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馨不敢去攤上,裝修太大氣的門面也不敢進去,那些店賣的東西都貴。

她走進一個很小的,賣小工藝品的店,店名上寫着:“福祿樓!”

是賣益壽品的。

她徘徊猶豫着該不該進去時,店裏戴眼鏡老爺爺推了推大黑眼鏡框,馨馨說:“喲,小姑娘,你的命線底的可憐啊,要不要進來看看?”

老爺爺長得眉慈目善,和藹的微笑。不過年紀有些大,眉毛和鬍子都發白了。

見馨馨還猶豫,老爺爺又笑呵呵的說:“你先進來,影子都沒了,我都替你急,你這才一天時間,補救還來得及,時間長了,你就算哭着求我,我都未必能幫得上你。”

馨馨進去後,老爺爺說:“把手伸出來。”

馨馨手伸給他看。

原本以爲他會把脈,結果只摸了下馨馨的手骨,細看了她的額頭,轉過身看她的頸紋和後腦。

“你的魂缺失,最近是不是去了北音街了?”

馨馨一聽老爺爺這麼說,驚訝了:“老爺爺,你怎麼知道的?”

“魂魄被留在哪兒了,進了北音街可是沒活口能出來,那是三不管地帶,就連陰間裏的閻王,都管不到哪兒。我要不是看你生具靈性,很有前途,否者也不會幫你。”

這時,老爺爺轉身從背後取出一個符綠,將符綠摺疊好,包成一個三角平安符,縫上紅線遞給她:“把這個帶着,一般的小鬼不敢近你身。”

“爺爺,這個多少錢?”

“不收錢,你還會來,那時候一塊兒收。”

不收錢,這麼好? 馨馨孤疑的看了老爺爺一眼,老爺爺手撫着鬍鬚,篤定的瞧着馨馨:“小女娃,放心吧,老者開的護身符有價無市,你今天是運氣好,碰到我,往常啊這個時候,我都雲遊四海了。你就是想找我,你也找不到。”

既然他這麼說,馨馨姑且信他一回,把靈符收起。

裝好後又問老爺爺:“您有沒有辦法找回我的影子?”

說到這裏,老爺爺一臉愁容,無奈的望馨馨搖了搖頭:“小女娃兒,老者一生中也遇到不少鬼怪之事,解決的也不少,唯獨北音街這條道,真不能幫你解決,不過小姑娘,你命線雖低,但還未低到死亡零點,想必是福星高照,自會有貴人相助。”

會有貴人幫忙,馨馨想,難道是那君凌……

喔,不!

那人實在太古怪了,一天到晚淨說些她聽不懂的話。他總是纏着自己到底圖的是什麼?

馨馨背好包,然後老爺爺塞給她一些紙錢和香。笑眯眯地對她說:“小姑娘一定會逢凶化吉的,把這些東西帶着,要是遇到鬼怪,護身符不管用就將這些燒給他們,讓他們放你一條生路。”

馨馨看老爺爺一個勁的往包裏面塞,問:“老爺爺,這些東西管用嗎?”

“管用的,不管用,下次我給你退錢。”

“這些香和紙錢多少錢?”馨馨問道。

“不多,我給你打了五折,一共1000塊……”

馨馨驚聲道:“什麼這麼貴?普通香才幾塊錢,最多十多塊,老爺爺您家的是什麼材質,我消費不起!”

老爺爺有點不高興了:“這是救命香,能跟路邊攤的劣質香相比嗎? 情深難暖故人心 平時我都賣2000捆呢,一捆只是一小撮,你這是一大把,我若不是看在你有前途的份上,纔不會賣你這麼便宜!更何況我還送你一個保命符,有價無市的保命符!”

說完後,老爺爺白了她一眼,手伸到她面前:“拿來。”

“什麼?老爺爺?”

“當然是錢啊,你買東西想賴賬嗎?”

馨馨連忙搖頭:“沒,老爺爺我當然沒有想賴賬。”

“不想賴賬那還不給錢?”

“我,我……我沒這麼多現錢!”

老爺爺聽見沒現金,嘿嘿的笑了兩聲:“有微信嗎?支付寶嗎?不行你qq轉賬也行,還不用手續費!”

馨馨怎麼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正當她爲難時,老爺爺指着牆上的二維碼,對她大聲吼:“快點,趕緊付錢!”

好嘛,一千塊錢好心疼的。

她磨磨蹭蹭的從包裏掏出手機,準備衝牆上掃碼時,身後一個乾淨清透的聲音說:“你有兩百塊錢嗎?這些香紙兩百塊就夠了!”

馨馨轉過身,看見門口穿着淡藍色襯衫的年輕人,從肩上卸下一個灰色布袋,布袋上畫了一個顯眼的八卦印,裏面裝着些法器,她叫不出名字,但電視上看過的。

年輕人揹着光,皮膚白皙散着光暈,眉目俊秀,脣齒淡笑。

他身材很好,清瘦頎長,和鍾毓是同一類型。

笑起來讓人覺得溫暖無比。

他也在看着馨馨,對她介紹:“我是這家店的老闆,姓寒。”

馨馨愣了兩秒後,微微點頭說:“你,你好……我叫林馨馨,是來買……對了,你是老闆,這位老爺爺是……”

“哦,隔壁花圈店員的親戚。”67.356

馨馨懵……

馨馨扭頭怒視老爺爺時,老爺爺已灰溜溜的從側門遁走。

還不忘對着寒意,怒氣衝衝的嚷嚷:“好不容易有生意上門,你居然只收兩百塊,你門面租金不要錢啊? 誰說督主沒愛情 哼,幫你做生意還揭穿我,我以後不幫你看店了。”

這火大的怒氣,中氣十足的吼聲,真是年邁的老爺爺吼出來的?

馨馨指着側門問寒意:“寒老闆,老爺爺真的八十高齡?”

聽馨馨叫老爺爺,寒意笑了:“哦,別介意,他四十多,經常扮老爺爺擺攤算命。他算命確實不錯,但收錢就比較訛。”

馨馨從兜裏拿出護身符給寒意看:“這個有用嗎?他說送我的。”

寒意點了點頭,從懷裏掏出一張靈符紙,口中唸咒,重新用一個方形紅布包上去:“這個效果會更明顯。”

“多少錢?”

寒意搖頭:“不收錢!香紙需要收錢。”

馨馨打開錢包,把兩百塊錢遞給寒意,寒意觸碰到她手時,猛地一縮,皺眉問:“你去了北音街?”

“嗯,那裏有個一加超市,我在那家店上班,被老闆給忽悠的,現在想脫身都難了。”

“不對,你身上除了北音街的陰氣,還有其他鬼物纏着你,此物很強,深不可測。”

寒意說着,眼眸猛地睜大,雙目露出興奮之色,和剛纔溫潤如玉表象判若兩人:“真想親自擒住他。”

一聽寒意說這話,馨馨立即打了個哆嗦。

馨馨判斷不出君凌到底是人是鬼,但好歹救過她幾次。

寒意興奮的說要擒住他,她心裏還是很抗拒的。

馨馨立即揹包就往店門口衝,頭都不回:“寒老闆謝謝了,今天我回學校了。”

“喂,林馨馨顧客,一加超市是嗎?”

馨馨沒再回話,往公交站臺奔去。

…………

晚上六點,公交師傅目送下,馨馨下了公交車,走進人跡罕至,陰森森的北音街盡頭。

馨馨還沒進店交接,店長就從店裏衝出來,急不可待的拎包往公交站臺奔去。

她連路都不看,還差點把馨馨撞了。

馨馨望她遠離的背影嘀咕了聲:“急什麼呢這是!”

馨馨走到門口,正準備拉玻璃門時,突然發現店裏收銀臺上坐了個女生。

那女生熱絡的清點零錢和貨物。

沒錯,那女的就是自己!

馨馨當場僵滯在原地,恍如一盆冷水從頭潑到腳,全身血液都凍住凝固了。

她明明還在店外,裏面收銀的那個人又是誰呢?

怎麼會有兩個她呢?

這時,旁邊進來一個客人,馨馨後退幾步,躲在街邊的一棵老榕樹下。

是個男客,雙腳飄着不着地,飄進了店內。

他從貨架上拿一貨物放在收銀臺上。

收銀臺上的人,熟練的拿起貨物刷條碼,裝袋,找零……

她動作熟練,裝袋的習慣竟和馨馨一模一樣。

喜歡把貨物放在收銀臺,用袋子裝好,提起交給顧客。 眼神,動作,還有嘴角標誌性的微笑,完全是自己無疑!

馨馨明明在老榕樹下,店裏面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到底是誰?

她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臉,脖子,胸口……

額頭和臉還有人類正常的體溫,脖子上的大動脈還在跳動,胸口的心臟還未停止!

那麼說明她還活着。

可是當轉眼,透過玻璃門看見收銀臺上的自己,讓她有一種靈魂出竅,她已經死的錯覺。

怎麼辦?

沒影子了,又看見另外一個自己,這代表她真死了!

突然,身後傳來一小女孩甜美冷幽的笑聲:“姐姐,你怎麼不進去呢?你今天不上班嗎?”

馨馨回頭。

看見梳着羊角辮,帶兩個頭花,穿着紅裙子的小女孩,笑眯眯的站在她身後,露出可愛的小酒窩,兩個圓圓的眼睛打量望她。

在審視她爲什麼還不進店裏。

“姐姐,你爲什麼還要站在這裏,快到六點了,你快點進店去哦,晚上這條街很可怕,很可怕……”

馨馨問小女孩:“如果不進店子會怎麼樣?”

“姐姐,不可以的,你會死掉的!聽說過百鬼夜行嗎?這條街厲害的鬼魂太多,我護不住你的,快進店子裏去。”

馨馨當下該怎麼辦?

她看了眼小女孩,在看收銀臺上的另一個自己。

她哆嗦着手伸進包裏,從包裏拿出一大盒子費列羅巧克力,放到小女孩面前,對她說:“你幫姐姐看看,收銀臺裏面的那個是人還是鬼,爲什麼跟我一樣。”

小女孩笑着收下一大盒費列羅,擡頭看馨馨,黑白分明眼睛裏漸漸泛出紅光,高興道:“姐姐,太好了。我好久沒吃到巧克力了,原本想過一個月後你給我巧克力了,我在殺死你,現在不用等這麼久了。”

什麼?

馨馨聽見她的話,當場一愣。

給她巧克力,她不應該爲了感謝馨馨,會幫進店看看情況的嗎?

她收了巧克力,相反的還要來殺馨馨,這跟馨馨預想的不一樣!

果然,血淋淋的教訓,鬼的話不可信!

馨馨連忙用手將她攔住:“等等,這費列羅牌子巧克力很一般,下個月我幫你帶更好吃的巧克力來好不好。”

小女孩冷幽幽的笑着,下顎突地露出兩隻尖銳的獠牙:“不好呢姐姐,我就喜歡費列羅的巧克力。”

馨馨從老榕樹下,步步後退,說:“你想吃什麼,姐姐幫你帶。”

小女孩猛地往空中一飄,朝馨馨慢慢的飄過來,帶着孩童的天真,說着大人般成熟的話語。

她嬉笑的說:“姐姐,我想吃你。我好久沒吃過新鮮的人肉了,姐姐你就給我吃了吧,反正你已經進不了店了,到了七點天色徹底黯後,這條街所有的鬼魂都出來,你是衆鬼中唯一一個活死人,他們會問道你身上有人肉的氣息,聞到你跟他們不同,他們蜂擁而上,像羣虎掙食一樣,把你分解肢離,血肉皮骨吃的一點兒都不剩。”

“姐姐,與其讓他們搶食,你就給我吃了吧!我會留下你的靈魂,只食你的肉體,以後姐姐就會跟我一樣,遊蕩在北音街了。”

小女孩咯咯咯的笑了:“放心吧姐姐,你的靈魂會由我保護,北音街其他人不會欺負你。我還救過你呢,不是嗎?”

馨馨雙目警覺的望她:“住口,昨天晚上我不是你救的。”

小女孩一點一點的挨近她,飄到她面前,說:“姐姐,你不要倔強了,你已是活死人了,最多活不過一個月,進了這條街的人,不管是誰都得死,百年來從來沒有人例外過,姐姐,我是爲你好,我吃了你最少還能給你留下魂魄,別的鬼魂吃了你,會將你的魂魄連同一起吃掉。”

她飄的越來越近,就當兩人間距離不過一米時,小女孩突然猛地變成另一個人。

她頭髮繚亂,羊角辮上的兩隻紅色頭髮變成了白紙紮成。

身上的紅裙子,裙襬下破破爛爛的。整條裙子發黃,皺皺巴巴的沾滿灰土粒子,就像埋在土裏好久沒有清洗過。

雙目猩紅猙獰,臉上的皮膚一塊塊的潰爛,一大半張臉爛的發黃,上面還爬着幾隻黃色的小蛆蟲,在臉上密麻快速爬姓,看起來噁心至極。

一隻眼眶子,眼球猩紅的嚇人,另外一個眼眶是空的,眼珠不知道蹦到哪裏去了。

她上下顎瘋長出尖銳鋒利的牙齒,兩個小手指甲瘋長,像刀尖一眼朝馨馨撲過來。

馨馨猛地包頭奔跑逃串,在大街上狂奔起來。

她一口氣連跑了十幾步,卻沒聽到身後的動靜,當即她停下腳步。

猛地轉身,發現身後那小女鬼根本沒有更過來。

噠噠噠……

一個圓形風乾的東西,從大榕樹的方向滾過來,滾動到馨馨的腳下停住。

天色已黯,奇怪的是今天並沒有打開路燈,馨馨從揹包裏掏出手機,打開背景燈往哪圓形的東西一照。

當她看清楚了地上的東西!

手裏的手機差點沒有拿穩,掉在地上。

是一個眼球,黑眼珠子鑲嵌在白眼仁上,黑漆漆的眼珠旁邊還環着一圈猩紅的紅光。

那眼珠子散着駭人的幽光,正直視着馨馨。

“啊……大姐姐救命啊,救我!”

篤地,大榕樹後面傳來小女孩痛苦的尖叫,聲音悽慘,響徹整條幽暗寂靜的北音街。

“姐姐,我在也不敢了,求您的救救我,我會魂飛魄散的。”

“姐姐……我錯了,嗚嗚……我真的錯了!”

小女孩哭的很悽哀,就像曠野中的小野獸悲鳴哀嚎,讓人挺毛骨悚然的。

馨馨轉身,往原來的方向走去。

當即將走到大榕樹旁邊時,朦朧霧氣裏,她看見一個身材頃長的背影,他穿着黑色襯衫,單手掐住小女孩的脖子,把小女孩高舉在半空中!

小女孩恢復成剛纔穿紅裙子的孩童模樣,兩隻眼眶直直的往馨馨方向看過來,她眼珠子脫落,形成兩個黑洞洞的眼睛。

兩隻小手朝她胡亂的揮舞,聲音變小了很多,似隨時會斷氣。

“姐姐,救……命,求您救救我。” 馨馨雙目憤怒的看她,站在原地無動於衷。

她剛纔活脫脫給自己上演了,什麼叫鬼話不能信。

自己這麼想信她,剛發了工資第一時間買一大盒的費列羅給她,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