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什麼境界真的重要嗎?」

陳天緩緩舉起自己的右手,放在了李秋泓那把長槍上面。

「嘭!」

一聲巨響。

李秋泓煉製了整整時間的長槍,竟然就這樣被陳天輕而易舉的打碎了。

「……」

李秋泓在看見自己手中的長槍碎了以後,整個人都傻掉了,因為這把槍可是他耗費了十年的心血煉製出來了,是他的最強武器,但是此時竟然就這樣被陳天輕而易舉的弄碎了!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李秋泓大喊了一聲。

「你不是我的對手!」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舉起自己的右拳直接奔著李秋泓的腦袋上面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古代穿越日 李秋泓硬生生的接下了陳天的這一拳,但是他並沒有選擇還手,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他的腦子裡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抓緊時間逃跑。

「嘭嘭嘭!」

李秋泓右手輕輕一會,陳天的身後突然掀起一陣驚天駭浪,直奔陳天的位置撲了過來。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巨浪順便便散去。

李秋泓抓住這個機會想都不想,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跑去。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之中再次閃過了一絲震驚,他們沒有想到李秋泓此時竟然想要逃跑了。

在華夏武者界,逃跑跟偷襲這兩件事是最讓武者感覺不恥的。

但是此時貴為李氏宗門的七長老竟然被陳天逼的絲毫不要臉面。

眾人心中也許唏噓不已。

錯婚誘情:總裁請節制 李秋泓的速度非常快,幾乎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飛出百米之遠。

「你們李氏宗門的人就這點骨氣嗎?」

陳天看著李秋泓的背影不屑一笑,然後輕踏一步,瞬間便追上了倉皇逃竄的李秋泓。

李秋泓看見陳天追上來以後,猛然回頭看了陳天一眼。

「之前我勸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走可能來不及了!」

陳天一拳直接奔著李秋泓的胸口處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

強大的衝擊力在江面之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李秋泓身影微微一頓,雖說剛才他的身體上面有水甲護體,但是在陳天那巨大的力量之下,效果依舊是微乎其微。

李秋泓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非常大的撞擊,喉嚨一甜,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但是李秋泓的身體並沒有一絲停頓,咬著牙繼續向前飛去,他知道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根本就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只有抓緊時間離開這裡,說不定還能有一線生機。

「嘭!」

緊跟著陳天的第二拳便砸在了李秋泓的後背上面。

而這一拳的力氣明顯要比之前那一拳兇猛很多。

「噗嗤!」

李秋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整個人身上的氣息直接被陳天打散。

岸邊的那些武者在看見這一幕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激動。

誰能夠想到堂堂李氏宗門的七長老此時竟然被陳天逼的宛如一個過街老鼠一般,到處亂竄!

「怪不得陳公子敢多次挑釁李氏宗門,陳公子真乃是神人啊!」

蕭飛虎看著半空之中的陳天,忍不住仰天長嘯。

「這是第三拳!」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怒吼了一聲,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異常兇猛的砸在了李秋泓的後背上面。

「嘭!」

一聲巨響。

李秋泓口中再次噴出了一團血霧,身體也急速墜落,然後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生坑。

彷彿一瞬間,整個江邊都安靜了下來,風聲水聲全部戛然而止。

岸邊的那些武者清楚,陳天跟李秋泓之間的這場戰鬥終於結束了!

最後贏的人不是李秋泓而是陳天!

眾人眼神崇拜的看著半空之中的陳天,此時他們看陳天的眼神就好像是看一個神明一般。

「陳公子!」

「陳公子!」

不知道是什麼人起的頭,在場的那些武者竟然紛紛跪在了地上。

他們似乎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心中對於陳天的崇拜之意。

李秋泓最為一個能夠棲身華夏武道前十的存在,卻輸給了一個年僅不到三十歲的武者。

眾人清楚,陳天現在已然是華夏武道甚至是世界武道中排名前十存在。

而且最主要的是,陳天現在的年紀才僅僅不到三十歲而已。

如果再過幾年,陳天可能就是當今世界最強之人!

他們現在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不崇拜一個如此逆天的存在!

陳天邁著步子奔著李秋泓的位置走去,臉上的表情平靜淡然。

他打敗李秋泓這件事在外人的眼中也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在陳天自己的眼中,這也只不過就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而已,因為陳天從頭到尾都不曾真正把李秋泓看成是自己的對手。

在他的眼中,這個世界上能夠算得上對手的人,應該只有李太白一個。

李君誠趴在地上,目光獃滯的看著陳天,咬著牙低聲感嘆道:「這一切都結束了,最後我還是輸了!」

「爸,我們還沒有輸,我們還有薛冰凝的下落當底牌!」

李浩峰根本不甘心自己會輸給陳天這種人,所以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浩峰,輸了就是輸了,七長老那種高人都不是陳天的對手,咱們兩個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這也許就是咱們李家的宿命,認命吧!」李君誠看著李浩峰低聲說道。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咱們李家會輸,我不相信!」

李浩峰此時就好像是瘋了一樣,表情異常激動的嘶吼道。

而陳天並沒有著急處理李浩峰跟李君誠兩人,而是邁著步子走到了李秋泓的身邊。

此時李秋泓身上早就沒有了那超乎凡人的飄渺氣質,宛如一條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現在你服了嗎?」

陳天語氣十分平淡的沖著李秋泓問道。

「陳天,是我低估你了!」

李秋泓咬著牙低聲回了一句。

「我是問你服還是沒服?」

陳天面無表情的重複道。

李秋泓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咬著牙低聲說道:「陳天,這次輸給你,我心服口服,他日等我突破到了煉虛境巔峰,我肯定會殺了你的!」

「殺了我?」

陳天聽到李秋泓的這句話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我覺得你應該沒有這個機會了!」

「你……你什麼意思?」

李秋泓忍不住愣了一下,表情異常不解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

「斬草除根這個道理難道你不懂嗎?」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你竟然敢殺我?」

李秋泓眼神之中布滿了震驚,咬著牙低聲喊道:「陳天,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我是李氏宗門的七長老,你今天若是敢殺我,我李氏宗門三千弟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你們李氏宗門的弟子,我殺的還少嗎?」

陳天忍不住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一道寒芒閃過,瞬間便擊穿了李秋泓的額頭。

一代煉虛境宗主李秋泓就此隕落。

在場所有人都陷入到了一片震驚當中,全部都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誰也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會如此心狠手辣,連李秋泓這樣的高手竟然都敢殺。

「陳公子之名,即將威震天下!」

蕭飛虎看著陳天的位置,忍不住高聲感嘆了一句。

從陳天出現在華夏武者的視線到今天,其實也才僅僅過了不到半年的時間。

但是在這半年的時間內,陳天可以說做了所有人都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情。

李氏宗門弟子但凡是踏入江南省的,最後都是有去無回。

從何冥到雲破天然後再到現在的李秋泓。

陳天用自己的實力告訴了所有人,什麼才是真正的勇者無畏,什麼才是真正的天才,什麼才是真正的武道。

當初陳天殺死何冥的時候,有很多人都會為陳天心生幾分擔憂。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畢竟在這些武者的眼中,李氏宗門是永遠都不可以有人侵犯的存在。

但是此時陳天卻用自己的行為證明,只要你的實力強大到一定地步,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人是你不敢得罪的!

李君誠李浩峰兩人趴在地上看著陳天的背影,心中除了恐懼便是絕望。

他們兩個如果能夠想到陳天成長速度如此驚人,那當初從陳天剛剛來到江州市的時候,他們兩個就應該對陳天動手,把陳天扼殺在搖籃之中。

「當年陳天的父親臨死之前告訴我,早晚有一天他們陳家人會捲土重來,我原本以為是不可能的,但是沒想到這句話最後竟然真的應驗了,看來真的是天不亡陳家啊!」

李君誠看著那淘淘江水,眼神出奇的平靜。

此時的他早就已經知道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所以他也能足夠平靜的應對現在所發生的一切。 「是皇上又如何?不過是來送死罷了!」

夜九翎立即被護衛護在身後,與那人拉開了距離。

他有點發懵,眼看著就要將人的情緒安撫下來,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還沒待他想明白,那人突然笑了起來:「不過能讓皇上來給我們陪葬,也不錯啊。」

那些人都笑了起來,狀若癲狂,竟然向夜九翎撲去——

「皇上,皇上又如何?皇上就能治好我們嗎?皇上還不是肉體凡胎?染了瘟疫還不是照樣死?」

「在帝都,你是皇上,在這裡,在這個地獄里,還不是跟我們一樣?沒有人能救我們,沒有人……」

「下地獄吧,我們一起下地獄……這裡就是地獄啊……」

風玫沉著眸子看著他們被護衛壓制住,這些人的精神明顯已經有些不正常了,她再次看向容傾。

背對著她的容傾似乎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回過頭,兩人視線半空相接,容傾眸子一顫瞬間移開了視線,卻還是起身走了過來。

他沒有看風玫,而是看著那些人,開口——

「皇上救不了你們,但國師可以,我鬼醫容傾可以。只是,」他目光從那些人身上掃過,「你們值得我們救嗎?」

夜九翎:「……」感覺胸口中了一刀。

什麼叫做他不可以,他們卻可以?!看不起他,他……也沒辦法,他還真救不了這些人。畢竟他對治病救人真的一竅不通。乾坤聽書網

完全不知道自己捅了人心窩子,容傾繼續說著,「要我說,與其花精力去救一群瘋子,倒不如一把火將這裡燒了個乾淨,什麼瘟疫疾病,全都沒有了。當然,你們也沒有了。」

「這樣,你們不必再遭受折磨,外面的人也不必再擔驚受怕,怕被你們傳染。」

容傾的音色很獨特,即便是不含任何情感的平靜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來,就如染了春風化雨的魔力,帶著撫慰人心的力量,即便……那話語是如此的不中聽。

一群狀若瘋魔的人,隨著他的聲音竟然漸漸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勾勾地盯著他。

對於這種情況,風玫也是沒有料到的。她看他,只是想問問容傾有沒有辦法用藥讓這些人情緒穩定下來,結果……好吧,現在即便沒用藥,效果卻是極好的。

夜九翎三兩句話讓這些人發了瘋,容傾話語毫不客氣卻讓這些人乖乖安靜下來。

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夜九翎茫然四顧,總覺得有人在編排他,最後狐疑地看向容傾。

隨著容傾不再開口,空氣瞬間寂靜,接著有人遲疑地問:「你,你是鬼醫?」語氣中是滿滿的懷疑。

鬼醫的名號,響徹整個風鳴國,誰人不知道。活死人,肉白骨,醫術之高超宛若神人,多少人想要請他看病,可是卻無人能夠尋得他的蹤跡,據說,就連皇室也請不動他。

鬼醫鬼醫,不僅因為其高超的醫術,更是因為其見死不救的行為。

這樣的人,這個時候,怎麼會來管他們的死活?

容傾淡淡瞥了那人一眼:「我不是,你是?」他扯了下唇角,「我若是混成你這樣,早就自我了斷了。」

眾人:「……」怎麼才發現鬼醫竟然如此的毒舌? 江邊。

一片寂靜。

彷彿除了能夠聽到那陣陣的江水聲外,便再也沒有辦法聽到任何其他的聲音。

陳天跟李秋泓的驚天一戰結束了,最後的結局超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李秋泓敗給了陳天,並且還丟了自己的性命。

無數武者跪在江邊,一宣洩自己心中對陳天的崇拜之情。

陳天緩緩走到了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二人面前,語氣十分平靜的問道:「現在你們兩個還有什麼底牌沒有亮出來嗎?」

「沒有了,陳天,你贏了!」

李君誠十分坦然的回了一句。

「既然你們兩個已經沒有底牌了,那就把薛冰凝的位置告訴我吧,我給你們兩個一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