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價格上,對方也未給大優惠,火焰草遇到需要的人,或許可以賣出更高價,而在煉丹師缺乏的天妖城,三至四百萬之間的價格,都已經算得上是高價。

不過,現在買下藥材為重,杜蘭晴並未還價,毫不猶豫地交付金幣,買下火焰草當即離開。


出門之後,就開始到處亂繞,擔心被人跟蹤……

東城區的常河三人,依舊沒有買到一種藥材,卻意外得知一種藥材的下落,聽聞有武者議論,有人拿出大量珍稀靈藥,在傭兵工會掛出任務,尋求一枚破靈丹。

其珍稀藥材中,就有一株三級火陽花。

破靈丹掌握在十大勢力手上,極少流傳在外,即便被外人持有,更不會交易出去。 成為星際錦鯉之後 ,被接取任務的傭兵看到,只當是無聊的談資而已。

常河三人前去傭兵工會,確定其消息真實之後,心中也舒緩一口氣,隨即採購武峰需要的幾株靈藥,待其煉製出破靈丹。當然,對於火焰草及三百年朱果,幾人都沒有忘記尋問。

武峰分別在幾家大店鋪,將手中多餘的靈武器,以及礦物材料、妖獸材料,分批售賣出去,換到六十萬紫金幣,兩千萬金幣,與常山估價並無太大出入。

只是這些金幣,並非直接持有,而是通用十大勢力,聯合發布的金票,全東玄洲皆可流通。

當其在最後一家店鋪,完成交易離開,走到大廳時,恰有武者前來售賣靈藥,其中三顆朱果,一下吸引住其視線。

「這位大哥,你這些藥材,可與此店達成交易?」武峰上前,出言問道。

「還沒有,因為價格不滿意,尚在商議中!」對方不知武峰何意,見武峰態度不錯,也客氣回答道。

「這三顆朱果,在下有意購買,大哥盡可開出自己,認為適合的價格!」武峰也不啰嗦,直接道明意圖。

「這三顆朱果,分別是兩百年、三百年、四百年,也是二級靈果、三級靈果、四級靈果,一起賣出要八百萬金幣!」對方解釋一番,說出自己期望的價格,還表示自己很懂行情。

「好,就以此價成交!」武峰直接同意,沒有絲毫猶豫。

而在此時,店鋪收購藥材之人,卻開口說道:「除去朱果之後,你這剩下的藥材,只能按一百五十萬金幣收購!」

「這怎麼可以,剛才可說好兩百萬金幣的呀!」賣靈藥之人叫道,沒想到店鋪會突然降價,這樣一來自己協商許久,還是沒有什麼賺頭。

武峰明白這是,自己突然攪局而致,見那些藥材都有用處,就直接以兩百萬金幣買下,讓藥材鋪的人無言。因武峰剛在其店,完成大筆交易,為其顧客身份,還不能撕破臉皮,只能任其離去。(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話給那位丹師,本店的煉丹師,已經接觸到四級邊緣,若研製成功新丹藥,可謂名利雙收,想來貴方的煉丹師,也會產生興趣!」

「若只是帶話,妾身還可以完成,卻不能作任何承諾,那位煉丹師,是否對貴店研製有興趣,妾身身為晚輩,更摸不透長輩想法!」杜蘭晴保守地說道。

「掌柜願意出售火焰草,按正常市價開口就好,若長輩對研製丹藥沒有興趣,妾身就愧對掌柜之託!」杜蘭晴談及火焰草價格,直接杜絕掌柜反悔,亦不大肆保證,讓掌柜產生懷疑。

「勞請夫人帶話就好!至於價格,按本店收購價就好……本店從火焰山鎮,大量收購火焰草,每株三百萬金幣,算上運輸等費用,夫人以三百五十萬金幣,買去即可!」

「若那位煉丹師,需要更多火焰草,須親自尋本店煉丹師,老夫也無法作主!」掌柜的開口道。

杜蘭晴頓時明白,對方賣出一株火焰草,只為拋出一個誘餌。

至於價格上,對方也未給大優惠,火焰草遇到需要的人,或許可以賣出更高價,而在煉丹師缺乏的天妖城,三至四百萬之間的價格,都已經算得上是高價。

不過,現在買下藥材為重,杜蘭晴並未還價,毫不猶豫地交付金幣,買下火焰草當即離開。

出門之後,就開始到處亂繞,擔心被人跟蹤……

東城區的常河三人,依舊沒有買到一種藥材,卻意外得知一種藥材的下落,聽聞有武者議論,有人拿出大量珍稀靈藥,在傭兵工會掛出任務,尋求一枚破靈丹。

其珍稀藥材中,就有一株三級火陽花。

破靈丹掌握在十大勢力手上,極少流傳在外,即便被外人持有,更不會交易出去。此人靈藥換丹的舉動,被接取任務的傭兵看到,只當是無聊的談資而已。

常河三人前去傭兵工會,確定其消息真實之後,心中也舒緩一口氣,隨即採購武峰需要的幾株靈藥,待其煉製出破靈丹。當然,對於火焰草及三百年朱果,幾人都沒有忘記尋問。

武峰分別在幾家大店鋪,將手中多餘的靈武器,以及礦物材料、妖獸材料,分批售賣出去,換到六十萬紫金幣,兩千萬金幣,與常山估價並無太大出入。

只是這些金幣,並非直接持有,而是通用十大勢力,聯合發布的金票,全東玄洲皆可流通。

當其在最後一家店鋪,完成交易離開,走到大廳時,恰有武者前來售賣靈藥,其中三顆朱果,一下吸引住其視線。

「這位大哥,你這些藥材,可與此店達成交易?」武峰上前,出言問道。

「還沒有,因為價格不滿意,尚在商議中!」對方不知武峰何意,見武峰態度不錯,也客氣回答道。

「這三顆朱果,在下有意購買,大哥盡可開出自己,認為適合的價格!」武峰也不啰嗦,直接道明意圖。

「這三顆朱果,分別是兩百年、三百年、四百年,也是二級靈果、三級靈果、四級靈果,一起賣出要八百萬金幣!」對方解釋一番,說出自己期望的價格,還表示自己很懂行情。

「好,就以此價成交!」武峰直接同意,沒有絲毫猶豫。

而在此時,店鋪收購藥材之人,卻開口說道:「除去朱果之後,你這剩下的藥材,只能按一百五十萬金幣收購!」

「這怎麼可以,剛才可說好兩百萬金幣的呀!」賣靈藥之人叫道,沒想到店鋪會突然降價,這樣一來自己協商許久,還是沒有什麼賺頭。

武峰明白這是,自己突然攪局而致,見那些藥材都有用處,就直接以兩百萬金幣買下,讓藥材鋪的人無言。因武峰剛在其店,完成大筆交易,為其顧客身份,還不能撕破臉皮,只能任其離去。(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武峰離開店鋪,決定先回住處看看,雖然還有些小店鋪,沒有依次查問,卻未抱太大希望。

其心中亦明白,三種靈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藥材。就如之前的朱果,若不是恰好遇見,被店鋪收購進去,就不一定會售賣出來。

尋找這類藥材,需要運道更大一些。

而這種運道,並非寄希望於,本就幾率極小的小店鋪中。因那些店鋪,收購到珍稀藥材,都還要視運道為之。

武峰心中,甚至已經在想,可否到傭兵工會,發布尋葯的任務,才有更大的機會。

而具體決定,準備與杜蘭晴常河等人,會合之後再說,就需要回到住處。

雖只有一件收穫,卻耗去大半天時間,等武峰迴到住處時,已經是日落黃昏之際。除杜蘭晴還未歸來,常河三人已經返回,神情之間既欣喜亦緊張,見武峰和杜蘭晴還未回去,多少都有一些擔心。

「公子,你可回來了,不知……」武峰剛進門,就被常河迎上。

「嗯!還算有些收穫,買到三百年的朱果。」武峰點頭回答,隨即對常河問道:「不知你們此行如何?」


「我們沒有實際的收穫,卻得到火陽花的下落,而換取火陽花,需要破靈丹才可。」常河大致說道。

「火陽花換取破靈丹,這價值可不算對等,消息情況可否屬實?」武峰開口問道,理智覺察些許不對。而直覺中卻無任何問題。

其心中頗為擔心,被人發現常河等人。購買破靈丹的藥材后,故意設局下套。

常河明白自己話未說清,讓武峰誤解其中意思,才詳細地說道:「非火陽花換取破靈丹,有人以大量珍稀藥材,在傭兵工會發出任務,求換一枚破靈丹,火陽花只是珍稀藥材之一。」

常河接著就說出。具體的珍稀藥材名,共計有七種靈藥。雖數目不是太大,可對於珍稀藥材,確實可算大量。

而七種靈藥中,火陽花價值四百萬金幣,絕對是其中墊底,七種藥材總價值。絕不低於三千萬金幣。

「你說這七種靈藥,只為求取一枚破靈丹?」武峰難以相信地問道。

「確實如此!」常河回答乾脆,即表明其肯定之意,更表明認可的態度。

「可這價值差距,實在太過巨大……」武峰驚疑不減,以其本身角度來看。煉破靈丹的材料,不過三百餘萬金幣,就可以籌備齊全,至於煉丹的過程,卻未曾深層考慮。

如此一來。三百萬與三千萬,價格已翻上十倍。

「破靈丹的價值。不能以其成本判斷,因其有價無市,連傭兵工會的兌換,就被極多人當笑話!」常河解釋道。

恰兩人走進內堂,常山聞言之後,介面說道:「破靈丹被十大勢力掌控,對外售價一千萬金幣,還只出售給關係密切的勢力。市場流傳的破靈丹,多是其門下外傳而出,價格皆炒到三千萬以上,更拍賣過五千萬的高價。」

「五千萬金幣!」武峰亦不禁顯出驚容,原來他認為的高價,只是墊底的市場價而已。

「就是如此!兌換火陽花的事情,二弟已經對我說過,以破靈丹去兌換,實在極不合算,不如找到發任務之人,單獨買下火陽花。」常山提議道。

「呵呵!不用那麼麻煩,破靈丹的藥材價值,還不到三百萬金幣,拿去兌換火陽花,就已經可算大賺。還有其餘六種靈藥,價值皆都不菲,拿出一枚破靈丹,其實很合算!」武峰笑著說道。

「或許藥材價值不高,據說其煉製難度極大,以致出丹極不容易,更因為市場稀缺……」常山正開口說道。

武峰突然道:「大嫂回來了,只是狀態很不好!」

「什麼?」常山一驚,趕緊往門外迎接,常河幾人都跟上,武峰仔細感知,確定沒有問題,就未去湊熱鬧。

「大嫂這是怎麼回事?」武峰待杜蘭晴走近,察覺其狀態極差,卻不知其中緣故,忍不住問道。

杜蘭晴坐下之後,才開口說出自己,購買火焰草的經過,以及事後被人追蹤,一路繞道奔逃之事。在確定沒人尾隨後,才往居住的小院返回。

「那家店鋪,絕對有問題!」武峰肯定地說道。

杜蘭晴更是一臉憤色,出言道:「問題只能是那家店鋪,若不是遭遇其追蹤,還不至於後面的時間白費,北城區的店鋪,都沒有尋問完成。」

「大嫂盡可放心!三百年的朱果已經買下,火陽花也有確定的消息,明天就可以前去換回。大嫂現在的情況,還是先去調息修養吧!」武峰開口道。

「是啊!晴兒,辛苦你了!」常山亦有愧色,覺得自己是個拖累,因為獵妖武者勢力單薄,更堅定追隨武峰的想法。

隨即對常菲說道:「扶你娘回房休息吧!」

杜蘭晴知曉三種藥材,基本已經落定,並沒有拒絕,由常菲扶著回房休息。

而後,常山開口問道:「不知公子煉丹,成功的幾率如何?」

三陽解毒丹的主葯,都只有一份,若不能一次煉製成功,那一切都是白費而已。常山開口之言,同樣進行之前的話題,若煉製破靈丹的成功幾率,一樣不是很高的話,以破靈丹去換取火陽花,實屬不智之舉。

「這個小弟自有安排,常大哥盡可安心便是!」武峰笑著說道,隨即告辭進入院落的一間密室。

其實那密室,只是一間防護效果,較好的修鍊室,並不算如何隱秘。畢竟天妖城主府,控制下的修鍊室,皆有陣法防護……

只是武峰,不介意修鍊室本身,其煉丹完全依靠萬聖丹鼎,不需自己專註投入,只要保證不被人發現秘密。

武峰進入修鍊室,將清點好的破靈丹藥材拿出,再結合自己與常河等人,買回缺少的藥材,一共配出八副破靈丹的配方。


若一般人煉製破靈丹,都是單顆分開煉製,而八顆八配方的煉製,萬聖丹鼎可承受範圍內,武峰完全可以同時煉製。

萬聖丹鼎可以,容納一爐十丹的配方,即便碰上單顆煉製的丹藥,一樣可以投入十副配方,同時進行煉製。十顆丹藥,是萬聖丹鼎的識別範圍,多出會導致混亂。

武峰甚至在想,萬聖丹鼎器靈解封后,會不會還有此限制,只是沒有機會驗證。

將八副配方的藥材,全部投入萬聖丹鼎,武峰就輸入靈力支持,激發其中的火種。

雖然白天奔波一天,卻沒有損耗靈力,只是體力耗費極大。確定靈力激發的火焰,已經足夠完成煉丹,畢竟已經煉過的丹藥,不用太過於擔心。

武峰直接倒地就睡,恢復靈力需要運功,恢復體力卻最好是休息。

一般來說,武者恢復體力,多是運功代替。而即便奔襲山嶺險地,都不會太疲憊,武峰自己都想不通,就輾轉街道各店鋪之間,為什麼會那般疲累。

直到第二天辰時,武峰從沉睡中清醒,體力再次恢復充沛。打開萬聖丹鼎,毫無意外的八枚丹藥,全部都是中品品質。

「公子,怎麼樣?」武峰走出修鍊室,就被常河等人問道。

「這裡有四顆破靈丹,你們去將火陽花換回,其餘三顆就是你們的,等抽出時間將修為突破!」武峰拿出四個玉瓶,淡淡地開口說道,三人資質都不算差,借破靈丹突破,至少有八成希望。

「四顆?」常河難以置信的模樣,問道:「公子,這丹藥……破靈丹的煉製,不是逐一煉製嗎?」

按常河等人的想法,武峰最多煉出一顆丹藥,先將火陽花換回再說。

「咦?你們知道?」這下卻讓武峰驚奇,意外地問道。

「大嫂告訴我們的!」常河開口道。

武峰聞其言,正有些懷疑杜蘭晴的來歷,常山就開口道:「晴兒祖上亦是,煉丹起家的家族,恰在晴兒這代完全衰敗,雖其家中無破靈丹之方,卻不妨礙任何丹師,對於破靈丹的推崇。」

「原來如此!」武峰恍然,杜蘭晴極有氣質,確實不像普通人家出身,至於淪為獵妖武者,其中自有一段隱秘,現在倒也沒有多問。

「小弟,姐姐的丹藥呢?」常菲對常山言及的話題,顯得並不陌生,而是見自己沒有丹藥,對武峰問道。

「叫大哥!」武峰糾正道,卻沒有計較,拿出一個玉瓶,遞給常菲道:「現在給你,可要好好保管,你更要刻苦修鍊才行!」

「這是中品丹?」常河打開玉瓶,忍不住驚嘆出聲。

「中品丹……」武峰還沒什麼反應,吳江等人相繼打開玉瓶,皆是一臉驚奇的模樣。

「這……公子,你可是五級煉丹大師?」杜蘭晴忍不住開口問道,這還是其首次叫武峰公子。

「不是,大嫂為何如此一問?」 狼小姐請入席 ,亦有些不解。

「煉出中品丹極其不易,丹師高出一級的差別,才有一些幾率煉出,而至少要高出兩級,才可以保證煉出中品丹。破靈丹煉製難度極大,公子若不是五級煉丹大師,怎麼可能……」

杜蘭晴之言,讓武峰苦笑不已,而常山等五人,則如視怪物一般,驚奇地盯著他,完全沒有人在乎身份……(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武峰年紀未滿十八,修為達到靈武之境,於東玄洲亦可算天才,堪比靈武境四層的實力,更是讓人驚嘆不已。

而武峰,更是一位煉丹師,最保守的估計,就是三級煉丹師。十八歲的三級煉丹師,比起其修為和實力,只會更加讓人驚羨。

因武峰展現煉丹術之時,常山已經身受重傷,杜蘭晴未曾思慮其它。武峰拿出兩顆中品丹藥,穩住常山傷勢之時,杜蘭晴恰好不在當場,只是知道一個結果而已。

可煉製破靈丹,以及三陽解毒丹,都需要三級煉丹師,才會有成功出丹的幾率。而武峰,卻在一晚上時間,煉出五顆中品破靈丹,的確很讓人懷疑,其煉丹術達到的水平。

杜蘭晴的分析之言,亦只是分析而已,其實其本人自己,都很難以相信……

武峰的煉丹之法,無論對於任何人,都是必須保守的秘密。

在幾人驚嘆的懷疑下,其只是淡淡地說道:「小弟同樣極想,達到五級煉丹術,可實在太難!小弟現在,只是三級煉丹師而已!」

「小弟的師尊,是六級煉丹大師,發現小子的體質特殊,故進行特別培養。小弟三級煉丹師,可以煉製三級中品丹藥,只有成功和失敗,在小弟手中,沒有下品丹一說。」幾人以後都要跟著自己,武峰明白堵不如疏的道理,半真半假的解釋道。

萬聖丹鼎的存在,當世除武峰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更不可能有人想到。有此般逆天的神器。武峰的解釋,還算合乎情理。

「公子的體質,可當真強大!」杜蘭晴由衷贊道,已然相信武峰的說法。

「這世間的武者,除去常見屬性劃分之外,還有一些特別的體質,有的利於修鍊,有的利於戰鬥。有的利於速度,有的利於防禦……而公子利於煉丹的體質,卻還是首次聽聞!」

杜蘭晴繼續道,最後總結一句:「公子是命中注定,要成為煉丹大師的人物啊!」

「呵呵,大嫂過譽了!煉丹一道,在小弟心中。只是輔助修鍊而已,小弟追求的目標,是問鼎武道的巔峰!」武峰傲然道,前面淡笑之言,瞬間變得凌厲,繼而一股鋒芒逼出。常山等人都禁不住退開。

「不好意思,沒控制住氣勢!」武峰反應過來,歉然地開口說道。

「公子這是意志,武道意志?」常山一臉震驚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