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來了,賴逸明已經聽到了歐陽俊手機鈴聲,自己終於要從這個位子上跌下去了,而是一跌不振啊!

“都是你麼比的害了我,賴孖,我跟你沒完。”賴逸明心中頓時恨透了賴孖,要不是賴孖在學校胡作非爲,自己怎麼可能受到牽連呢?想想自己就剩幾年就要退休了,退休後還有一筆可觀的退休金,而現在自己從這個位子上滾了下去,自己啥都沒有了,還落得別人的嘲笑和冷諷。

等我回去了以後一定要和你好好的算算賬,都是爲了你的好事,這次是徹底的把自己給搭進去了,賴逸明心中後悔啊!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啊!

要是有後悔藥,賴逸明怎麼地也不敢招惹歐陽俊,可見自己是有眼無珠啊!

歐陽俊睜開了雙眼,看着手上的手機,這個時候是誰打的電話啊!不會是王局長這麼快就搞定了吧!自己才睡沒有幾分鐘。

朝手機屏幕上一看,是北曉詩打過來的電話,她現在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這不是早上剛剛分開嗎?還沒有過一個小時,就急着打電話過來。

歐陽俊笑了笑,按下了接聽鍵。

北曉詩等着可着急了,都響了半天了就是不見歐陽俊接電話,終於聽到了電話接通的聲音,北曉詩就迫不及待的說道:“歐陽俊,你現在在哪裏?”

歐陽俊一聽到北曉詩說話的語氣,看來肯定是徐子雄又招惹了北曉詩。

“我在校長辦公室呢?”歐陽俊坦白的說道。

“你在校長辦公室做什麼?我找你有些急事要說。”北曉詩不知曉歐陽俊早上的事,要是被其他的人知道了,一傳十十傳百,校園裏面肯定又要轟爆一次。

“呃?有什麼事你來校長辦公室來說吧!我就在這裏等着你。”歐陽俊說道。

啥米,歐陽俊直接讓北曉詩去校長辦公室,還以爲學校是你歐陽俊開的呢?

“那好吧!你就在校長辦公室等我。”北曉詩說完後掛了電話。

北曉詩與歐陽俊的通話,唐睿兒都聽的清清楚楚,這傢伙什麼時候跑到了校長的辦公室了,不會是惹出了什麼事情了吧! 還真是惹出了事情,只是唐睿兒不知道而已,要是她知道了,唐睿兒肯定要矇住了自己的嘴巴,太驚人了,在班主任的辦公室裏面竟然摟着藍凝雪,還暴揍了一頓賴孖,再找了教導主任李爽印,再而的來校長辦公室,要把賴逸明給從校長的位子上扒了下來。

“曉詩姐姐,你就快去吧!”唐睿兒催促着說道,不想讓北曉詩耽誤時間,這帶會兒就要上課了,去校長辦公室還要和歐陽俊聊上一會兒呢?

“那好,睿兒,中午一起吃飯。”北曉詩說完了以後,就扭着小翹臀朝校長辦公室跑去。

看着北曉詩跑動的姿勢,連自己的雙眼就驚呆了,從來都沒有發現北曉詩跑動的姿勢竟然心花怒放,唐睿兒心中一嘆:“人美,連跑動的姿勢都是那麼美,怪不得歐陽俊這麼喜歡美女呢?”

等北曉詩的身影消失了以後,唐睿兒才緩了過神來,向教室裏面走去。

賴逸明心中鬆了一口氣,這不是上面打來的電話,還好還好,心中還存着一絲的僥倖。

李爽印這次有點迫不及待了,這是誰來打擾我的好事啊!要是被我知道了,肯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哪裏知道,這電話正好是歐陽俊的小老婆中的一個,要是被北曉詩知道了李爽印心中的想法,李爽印可就要糟了。

不要以爲你巴結着歐陽俊,歐陽俊可是我的老公呢?你說老公不聽我的還聽誰的,難道要聽你的嗎?

“叮鈴鈴…”就在李爽印和賴逸明心中都在打鼓的時候,歐陽俊的手機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他麼的,到底有完沒完?”賴逸明這次真的急紅了眼了,你拿着一個破手機,三番兩次的想調戲我這個糟老頭子嗎?不就是讓我從校長的位子撤下來嗎?現在不要你說了,我都想下來了,這位子還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趕緊滾回家去報我的小媳婦去。

歐陽俊再一次看着手機,還真是王局長打來的電話,看來事情已經辦妥了。

“喂,王局長,事情怎麼樣了啊!”歐陽俊想着應該是王局長已經辦好了,直接笑着問道。

“你小子還真是挺會惹事的啊!事情已經辦妥了,你就讓你那…你那個什麼狗屁校長接電話。”王局長剛剛聽着歐陽俊要懲辦賴逸明,把賴逸明的做的壞事都跟王局長說了,這王局長都禁不住的隨口罵了一句,他心中也氣氛不過。

“你他麼的還是個校長,你就不知道好好的管理學校,敢把校外的混混弄到學校裏面,你這校長是怎麼當的,怎麼能好好的培養我們的下一代,你這不是要坑了祖國未來的花朵嗎?”

“呃?那好吧!”歐陽俊說道,然後朝李爽印看了一樣,拿着手機的右手擡了起來,示意李爽印把手機送到賴逸明的面前,讓他好好的聽着。

李爽印當然明白,他就是等着這次機會呢?讓自己跑腿能換來一個校長的位子,這位子上的油水夠足,以後一定要好好的孝敬一下俊哥。

當然王局長他也認識,雖然平時沒有見到他,可關係上還是過得去的,要不然王局長怎麼讓歐陽俊直接來找李爽印呢?

那這校長的位子,今天非李爽印莫屬了。

李爽印屁顛的來到了歐陽俊面前,接過手機就走到賴逸明的辦公桌前,臉上無盡得意的笑容,然後把手機免提開着。

這李爽印開着免提,那就是要賴逸明親自說話了。

“喂…那個什麼狗屁校長,你聽到我的講話嗎?”王局長又禁不住的罵了起來,這賴逸明的確是該罵,可王局長罵的的確是有點太內個了,要說王局長的素養是非常好的,從來都不喜歡罵人,要是從他的嘴中罵出來一句話的時候,那就是天打雷劈,肯定是出了天大的事情。



這賴逸明今天真是栽倒了槍口上,還好歐陽俊沒有罵他,要是歐陽俊也開口罵他,這賴逸明非得鑽到桌子底下,好好的洗把臉,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人。

“我…我…我在,你…你好。”賴逸明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本來善於演講的賴逸明,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打卷,結結巴巴的好不容易纔說出來,而他的穿的西服褲子上,已經淌出了一片水跡。

嚓麼,是嚇尿了,賴逸明剛纔還威風凜凜,怎麼現在就嚇尿了呢?人做事天在看,不是時候沒到,只是沒人來對付你而已。

今天還好歐陽俊心理勾起了對藍凝雪的想念,纔來到了藍凝雪的辦公室,而賴孖這人渣偏偏不會選時候,直接撞到了歐陽俊的槍口上,你也不先瞧瞧自己長的什麼樣。

雖然賴孖帶的衣服眼睛,可他是爲了裝高調,看着學校的好多老師都帶着眼睛,把自己也搞的想一個儒生一樣,偏偏恰好,歐陽俊就看不慣濫竽充數的人渣,這不是把學校良好的氣氛給破壞了,先踩你一頓再說。

踩的非常好,歐陽俊現在都有點後悔了,怎麼當時沒有把賴孖這傢伙踩到醫院去住個一年半載的,那就沒有後面的一回事了。

可事情偏偏不然,揍了一頓賴孖不說,還招惹了校長,我招惹你又咋的了,你還想開除我的學籍,那我們就走的瞧,你是滾蛋還是我滾蛋。

“呃?你就是那個狗屁校長啊!你還真是了不起啊!竟然把混混引入學校當老師,你真夠威風的,你的權力真是夠腫,那從今天起,你就回家去啃窩窩頭去吧!這學校不是你這樣的人呆的,趕緊收拾一下,卷着鋪蓋走人。”王局長說的很直接,你這樣的校長還要你幹嘛,該回家幹嘛去就幹嘛去,別影響學校的聲譽。

賴逸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自己剛剛的確是過分了,可現在自己是無奈的嘆氣着,連王局長讓他回家都沒有迴應一聲。

“喂,聽到沒有?”王局長再一次的吼道,差一點都把李爽印的耳膜都要震破了,趕緊把手機朝賴逸明那邊放去。

“我聽到了,我馬上就走。”賴逸明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樣子,自己也是因果報應,這是自己應得了,也怪不了別人。

“聽到了就好,校長,現在事情辦妥了,明天我就來找你。”王局長再一次的說道。

爲了就是提醒一下歐陽俊,可別忘了明天的事情。

手機開着免提呢?歐陽俊笑了笑,對着手機的方向喊了一聲:“知道了,等你來喝酒呢?”

“好小子,那就先這樣了。”王局長聽歐陽俊要請自己喝酒,在就是不知道歐陽俊拿什麼酒來招待自己,掛完了電話王局長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了起來。

賴逸明已經感覺到無力迴天了,眼睛裏乞巴巴的看着歐陽俊,希望他能高擡貴手,能讓自己在這個位子上多幹幾年,一直到自己退休爲之。

歐陽俊現在更本就是不鳥賴逸明,王局長的話你都挺好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現在知道求人了啊!剛剛乾嘛去了,還以爲本少爺是好欺負的是吧!不知道我後面站的幾尊大佛。

李爽印現在爽死了,終於把賴逸明給拉趴下了,那這個校長的位子…

“李主任,不對,李校長,現在這辦公室就是你的了,恭喜啊恭喜。”歐陽俊笑着說道。

李爽印頓時一喜,不過臉上並沒有顯露出來,平靜無奇,對於他在這學校裏面,這節節攀升還是能剋制。

“多謝俊哥的提拔,晚上小弟做東,好好的與俊哥喝一杯。”李爽印笑而無常的說道。

氣死你,賴逸明,你不是夠威風,啊?這麼多年你也有今天啊!今天天氣真是很晴朗,陽光明媚啊!

賴逸明心裏一顫,不知不覺渾身無力的身體,直接“譁”的一聲,溜到了地上,屁股都要摔成了兩半。

“咦,人呢?”李爽印看着剛剛還躺在椅子上的賴逸明,怎麼突然就不見了人影呢?

低頭一看,才發現賴逸明躺在了地上,真是好笑,自己來了一個狗啃屎,這就是壞事做多的報應吧!

“好了,李主任,其他的事情我就幫不了你了,我現在還有事,你們慢慢的聊。”歐陽俊突然想起了北曉詩正往這邊來呢?趕緊對着李爽印說道,讓他快一點把交接的事情敲定。

李爽印那不明白啊!不就是把賴逸明這個王八羔子扔到學校外面去吧!這件事還不好辦。

“俊哥,你慢走,下午我給你打電話。”李爽印看歐陽俊已經站了起來,拔起腿兒就跟在歐陽俊的身後。

“行,這裏就交給你了,趕快處理乾淨,免得生事。”歐陽俊壓低了聲音對李爽印說道。

就怕突然來個襲擊,打的自己措手不及,不是學校裏面還有幾個公子哥嗎?不知道與賴逸明有沒有關係?

“我知道,我這就叫人來。”李爽印小聲的說道。

“嗯!那我就先走了。”歐陽俊說完後,打開了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

看歐陽俊消失在樓梯門口,李爽印趕緊撥打的學校保衛科的電話,就等着保人來把賴逸明給拖走。 歐陽俊剛剛轉過樓梯口,就看到北曉詩氣吁吁的往樓上走來。

北曉詩小~腿玲瓏的踏着小腳步,一步一步的踩着樓梯,正在樓梯空坪的地方,擡頭看到歐陽俊就在上面。

這傢伙不是在校長辦公室嗎?怎麼還親自出來迎接我啊!

北曉詩繼續的擡起腳步,走到了歐陽俊的面前,只是比歐陽俊矮上一個臺階。

歐陽俊的眼睛一直盯着北曉詩看,而她往上走動的姿勢,簡直是優美極了。

那胸前的衣服撐爆的高聳隨着她的動作,一陣陣的波濤盪漾,劇烈晃動。

“曉詩,你找我有什麼急事嗎?”歐陽俊皺了皺眉頭,看北曉詩臉色有些焦急。

北曉詩嬌呻的瞪了歐陽俊一樣,剛纔歐陽俊看自己的眼神,她全部看在眼裏。

反正我早已經被你看光了,怎麼還閒着看不夠啊!要不要我現在脫了站在你面前,好好的讓你仔細的看看呢?

北曉詩朝四周看了看,發現的確沒有人,然後纔對着歐陽俊開口道:“歐陽俊,早上我去教室,這徐子雄有些極端的想法了。”

“呃?”歐陽俊一聽,看來徐子雄這傢伙是真的對北曉詩有臆想。

不過現在還好,這徐子雄還沒有動用手段,但爲了北曉詩的安全,只好讓北曉詩這段時間不要路面了。

只是與徐子雄交手的時間太快了,歐陽俊心中其實早已經做好了準備,但徐子雄這次來,肯定是來者不善。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歐陽俊說道。

“什麼?你讓我放心,我怎麼能放心呢?你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北曉詩看歐陽俊不在意的樣子,怎麼叫自己放心。

到時候自己可要被徐子雄抱到牀~上去,又不是你,我心裏面可是裝的全是你歐陽俊,你竟然就隨口一句話,讓我放心,我咋放心呢?

“呵呵,你這段時間就不要來上學了,你就在家裏休息一下。”歐陽俊笑了笑說道。

北曉詩驚愣了,原來他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在家裏休息啊!這是什麼餿主意啊!要是不天天來上學,是可以避免徐子雄的騷擾,但在家裏也不是個事啊!

“你這什麼餿主意啊!你讓我在家,天天在家沒事做,你叫我怎麼受得了啊!”北曉詩沒好氣的說道,瞪着雙眼瞅着歐陽俊。

“我是說讓你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又不是不讓你上學,我與徐子雄的交鋒應該很快要來到了。”歐陽俊笑眯眯的眯着雙眼說道。


“呃!”北曉詩這算明白了,原來歐陽俊早已經想好了,那麼他心中肯定有辦法對付徐子雄。

“沒事了吧!”歐陽俊盯着北曉詩妙曼的嬌~軀,猥瑣一笑。

昨天晚上休息好了,沒人打擾真是好事,歐陽俊早上起來身體覺得棒棒噠。

現在看北曉詩嬌柔欲滴的樣子,心中春~心蕩漾。

歐陽俊擡起了右手,準備去摟着北曉詩的香~肩。

北曉詩精緻誘人的香~肩往後一縮,曼妙的腰~肢一扭,躲過了歐陽俊的賊手。

“沒事了,你想做什麼?”北曉詩嫣然一笑,這心中的煩腦已經解開了,看歐陽俊的賊手伸過來,她當然知道歐陽俊想幹嘛了。

得,你還敢躲,看我待會兒怎麼對付你,你躲得了一時,你躲不了一世。

歐陽俊賊笑的瞅着北曉詩,額頭稍微的下垂了一下,俯在了北曉詩的耳邊上,小聲的說道:“跟我去小樹林。”

北曉詩瞪着峨眉大眼,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着壞事,頓時臉上就泛起了小桃暈。

歐陽俊說完了以後,就朝樓下走去。

北曉詩雖然遲鈍了一下,心中春~心蕩漾了,只是自己來事了啊!不會是他想要自己用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