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面目似乎有些可憎。

礙於面子和禮儀。

十二武將倒是乖乖下馬,也沒有下跪。

蒙恬、白起、司馬錯一看世子這一副架勢,又帶著這麼多五大三粗的親兵。

想來不會幹什麼好事。

「世子,您怎麼會在這裡?」

蒙恬禮貌詢問。

世子嬴盪掃視了一眼這些軍中成名的小將,心中那叫一個恨啊!

其中隨便一個,英姿勃發,前途無量,名留青史,居然全都跟了嬴天這個蠢貨。

不過不要緊,今天之後,嬴天必死。

世子嬴盪忍住火氣,心思活泛起來:

待殺了嬴天之後,本世子一定要將他們全部攬入麾下,也讓君父來我府中偷偷查看。

驚嘆讚美一番不成!

見是上卿蒙驁將軍的孫子,世子嬴盪趕緊行禮,裝出一副禮賢下士的任君模樣,和氣道:

「哦,是蒙恬將軍啊。

本世子特來迎接賢弟嬴天。

特意在此等候。」

蒙恬見世子嬴天是如此目的,又看他背後氣勢洶洶、凶神惡煞的武士。

半信半疑的退到了騰龍車輦之旁。

性急的王賁可沒有蒙恬那麼懂禮數。

催馬在原地來回踱步,可見其內心的煩悶,用手指著世子嬴盪道:

「世子,既然您是來迎接三公子的。

為何帶這麼多親兵?

禮儀官員何在?」

世子嬴盪身後的一名親兵大力士,見眼前那黑臉小將居然敢在庸城這麼多人的地方指著世子。

當即拔出長刀怒指王賁,怒斥道:

「你居然敢指世子?

想死不成?」

王賁直覺可笑,恥笑道:

「我跟世子說話,你一條狗一樣的東西,狗叫什麼?

退下,滾到一邊!

休要呱噪!」

那親兵大力士居然被三公子身邊的一個親兵罵成一條狗?

那那個黑臉小將算什麼?

不也是一條狗嗎?

自己還是世子的人,將來可是擔任將軍的人。

三公子的親兵算什麼?

一會主人都要死了,那不就成了喪家之犬。

那世子親兵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壞笑道:

「我就是世子的鷹犬!

我驕傲啊!

可你們呢?

過時,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

那世子親兵本想著趁機討好世子。

對世子表忠心。

同時大肆侮辱一下三公子和他的親兵。

但是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就是。

世子聽后不但沒有表現出很高興,反而憤怒地提起手掌。

反手對著那個親兵臉上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打醒了所有人,也打蒙了所有人。

正要反擊的王賁人都看傻了。

蒙恬等十一武將更是不解。

世子為何當中要懲戒幫自己說話表忠心的手下呢。

這一點只有世子自己心裡清楚。

旁人如十二武將、五十一禁軍還真不知道。

世子嬴天今日所帶的親兵,都是往日一起摔跤角力的大力士。

要麼是鄉野匹夫,要麼是大字不識的猥瑣小人。

雖然之前十二武將前來投奔三公子的事情傳遍整個庸城。

這些只知道鍛煉力量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貨們並沒有在意這件事。

他們的想法之單純,認為世子嬴天就是未來的秦候。

關於政治關於朝廷的事情一竅不通。

並不知道三公子嬴天所在的騰龍車輦旁邊護衛的十二武將就是當年投奔三公子的那十二個人。

即便是知道了,也等閑視之。

他們的天乃是世子嬴盪。

見識淺薄的可以藐視所有人。

可世子嬴盪雖然喜歡摔跤角力,孰輕孰重。

經過早上朝堂之爭。

世子嬴盪也是第一次開始重視起武將們在朝堂之上的力量。

自己的親兵辱罵王賁是喪家之犬,那不僅僅是在罵三公子、王賁。

那是在罵十二武將背後的軍隊。

世子嬴天對於十二武將望眼欲穿,恨不得趕緊收入囊中。

之前還說自己手下不懂事,該死。

現在一想。

罵得好。

因為正好給了他給十二武將裝模作樣的機會。

趁機收買人心。

試問誰不想讓整個軍隊的將領成為自己的羽翼。

那個親兵被世子嬴盪一巴掌直接打懵了。

事到如今還不知道住嘴,頭腦簡單的他委屈地看向世子,拱手嘆氣:

「世子您為何……」

啪!

世子嬴盪又是當眾一巴掌,指著那個親兵的鼻子罵道:

「你居然敢辱罵我秦國名將王翦將軍的兒子?

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煩了?

此刻住嘴,再敢多言,本世子當眾砍了你替王賁將軍出氣!」《開局孵出麒麟,請大家相信科學》069馬偉峰馬老闆(第五更!求訂閱!求月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第一組水火錐射在冥王豹身上時,冥王豹心臟位置被射穿一個水盆大小的洞來。

「唔喵」

冥王豹吃痛唉嚎。

而第二組水火錐竟然不在像第一組那樣直射,而是全部旋轉而射!

一組接一組快速的從冥王豹心臟處的大洞射入冥王豹體內。

唐四見狀,又施展魂技道:「第二魂技:焚心火。」

一團大火,從冥王豹心臟處的大洞射進去,』砰』的炸開。

只見冥王豹被藍晶包裹的黑色身體里,爆閃著一團火光。

「啊」

「啊」

兩道慘嚎從冥王豹體內傳出。

見狀冥王豹還沒潰散,唐四連忙又施展魂技,道:「第三魂技:水火衝擊。」

話落,冥王豹巨大的身體下衝出三道圓柱形,成三角形形式的水火相融的紅藍水火柱來,將冥王豹巨大的身體衝上半空。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