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也不着急,就這麼坐等七千萬到賬。


這個時候,連勝則是主動開口邀請林凡。

“林老弟,我這已經準好了筵席,還得請老弟無比賞臉,大家一起吃頓飯啊。”

蹭吃蹭喝什麼的,林凡是最開心的了。反正,又不用自己付錢,這不吃白不吃啊。林凡也不怕這些人跟自己耍花招,最強的兩個護法都已經死在自己劍下了,難道林凡還會將他們放在眼裏?

“那敢情好啊,我這可就多謝連勝老大的款待啦。”

“啊呀,林老弟你還跟我客氣什麼。走走走,咱們去吃飯。”

連勝不動聲色的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還好總算是過了一關。不管怎麼說,林凡今天是不會對自己怎麼樣了。至於以後鹿死誰手,那還不一定呢。

筵席就在聚義廳的旁邊,平時的時候,斧頭幫的主要成員開完會,也是到旁邊去吃飯。這裏的大廚都是連勝特意請來的,所以這菜色的滋味倒是挺有保障的。當然了,如果菜色不好吃的話,連勝不敢請林凡來啊。萬一林凡一個不開心,直接翻臉不認人了,那可怎麼辦。

走進筵席大廳,林凡一眼便看到了一個讓他怒火沸騰的人——曹大頭。想不到,這個曹大頭居然來到了落秋市。也活該他倒黴,居然在這裏遇到了林凡。

“姐夫,您看看,我這準備的怎麼樣了?”

曹大頭聽說今天要貴客要來,他便主動請纓,要求負責這準備筵席的工作。這不,看到連勝已經過來了,曹大頭便主動上前邀功了。

連勝看着這宴會大廳,心裏還是很滿意的。最起碼,這沒有丟咱們斧頭幫的面子啊。

“嗯,還不錯,筵席的飯菜都準備的怎麼樣了?我們的貴客已經到了,你可不能給我掉鏈子啊。”

曹大頭嘿嘿一笑,說道:“那不能啊,這麼關鍵的時候,我怎麼可能給老大丟面子呢。另外,姐夫,咱們這次邀請的貴客,到底是什麼人啊?”

“是我,曹大頭,別來無恙啊。”

林凡咬着牙,一臉恨意的看着曹大頭。

曹大頭打了一個激靈,他這才注意到,原來所謂的貴客,就是林凡啊。


“你,你是那個……”

“沒錯,看起來你並沒有忘記我啊。”

連勝一臉懵逼,他並不知道,林凡就是他們殺死的那個秦安的外甥。

“你們認識?”

曹大頭苦笑一聲,對連勝說道:“都是一些誤會而已,當初我跟林凡兄弟鬧了一點小矛盾。不過,那都已經過去了, 我想林凡兄弟也不會跟我計較的,對吧?”

“好一個小矛盾啊。”林凡冷笑道:“曹大頭,你真的以爲我林凡什麼都不知道嗎?就是你讓人殺了我舅舅,你以爲我不知道?”

“這……”曹大頭連忙辯解;“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讓人殺害你舅舅了。林凡,你可別血口噴人。我告訴你,這裏可是我們斧頭幫的地盤,由不得你來撒野!”

很顯然,這個曹大頭並不知道林凡的可怕之處。他還以爲,自己只要有連勝撐腰,那麼林凡就不敢對自己怎麼樣。殊不知,現在連勝自身都難保了,哪裏還有功夫去搭理你啊。

“是嗎?”林凡看着曹大頭,說道:“所以,你是打算連我一起殺掉,對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曹大頭回答:“看在你是我姐夫客人的面子上,我今天不跟你計較。否則的話,我纔不管你是誰,我照殺不誤!”

“你到底挺有自信啊。連勝,你說如果我在這裏殺了曹大頭,你們的人會對我怎麼樣嗎?”

連勝面如死灰,“隨便林凡老弟你怎麼做。只要你高興,哪怕就是把這裏拆了,我都無所謂的。”

啊咧?什麼情況?這下子,曹大頭是徹底傻眼了。這好像跟劇本寫得不一樣啊。 “姐夫,我可是你小舅子啊,你怎麼能說這種話。”

曹大頭不滿的看着自己的姐夫連勝,他哪裏想到,連勝堂堂斧頭幫的老大,居然會害怕一個小小的林凡。

“從現在開始,不要再提我是姐夫的事情!”

連勝也惱了,你說你自己作死,能不能不要扯上我。我現在可不想跟林凡這個傢伙,有任何的關係。你要那麼牛掰,那你自己上就是了。

曹大頭怒吼道:“好你個連勝,你說成心想要看着我死是吧?很好,你看我回去怎麼跟我姐說這件事情。我要讓我姐跟你離婚,你就等着瞧吧!”

“說夠了沒有?”林凡冷笑了一聲,“說夠了的話,那就給我上路吧。”

舅舅的仇,林凡從未忘記。他當初之所以答應趙煒接受這次的任務,那也是因爲這樣可以方便自己復仇。而這一次,總算是讓自己抓到機會了。

“你,你真的要殺我?”曹大頭已經看到了林凡手中的屠龍劍,在黑幫混了這麼久,他還是有點眼力價的。“林凡,你可知道真正要殺死你舅舅的不是我,而是連勝這個王八蛋。你殺了我,也不能算是爲你舅舅報仇!”

林凡當然知道這件事情,但是現在連勝還不能死。在他沒有完全掌控局勢之前,連勝還不可以死。但是這個曹大頭卻是不同,他的死活對於這件事情來說,根本就無足輕重無關緊要。

手起劍落,林凡直接將曹大頭的腦袋給斬落在了地上。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誰也沒有想到,林凡居然會如此乾淨利落的殺死了曹大頭。這可是一點面子,都沒有給連勝啊。

“連老大,我這麼做,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生氣?別開玩笑了,現在林凡不主動把自己宰了,連勝就得謝天謝地了。

“林老弟說的哪裏的話,這個曹大頭其實我早就想處理他了。只是,礙於他是我的小舅子,很多時候我都得忍耐。畢竟,我老婆那裏也得需要交代不是。我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會如此的變本加厲,竟然打着我的旗號出去爲非作歹,簡直是可惡至極啊!”

“這一次,林老弟幫我殺了曹大頭,說起來我還是應該感謝你的。回去的時候,就算老婆問起來。那也跟我沒有關係。要怪的話,那就只能怪他自己作死,不是嗎?”

林凡笑了笑,說道:“連老大果然是個明白人啊。現在曹大頭也死了,這頓飯我看我也不必吃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就不在這裏陪着大家了。我想,連老大應該不會強人所難吧?”

如今的林凡,在斧頭幫衆人的眼裏,那簡直就是一尊瘟神。現在這尊瘟神居然主動要離開了,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可能會自己送上門去找死呢。

“自然不會,林凡老弟既然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那我們也就不留你了。等日後咱們有機會,大家再一起喝酒就是了。”

“放心吧,我想我們一定會有這個機會的。”

說完,林凡便轉身朝着門口走去了。在場的斧頭幫衆人,也只能是看着林凡的背影,敢怒不敢言啊。只因爲,這個林凡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的存在,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設想。在他們的眼中,林凡那就是不可戰勝的惡魔。

直到林凡走後,連勝纔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看起來,今天自己又躲過了一劫。

“真是可惡,又讓這個小子給跑了!”

二當家黑鋒看着林凡離開的方向,只能憤怒的發出了一聲怒吼。然而,這並不能改變,林凡已經離開的事實。

“這個林凡比起之前更加的可怕了。”三長老說道:“就連師父和馬赫先生聯手,都沒有能夠制服他。恐怕,當今世界上,應該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纔是。”


“可惡啊,難道我們就這麼忍了?”

連勝握緊了拳頭,狠狠地砸着旁邊的牆壁,“我斧頭幫在夜龍省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纔有了現如今的影響力。本來以爲我們的好日子,馬上就要來到了。可是沒有想到,居然半路上殺出了一個林凡。話說,這個林凡到底是什麼來頭,你們找到了嗎?”

“沒有。”連勝的幾個部下相當的汗顏,“關於這個林凡的資料,我們並沒有能夠掌握多少。就好像,這個傢伙是突然冒出來的一樣。看他的檔案,之前他就是一個籍籍無名的窮屌絲而已。就是那種丟在人堆裏,一輩子都不可能被人注意到的存在。”

“可是,自從他跟於家大小姐在一起之後,在他的身上便開始了一系列的奇怪事件。據說,這個傢伙是松江市冷魂幫幕後的老闆。至於是不是真的,我們暫時還沒有辦法考究。”

“又是這種沒有任何線索和價值的資料,”連勝大怒:“真不知道,我到底養你們這羣傢伙是幹什麼吃的?難道,你們就不能找點有用的資料回來嗎?”

“對不起,老大,這次是我們的失誤。我們保證下一次,一會能夠得到林凡的準確情報。”


連勝眯着眼睛,說道:“之前趙侖跟我說過,這個林凡是國安局的人。可是,看他的風格,跟國安局一點關係都不沾。我猜想,這個趙侖是不是隱瞞了我們什麼。如果國安局的人個個都能林凡一樣,那我們斧頭幫恐怕早就不復存在了。”

“所以,老大你的意思是,林凡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不是國安局的人。趙侖這麼做,只不過是爲了混淆視聽,又或者是爲了保護林凡,對嗎?”

連勝說道:“是的,總之,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暫時不要跟林凡再發生什麼衝突了。這個傢伙,實在是可怕的很。”

另一方面,林凡離開斧頭幫的基地之後,便直接回到了賭場。好在,賭場一切照舊,並沒有發生任何的異常。這一場驚心動魄的鴻門宴,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回到賭場的時候,清幽早就已經在那裏等着自己了。看到林凡安然無恙,清幽一顆懸着的心,也總算是放了下來。

“你回來了?”

林凡點點頭,“嗯,真是抱歉,讓你擔心了。”

“怎麼樣,他們有沒有難爲你?”

清幽對於林凡的關心,可不僅僅是因爲他們的職業都是國安局,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清幽對林凡的喜歡。

林凡回答道:“還好啦,這一次我遇到了三長老的師父,那可是一個相當難纏的對手。只不過,他在我的面前,終究還是差了點修爲。不過我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個斧頭幫真的跟伽羅集團有關係。”

“怎麼,你見到伽羅集團的人了?”

林凡搖搖頭,“是的,在那裏我遇到了一個叫做馬赫的男人。根據連勝對他的介紹,他的確就是來自米歇爾家族的人。只是,除了這一點之外,暫時就沒有其他的線索了。”

“那,關於你的身份,他們有沒有起疑?”

林凡知道清幽所說的起疑,就是連勝有沒有說關於他國安局的身份。說起來,這一點連勝倒是並沒有提起。可能,他們對於趙侖的情報,也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信任吧。

“他們倒是沒有提起這件事情。不過,我想這個連勝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這一次,我不僅僅是殺了他的兩個護法,還將那個害死我舅舅的曹大頭也一併收拾掉了。另外,連勝還賠償了我們七千萬華夏幣。可以說,這一次連勝算是栽大了。”

“按照你的意思,這個連勝還不死心,他還會對我們下手嗎?”

“是的,等着瞧吧。這一天,我想應該不會太遲的。”

經過了這一次的鴻門宴事件,鬣狗門也算是稍微得到了一點喘息的時間。最起碼,一段時間內,連勝是不可能再來找林凡的麻煩了。

要知道,林凡的實力,連勝可是親眼所見。在他沒有找到能夠對付林凡的人之前,他是不可能再對林凡出手了。開玩笑,萬一激怒了林凡,林凡二話不說直接KO了自己,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而且,經歷了這次的事件之後,連勝已經連夜離開了落秋市。在他的眼裏,這落秋市已經不再安全了。如果可能的話,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跟林凡有所接觸了。當然,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能夠遇到一個強大的人才。而這個人才,又能爲自己所用去對付林凡的話,那連勝一定會捲土重來的。

他這麼多年的摸爬滾打,還從來沒有怕過誰呢。連勝是絕對不可能因爲一次的失利,就變得意志消沉。再說了,就算自己不去對付林凡,那米歇爾家族的人,也同樣不會放過他的。

至於林凡,則是繼續在賭場研究他的機關術。這些東西,可都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精髓啊。只要自己這機關設計的精巧,別說是一個小小的斧頭幫了,就是千軍萬馬,林凡相信他們也一樣攻破不了自己的賭場。

除此之外,林凡還打算再下一次副本。這次遇到的那個狄洛,他那一手囚龍斬給林凡帶來了不小的震撼。林凡心想着,自己要是也能獲得一本厲害的劍法,那這屠龍劍的威力,豈不是又能上一次檔次?

這副本系統好是好,唯一的缺點就是獎勵都是隨機的。林凡也不知道,自己這一趟副本下來,到底能夠得到些什麼。

就像上一次的副本——捐軀赴國難,林凡就覺得還是挺不錯的。自己的八九玄功,可不就是那個時候獲得的嘛。當然,這副本還有一點讓林凡覺得不爽的就是,不能攜帶任何武器,也不能使用系統的功能。唯一能夠憑藉的,就是林凡已經學會的墜星步,還有八九玄功一層。

不過這也還好啦,最起碼,有墜星步保底,林凡就不用擔心自己會死掉的事情。至少,目前爲止,林凡還沒有發現有誰能夠剋制自己的墜星步。

那個馬赫倒是挺厲害的,只可惜,他也只能是虛弱林凡的力量。到最後,他也一樣是死在了林凡的墜星步之下。所以啊,林凡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

“什麼,你要閉關?”

聽到林凡的這個想法,清幽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我本來還以爲,像你這樣的身手,早就不需要過多的做些什麼樣的修煉了呢。沒有想到,你居然也會有閉關這樣的事情。”

其實,林凡看得出來,清幽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多多陪陪她的。畢竟,清幽說到底也只是林凡的一個情人。說不準哪天林凡完成了任務,回到松江市之後,他們之間的交集就更少了。

林凡抱住了清幽,在她的額頭上深深的一吻。

“放心好了,我會很快完成閉關的。畢竟,這外面還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處理呢。”

“那,你想要怎麼閉關?需不需要我爲你準備些什麼?”

見到林凡主意已定,清幽也不再任性的去要求林凡了。畢竟,林凡越強,對於自己來說,就越安全。如果林凡的實力不夠,那一旦遇到了什麼危險,誰能來保護自己呢。

林凡想了想,上次副本的時候,好像是在家裏來着。只不過,那次副本的時間並不太長,林凡也沒有感覺需要什麼準備。但是這一次,情況就略有不同了。在家裏的時候,林凡自然可以高枕無憂的修煉。但是眼下這賭場魚龍混雜,誰知道這裏面有沒有斧頭幫的眼線。

萬一被斧頭幫的人知道自己已經閉關了,那他們突然來搞偷襲,那豈不是要涼涼。要知道,林凡在閉關的途中,是無法離開系統副本的。一旦在副本期間被人殺死,那就意味着,林凡會被困在副本的世界裏,永遠無法回來了。

最後,林凡還是決定,把自己關進金庫裏。這金庫之中,四面都是堅固的銅牆鐵壁,除了密碼之外,他還不相信有人能夠跟自己一樣,強行破壞了大門闖進去。

“我看就這樣好了,我去金庫。” “金庫?”

清幽尷尬的看着林凡,“你確定嗎?金庫這環境的確是挺安靜的,但是這金庫裏面可是什麼吃的都沒有啊。而且,這金庫似乎也不太方面我去照顧你呀。我看,不如你就在我房間裏閉關好了。”

林凡搖搖頭,“其實我也想過,在你的房間裏閉關的。只是,這件事情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差池。畢竟, 我在閉關期間,是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的。咱們賭場別看現場生意興隆,說不準早就混入了斧頭幫的眼線。萬一被他們發覺的話,那到時候又會演變成一場巨大的災難了。”

本來清幽還想着在林凡閉關的時候,好好照顧伺候他的。聽林凡這麼一說,清幽也覺得,自己房間不太合適了。

萬一真的被人發現,清幽可不覺得,自己能夠保護好林凡。這金庫可就不一樣了,如果沒有密碼的話,任憑你本領通天,也不可能進得去的。當然,如果你跟林凡這個變態一樣,憑藉手中的劍就能夠打碎金庫,那就另當別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