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林瀟從菲利兒報出名字的時候就有所懷疑,現在完全可以確認菲利兒是菲利婭的嫡系子弟,而且地位也一定要比古云高。

“不知道前輩對這次的拍賣還滿不滿意”菲利兒問這句的時候明顯的有點緊張,而且可以看出來菲利兒的手心在流汗。林瀟真弄不懂爲什菲利兒會這麼的緊張,自己貌似沒有很兇吧。


“對於今天的拍賣我非常的滿意”今天拍賣的價格本來就出乎了林瀟的預料,你說林瀟能不滿意嗎?聽到林瀟說非常滿意的時候,菲利兒明顯的鬆了口。菲利兒又拿出了一張卡,“丹藥拍賣的錢全部在這裏面,我們收了百分之五的利益。”

林瀟接過了菲利兒手中的卡,這種卡全身是銀色叫做銀卡。銀卡是天龍大陸最低等的卡,不過也可以裝一百萬以下的錢。往上就是金卡,金卡可以裝下幾千萬以下的錢。在往上就是鑽石卡,鑽石卡不僅可以裝以億單位的錢,而且還是身份的象徵。

林瀟拿着手中的卡又遞給了菲利兒,“你叫人拿紙筆來,我需要一些普通的材料,你去幫我找一下。”不過菲利兒並沒有接過林瀟手中的卡,她有着自己的打算。

紙筆很快就拿來了,林瀟拿起了紙筆在上面寫着自己需要的材料。不過這次是苑青在寫,林瀟看着苑青寫了一些石頭真不知道他需要幹嘛。林瀟把寫好的單子遞給了菲利兒,菲利兒看着手中的材料輕輕的鬆了口氣。

其實菲利兒是在賭,她賭林瀟需要的材料不是很貴,所以她不收錢送個人情給林瀟。菲利兒把手中的單子給了下人吩咐他們去找,林瀟早就把菲利兒的一切動作都捕捉在了眼中。

其實林瀟早就注意到了菲利兒的緊張,爲什麼剛剛舉行拍賣會都不緊張的人,現在在這裏確這麼緊張。林瀟又到菲利兒好像又鬆了口氣的,還是忍不住讓苑青問道:“菲利兒小姐好像有點緊張,這樣可不像剛剛拍賣場上的你。”

“讓前輩見笑了,其實菲利兒剛剛是第一次舉行拍賣,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現在緊張是因爲家族要菲利兒伺候好前輩,如果沒有伺候好菲利兒就要受罰。”

林瀟聽到菲利兒的解釋反而有點不自在,感情還是自己害了她。林瀟想了想又叫苑道:“可能你的家族認爲每個術士的脾氣都不怎麼好,所以叫你好生伺候着。其實我的脾氣非常的好,根本就不用你來伺候。”

菲利兒又擡起了頭看了看林瀟,這一次林瀟也正好向菲利兒望去。兩個人的目光交會在了一起,經過短暫的交會兩人立馬分開,可以明顯的看得出菲利兒的脖子已經有點微紅了。

菲利兒此時的心情非常的糾結,“他的眼睛看起來非常的深邃,而且還顯得非常的迷人。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總是想着他的眼睛。”菲利兒想着自己心中所想的,這次菲利脖子上的紅暈越來越明顯。此時的林瀟也很糾結,他糾結的是爲什麼菲利兒和自己目光交會後脖子都紅了。而且他只看到菲利兒在低着頭,可是脖子上面的紅暈越來越明顯。

還好找材料的下人很快就找好了,古云端着苑青需要的材料就過來了。剛剛古云看菲利兒還算是聊得開,林瀟又正好需要材料。古云可不允許有什麼材料出什麼差錯,所以剛剛便親自去幫忙找材料。

古云看着臉紅的菲利兒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不過菲利兒畢竟是臺上走的人。隨着古云的到來,菲利兒的臉也恢復了平靜。古云看着恢復正常的菲利兒也就沒有問什麼,有些事情他也不好問。

“前輩你要的材料全部都在這裏了,不知道前輩還有什麼需要的。”林瀟把自己要的材料收進了空間腰帶裏,又把剛剛自己所得的銀卡遞給了菲利兒。可是菲利兒看到林瀟剃過來的銀卡,連忙道:“這些只是菲利婭的一些誠意而已,況且前輩這次已經給菲利婭帶來這麼多利益,我們送這點東西又算得了什麼。希望前輩以後能夠找菲利婭合作,這裏有一張菲利婭終極貴賓卡,以後你憑此卡來菲利婭我們只收百分之一的利益。”

說着菲利兒又掏出了一張卡給林瀟,就在菲利兒掏出終極貴賓卡給林瀟的時候,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古云欲言又止。林瀟注意到了古云的情況,便知道這終極貴賓卡不是隨便就能給的。

林瀟還是接過了菲利兒遞過來的終極貴賓卡說道:“以後我會找你們合作的,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林瀟也不能讓別人虧什麼,這連終極貴賓卡都拿出來了,自己還有什麼好說的。

“既然現在拍賣已經結束,那我也該先走了。”林瀟說着便準備起身離開,菲利兒見此連忙送林瀟離開,古云也跟在了後面。林瀟很快就出菲利婭,不過再林瀟剛走出菲利婭的時候麻煩就來了。

林瀟剛一踏出菲利婭的大門,菲利兒和古云還在後面跟着。在菲利婭的門口突然四大家主看到林瀟出來就立刻涌了上來,林瀟衆人早就猜到會有這種情況。四大家主剛一涌上來還是林軒先說的話,“不知道前輩可否在青雲鎮常住,要不要讓我林家好生招待一番。”

林瀟看着其它的三大家主正打算要說什麼,連忙道:“我在青雲鎮只是呆上一段時間,不過我是不會影響到你們的。至於合作嗎,以後如果有什麼事我會找你們的。”說完林瀟就打算離開,四大家主都還有點沒有反應過來。不過在林瀟離開的時候說了一句,“你叫林軒吧,你爲人不錯。”

林瀟已經走了四大家主就沒有待在那,不過他們都走後古云就跟菲利兒說道:“小姐,剛剛你爲什麼給他終極貴賓卡。終極貴賓卡在菲利婭可是有很大意義的,何況他只是來我們這拍賣一次丹藥而已。”

“古老你不用擔心,你不是猜測他可能是一位術仕或者用了什麼特殊隱藏實力的工具嗎。不管是那一樣都是我們菲利婭惹不起的,既然惹不起那我們就儘量拉攏,何況剛剛我已經知道他是一名術士,和一位術士合作我們又不虧什麼。”

當然這對話我們的主角是不知道的,不然他就要感慨菲利兒是多麼的精明,而且還會懷疑她剛剛的表現是不是裝的。不過這一切林瀟還並不知道,此時林瀟還在買一些拍賣會沒有的需要品。 菲利婭也不是什麼都有,有些常見的東西拍賣場是沒有的。林瀟在青雲鎮買好了需要的東西,這次林瀟買的量已經足夠支撐很多天,現在的林瀟可不缺錢。

林瀟也沒有想到那幾瓶丹藥可以賣一十一萬多,其實是他幸運。如果把那些東西拿出去賣的話肯定賣不到這個價錢,那些比較大的城裏可不缺這些東西。東西多了就不值錢,雖然天龍大陸的術士不怎麼多,但是天龍大陸那些低品階丹藥還是有很多的。

不然你以爲那些術士每天都在幹嘛,雖然術士少但是時間長丹藥就自然多了。不過在天龍大陸一般術士煉的丹藥都很少拿出來拍賣,他們根本就不缺錢。

天龍大陸有很多的術士就是爲一些勢力效力的,單個沒有組織的術士也不多。再說天龍大陸大部分的人都是一些有組織的人,他們所需要的丹藥都由所屬組織提供。沒有組織的一些人有一大部分是用不起丹藥的,所以在天大陸那些大城市中根本沒有低品階丹藥賣。出現在拍賣場的都是一些高品階的丹藥,有很多高級術士根本不想效命任何一個勢力,到了他們那個級別都想要絕對的自由。

但是在天龍大陸到處都是要錢的,所以他們就會拿出一些高品丹藥去拍賣。但是他們不會經常拿丹藥出去賣,他們賣一次丹藥都是可以用很長時間的。雖然天龍大陸拍賣的丹藥少,但是天龍大陸拍賣的材料就多了。

在天龍大陸存在着很多傭兵團,他們都是負責護送和採集材料的。天龍大陸大部分的材料都出自拍賣場,不過有一些組織還是有專門的採集隊的。不過他們的需求量都很大,所以有時候他們還是會去拍賣場買。

一些珍奇的材料大部分都是出自拍賣場,雖然天龍大陸的單個術士不是很多,但是天龍大陸的單個武士就多了。那些單個武士高級的也有很多,他們可不會煉藥。

但是他們也是要生存的,所以他們就會去尋找一些珍奇的材料賣。那些大勢力的高手是不會出去找材料的,所以那些珍奇材料一直是天龍大陸最搶手的。

林瀟買好東西就回到了靈獸山脈,他可不想在這裏時間待長了被別人發現。回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用多少時間,在回去的路上林瀟就問過苑青那個鐵塊有什麼用。雖然一千對現在的林瀟來說不算什麼,但如果是一塊廢鐵的話就買得虧死。

不過苑青總是說等下到了你就知道了,說的時候還露出一絲笑容。看來這次是撿到寶貝了,這讓林瀟有種螞蟻在心中咬的感覺。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林瀟很快就回到了靈獸山脈。

林瀟到靈獸山脈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不過林瀟根本沒有打算去吃午飯。林瀟已經對那快鐵塊迫不及待,剛回到溫泉林瀟就把苑青喚了出來。苑青出來直接讓林瀟把鐵塊拿了出來,林瀟從空間腰帶裏把鐵塊拿了出來。苑青看着林瀟手中的鐵塊,赤火琉璃從苑青的手中慢慢的飄了出來。

赤火琉璃慢慢的爬上了林瀟手中的鐵塊,林瀟看着赤火琉璃向自己手中的鐵塊爬來嚇得連忙丟掉了鐵塊。還沒等林瀟問苑青要幹嘛,苑青先開口。“這裏面有一種功法,只有擁有玄火的人才會感應到,而且只有用玄火慢慢燒才能出來。”

果然鐵塊在苑青的赤火琉璃中並沒有瞬間融化,這可以說就是一個奇蹟。赤火琉璃的威力林瀟是見識過的,在林瀟的理念中鐵塊剛一碰到赤火琉璃就會被融化。不過林瀟又碰到了一個新概念,功法林瀟並沒有接觸過。

“功法是什麼東西?”

“功法是一種輔助武技,雖然他們不能夠進行攻擊,但是他們的效果更爲重要。功法能打通你身體中經脈,這些經脈是修煉的通道。每個人修煉都是通過這些經脈來吸收靈氣的,每個人的經脈都是特定的。但是這些功法就能夠打破這些特定,它能夠打通人體內除開特定的經脈。功法還並不止這點效果,它們還能夠集中身體內全部的靈氣。然後一下子全部發揮出來,藉助這個力量能夠幫助你暫時突破到一個級別。不同的功法是不同的,普通的功法就只能打通幾條經脈,爆發的力量也要相對弱點。有了功法打通經脈的相助,以後的修煉就會顯得更快。”

“那功法主要有幾個級別的分別?”

“功法的分級其實很簡單,它們只分爲初級、中級和高級。雖然功法的分級不多,但是在天龍大陸功法是非常少的。即使是一種初級的也不是普通勢力能夠擁有的,擁有最初級功法的勢力不會很弱。”在說話的時候那塊鐵塊已經只剩下一點點,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赤火琉璃被一股威壓給壓退。赤火琉璃已經全盤被壓進了苑青的體內,不過苑青只是點點頭而已。

看來其中的功法已經被提煉出來,可是異變就在這個時候發生。其中並沒有苑青所說的什麼功法,只見原先被苑青提煉的東西幻化出一道靈魂。林瀟仔細的觀察了面前突然出現的靈魂體,林瀟發現這道靈魂體跟苑青出來時一樣。可以清楚的看到靈魂體也是一個老人,不過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這道靈魂體沒有苑青看起來實。

不過林瀟可以清楚的感應到那股威壓,林瀟第一次感應到這股威壓的時候是從苑青的身上所感應到的,看起來這道靈魂體應該是和苑青一樣的強者。難道這又是一個存活下來的強者,苑青不是說以靈魂體保存下來很難的嗎?不知道這又是哪個時代的強者,不知道苑青認不認識。林瀟只好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苑青,不過苑青只是微微笑點點頭而已。


林瀟知道苑青不會多說什麼的,林瀟只好又把目光放回了靈魂體上。突然林瀟看到靈魂體的眼睛在慢慢的睜開,不知道這次又會發生什麼事! 靈魂體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林瀟只是一個勁的望着他。林瀟看着面前的靈魂體還不知道怎麼開口,還好靈魂體看見林瀟就先開口了。不過貌似我們的主角不善於交談吧,怎麼每次都是別人先開口。

“我剛剛怎麼感應到了赤火琉璃的存在,我還以爲是那個老傢伙來了。唉看來那個老傢伙也是隕落了,不然赤火琉璃怎麼會跑別人身上去。不過這小子也太弱了點吧,怎麼可能收服赤火琉璃。難道是我感應錯了,還是怎麼回事!”靈魂老人略顯得有點傷感自言自語說了一堆,不過林瀟還是聽懂了其中的意思。

“前輩感應到的確實是赤火琉璃,不過不是晚輩擁有的。”林瀟笑道!

“不是你的,也對!不對,這裏我只感應到你的氣息。難道還有比我強的人在這裏,那是不可能的。沒有哪個老傢伙突破了還來這個鬼地方,你這晚輩明明只有你一人還騙我。”靈魂老人還有點顯得微微生氣,看來他並不喜歡別人騙他。不過好像每個人都不喜歡別人騙自己,你說是吧!

“他的實力比晚輩強太多,不過你感應不到他也是理所應當的。”說着林瀟把手指向了靈魂老人的身後,那裏有在一直望着靈魂老人微笑的苑青。

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們一定有着不一般的關係,還是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靈魂老人也好奇那個自己感應不出來的傢伙,於是靈魂老人把身體向後轉了過去。當靈魂老人剛看到苑青時身體微微的一怔,看來他們的關係不淺啊。

“老友過得可好啊!”還是苑青先開的口,看來那靈魂老人一時驚道了。

“原來真是你這老小子,我還以爲我剛剛感應錯了。看你的身體這麼實,看來你是成功了。我還能過得怎麼好,現在就剩下這道靈魂咯。”

雖然這是苑青早已料到的事,但是從靈魂老人的口中說出來還是讓苑青有點傷感。“唉一切都過得那麼快,以後我們就不能在一起享受生活了。”

“老小子啊,自從那些外來者的侵入我們就註定不能享受生活。現在我也已經去了,以後希望你能夠多幫我照顧照顧我鄴家啊!”

“老友你說這些幹嘛,我們兩個家族本來就是相互依存的。有我在還怕沒有人照顧你那鄴家,你就放心吧!”

“也是也是啊,我留存的靈魂力也不多!馬上就要消散,可惜不能夠長談啊。”

“老友你還沒有說你留下這道靈魂幹嘛呢,不會是爲了看現在的世界一眼吧!”

“奧我還差點把重要得事給忘了,恐怕你這老小子早就猜到了。現在還在跟我演,我記得你好像已經學了一種高級功法。看來你跟我這功法註定無緣,不過我暫時只有放在你那裏。記得幫我找到傳人,不要讓這功法沒落了。”

“哈哈哈老鬼都這個時候還開我玩笑,不過傳人現在就有一個。”

“好啊你我不就逗逗你嗎,你又要逗我是吧。這裏就只有你我,哦還有你不會指的是他吧!”靈魂老人指了林瀟,好像非常得不屑。

“老傢伙你那是用什麼態度對我徒弟,你可知道他的天賦是多麼好。你沒注意到也不能怪你,他現在實力是有點低了。不過有我的訓練,他的前途會比我們走得遠。”

“你早說是你徒弟就行了,我怎麼會不相信你的眼光。就算是不相信,我們兩又是什麼關係。小子你過來,我現在把我的依靠傳給你,希望你不要沒落它。”

林瀟還有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對於靈魂老人要自己幹嘛還是清楚的。反正有苑青在這裏,況且他們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如果他想殺自己那自己早就不存在了。對於碰到的這兩個老妖怪,林瀟真的有點無地自容。

自己還想着怎麼統一天龍大陸,就跟苑青那個層次都不知道要修煉到什麼時候。不過我有的就是時間,天龍大陸的主宰終將會是我。林瀟一邊在心中YY一邊往靈魂老人靠近,林瀟已經來到了靈魂老人的面前。


靈魂老人只是大致的看了一下林瀟,只見靈魂老人擡起了雙手放在林瀟的頭上。林瀟只感覺有一股龐大陌生的信息在瞬間侵入了自己的大腦,自己根本就來不及有任何的抵抗。這股信息很容易的就進入了林瀟的腦子裏面,根本就沒有碰到任何的阻撓。隨着這股信息的侵入林瀟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他要大量的時間來整理這些信息。

“我把我的依靠都傳給你徒弟了,我現在剩下也沒有多少時間。等他把那些信息整理好要很長的時間,我沒有那麼長的時間去等。還是等他整理好後你把我的情況跟他講講,希望他別辱沒了我的功法。還有在我傳給他的功法裏有一道令牌烙印,以後他碰到我鄴家人只要把這道烙印現出來。他們看到了自然會承認這傢伙的身份,我只希望他以後多照顧照顧我鄴家。

“好了我這道靈魂體也要消散了,老友希望我們來世能夠在相見。”靈魂老人的身體在慢慢的消散,一直到什麼都看不到。

如果林瀟現在的眼睛是睜開的話,那他一定會看到他認爲不可能發生的事。平常一直板着臉很少有表情,而且有表情也是那麼呆滯的苑青,此時的眼睛在流淚。對於自己一生摯友的離去,苑青怎麼會不傷心。(現實中你們肯定會有非常要好的摯友,那麼小刀希望你們能夠珍惜他們,可能他會陪你度過一生。)

苑青很快的調整了自己的情緒,畢竟是活了幾千年的老東西,那點控制力還是有的。苑青看着還在整理信息的林瀟,同時也在保護他的安危。

時間過得很快,已經是晚上了。

緣來是你,霍少的隱婚甜妻 :玄火決,高級功法。玄火決是一種藉助玄火發揮實力的功法,玄火越強使用者能夠打通的經脈越多。 好孕難擋 。玄火決的啓動也需要玄火的依靠,對於一般人玄火決形同廢物。可是對於擁有玄火的人,玄火決可以說是巨寶。玄火決的來歷不名,經歷了很多擁有者。每個擁有玄火決的人,無一不是大陸的強者。處於損傷狀態,需要使用者慢慢的修復。現在的玄火決因爲損傷的原因只能算是初級功法,不過隨着使用者的實力增強玄火決會逐漸恢復。

林瀟沒想到玄火決這麼的強大,不過看到損傷的那一塊時還是有點失落。本以爲自己撿到什麼厲害的寶貝,現在看來不僅損傷了,貌似現在的自己還學不了。玄火決學習的唯一的一個條件,首先要擁有玄火。玄火本來就是天龍大陸稀有的東西,自己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擁有。

不過那些都是說不準的東西,自己穿越本來也是說不準的東西,未來一切誰都說不準。 天已經徹底黑了,林瀟此時已經把侵入腦中的信息給整理好。苑青還是在旁邊守着林瀟,林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這次林瀟先開口,看來他也是會佔主權的。“剛剛那靈魂老人哪去了,我對這玄天決還有很多不懂的?”

“有些不懂的還得你自己去探索,不要什麼都要別人手把手的教。只有自己探索出來的才能記得最深,運用得也會更好。至於靈魂老人那只是一道靈魂而已,現在那道靈魂已經消散了。不過對於作爲玄天決的上一任擁有者,你不想知道他的事蹟嗎?”

“師傅啊你就別逗我了,你不都說他已經消散了嗎。就算我想了解可現在還怎麼了解,根本就沒有地方問。”

“我看你腦子平常得時候還蠻靈光的,可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遲鈍啊!你難道從剛剛的情景裏沒有看出我們的關係嗎?難道你就不能問我嗎?”

“我還真不知道你們能有什麼關係,怎麼難道你們是基友?”林瀟剛一說完赤火琉璃就飛到了林瀟的面前,這一下可把林瀟嚇得不輕。林瀟連忙向後面退了退,“師傅你老人家都這麼老了怎麼還開這樣的玩笑,要知道你老已經老了。等下一失手你的愛徒就沒了,你捨得嗎?”林瀟一邊說着一邊提防着赤火琉璃,眼睛還露出了無辜的眼神。

不知道是林瀟那無辜眼神打動了苑青,還是苑青也怕自己不小心失手,苑青把赤火琉璃給收了回去。

“好啦先不鬧了,我還是給你講講他的事情吧!他還有事情拜託了你,你要努力別沒落了玄天決。首先別總是叫靈魂老人,他在那個時候還是有點名聲的。雖然不是什麼神者,但是他憑藉着這玄火決也闖出了一番名聲。就是因爲這玄火決所以他才能夠闖出了這番名聲,所以那個圈子裏的人就送了個'玄天老人'的稱號給他。”

“我了個乖乖啊,什麼時候天龍大陸的人這麼時髦。竟然還會用圈子這個詞,看來是我來的時候還比較晚。還根本不能夠了解天龍大陸的文化,看來是我out了”林瀟聽着從苑青口中蹦出來的現代詞,嘴裏小聲的嘀咕着。

苑青也沒有注意到林瀟在口中嘀咕什麼,不過他只是看到林瀟只說幾句就沒說了也就沒有停。

“玄天老人的真實的名字叫做鄴天,鄴家在當時也是一個超級家族。鄴家與苑家兩個家族世來友好,我跟鄴天也是這麼認識的。只不過當時的我已經有點小名氣,畢竟靈武雙修不是隨便就能夠修煉的。

鄴天雖然沒有什麼名氣但是也是一個修煉天賦了得的傢伙,就在一次兩個家族的少年比武切磋時我們認識的。那次最後只剩下我們兩個,當然冠軍就在我們之間產生。最後我還是以靈武雙修的一點優勢勝利,從那次戰鬥以後我們不僅沒有記仇,而且還成了一對好朋友。從那次以後我們就經常在一起切磋,不過每次當然還是你師傅借用靈武雙修的優勢勝他。”

“想不到師傅那個時候還有那麼多的輝煌戰績,而且師傅沒有一點傲氣啊。不然換成一般人已經有了一些小名氣,誰還會跟自己的手下敗將結成朋友,而且還是那種至交。”被林瀟這麼一誇苑青還有點得意,當然每個人被別人誇差不多都會這樣。

“不要那麼誇你師傅,雖然說那些都不是浮誇,但是你師傅也是會有點不好意思的。鄴天就是在得到玄天決的時候成名的,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到了玄天決。在放置玄天決的地方還有着一道玄火,鄴天那個時候已經是一名術將了。鄴天發現的玄火是排名第八的紅炎液火,在收服紅炎液火的時候可謂是歷經了千辛萬苦。不過所幸的是最後被他收服成功,最後他就靠紅炎液火修煉了玄天決。”

“既然玄天決在這裏,那爲什麼沒有看到那所謂的紅炎液火?”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沒有看到紅炎液火,剛剛也忘記了問鄴天紅炎液火的去處。既然不知道那就隨緣吧,該是誰的就是誰的。不過你跟着我玄火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當初的玄火基本上都已經有主。不過經過那場大戰玄火大部分都已經沒有主了,不過也不知道在這幾千年又有多少玄火被收。鄴天藉助着玄天決的幫助一直跟我打平手,不過這樣也只有持續到九重術聖到時候。

我就在武、術都練成九重武聖時,也是再一個巧緣的機會發現了這赤火琉璃。從鄴天收服紅炎液火時術將的那個時間,一直到我們都成爲術聖的那段時間。我們一直無憂無慮的在一起生活,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我們最快樂的生活。”

“還說什麼沒有基情,兩個大男人生活在一起那麼久。”林瀟這次小聲的嘀咕被留意的苑青聽到,只見赤火琉璃瞬間就到了林瀟的面前。林瀟看着面前瞬間飛到自己的面前,立馬就識相的用手捂住了嘴。

苑青還是在若無其事的說着他的,“你小子不要總是在那嚼舌頭,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如果你看到你的師孃,你一定會被她的美貌驚道。今生我和她結婚就像是一場夢,她不僅漂亮還很賢惠。就在一場聚會我們相識,也不知道爲什麼那個時候我們就一見鍾情。那個時候我們雙方都還是有點小名氣的人,最後結婚非常的順利。也不知道爲什麼她會愛上我,不過我發誓一定會好好的待她的。我們一直在幸福的生活着,一直到那羣可惡的外來者的入侵。”

“好了好了師傅我們好像說跑題了,師孃的事以後在說,我們現在還是說說那玄天老人吧!”

苑青也意識到了自己一時激動說跑題,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繼續說。“我收服赤火琉璃的時候說輕鬆也輕鬆,說痛苦也有點痛苦。因爲在我收服赤火琉璃的時候有着家族強者的幫助,不過在入體的時候也是非常痛苦的。自從我得到赤火琉璃後就又回到我壓他的時代,不過這樣的日子也不是很長。這一切都要怪那些外來者的入侵,如果不是因爲他們我現在生活着很快樂。”

苑青的最後一段話也剛好觸動了林瀟,林瀟這麼努力是爲了什麼。當然也是爲了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要靠自己的實力保護自己的生活。一個絕不能從走苑青道路的想法在林瀟的心中慢慢生成,這也讓他更加堅定努力修煉。 苑青基本已經介紹完,不過林瀟卻是在若有所思的樣子。苑青注視着林瀟雖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也沒有去打擾他。不過林瀟很快就從深思中緩了過來,這次還是讓林瀟先開了口。現在的林瀟開始搶主權了,主角的威武也就開始慢慢體現出來了。

“聽師傅說完我還有很多疑問,不知道師傅能不能夠解答。”

“說說你的疑問看爲師知不知道,知道的一定告訴你。不過不要問我關於玄天決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多少。當然我知道的也不會告訴你的。我說過要靠你自己去慢慢探索,不過有些地方我會提醒你的。”

“不告訴我就不告訴我不要說什麼不瞭解,生活在一起那麼多年肯定一起研究過玄天決。不過我要問的也不是這些,我只是想問一些我還不懂的問題。這第一嗎就是爲什麼鄴天前輩被稱爲玄天老人,他得到玄天決的時候應該不是很老吧。不會每個修煉玄天決的人都被叫玄天老人吧,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還得考慮考慮修不修煉這個玄天決。”林瀟看着苑青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乾脆以牙還牙也擺出一副死臉皮。

苑青雖然對於有些問題不想回答,但是這個無關痛癢的問題他還是很樂意回答的。“雖然鄴天是在中年的時候找到玄天決的,但是他一直到了術聖時期才研究玄天決有了小成。所以一直到術聖的時候纔出名,而那個時候他已經老了。”

“連鄴天前輩都要從中年研究到老年纔有小成,那我要到什麼時候纔能有所成就啊。每個人好像就只能學習一種功法,如果我一直沒有成果那我不廢了。”

“不要想那些沒用的,鄴天在剛找到這玄天決上面就有一段話'該透徹時自然會透徹,不可強求。研究的成就大小,一切隨緣!'。你要知道不是什麼東西都要強求的,有時候還是隨緣好。況且以往哪一個得到玄天決的主人不是出名的傢伙,不要告訴我你比他們都差。”

“好了好了跳過跳過,再說我等下還真沒信心了。下面我問下第二個問題,就是剛剛我在整理玄天決的時候,發現發現上面有一道什麼令牌的烙印,這是怎麼回事。”

“這也是我正要告訴你的,那個烙印是鄴天留下的。這個令牌好像能夠在鄴家人面前證明什麼身份,反正鄴天的意思就是希望你以後能夠照顧照顧鄴家。你小子可別知恩不圖報啊,這玄天決都已經給你了不要連這點小事都答應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