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林辰這一戰斬殺了白家的兩個長老,但是同時他也捱了白老四一拳,將他打成了重傷,所以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傷勢調理好。

去少室山,雖然楚雲飛說讓少室山的哪位大師照顧他,但是林辰從來不把自己的生死寄託在別人的身上,他更堅信自身強大的道理。

這也是他能以一個凡人,進入大千世界,並且走到仙尊之位的關鍵所在。

一路無話,不做細說。

翌日,白家那邊。

白老三回到白家之後,並沒有去找家主商量對方林辰之事,甚至於故意把事壓下,第二天他自作主張,召回了所有在外的白家高層。

召集的目的自然只有一個,那就是絞殺林辰,當然,對付林辰之前,首先要對付的是楚家,而且,揚言要將楚家從京都抹除。

白家這邊,家主不在,自然全憑白老三做主,即便有人反對,也沒有用。

白老三一意孤行,偏執的很。

然後,白家在京都,哦不,白家整個華國的勢力,隨着會議結束,全部運動。

在京都的勢力,立刻對楚家實施初步打壓,而對外的勢力則對林辰發佈了黃金追殺令,而隨着白家的動作,楚家那邊立刻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楚家在京都的生意,一夜之間,一落千丈,且損失的不只是商業上,還有一些其他的行業,也遭遇了重創,損失幾乎上億。

這是楚家近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巨大損耗。

當然了,楚家也不是泥巴捏的,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那。

第三天,楚家也不甘示弱,開始給予白家反擊。


楚雲飛回到白家之後,立刻開始運作。

楚家雖然沒有白家的權勢地位,但是楚家有楚老爺子啊。

這位老國字,是當年戰場上下來的,而且死開國大將,且不說手下的門生故吏如今都是一方的封疆大吏,就是朝廷,也是非常給老爺子面子的。

老爺子得知白家出手,也怒了,立刻通過自己的關係開始找人幫忙。

一夜之間,幾乎打通了華國的上層所有通道。

無論是政界還是軍界,一時間全部做出了迴應。

白家第一輪打擊還沒有結束,楚家的回擊便到了,甚至於比起白家的打擊要兇猛的多,也是一夜之間,楚家在軍政兩面的幫助下,不但挽回了所有的損失,甚至於,把白家壓在地上打,白家最後非但沒有傷的了楚家,反而遭遇重創。

一夜之間,白家在商界在政界的勢力,反遭楚家洗禮。

一夜之間,白家的資產,幾乎蒸發了數十億。

白家即便財大氣粗,但也使得他們傷筋動骨。

白老三的第一輪如意算盤,幾乎被楚家敲的一個零碎。

對此,白家老三算是又背上了一個大鍋了,白家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對,就好像在看一個罪人,而白家老四看他,則像看一個傻逼。 在白老四看來,當初,原本是有機會弄死林辰,結果都是白老三。

眼見着守備軍拿槍指着他們,他認慫了,說忍,所以才錯失的良機。

現在好了,不忍了,打算跟人家硬碰硬,結果反而使得白家損失慘重。

這一切都是白老三戰略上的失誤,是他愚蠢造成的。

雖然同是兄弟,但白老四這會也不禁生出了幸災樂禍之心。

心說等着吧,等着家主和太上長老出關,看到時候,他們怎麼收拾你白老三。

白老四現在就可以預見,白老三今後會是個什麼下場。

哪怕不被家族除名,恐怕也會永遠的關入宗祠,想再出來,難了。

對此,白老三也自然明白,所以他幾乎怒到噴血,恨不得一鍋端了楚家,但是他也清楚,白家對付楚家是辦不到了,最後將仇恨一股腦的轉嫁在林辰身上。

只能將針對楚家的力量回收,轉向開始對付林辰。

瘋狂的對付林辰。

只可惜的是,等到他想要對付林成的時候,又上哪對付去啊?

林辰早就已經跟楚瀟瀟到了少室山了。

查了幾天,隨後,白老三發現,林辰竟然已經不再京都,也不再東海。

發動眼線到處尋找,也沒有遭到林辰的蹤跡。

林辰,竟然好像憑空消失了。

這樣一來,白老三又噴血了,是真的噴血了。

自己的一記重拳,又打空了,這一下,白老三幾乎沒氣死。

當天便噴出了兩大口鮮血,心臟病更是差點復發,直接死過去。

當時要不是白家人搶救及時,他估計已經去西方極樂世界去見佛祖了。


最後,眼見着找不到林辰,白老三直接將怒火又轉移到了沐家的頭上。

沐家是林辰的入贅之地,說白了,林辰也是沐家的人,雖然說禍不及家人,這個時代,早就沒有連做一說,但是憤怒的白老三早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林辰不出來,他就滅沐家,用沐家要挾。

說不說,白家身爲古武家族,但是這作風實在是有夠不要臉的,有的時候報私仇,甚至於不惜對普通的家族,普通人下手,媽的,簡直是沒有底線。

不過,他們真的能對付的了沐家嘛,這個還真不一定。

果不其然,很快白老三又吃癟,丟了大人,甚至於惹了天大的麻煩。

原本,白老三覺得對付白家應該沒有什麼難度,所以,再放棄了對付楚家,找不到林辰之後,便着急了一部分的白家子弟前往東海。


原本他覺得,對付一個沐家,幾個白家子弟足夠了。

憑藉他們白家古武家族的實力,憑藉他們白家的聲望,到時候沐家必定一擊即潰,然而,結果卻是,白家的人剛進東海,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被伏擊了。

第一輪伏擊是個扛着大狙的傢伙,把白家派來的修行者一頓崩,導致白家的修行者,兩個後天五品的直接死翹翹,一個後天巔峯的被重傷。

而伏擊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殺手重影。

重影是鑽石級殺手,對於伏殺這種事情,正好在行,何況白家人自負驕狂,以爲東海可以往來無阻,如此一來,輕而易舉的便被重影伏殺。

對了,還要說一嘴,那個被重影重傷的後天巔峯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白皙李。

倒黴的白皙李,遇到林辰,被林辰一頓暴揍,結果想着學習白華宇,前往東海,去對付林辰身邊的人,結果可倒好,也被一頓收拾。

這麼看來,這貨還不如白華宇待遇好。

白家方面,白老三得知此事,徹底氣瘋了。

楚家收拾不了也就罷了,林辰找不到也就罷了,怎麼去個東海,還能讓人伏殺,是特麼這世道變了,還是特麼的白家真的不行了。

白老三自然不會就此認栽,如此,立刻組織第二波人,再去東海。

第二波沒有再派白皙李,而是派了更爲精英的弟子前去。

打定主意,要一擊絕殺。

結果,第二次比第一次還要悲催。

第二次派過去的人,幾乎遭遇東海所有能露面的修行者攻擊。幾十個修行者圍攻剛下飛機的白家子弟,直接將白家派過去的子弟打的滿地爬。

東海雖然不如東都修行者多,實力也差距大,但是,一個諾大東海,整合一個城市之力,對付白家區區幾個小輩,還是做得到的。

就這樣,白家人第二次鎩羽而歸。

兩次,白家算是把人丟到姥姥家了。

如此一來,白老三也不敢讓尋常的白家弟子過去了,有心找高品,也就是先天高手過去,但是因爲前幾次的事情,風聲已經放出去,全華國幾乎都開始關注。

這個時候,白老三就算是在蠢,也不敢妄動了。


畢竟他們要對付的是林辰,而不是沐家,而且沐家還是世俗家族,他們白家如果還敢亂來,那麼不但輿論上沒有好處,有些部門也會找上他們。

或者說,已經有部門找上白家了。

此時,白家的會客廳內,白老三代替白家,正在接待龍門的使者。

白華宇以前也是龍門的使者,但是跟眼前這位龍門使者相比,水準就差遠了,畢竟白華宇只是青龍堂的使者,而此時造訪白家的則是白虎堂的。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青龍排老末,地位是龍門最低的,白虎其次。

“陳鋒使,這一次來我白家,不知道所謂何事啊?”

會客廳內,白老三一掃狂態,微笑着說。

“哼,這個想必白三長老應該知道吧,你們把事情做得有點過了,先不說你們以古武家族的身份,擅自去對方普通家族楚家,只說兩次排弟子去東海,對付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沐家,這些事情,你是不是得解釋一下。”


“我龍門組建,其主要目的,就是約束古武,宗門,擅自欺負普通人而存在的,你們白家屢次犯禁,是不是真的覺得傍上了第一道宗,就可目中無人了!”

白虎堂的使者陳鋒面對白老三,態度並不怎麼好,甚至於還帶着三分興師問罪之意,當然了,他這一次也就是興師問罪的。 龍門是天下修行者自發組織的非官方組織,主要責任是監督天下修行者,否則,天下間有修行者,有普通人,任由着修行者胡來,天下豈不是大亂了。

而白家,作爲修行者,古武家族,竟然擅自跟世俗家族開戰,非但如此,還驚動了官方,惹動了一個老國字,這問題實在大了。

最主要的是,這一次他們鬧得動靜太大了。

如果不能嚴肅處理,那麼,甚至於都會影響他們龍門的名聲。

此時,龍門白虎使者陳鋒,陰沉着臉盯着白老三,目光頗爲凌厲。

他倒想看看,白老三他要怎麼答覆他。

白老三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所以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呵呵,話可不能這麼說啊陳使者,是我主動挑起來的嘛,明明就是他們那兩個世俗家族先挑起來的,而且,你也不看看,我們白家的兩大長老都死了!”

“我們白家死了人,難道還不能報仇了,普通人是人難道我們修行者就不是人了,這仇,如果我們不報的話,那我們白家還怎麼混!”

“可是,你動國字坐鎮的家族,所帶來的影響你考慮過沒有,我實話跟你說,高層方面已經跟我們龍門知會個了,讓我們處理,要不是念在你們家族的地位和分量,我們龍門執法堂已經出手了!”陳鋒厲聲道。

陳鋒惱火無比。

這白老三也太狂了,明明是你們家族犯錯在先,結果可倒好,你還振振有詞。

你們說的好聽,自己家族長老怎麼死的,你們自己不清楚。

真以爲他們龍門是吃乾飯的,什麼都調查不到。

“出手,好啊,不過陳鋒使者,你自己可是要考慮清楚了,我們白家可是第一道宗之下的附屬家族,而第一道宗,最近可是準備衝擊華國第一宗門之位,一旦成功,到時候我們就是華國第一宗門之下的附屬家族,你們龍門敢動我們!”

白老三非但沒有被嚇住,反而還對陳鋒嗤之以鼻起來。

如果是幾天前,陳鋒過來興師問罪,他興許會膽戰心驚,但是今時今日不會了,因爲就在不久之前,他接到了一個消息,一個驚人的消息。

關於天下宗門會武,第一道宗,準備聯合天下道門,跟佛門舉行一場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