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若琳像看着什麼一樣看着林天,說道:“我還沒問你,你和徐青是怎麼回事,”

“徐青,”

林天愕然,是怎麼回事,

這其中的事情能用一兩句話就可以說的清楚嗎,

林天也只能是苦笑一聲,不好說啊,

劉若琳深深的看了一眼,隨即搖搖頭:“算了,我也不管你的事情了,徐青我看着好像對你有什麼誤會似的,如果有的話,就儘快解決,”

“你也知道,隊員帶着情緒打比賽,會出現怎樣的後果,”

林天實在有些無奈,徐青的事情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難道有什麼誤會嗎,林天不覺得,因爲徐青本身就是這樣想的,

至於邱澤這個人,林天也不去追究了,隨他去吧,

可是林天並不知道的是,這個在他眼中不值得一提的邱澤,會給他帶來無法想象的困難,以至於改變了林天的職業生涯,

告別了劉若琳,林天在學校呆了幾天,陪了陪李清雅,

沒辦法,最近一個月,林天被各種事情充斥着,先是女子戰隊,接着又是德杯,接着結束後,林天依照約定帶着謝華,吳建兩人在東海玩了兩天,

不過兩人似乎也看出了林天的心情不好,於是也就沒多待,安慰了一下就歸隊了,

至於林天,也要在明天歸隊,

GOD戰隊的合同,就快要到期了,半年的時間一晃而過,至於是續約還是其他的事情,林天則要親自與俱樂部好好談談,

而此時林天心中最擔憂的一件事就是平哥他們幾個人,

在德杯上,最後的一項大獎,終身榮譽獎,雖然頒發給了AK47,但是其他四個提名,平哥,靈樂,冷酷和三哥都在上面,

再聯想到之前的最佳陣容,每個位置都有GOD戰隊的幾個人,這是什麼情況,

明眼人一看都看的出來,

“但願我想的不回成真,”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

夜晚,花園,涼亭,秋風,涼意,

一陣風吹來,李清雅感到有些冷,隨即把身上的衣服緊了緊,

忽然,一陣溫暖,向自己包裹而來,

“林天,你……”李清雅一愣,

後者微微一笑,“披着吧,晚上冷,”

林天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李清雅的身上,緊了緊,握着她的手,自然,親切,

李清雅心中涌過一陣溫暖,她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隨即依偎在林天的懷裏,更加緊了緊,

“你明天就要去上海嗎,”

“是啊,假期已經結束了,要歸隊了,”

李清雅心中縱然有很多不捨,但也不會阻礙她所喜愛之人去追尋夢想,

“我會爲你加油的,”李清雅的小臉有着一抹倔強,

林天笑了笑,

“怎麼,你不相信啊,”李清雅小嘴嘟着們似乎對林天的不相信有點生氣,

“相信啊,嘿嘿,怎麼會不相信,”

“你就是不相信,我現在可是競技的編輯喲,”李清雅得意的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可是電競圈的狗仔隊呢,”

汗……

林天一陣尷尬,他曾想過李清雅去做任何事,但就是沒想到她會去做這樣的工作,還是從事的電競行業的事情,

實在是有些無語啊,不過只要這丫頭高興就好,

“所以,你要聽話一點喲,要不然我就在網上抹黑你……嘻嘻……”李清雅像個小孩子一樣笑了出來,

林天實在是拿她沒辦法,溺愛的摸了摸她的腦袋,一股甜蜜油然而生,目標編號014 轉會期將至,

LPL甚至LSPL各大戰隊都在認真備戰,招攬人才,而GOD戰隊卻一片安靜,

今天大老闆傅濤早早的來到俱樂部,一坐到辦公室,臉上的陰鬱就散不開來,令人不敢言語,

經理曹波是知道傅濤爲何會如此消沉,以至於他此刻心中也是有些不安,

“好了,事情就先這樣,你下去吧,”傅濤淡淡的道,

曹波點點頭,回頭就急忙開始查看今早的‘傅氏數碼’股票,暴跌,

“完了,”

曹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倒不是心疼自己投進去的那點錢,而是說……傅濤這會有點玩脫了,

傅濤也幾乎是癱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一連串的打擊讓他這個縱橫商場十年的強人現在也變得有些束手無策了,

股票大幅度下滑,市值嚴重縮水,父親所在的傅氏數碼企業自半年前就已經是瀕臨倒閉的情況,還能夠撐下半年,完全就是靠着以往的人脈和聲望撐起來的,

到了現在已經完全撐不下去了,

傅濤看着大大的GOD戰隊隊標,心中一陣刺痛,如果自己有哪怕一丁點的辦法,他都不會這麼做,但是實在是無奈,

沉默半晌,他又重新拿起了四封之前就已經送過來的信件,

四封信,無一例外,全都是退役申請,

平哥,靈樂,三哥和小七,

四個人全部選擇退役,

“哎……”傅濤將這四封信全都收起來,神色疲憊不堪,

如今的GOD戰隊本就是千瘡百孔,現在四名老將全部退役,算下來現役的隊員只有四個,

連一支戰隊都湊不起來,而且傅濤本身財務嚴重困難,已經不足以支撐下個賽季GOD戰隊的正常運轉了,

難道GOD戰隊真的要走向終點了嗎,傅濤苦笑一聲,實在是沒有辦法,

“喂,將今年的俱樂部聯會提前吧,”

“就在今晚,”

“恩,按我說的去辦吧,”

掛斷電話,傅濤癱坐在椅子上,心中有着無限的不捨,

林天和朝陽,檸檬三人在訓練室安靜的雙排,只是大家都是不說話,

當靈樂最先過來拍着林天的肩膀說:“小天,我就要退役了,”

“以後俱樂部,大家要好好加油,”

林天面無表情,只是握着鼠標的手沉沉的掂了一下,他抿抿嘴,沒有說話,

檸檬眼睛睜的大大的:“靈樂哥,你……”

“這是我考慮了很久的,”靈樂笑着說,“現在的我也到了應該退役的時候了,”

默然,

直到平哥又走過來,狀態輕鬆的說道:“哥幾個,我也要退役了,今天已經提交了申請,”

林天身體再次一顫,

朝陽呆呆的道:“平哥,你爲何也要……”

平哥笑着擺擺手說:“這是我很早就已經決定的,其實我也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我實力下滑嚴重,已經不足以支撐我完成現階段的比賽強度了,”

“其實不光是我……”平哥說到一半,看着旁邊的三哥和小七,意思已經不言而喻了,

朝陽大吃一驚:“三哥,七哥,你們,你們也要,……”

兩人相視一眼,點點頭,“是的,我們也決定退役了,”

“可是……”檸檬心中有很多不解,“爲什麼……”

三哥笑了笑:“也沒有爲什麼,其實我自己也已經覺察到了,現在新人輩出,有越來越多厲害的人,我們這一代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甚至不能再LPL上立足了,所以,我們也選擇了退役,”

他笑的很輕鬆:“其實在之前,AK47也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好榜樣不是嗎,”

AK47退役之後,國內許多混的不如意的老將們都有了些許退役的念頭,

誠然,當初的他們的確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厲害人物,無人可及,但是那個時候是S2,是S3,

到了現在,你還能保持那樣的水平和狀態嗎,

其實並不是他們的水平在嚴重下滑,而是說他們的水平就是如此,涌現出來的新人水平越來越高,

打個很簡單的例子,你在一個班級裏的成績是第一名,有一天班級合併之後,你又排到了第幾,

年級裏,又排第幾,放眼到整個學校,你又排第幾呢,

這個道理大家不是不懂,而是刻意的去忽略,而且這只是一些客觀的因素,

主觀的因素,導致水平下降的重大原因就是自身的膨脹,

上去很難,但是一旦下來之後再想上去,就更難了,

平哥他們正是如此,選擇退役,或許是最好的辦法吧,

林天深深呼吸一口,看着唯一還沒有提交退役申請的人,冷酷,

眼神好像在詢問着,你也要退役嗎,

但是冷酷的眼神沒有絲毫的波瀾,淡然的喝了一口水,繼續點開單排遊戲,

平哥走上前來,對着林天微微一笑,伸出手:“林天,今年你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

“獲得最佳新人,是你贏得的,”

“以後的GOD戰隊,就交給你了,”

平哥深深的看着他,林天心中很不是滋味:“平哥,我……”

“行了,矯情的話我也不說了,今晚是俱樂部年會,應該提前給我們送行吧,”平哥拍拍林天的肩膀,淡淡的笑了笑,

靈樂,三哥和小七也是一樣,大家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林天的身上,

在這一刻,林天覺得身上的擔子好重,真的好重,

晚上的年會是在俱樂部進行的,臨時改建的餐廳此刻佈置的有模有樣,最上面的橫幅寫着:GOD戰隊三週年快樂,

原來大家才知道,GOD戰隊已經走過了三年了,

同樣的,平哥他們也是一起度過了三年時光,而現在就要離開了,

GOD戰隊的英雄聯盟分部所有選手,員工,管理層加在一起也就二十幾人,兩大桌完全足夠,

以往的年會都是在五星級酒店進行,而且是俱樂部的所有分部一起進行,但是現在只是進行了英雄聯盟分部的年會,顯得有些冷清了,

餘冉坐在林天的旁邊,看到後者沒有管上面傅濤的發言,只是專心致志的玩着手裏的筷子,

“喂,林天,你怎麼了,”

林天表情淡然,頭也不回的搖搖頭,“沒什麼,”

餘冉輕聲嘆口氣:“哎,他們幾個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們電子競技隊員的職業生涯相當短暫,像他們那樣打了三年的已經是很少的了,此時退役應該爲他們高興纔對,”

林天笑了笑:“我明白的,”

餘冉點點頭,隨即把目光放在了臺上,傅濤正在做着演講,時而嚴肅,時而輕鬆,

“回想起來,GOD已經走過了三個年頭,這三年裏我們獲得了大小冠軍數十個,連續兩次參加S賽,獲得了八強和四強的佳績,放眼整個LPL,有此成績的,屈指可數,”

傅濤的表情洋溢着濃濃的驕傲:“所以,我時常說,作爲一個GOD戰隊的成員,我很自豪,”

“擁有大家這麼努力,奮鬥,刻苦的隊員和教練團隊,我很自豪,”

嘩啦啦……

他說着,曹波等人帶頭?掌起來,傅濤笑了笑,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一下,目光又變得十分凝重,

“我知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衆人心中都是一愣,重點來了,

尤其是平哥等四人,神情似乎在這一刻,變得緊張起來,

“即使哪一天,我們不在GOD,也會因爲曾經存在於這個偉大的戰隊而自豪,而驕傲,”

傅濤神情帶着一絲顫抖,他努力壓低自己的聲音緩緩說道:“現在俱樂部發布今年第三十七號口頭文件,”

“對於旗下,英雄聯盟分部隊員,平哥,靈樂,三哥,小七的退役申請,”

“同意,”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兄弟,我走了,以後一起開黑呀,”靈樂笑着說,

“林天,以後好好帶朝陽和檸檬,這兩小子是塊可造之才,”平哥笑着說,

“別想我啊,我以後也會來看大家的,S6,加油,”小七說,

“以後GOD戰隊的每一場比賽我都會看,大家要好好打啊,”三哥微微一笑,

林天倚靠在俱樂部的大門,看着一個接着一個的隊員離開基地,或許,以後再也不能回來了,

“你說,大家爲什麼不能永遠的一起戰鬥下去,”

餘冉冷不丁的聽到林天的這句話,也是苦笑一聲,搖搖頭:“你這是不切實際的話,”

“除開隊員退役不說,每當轉會期一到,各種各樣的離隊都出現了,其實這就是電子競技,這就是俱樂部的運作方式,只是你們還沒習慣而已,”

“你說你現在對NBA的轉會消息,有什麼想法嗎,沒有吧,是到底,電子競技還是發展的太慢了,”

餘冉用自己的方式詮釋着,

林天苦笑一聲,跟這個大胸妹子說話,她永遠會給你說出一大堆的道理來,林天也聽的膩了,

剛準備轉身走的時候,餘冉叫了他,

“怎麼了,”

餘冉悠悠的說:“你難道沒有發覺……GOD俱樂部已經快運轉不下去了嗎,”

林天一愣,隨即微微皺眉,這是什麼話,

只是四名隊員退役了而已,轉會期開啓的時候,再重新招攬,或者從練習生裏面選拔就可以了,俱樂部怎麼會運轉不下去呢,

“怎麼會呢,”林天無所謂的說道,

餘冉聳聳肩:“我是搞數據研究的,對數字十分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