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落日回到藏顏庵中,和阿青交代了一下,發現唐玄宗已經準備起駕還朝了。心中更踏實了很多。唐玄宗在天寶初年還是比較勤政的,很少會有不早朝的時候。料想他離開了藏顏庵,楊玉環和阿青兩個人的危險會小很多,何況根據歷史記載中太真真人是在做了五年的出家人之後才被唐玄宗帶到宮中的,對於他們來說還有充足的時間。

帶着自己的寶劍,發現李白已經腰懸佩劍站在了客棧門口,看樣子已經是等得有點着急了。兩個人沒有太多的廢話,李白在前,孟落日在後,兩個人快步的走向了城鎮外面的一片樹林環環抱的空地上。

看着李白堅定而興奮的腳步,孟落日真的懷疑之前他是出現了幻覺,這傢伙根本就不曾醉酒過。

李白衝着孟落日伸了伸手,道了一個請字,手中的寶劍拉開了架勢,看李白的架勢,還真的不是那種花拳繡腿。孟落日也不是第一天學習本領的菜鳥,看到了李白的架勢就知道,李白真的是練過,也不敢大意。

一聲斷喝之後,兩個人都快速的動了起來,劍鋒所指帶動他們身邊的落葉如同彩蝶一般的在空中飛舞。嚓的一聲輕響,兩個人兵刃相擊,孟落日猛回身,打算繼續進攻的時候,忽然發現李白已經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低頭向李白的手中看去,孟落日輕聲的嘆了口氣。

李白的寶劍已經是鏽跡斑斑了,而孟落日手中的寶劍可是李打鐵精心打造的,只是一次接觸,李白手上的劍就只剩下了半截了。這樣的廢銅爛鐵也能夠稱之爲寶劍,連李白這樣臉皮頗有厚度的人,都感到一陣的臉紅。

“青蓮居士,回頭等你有了好的寶劍的時候,我們在比試吧?”

“不行,走,你和我找一個人去,那個人的手上有一把真正的寶劍,而且他的本領不在我之下,你可以和他也切磋一下。”

李白還真是說做就做,拉起孟落日就走,孟落日怎麼看着現在的李白也不像是一個名滿天下的大詩人,就他的這個猴急而起好戰的樣子,估計和土豪金有一拼。

“您說的是誰啊,沒準我也聽說過。”

對於唐朝的一些人物,孟落日還是知道一些的,能夠和李白關係不錯的,在他的印象中也就是幾個詩人而已,諸如杜甫之類的。可是傳說中杜甫可沒有什麼本領,而且比李白小很多,兩個人在一起打打殺殺的可能性還真的不大。

“他可是一個本領高強的人,呵呵,裴旻,只是不知道這傢伙現在還在不在京城了。”

孟落日忍不住自己的手顫抖了一下,在大唐的開元年間有三絕,第一絕就是李白的詩,這第二絕自然就是裴旻的劍了。

裴旻武藝高強,劍射雙絕,被唐玄宗曾經稱之爲是射虎將軍。孟落日怎麼也沒有想到在藏顏庵中睡了一宿覺,第二天早上撿到了一個酒鬼,竟然就有機會見到三絕中的兩絕,心中不由得一陣的激動。

看來李白和裴旻也非常熟悉,幾乎在路上沒有做什麼停留,兩

個人一前一後就來到了一個寬大的宅院門口,這裏獨門獨院,根本不是在繁鬧的都城中,看來主人也是一個好靜的人。

李白手裏還抓着半截寶劍,也懶得用門上的門環扣打,直接用劍柄在鐵板的大門上敲擊。砸了沒有幾下,就聽到在大門裏傳來了腳步聲門打開之後,一個年輕人的腦袋從門裏面探出來:

“咦,太白公今天你怎麼這麼清醒啊!”

看來這些下人們對於李白的這點愛好都太瞭解了,貌似李白早上不喝醉都可以成爲一件新聞事件了。

李白沒好氣的看了看那個下人,愣愣的說道:

“你們將軍在家麼? 總裁的調皮小妻子 我找他有事兒!”

“呵呵,昨天將軍纔回來,估計一會兒還要離開,幸虧你早來了一會兒,否則真的就看不到他了,呵呵,咦,不過您應該不是找他來比劍的吧,哈哈!”

看着李白手中的半截寶劍,那個下人再次笑出聲來,李白現在的模樣還真是夠奇葩的,一身衣服上滿是塵土,看上去邋邋遢遢的,手上的半截寶劍,怎麼看着也不像是能夠傷人的利器。一雙眼睛中還佈滿了血絲,用不着靠近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就能夠問道在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酒氣。不過李白喝酒了竟然沒有醉,這還讓那個下人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的新奇。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在院子中央傳來了一個陰沉的聲音:

“小三子,你幹嘛呢。聞着酒味就知道,是不是太白先生來了?”

那個下人根本沒有沒有在意這個聲音的責備,連忙點頭,孟落日倒是忍不住輕笑出聲,看來這些人對於李白都是非常的瞭解了,只要聞到刺鼻的酒味就不用猜想是別的人。

“沒錯,哈哈,將軍,您的鼻子太好使了,就是太白先生……”

看下人悠然的樣子,孟落日能夠感覺到,這個赫赫有名的射虎將軍對待自己的下人也和兄弟一樣,並不是特別的喜歡擺架子……

(本章完) 第3166章

除了空間裡面,躺在自己床上的紫夜,在黑色令牌沒入墨九狸識海時,紫夜的身上閃過了一道淡淡的紫光外,再也沒有任何發現了……

就連墨九狸都沒想到,黑棺內竟然有東西,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鑽入了自己體內,還進入了她的識海,如果墨九狸知道,怕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一個多時辰后,墨九狸熄滅了丹爐底的火焰,將裡面的藥液分裝到十八個瓷瓶內,然後揮手將藥液落在冥風等人的手裡。

「這些藥液服下,你們體內的陰毒就可以解了!」墨九狸說完,也沒去看冥風等人的表情,然後繼續煉製丹藥。

冥風等人回神,幾乎是沒有懷疑的,紛紛將藥液服下,因為在墨九狸煉製的時候,他們聞到那葯香的時候,就感覺到體內的陰毒似乎懼怕的躁動了!

所以他們覺得墨九狸不會騙他們的,果然,藥液入口即化,很快他們就發現體內的陰毒不斷的被藥液吞噬,最後徹底消失了,解了陰毒對於他們來說等於撿回一條命!

陰毒雖然不會直接讓他們死,但是陰毒在他們體內,卻可以慢慢的蠶食他們的冥力,最後等到他們被陰毒將體內的冥力蠶食乾淨,他們也就變成廢人了,隨便一個冥修都能弄死他們……

加上他們在這裡守著王,完全沒辦法修鍊,這裡只有淡淡的死氣,又是那麼渾濁的,他們吸收跟沒吸收一樣!

察覺到體內的陰毒解了,冥風等人都十分的開心,看到墨九狸還在繼續煉丹,他們知道墨九狸是在煉製幫助他們療傷的丹藥,瞬間冥風等人看墨九狸是越看越順眼!

慶幸今天遇到了墨九狸,否則他們的毒都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解呢!

墨九狸煉製好丹藥之後,把丹藥也給了冥風等人,讓他們服下,有了之前墨九狸解毒藥液的效果,這次冥風等人什麼都沒說的就把丹藥吃了!

墨九狸煉製的丹藥,都是用冥風等人戒指裡面的冥界藥材,對於冥風等人的內傷很有效果!

冥風等人服下丹藥,就有強烈的感覺了!

等到冥風等人把丹藥煉化后,感覺到體內的受的傷在慢慢修復時,一個個都欣喜不已,看著墨九狸的眼神也充滿了感激!

冥風看了其餘幾人一眼,然後他們紛紛又每個人拿出幾枚空間冥器,抹去上面自己的印跡,然後讓冥風一起交給墨九狸!

「姑娘,謝謝你為我們解毒療傷,這些對於我們來說都沒什麼用,就送給姑娘了!我知道這些不足以感謝姑娘的恩情,這個姑娘滴血認主后,放在身上,以後姑娘去鬼界和冥界會很方便,而且也能讓姑娘在人界不懼邪靈,不怕陰氣……」

「還有這個令牌,裡面封存著我實力沒受損前的三成功力,在冥界使用效果會更好一些,但是在人界姑娘遇到危險的話,也可以直接捏碎這令牌,或許能幫姑娘抵擋一些危險……」 孟落日的心中有些激動,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在一天之中見到大唐三絕中的兩個,尤其是這個裴旻,雖然在歷史上的名聲不是非常顯赫,但是他的功績可不是尋常人能夠比擬的。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裴旻就是一個善戰者。在對敵的時候,他能夠比對手做更早,而且也更加周全的準備,所以在他的將領生涯中,幾乎沒有遭遇到什麼太大的威脅。軍營中的將領孟落日是不會嫌棄多的,尤其是裴旻這樣優秀的將領。因此,當孟落日想到了自己將會見到裴旻的時候,就已經打起了他的主意,將這個人如果能夠拐帶到軍營中,絕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看到了李白,裴旻呵呵一笑:

“太白兄,你清醒的時候可不多啊。”

“哈哈,老裴,你不是經常說在吟詩的造詣上,你不如我,但是在舞劍的造詣上,我永遠都達不到你的高度麼,今天我就給你找來一個能夠和你一比高低的人物,讓你見識見識!”

李白說着,臉上還露出了壞壞的笑意,孟落日沒想到在李白的臉上竟然也會出現孩子一樣的笑容。孟落日揉了揉眼睛,還以爲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

“就是這位小兄弟麼?”

裴旻刀子一樣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孟落日,看着他金光閃閃的眼睛,好像是一個獵手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樣,孟落日暗自感嘆:看來軍營中又要增加一個好戰分子了。

孟落日只是顧着觀察裴旻了,忘記了回答他的問題,李白髮覺孟落日沒有反應,連忙拉了他一下:

“孟兄弟,說話啊,你不會是被裴旻將軍給嚇傻了吧?”

“哦,哦,沒事沒事,呵呵。久聞射虎將軍的大名,今天終於有機會結識一下了。”

“射虎將軍?”

李白奇怪的看着孟落日,又看了看裴旻。裴旻的眼神中也帶着疑惑,隨即後退了半步,臉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孟落日沒想

到自己說出的一個射虎將軍竟然會有這樣的效果,仔細的在腦海中回想着到底哪裏不對。只聽裴旻低聲的說道:

“原來孟兄弟是宮中的人,失敬失敬,怎麼之前沒有聽人說起過孟兄弟的名字呢?”

孟落日疑惑的看着李白,發現李白也眼神中也帶着驚詫。一頭霧水的看着自己:

“我不是宮中的人啊,射虎將軍何出此言?”

“小兄弟玩笑了吧,射虎將軍的這個名字是兩天前萬歲才賜給我的,當時只有幾個萬歲的近臣在場。我回到家中之後,也不願意張揚,所以也沒有和其他人說起這件事情來,如果孟兄弟不是宮中頗得萬歲賞識的大臣,或者不是那幾位大臣的家人,如何知道這樣的事情呢?”

李白也恍然大悟,不過眼神更加的奇怪了:

“孟兄弟,你不對啊,還當你是個好兄弟,可是這樣的事兒你不應該瞞着我啊。”

孟落日只能苦笑,誰讓自己的身份特殊,在大唐所有人面前,他幾乎都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呢:

“二位,呵呵,我真的不是朝廷中的人,至於射虎將軍的這個名字,我真的是道聽途說的。大概是萬歲也是聽到過其他人用射虎來形容將軍的威風和本領,所以纔給了你這個稱號的,也許我說的射虎將軍,並不是向將軍自己所知道的那種官方的,只是民間中的一些說法,畢竟將軍射虎時候的威風,很多士卒兄弟是看在眼裏了。”

孟落日沒辦法,只能是拿出官方和民間兩種說法來應付了,這個時候說出自己遊走於時間隧道也未嘗不可,但是估計要浪費很多的口舌,還是先看看這個傳說中的射虎將軍究竟是有真本領,還是浪得虛名再說。

對於孟落日的解釋,裴旻和李白也都能夠理解,點了點頭。裴旻馬上就恢復他好戰的本色,哈哈一笑:

“既然這樣,也說得過去,孟兄弟來吧,讓我老裴也見識見識兄弟的本領。”

練武之家都有自己的演武場,因爲經常會和其他的人進行交流。所以很快三個人就來到了後面的演武廳中。因爲李白的提醒,裴旻也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把寶劍。對手使用的是削鐵如泥的寶貝兵刃,而自己手裏拿着的只是廢銅爛鐵,這樣的戰鬥根本沒有辦法進行,也許在比試還沒有開始的時候,有人就已經變成了赤手空拳了。

演武廳中兩個人拉開了架勢,有下人過來給李白搬來了桌椅,還在他的面前放上了一壺酒。

對於李白的愛好,裴旻的下人都已經知道了,給他端茶過來,那簡直就是在惹他不高興,只要有酒,甭管質量怎麼樣,都會讓他喜笑顏開的。

果然,李白抿了一口酒,興致大好,不斷的拍着巴掌:

“快快快,哈哈,喝着小酒,看着兩個傢伙打架,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孟落日讓李白逗得差點笑出聲來,還真是沒有想到李白竟然還有這個奇怪的愛好。在他的心目中,像李白這樣的大詩人,平時說話的時候都一定是文鄒鄒的,恨不得把人的牙齒都酸掉了。可是現在看來,這個傢伙也是一個放蕩不羈的豪爽人,根本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矯情。

裴旻搭了一聲請,劍光如同銀蛇一般的刺向了孟落日,孟落日也不敢大意,眼前的這個人可是馳騁疆場多年沒有敗績的裴旻,他可不能有任何的輕敵思想。

當兩個人真正動上手之後,孟落日感到裴旻的攻擊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上來,一陣窒息的感覺籠罩在了自己的周圍。在他的左右到處都是劍光在閃耀,劍光帶動的烈烈風聲,讓孟落日感到自己就如同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一樣,隨時都有可能傾覆,在心中讚歎,果然是一代名流,大唐三絕中的劍絕真是名不虛傳。

本來在他手上的是一口削鐵如泥的寶刃,可是對方手中的兵刃也絲毫不比自己的兵刃遜色,叮叮噹噹的響聲不絕於耳,兩口寶劍撞擊出來的火花在演武廳中綻放……

(本章完) 第3167章

冥風說著,把手裡一堆空間冥器,還有一個紅色的小旗子和一枚灰色的令牌,直接送到了墨九狸的手裡。

墨九狸看著手裡一堆東西,微微驚訝了一下,特別是那面紅色三角形小旗子,看起來應該是和百鬼番類似的法器吧!

只是墨九狸記得百鬼番似乎是黑色的,而冥風給自己的卻是紅色的!

墨九狸本來就有意跟冥風等人交好,加上他們幫他們煉丹需要藥材時,冥風等人的大方,也讓墨九狸對他們印象不錯,現在看著手裡一堆東西,讓墨九狸對冥風等人的好感也多了幾分!

墨九狸看了看冥風等人,也沒矯情的把東西直接收了起來,然後看了眼冥風身邊的黑棺,想了想說道:「這個地方並不適合你們再久待下去……」

「我們知道,但是這個界面沒有前往鬼界和冥界的通道,而且在王沒蘇醒之前,我們不能回去……」冥風聞言看了眼冥王的黑棺道。

「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或許比較適合你們……」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真的?這裡真的有哪樣的地方?」冥風聞言震驚的問道。

要知道他們在這裡之後,因為冥王布下的結界,讓他們不能出去,如果不是經常有人闖到這裡,被哪些魂兵滅了,使得這裡到處都是死氣,他們可能現在會傷的更重!

因為出不去,因此他們也無法探查這個界面的其餘地方!

可是,墨九狸卻說這裡有一個白骨山脈,裡面陰氣濃郁,如果是真的,那再適合他們不過了,說不定王還能早點康復呢……

「沒錯,雖然距離這裡有些距離,但是那裡確實是因為死傷了太多的人和獸族,滿地白骨,陰氣很重……」墨九狸看著冥風等人說道。

她說的自然是遇到白婆婆的白骨山脈,當初白婆婆離開后,她就用陣法把那裡遮擋了起來,那個地方倒是蠻適合冥王和冥風等人的……

「可是,我們沒辦法在外面行走,也不確定能不能離開這裡……」冥風想到什麼有些擔心的說道。

「你們身上有能讓你們容身的冥器嗎?有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出去,把你們送到那裡……」墨九狸想了下說道。

「我們沒有,再說就算我們能容身的冥器,王也進不去!」冥風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了看冥風等人,又看了眼地上的黑棺,猶豫了下讓小書在空間裡面找了找,最後小書丟了一個黑色的盒子給墨九狸。

墨九狸仔細看了眼,發現確實是一個空間容器,只是這個黑盒子墨九狸不記得自己是在那裡得到的,似乎並不是自己的東西啊!

雖然墨九狸一路走來經歷很多,去過太多地方,得到的寶貝也不少,但是大概都是有些印象的,但是這黑盒子明顯是一個等級不低的法器,她好像沒見過的!

「主人,這東西確實不是你的,是之前千落離身上掉下來的,反正你不就是借給那些冥界的人用嗎?又不是送給他們,用完了再拿回來就是了……」 旁邊看熱鬧的那些下人們一個個都摩拳擦掌,射虎將軍不只是殺法驍勇,而且在他的攻擊中還飽含着那種男人的陽剛氣息,內行人可以看到他劍招中的招數清奇,而外行人可以看到他攻擊中的那種美感,對於所有旁觀的人來說,都是一種享受。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裴旻一下跳出了圈外,暴風驟雨一樣的攻擊在瞬間戛然而止。孟落日也沒有追擊,快速的後退了幾步。周圍衆人轟然叫好,但是在心中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李白更是砰的一聲把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跳了起來:

“還沒有分出勝負來,怎麼不比了?”

雖然李白問出來的是周圍大部分人心中的疑問,可是裴旻也沒有想要和他解釋,只是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寶劍。在寶劍的劍鋒上出現了幾個不起眼的缺口,周圍的那些家丁們根本就看不出來,至於李白那個酒鬼,大概現在在裴旻的手上拿着的是刀還是劍他都不一定能分得清了。

“論本領你不是我的對手,論兵刃,我的寶劍和你手中的寶劍相差實在是太遠了。”

裴旻低聲的說道,向來他都把這把手中的寶劍視爲是自己的珍寶,可是當今天真正見識到了孟落日寶劍的鋒利和堅韌之後,他才忽然明白,原來自己的寶劍真的算不上頂尖的兵刃。

在激鬥中,還能夠注意到自己兵刃上的細微變化,孟落日不得不讚嘆裴旻的本領比自己高了很多,至少他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兵刃已經對對方的兵刃造成了多大的傷害。看這裴旻肉疼的眼神,孟落日也就猜到了裴旻對這把兵刃的愛惜程度。他倒是沒有一點的內疚,只要將裴旻成功的忽悠到自己的軍營中。給他弄上一把和自己的兵刃相同品級的東西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

“射虎將軍說的沒錯,和你比試我只能是抱着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想法,所以一直在竭力的防守,你擊敗我只是時間的問題。射虎將軍的本領,應該可以和我的幾個

前輩有一拼,比我自然是高很多的。”

聽說了還有更多的高手,裴旻的眼睛中立刻放出了異彩。孟落日決定在給他下一記猛藥:

“估計給我打造這把寶劍的那位老爺子的徒弟,可以和你有一拼,但是你和這個老爺子比起來,應該還差一些。”

“什麼,你還認識打造神兵利器的人?”

“是啊,其實,我的這把寶劍就是老爺子爲了我量身打造的。”

竟然還有人幫助別人量身打造兵刃,裴旻的眼睛瞪得比雞蛋還要大,在戰場上,與人對敵的時候,好的兵刃相當於是將士的第二生命,所以每一個上戰場的士兵,都會對自己的兵刃非常的愛惜。現在聽所有人可以量身打造兵刃,怎麼能夠不讓裴旻感到激動。

那些能工巧匠們派頭可不是一般的大,想要讓他們幫助打造一個好一點的兵刃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更不要說讓他們給人量身打造兵刃了。

看到裴旻眼中的異彩,孟落日在心中暗笑,臉上沒有露出絲毫的表情:

“等有機會的時候,我給射虎將軍引薦一下啊,呵呵,他就在距離這裏不遠的地方。”

“是麼,是麼,太好了太好了!”

在戰場上都能夠保持着足夠鎮定的裴旻竟然激動的鬍子都在微微的顫抖。

“來人,備下酒菜,我和和兄弟痛飲幾杯。把我前些年珍藏的好酒也都拿出來!”

裴旻還真的把孟落日當成了上賓,弄的旁邊的李白將手中酒杯裏的酒一飲而盡,氣呼呼的說道:

“靠,老裴,原來你還有珍藏的好酒,招待我的時候感情你就是用這些自己都懶得看的東西來應付啊!”

裴旻心情大好,也懶得理他,拉着孟落日向後面的院子走去。

一頓飯吃的是賓主盡歡,一直到李白這個酒鬼直接鑽到了桌子底下方纔散去。因爲高興,裴旻也多喝了幾杯,暈暈乎乎的靠在

了椅子上睡着了,孟落日也沒好到哪裏去,趴在桌子上,整個人都是昏沉沉的。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在門口傳來了一聲尖細嗓音的高喊:

“聖旨到!”

幾個家人慌忙的跑進來,將或坐或躺在杯盤狼藉中的幾個人喊起來。

雖然裴旻的頭依舊是昏沉沉的,不過當聽說了聖旨到的時候,也打了一個冷戰,孟落日也跟着他們的身後向前院中跑。李白那個傢伙早就已經沒了人形了,就是在皇宮中,他醉酒沒有接聖旨的事兒也不是沒有過,所以索性沒有人理他了。

一行人來到了前院的時候,傳聖旨的太監已經站在院子中,裴旻看到了這個太監,愣了一下。還沒有等到裴旻和太監打招呼,那個太監已經嘩啦一聲抖開了聖旨:

“射虎將軍裴旻接旨!”

院子裏立刻跪倒了一大片,孟落日沒有辦法,也半蹲在衆多家人的後面。好在他的個頭不是特別高,就是半蹲着,也沒有人會特別注意。

太監尖細的嗓音,好像是一隻大公雞被掐住了脖子一樣,讓孟落日聽着特別的不舒服。至於這個太監嘴裏說的到底都是什麼,孟落日還真的沒有聽到,只是最後提高了八度的聲音讓孟落日知道旨意已經宣佈完畢。

擡頭看看,裴旻跪在地上呆呆的發愣,過了良久才朗聲說道:

“臣裴旻謝主隆恩!”

慢慢的從地上站起來,去接太監手中的聖旨,只是看着他的一臉苦色就知道,這傢伙可不是心甘情願的。

那個太監將聖旨放到了裴旻的手中,哈哈一笑:

“裴將軍,你現在是升官了,怎麼看着你好像還不高興的樣子啊。”

“哪裏哪裏,呵呵,公公一路勞頓,來人,請公公到後面去休息。”

“不用了,皇宮那邊走不開,哈哈,我還要回去和萬歲爺交差呢。”

說完轉身就要向門外走,裴旻連忙攔住……

(本章完) 第3168章

小書察覺到墨九狸的心思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