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翅牙獸還是那種浩浩蕩蕩,密密麻麻的姿勢,比起虛有其表,徒有數量的小蠕蟲來說,簡直強了不是一兩籌。

頓時整個峽谷的天空又再次被翅牙獸羣所覆蓋,李寒心裏頓時暗暗叫苦,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上滿是小蠕蟲,旁邊還有巨型蠕蟲虎視眈眈,上邊卻是又撲下來要命的利齒。

當真是天要亡我李寒嗎!

李寒摸了摸手邊的布槍,現在也只有拼了,而且還不下巨石,要不然上有翅牙獸,下有小蠕蟲,這二者夾擊就真的了無生路了。

李寒將布槍舉起,瞄準着已經逐漸向下撲來的翅牙獸,攝於翅牙獸的兇猛,李寒的手心頓時溢滿了汗珠,額頭上也滿是滑落的汗液。

他卻是連擦也不敢擦,緊緊的盯着越來越近的翅牙獸,手指已經逐漸開始扣動扳機,突然,本來密密麻麻聚合在一起的翅牙獸猛地分裂開來,化爲無數只小個體,然後分別迅速向着地面那些小蠕蟲飛撲而去。

至於李寒,除了好幾只在衝到半途中就被打落的翅牙獸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翅牙獸再過來招惹他了。

這感覺!

李寒眼睛眼睛微眯的稍稍移開槍口,隨機向上張望起來,果然!

李寒搜索半天,也沒有找到那個金色的身影,那隻和首領一樣的金色翅牙獸並沒有再次誕生! 有首領和一盤散沙是有巨大區別的,那嗡嗡嗡遮天蔽日的一團,和現在眼前這散沙式的捕食場景,簡直是天壤地別。

而那些小蠕蟲似乎是被眼前突然出來的捕食者嚇了一跳,紛紛呆愣的矗在了原地,任由那些翅牙獸咻的一聲用尖牙捉住一隻,然後在飛掠到半空中,吧唧吧唧嚼碎吞嚥下去。

然後,又是直掠而下,再次捕食了一隻小蠕蟲,這樣的場面在這片峽谷內不斷上演,蠕蟲的數量雖多,翅牙獸的數量更多,很快密密麻麻的蠕蟲幾乎被捕食殆盡,而翅牙獸羣還意猶未盡的在低空巡弋。

只是李寒一直盯着那隻縮在洞穴裏邊的巨型裂齒蠕蟲,它就這麼看着自己的子子孫孫被翅牙獸被獵食?

李寒總覺得,這裏邊有問題!

果然,就在翅牙獸吃光地上的蠕蟲時,那巨型蠕蟲動了,李寒在巨石之上也感受的清清楚楚,那種大地都在震動的感覺,不過這一次,不是巨型蠕蟲出來,而是,一股強大的吸力從那個藏身的洞穴裏傳來出來!

呼!呼!呼!

我淦!

就算是李寒也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吸力,那種狂暴的氣流從李寒的周圍刮過,將他半個身體瞬間捲了起來,李寒眼疾手快,瞬間伸出右手緊緊的抓住岩石上的一塊凸起,趕忙將自己牢牢的伏在巨石上。

只不過,這股吸力是越來越強,李寒趕緊向着石頭的下方挪去,好用石頭來抵擋住這股超強的風力。

李寒尚且如此,更何況那些小了無數倍的翅牙獸,他們紛紛不受控制的向着那個洞穴飄去,有些翅牙獸驚慌失措的撲棱着翅膀想要飛出這股強風。

但是,卻也很快的被氣流攪動着拽進了洞穴中!

咔嚓!咔嚓!咔嚓!

即使實在劇烈的強風中,李寒依然能夠清晰的聽見那洞穴中傳來的牙齒撞擊的聲音,當然李寒不回覺得這巨型蠕蟲是在磨牙,那些翅牙獸全部都跑進了那巨型蠕蟲的肚子裏了!

咕咚!

李寒猛咽一口吐沫,手上抓的更緊了,但是,似乎還是覺得不夠滿足,那洞穴中的風力再次加大,呼呼呼呼!

我淦!

李寒大叫一聲,整個身體也緊緊的貼在巨石之上,一動也不能動,而天空之上還殘留的翅牙獸以及飛的更高的都被這突入起來的風速帶的向下墜去。

嘰嘰嘰嘰!

之前被大羣翅牙獸煽動翅膀嗡嗡聲所掩蓋的叫聲,此時聽起來格外的悲鳴,李寒掙扎着擡頭看向峽谷半空之中。

那裏還有不少翅牙獸正在盡力揮動着翅膀,想要擺脫這股吸力,很明顯他們也知道要是掉入了那個坑洞,就要和獸生說再見了!

而其中幾隻體型明顯大了一截,全身已經隱隱有了金黃色的模樣,看樣子應該就是即將變成首領的翅牙獸,李寒還在暗自感慨這種怪獸變化的真快,說不定他在之前那個地方在逗留一會,就有可能迎來第二波翅牙獸的襲擊了!

但可惜的是,現在這幾隻翅牙獸首領候選已經無力爲繼了,那坑洞的風再次加大,李寒隱隱感覺到身前的巨石都已經開始向前緩緩移動。

咕咚!咕咚!

沃槽!

李寒由於被風吸着緊緊的貼在巨石之上,居然連動彈都動彈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巨石一步步向着風穴挪動。

而半空中那幾只還在負隅頑抗的首領候選似乎是再也抵不住這恐怖的風吸,嘰嘰嘰嘰的胡亂揮舞着翅膀,狂亂的嘶鳴着,最後一先一後跌入那個洞穴。

然後就是一陣令人牙酸的咀嚼聲,李寒猛烈地抽搐着嘴角,心裏驚恐的看着一步步接近的風穴。

此時天空上已經沒有半隻翅牙獸,周邊凡是能夠動的石頭、枯木、塵土都已經進了巨型蠕蟲的肚子裏邊,現在場上唯一還在移動就是離洞穴還有數步之遙巨石和李寒。

咕咚!

又往前挪了一步的李寒艱難的伸手從揹包外圍取出一個蟑螂爆破彈,他不可能眼睜睜這麼坐以待斃,一直不想使用蟑螂爆彈就是害怕沒辦法控制方向,而且要粘貼在蠕蟲身上就必須無限接近它,這種巨獸隨便擦一下李寒,不死也得重傷。

可,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緊緊的捏着蟑螂爆破彈,李寒盡全力向着巨石外圍擠去,他現在就將爆破彈扔出去,如果等到他和巨石一塊,那就萬事休一。

槽!這風速實在是太大了,李寒緊緊貼在巨石上的身體每挪一步都要廢無數的力氣,當他好不容易挪到邊緣,全身已經已經變得溼漉漉,強風吹在上邊還有些涼颼颼的感覺。

伸出右手,李寒盡力想要把蟑螂爆破彈直接扔進巨獸嘴裏,但是奈何風速太大,他是在伸不出手。

咕咚!

巨石又向前挪動了一步,李寒剛拼盡全力伸出去的手,又猛的砸在巨石之上,啪的一聲,李寒擡眼望去,還有幾步他就要葬身獸口了!

淦了!

啊!

李寒現在也不怕被巨型蠕蟲聽到了,猛的高喊出聲,全身鼓足力氣,他的右手在巨風呼呼的狂暴氣流中緩緩伸了起來,還差一點點就可以扔出去了!

啊!

情聖的娛樂圈(實力派演員) ,右手又猛的伸出一截,可以了!

譁!嘭嘭嘭!

他正要將蟑螂爆破彈順着風勢扔出去時,卻愕然的發現,風停了,而大地卻再次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感。

李寒緊貼在巨石上的身體猛的劇烈的搖晃了幾下,然後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而平坦堅硬的地面硌的他生痛。


豪門錯愛I,總裁太危險 ,他伸出手,四處晃了晃,空中已經沒有了半分吸力。

這個怪物吃飽了?


李寒腦海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隨即再也忍受不住疲憊感,直接仰倒在了荒土之上。

他緩緩的攤開右胳膊,手中還拿着那枚蟑螂爆破彈,眼睛卻直直的看着峽谷上空的太陽,緩緩的吐出一口氣。

呼!

又活下來了啊! 呼!

又是一口濁氣吐出,李寒躺了一會纔將身上那股痠軟疲憊的感覺過去,趕緊起身從保鮮盒裏拿出肉罐頭和水,混着幾口一起吞嚥了下去。

體力在肉眼可見的恢復着,而李寒正吃得香的時候,他忽然感覺眼前一黑,似乎天空被身遮住了一樣!

李寒心中一驚,趕忙擡頭向上看去,卻直接對上了一雙呆滯的眼睛以及滴着潺潺口水的嘴巴!

槽!

李寒慌忙的向前方竄去,回身與正站在那裏直勾勾看着他的羅新對峙起來“羅新?”


羅新似乎沒有聽見李寒的話一樣,臉色還是和之前一樣煞白,眼圈居然也詭異的泛起了一絲青色,整個人看上去和夢遊一樣。

無視李寒的話,羅新居然歪着腦袋又向前走了幾步,直逼李寒。

陽光充足,但是李寒的內心卻是冷汗狂冒,剛纔心裏一鬆,把羅新這貨給忘了,更令他詫異的是,這貨剛纔在那居然躲過了那恐怖的吸力。

李寒立刻的退後了幾步,與羅新拉開了距離,他將背上的布槍取了下來,厲聲喝道“站住,不要再往前,羅新,你現在能聽見我說的話嗎?”

只是,羅新似無所查,依然搖搖擺擺的向着李寒走來,那僵硬的動作就像是被人操控的提線木偶。

李寒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這是被什麼操控了,對於一無所知,人才是最恐懼的!

看着還是不管不顧向他衝來的羅新,李寒嘴角一抽,當下也不再猶豫,嘭的一槍,子彈瞬間穿透羅新的肩膀,打的他是連連後退幾步。

李寒輕籲一口氣,好在**控了,還是個人類體格,這要是也異化成了怪物。

但還未等李寒鬆口氣,羅新卻是一聲未發,甚至是連感覺都沒有,就這樣定定的站直身體,對着李寒露出一絲詭笑,又步履蹣跚的向着他走了過來。

沃槽!

這是什麼鬼!

李寒瞬間將準星對準羅新的腦袋,不知道這裏捱上一槍,這羅新會不會死?

要說殺人,李寒並沒有什麼感覺,在那7號庇護所,他就殺了好幾個,包括那個刀疤臉隊長,但是,羅新畢竟還有用,這條充滿怪物的死亡通道,誰知道還會遇見什麼怪物。

羅新的知識絕對是有用的,就像剛纔,要不是羅新那一抓,他說不定已經葬身裂齒蠕蟲之口!

煌煌的陽光從峽谷上方徐徐的輕灑下來,但是,峽谷之內此時卻讓李寒有點冷,這控制住羅新的東西,能不能也把他控制住,殺了羅新的話會不會從羅新身上跑到他的身上。

諸多繁複的雜念涌上李寒的心頭,一時間竟讓他的手指頭有些猶豫,他握着扳機半天也下不了決心。

而羅新依然獰笑着一步一步向着李寒走來!

淦!

李寒知道不能在猶豫了,這條通道危險異常,稍有不慎就會身死人滅,現在絕不能繼續在這裏逗留了。

他緩緩扣動扳機,準備徹底將羅新滅殺!


可是,就在此時,一陣嗡嗡嗡的聲音突然從他們來時的方向傳了過來!

李寒心裏頓時一凜,也顧不得羅新,猛地回頭看向那裏,隱隱綽綽居然有幾輛懸浮車正在急速駛來。

而那之中最顯眼的不就是那個超大型的車輛嗎!

你大爺,真的追過來了,他本來也只是唬唬羅新,沒想到出口成讖。

李寒已經能看清楚那巨型車輛上坐在駕駛位上的小巨魔列多洛,那小巨魔也明顯看見了李寒,居然豎起右手狠狠在脖頸上劃了一下,那咬牙切齒的模樣,明顯是不把李寒挫骨揚灰了不罷休!

李寒劇烈抽動了一下嘴角,這特麼什麼仇什麼怨,他看也不看已經靠近的羅新,一腳狠狠的腳羅新踹了出去。

二話不說,立馬將布槍背在背上,就向着峽谷深處猛地跑了出去,什麼體力,什麼危險,先遠離那個三米多高的小巨魔再說吧!

而被李寒踹出去的羅新卻是似乎突然失去了目標,居然就着樣搖搖擺擺的站在原地,不知所以。

列多洛現在恨不能將李寒抽筋扒皮,直接捏在手上捏成一團漿糊,十輛以上的懸浮車最起碼在入口處就損失了五六輛,全部都是那個巨石怪造成的。

即使是三米高力量無比的列多洛在面對那個滾來滾去的三面巨石怪也是心有餘悸,那種真猶如岩石一般的巨大力量,他也是勉強才能扛過。

最後,他們也是狼狽逃竄進來,後來那鋪天蓋地的翅牙獸,更是令他損失了多個手下,好不容易逃到這裏,他終於看見了目標人物,獨臂男子!

嗡嗡嗡!

列多洛將馬力開到最大,根本就沒管站在路邊的羅新,更沒管着地上的兩個大洞,他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捉住那個獨臂男,先送大首領,之後任他炮,制!

列多洛還剩下三輛車,7個手下,疾馳而過的懸浮車在空中揚起一道灰霧,而席捲而過的灰塵全都撲在羅新腦袋,身上,以及上空因爲灰塵而顯現模樣的一道道細線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