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沒有好好珍惜她的男孩真是個小笨蛋。”

林陽輕輕擡腳,就牽着夏莉可跳躍而起,在三生石上飄飛遊蕩。

“嘻嘻,光是黃泉路、彼岸花、忘川河,奈何橋、三生石和望鄉臺的這些名字就十分美了,這一個個意象,原本就是詩的意境。”

“原來做鬼真的太美妙了,不受肉體的束縛,自由自在,輕鬆自如,爲什麼人人都那麼怕死呢?”

莉可終於露出了笑容,無比燦爛,咯咯笑了起來。

“大概是沒人真正地來到這裏又回去的吧,他們憑空想像陰間的恐怖,惡鬼孤魂,到處宣揚地府的可怕,所以,人才是可怖的,因爲人心悱惻。正是人的想象力太過於豐富,這地府才這麼陰森。”

夏莉可雙眼靈動地瞧着林陽,覺得他真是不一般,盈盈說道:“能認識你我太開心了。”

“那現在你還想他嗎?”

夏莉可搖頭:“再想他我就是笨蛋了。”

兩人牽着手相對而笑,來到了望鄉臺上,林陽看見了自己的身體,夏莉可依偎着他說道:“我能陪你看看嗎?

“嗯!”

眼前,林陽的屍體正躺在狐霸的牀上,坐在他身邊的竟是毒妃。

毒妃捉着他的手,另一隻手正抹開他額頭的頭髮,輕聲細語說道:“林陽,對不起,是我的任性害了你。”

“我咬了你的耳朵你一點都不生我的氣,還爲了救我陪我跳下懸崖,我激你,我氣你,甚至趕走你,你都不離不棄,見我被壞人非禮,你就挺身而出,爲了我你才受傷,纔會昏迷。”

“林陽,你快醒來吧,只要你醒來,我一定好好對你,不再罵你,不再趕你。”

毒妃說着就流下了眼淚,突然趴在他的耳邊,輕輕咬了他一下耳墜,呢喃着:“只要你醒來,我就嫁給你,再也不跟酣猜欠混了。”

林陽在望鄉臺上哆嗦了一下,用手捂住耳朵,喊了一聲:“毒妃……”

毒妃突然張大眼睛,銀牙離開他的耳朵,喊道:“林陽,林陽,是你嗎?你醒了嗎?我好像聽到你說話了!”

毒妃搖晃着林陽的身子,但他一動不動。

“這女的叫毒妃?好特別的名字,她是你女朋友?”莉可眼含淚水,說道:“她對你太癡情了。”

“我走過黃泉路,走過奈何橋,看過三生石,望過望鄉臺,喝過麻婆姐的靚湯,已經三天了吧,但我認識毒妃湊起來還不夠半天。”

“不夠三天她就以身相許,只願你醒來?”

“但是這半天裏,我倆卻經歷了生死,而且刻骨銘心。”

兩魂來到奈何橋邊,林陽說道:“這奈何橋聽起來都那麼詩意啊,我倆過去那邊走走。”

夏莉可十分溫順地跟着林陽上了橋,後面就跑來了一名男青年,冒冒失失地撞了夏莉可一下,夏莉可墜下了橋下,林陽立馬飛魂而下,牽起了她的手腕,河下血穢之水已觸及她的腳踝,許多蛇蟻野狗蠢蠢欲動。

林陽噏動鼻翼,感覺玄清氣還在,倏忽一拉,就將夏莉可拉上了橋面。

“好險,差點就萬劫不復了。”夏莉可驚魂未定,偎在林陽的懷裏。

林陽見男青年正瞧着他倆,不但沒有悔改認錯的意思,還涎着臉,雙眼直直地盯着夏莉可。

“我說你這鬼魂怎麼那麼莽撞,要是我妹妹掉下去了,我一定要你一起陪葬。”林陽冷冷地吼道。

“你誰啊?說話那麼衝,老子撞她怎麼啦,你還能將我怎麼着。”

“去死吧。”林陽噏動鼻翼,一拳打過去,將他的魂魄擊得不見了,飄得無影無蹤的。

“應該是去活纔對。”夏莉可驚喜地喊道:“陽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嘻嘻!老子初來乍到的,我以爲從此就是一個平凡的鬼,原來我的玄清氣還跟着我的魂魄而來,估計我之所以喝了孟婆湯還不會忘記往事,大概就是玄清氣在幫我的,這麼說,蜂巢空間並不是在我體內的,真正意義是,它就在我的魂內?”林陽一陣狂喜,喊道:“走。”

兩人剛走到橋中間,兩名鬼差就飄了過來,捉起了夏莉可的胳膊喊道:“你還沒喝孟婆湯,甭想走過奈何橋。”

“懶得理你,莉可,咱們走。”林陽喊道。

“沒喝孟婆湯,你們以爲能走得了嗎?”

鬼差吼了一聲,抓起鐵索就朝夏莉可的脖頸上套,夏莉可嚇得哆嗦,魂魄一下子輕了很多,就快要站不穩了。

林陽擋在她的身前,雙眼一瞪,立馬哭喪着臉說道:“我說差大哥,大大哥,大哥大大,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她一馬吧,她才18歲,太可憐了。”

“18歲,有的還沒出生就胎死腹中了,那怎麼說?”一名鬼差喊道。

“嘻,這小鬼魂,他還真以爲他的臉很大呢,就算閻王老子來了,也得走程序。”另一名鬼差喊道。

“我要是不答應呢?”林陽噏動玄清氣,感覺自己的份量都要比這兩鬼差厚重。

“喲呵,小魂魄,挺拽的哦!但,到了我這,就由不得你了。”孟婆搖曳多姿地走了過來,手裏的大湯勺還捉在手裏。

林陽立馬笑臉相迎,說道:“姐,你就網開一面唄。”

“不行,你可別忘了,你剛剛不肯喝我的湯時,腳是被什麼勾住的,喉嚨被什麼刺穿的。”孟婆姐臉一橫,冷冷地說道。

“嘻嘻,我說姐,你該不是喝多了自己的湯了吧,連湯的功效都忘了欸,我既然喝過了你的湯,當然是什麼都忘了唄。”林陽嘻皮笑臉地說道。

“我太忙了,每天來來往往的魂魄太多了。”美女孟婆的臉頰竟然一紅,面對夏莉可說道:“但是,喝了我的湯不是更好嗎?可以忘掉過去所有一切,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又可以重新投胎做人,原本是好事啊,你怎麼不願意喝呢?”

“我……我……”夏莉可竟然滿臉通紅,瞧得林陽一陣癡迷,“原來,鬼魂也可以這麼美,鬼魂也可以這麼迷人啊!不對,鬼魂也可以這麼迷鬼啊!”

“我什麼,你倒是給我一個理由啊?”孟婆姐有點生氣了。

“因爲……我捨不得林陽,我已經愛上他了。”夏莉可一臉嬌羞,用手捂住自己的臉。

“什麼,你說你愛上我了?”林陽一驚,一根一根掰開她的手指,盯着她的眼睛說道:“你這麼快就愛上我啦,不是說好我倆當兄妹的嗎?”

“咱倆又沒有血緣關係,當然可以在一起了,咱倆就不要轉世投胎了,就永遠在這兒得了,自由自在,逍遙快樂,不是挺好的嗎?”

林陽驚訝地瞧着她,回回神說道:“這也行?那我不是要跟女鬼談戀愛來着?”

“你也是鬼好不好?”夏莉可撅嘴喊道。

“好,那我倆就不再投胎轉世了,就在孟婆姐身邊,談談情說說愛,有事沒事就到黃泉路跑跑步,或打打太極什麼的,還能在奈何橋上嬉戲,三生石就是我倆的靠背,夏日悶熱的話,就到忘川河裏遊游泳吧。”林陽揮舞着雙手,興奮不已,又喊道:“我決定了,要在這,跟我的女鬼朋友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不行,就算你倆不投胎轉世,也要喝我的湯。”孟婆喊道。

“不行啊,我怕一喝你的湯,就什麼都忘記了,等會我就認出林陽了,我肯定不再愛他了。”夏莉可哭喊起來:“我不能忘記他啊!”

“喝了不就可以忘記他了嘛。”孟婆就像一個大姐姐一般,規勸她道:“忘記他就沒有這麼多煩惱了。”

“不對,這林陽不是都喝了孟婆湯了嗎?他怎麼還沒忘記自己,還知道自己叫林陽呢?”一名鬼差說道。


孟婆姐一驚,瞧了瞧林陽說道:“我明明是灌了你迷魂湯的,你好像還有記憶,這怎麼回事?”

孟婆姐湊了過來,林陽立馬就嗅到一股茉莉香氣,一步步後退着說道:“姐,你還灑香水啊,還是茉莉花型的,我要是知道的話,我下來時就該上超市賣幾瓶名牌的香水送你,就是來得太倉促了,什麼都沒帶。”

“少油嘴滑舌,走,你要多喝一碗,不,兩碗,三碗,將你的記憶通通抹掉。”

兩名鬼差立刻就押起了林陽和夏利可來到大鍋前,孟婆姐就笑臉盈盈起來,即刻加旺火力,整隻鍋就飛騰起來。

夏莉可的魂魄更輕了,瑟瑟發抖了。

林陽附耳說道:“莉可,別擔心,你看我的。”

“拿湯來,我的確是餓了,渴了,大碗大碗的來。” “這才乖嘛,給你點個贊。”孟婆姐咯咯地笑了幾聲,好像有鬼喝她的湯就是給她加分,比送她鮮花還開心。

孟婆姐舀了一大勺湯,倒進了碗裏,遞給林陽,微笑着說道:“小鬼,你喝下這碗湯,你就不是林陽了,你將是全新的魂靈。”

“廢話太多。”林陽喊了一聲,端起湯碗,咕嚕咕嚕就灌下了自己的肚子,咂巴一下嘴巴,將空碗遞給孟婆姐道:“姐,再來一碗,要是這湯能下點面,撒點胡椒粉,那就更加美味了。”

“是嗎?”孟婆姐一愣,一邊舀湯一邊說道:“你的創意不錯,改日我跟閻王爺提提建議,或許他老人家能採納呢。”

又一碗湯下肚,林陽喊了一聲:“痛快,再來。”

“林陽,林陽……”

林陽一邊喝湯,孟婆姐在一邊叫着他的名字,林陽停頓了一下說道:“誰?林陽是誰呀?”

“呵呵呵,嘻嘻嘻!你終於忘記自己是誰了,可也喝了我十幾碗上湯了,還真是大胃王。”孟婆姐喜形於色,心情大好,終於解決了一個老大難的問題。

“孟婆姐,我是林陽,之前是個賣菜的,她是我的女鬼朋友夏莉可,我怎麼還記得那麼清楚呢?”林陽喊道:“你這湯是不是偷工減料啊,沒有效果哦。”

孟婆姐一驚:“什麼,你還什麼都記得?這不可能啊,凡是喝過我的湯的人,一般一碗就見效,所有前塵往事都忘得一乾二淨的,你卻是個例外……”

兩名鬼差也是驚訝不已。

“姐,我生前飯量就好,還特別能喝酒,估計這幾碗湯對我來說還不夠份量,我繼續喝,再倒湯來。”

林陽不管孟婆姐同意不同意了,奪過她手中的勺子,自個打湯,自顧喝了起來,全數壓進了蜂巢空間裏,更證實了蜂巢空間就是他的魂魄,他的魂魄就是蜂巢空間。

不一會兒,一大鍋湯都被他喝進了肚子裏去了。

夏莉可驚訝萬分地瞧着林陽,開始的時候,還以爲林陽是爲了她不用喝湯故意將湯喝光的,還怕他脹了肚子,現在看來,所有擔憂都是多餘的,“嘻嘻,我這新任男朋友就是man,太厲害了,我都喜歡得快要活過去了。”

孟婆姐目瞪口呆地瞧着林陽,錯愕不已。

“雖說這孟婆湯是取自十殿判定要發往給地做人的鬼魂魄,但也要加上世俗的忘憂草、苦瓜、檸檬、白砂糖和二鍋頭,以及小鬼自己的一顆眼淚,但這些材料也需要錢是不?”孟婆姐暗歎一聲,“照這樣喝下去,地府不是要破產了嘛?”

百般無奈,百轉回腸,孟婆姐嘆道:“或許,這是天意啊!”

“孟婆姐,這湯都喝完了,那我是不是就不用喝了?”夏莉可笑嘻嘻地問道。

“明天吧。”孟婆姐轉身朝那兩名鬼差說道:“差大哥,你倆過去通報一下,明天備多點湯材。”

“是。”兩名鬼差不解地瞧着林陽,屁顛屁顛地走了。

第二天,孟婆姐加足了材料,還多加了一味斷腸草,意欲斷絕林陽的所有記憶,又煲了一大鍋湯。

爲了不讓夏莉可喝湯,林陽一早就過來搶位置,一直嚷嚷着口渴,猛喝個不停,孟婆姐不得不過來阻攔,但林陽身子賊溜,孟婆姐根本就捉不着他,連鬼差也使出了渾身解數,鉤刀、尖銳銅管也都使出,但林陽只輕輕將空間一轉就是另一個世界,又即刻從另一個世界反過來,這些刑具對他來說就形同虛設。

閻王殿裏,一名管賬簿的鬼差跪倒在地上,稟報道:“閻王爺,不知道爲什麼,最近地府的花銷太大了,弄得很多刑具都無法更新,都快鏽掉了,那些鬼魂一掰就成粉末,而且,各方面財政也都吃緊。”

閻王爺瞪圓了雙眼,呲牙咧嘴,十分的恐怖嚇人,吼道:“馬上徹查。”

黑白無常雙雙跳着跑了過來。


黑無常說道:“閻王爺,不用查了,這些天來了一個毛頭小鬼,每天喝湯當飯,又拿他沒辦法,孟婆正爲這事煩惱呢。”

白無常也說道:“是啊,閻王爺,這小鬼有兩下子,連孟婆都無可奈何,更令鬼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孟婆湯竟然對他毫無效果,未能洗去他的記憶。”

“什麼來頭?”閻王爺吼道:“速速拿來見本王。”

“是。”

黑白無常蹦蹦跳跳就跑出了閻王殿,直接到了奈何橋上,彬彬有禮地朝林陽說道:“小鬼兄弟,閻王爺有請!”

“你倆已經拿我一次命了,再拿可就沒命了。”林陽嚷嚷:“好吧,我就知道,閻王爺是不會放過我的,走。”


“等等,林陽,我跟你一起去。”夏莉可膽怯地說道。

她既是很怕見到閻王爺,但又不想離開林陽,所以,心裏很是婉轉矛盾,手發抖着。


“不行,閻王爺只交代林陽一魂去見他,你這小魂魄還不夠格。”黑無常喊道:“見閻王爺就是人間見皇帝是一個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