜,明心也就只有這樣了,超過三十隻怪物全力開動死亡漩渦,這傢伙的袈裟是一件寶物,但是也已經出現了陣陣裂紋,顯然崩潰已經近在咫尺。

鐵龍依然是最先崩潰的,按照道理,這傢伙土元強悍,能夠抵抗更久,但是也正因爲如此,鐵龍能夠有精力對我求饒,跪在地上,對我不斷的磕頭,說道:“法一,對不起,對不起,這不是我的意思,我沒有膽子和你爲敵的,我不想要對你下手的,求求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這傢伙完全不顧尊嚴和麪子了,磕頭那是一點水分都沒有:“都是明心這個混蛋,他貪圖絕地之中巨妖身上的寶物,纔會想着對你們下手,我只是被脅迫的,這件事情真的和我無關啊。”

我吩咐這些怪物只是做個樣子,死亡漩渦威力沒有全開,爲的就是有這種軟骨頭出現,鐵龍顯然是最爲配合的。

“你們到這一處絕地之中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開口問道。

明心想要阻止,可惜,他現在也是自身難保。

“妖丹,我們是爲了巨妖妖丹……那是難得的寶物,凝聚了巨妖的龐大能量,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妖丹?之前我也聽這些傢伙說起過,不過在我看來,妖丹也只是傳說中的東西罷了,甚至連這個所謂的巨妖我都偏向於他是一種我們並不瞭解的生命體而已。

爲了一顆妖丹,值得這羣傢伙如此冒險?而且在現在就和殷明珠翻臉?

“還不老實。”

想到這裏,我直接冷笑起來,開口說道。

“看來你是想要死無全屍了,死亡漩渦之中連你的靈魂都會被直接絞碎,什麼都留不下來,看來,你是想要嘗試一下了。”

聽了我的話,鐵龍嚇得全身顫抖起來,大聲嚎叫:“千真萬確,千真萬確,這是道家聯盟之中明確記載的,只要是這些絕地之中都封印着一些傳說中的存在,這一尊巨妖的具體形貌都有所描述,關於妖丹的記載更是着重標明,肯定不會有錯的。”休每東號——陰兵借道—— —— 其餘兩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秦方等人的意思,就是他們的意思!孟老看著幾個好友笑了笑,這才放心下來……

雖然他們關係最好,但是這畢竟是靈師公會,他也不想因為自己的私心,給靈師公會帶來麻煩……

幾個人商量好了,也就不擔心了,坐在虎皮沙發上面,邊吃靈果,邊等著墨九狸完事!

而小狐狸躲在墨九狸身邊,聽著孟老等人的話,也算安心了,同時隨著時間慢慢過去,一個又一個七天過去,小狐狸終於覺得自家主人不一樣了……

它的那麼多主人都掛了,唯獨現在的主人,完全掛不掉,真的是太神奇了啊……

另外小狐狸看著不斷湧入墨九狸體內的神力,實在很擔心自家主人再這麼吸收下去,怕是整個北城都被驚動了吧!

可是小狐狸和孟老等人都不知道,墨九狸也不想這樣吸收下去,她也知道再這麼下去後果是什麼,但是她停不下來了啊!隨著空間的靈力轉換后,自己和小書也有了聯繫……

所以她知道空間靈力轉換完畢了,於是接下來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所以墨九狸原本只打算,把自己的靈力轉換完就行了,誰知道越吸收越多,越來越不想聽下……

等到墨九狸察覺的時候,已經無法停下來了!

「紫夜,這是怎麼回事?我竟然無法控制自己吸收神力的速度了,停不下來了……」墨九狸在心裡對紫夜說道。

「可能是天地九神訣剛到圓滿狀態,就遇到你轉換神力,天地九神訣本來就是神力本源,之前因為受損,是靠著你的魂力和你的力量溫養著,現在接觸到你轉換的神力,才會拚命吸收的……

現在你如果停下,很有可能損壞天地九神訣,也會傷到你自己,只能等到徹底吸收足夠的神力再說了!」紫夜也是十分無奈的說道。

「可是……繼續下去,這一重天北城的神力怕是……」墨九狸有些鬱悶的說道,她確實很想高調,引起不知道在何處的帝溟寒的注意,但是她還沒準備好啊!

這要是真的把北城的神力都給吸幹了,還不得被整個北城的勢力追殺啊!傻子也不會錯過自己這樣的天才啊,搞不好都想拉攏自己,或者滅殺自己的……

「現在也沒別的辦法,到時候只能想辦法離開北城了!」紫夜想了想說道。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好吧!」墨九狸聞言無奈的說道,她明白紫夜的意思,確實是真的沒有辦法,如果能停紫夜早就動手幫自己了!

看起來這北城是不能留了,被追殺就被追殺吧,反正知道結果了也好,她也不必想太多了,為了自己不那麼快掛掉,她必須吸收更多的靈力,這樣到時候自保的能力也多一些……

想明白之後,墨九狸也不再糾結了,不斷的快速吸收湧入體內的神力,因為墨九狸這樣肆無忌憚的吸收神力,也讓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靈師公會的動靜…… 看鐵龍的樣子,並不像是假裝出來的,這反倒是讓我驟然一驚。

絕地記載,千真萬確。

但是關於妖丹的存在。殷明珠卻並不知曉。

顯然殷明珠即便有天師之位,實際上仍然被道家聯盟排除在覈心地位之外,多半還是因爲張佐臣的關係。

我沉默一陣,隨後快速開口問道:“你們那妖丹有什麼用處?”

“分而食之,提升修爲,進入真正的修道境界。”

鐵龍顯然是被死亡漩渦給嚇到了,絲毫不敢隱瞞開口說道。

“真正的修道?什麼意思?”

我的心猛然一跳。感覺到終於是來了一個相當給力的消息了。

難道現在的所謂道家盛世還真的和我之前推測那樣只不過是假相而已?

“我不知道,這個我真的不知道,只是知道這一切和幾百年前的一場天地浩劫有關。從那時候開始,華夏衰落,我華夏範圍之內,所有修行都陷入到了不斷衰亡的境地之中,道的真意全部忘卻,我們現在其實都算不上入門而已,這在道門之中私底下都稱之爲末法時代。”

我的心砰砰直跳,看來一切果然如此。

師父也曾經提到過幾百年前的鉅變。

他們到底對我隱藏了什麼東西了?

我感覺一扇大門在我的眼前轟然打開,裏面的景色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雄渾壯闊。這是我以前只有做夢纔會想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