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虞的心情糟糕透了,不僅是最近發生的各種潛規則。每發生一件,她都有些暗自慶幸、或者幡然覺醒、自己對翁子衿的依賴是有多大。她可以在剛出道的時候就得到最好的資源,可以絲毫不畏懼任何潛規則遺世**。可同樣的,她又害怕這是掉入了一個巨大陷阱,而翁子衿看起來的不求回報其實是在等待一個有利時機罷了。

這個回報,她給得起么?

給不起,或者不願給怎麼辦?

出來混遲早都要還的。

另一件糟糕的事就是有關蘇淺言。

她當然不是傻子,怎會察覺不到她醒后對梁歆怡的態度簡直判若兩人。雖然當時自己堅決拒絕了佐藤的建議,確實,她沒有失憶,可她更像是失去了對梁歆怡愛的記憶。

這個想法雖然匪夷所思。可是轉念一想,在一向詭吊的佐藤那裡,這種事倒也不足為奇。她總覺得她那從不露面的爺爺,與神出鬼沒的佐藤,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她該怎麼做?

趁蘇淺言不愛梁歆怡的時候,抓住時機向她表白心跡?可萬一她真的是被佐藤他們控制的,不管是藥物還是催眠。這不光是來自於佐藤的言辭鑿鑿,上次她生日,蘇淺言差點在吃過蛋糕后親上她……如果是這樣,自己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一旦她恢復如初,又會不會不顧一切再重新投入梁歆怡的懷抱?到那時,兩個人還能不能退回到姐妹的位置中去,如果不能呢……總之,光是這麼想,她都要呼吸困難。

但如果沒有作為,她又沒辦法做到面對巨大的誘惑而心如止水。她喜歡她啊,真的好喜歡。原來知道她那麼喜歡她,她可以做到默默守候,給予祝福。現在拋出的誘餌是,自己再進一步,她就有可能接受自己……多麼大的誘惑啊,她可以喜歡自己呢

……真是連做夢都會笑醒。

太矛盾!

以至於最近心情異常焦慮。

她像艾姚那樣的性子就好了,總是目標明確,勇往直前。就算明知道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也坦然面對,絕無拘泥。

而自己……真是糟透了!

不行,她要有所行動,她要找到佐藤問個清楚!

「小姐,你找我來就是問這事?」佐藤在唐虞的逼問下,依舊有條不紊地疊放好風衣,搭在椅背上。然後拉開椅子坐下。

這裡是個環境優雅的餐廳。

「告訴我,你們對她到底做了什麼?」

「小姐。」佐藤嚴肅的表情:「鑒於你的行動力非常令我失望,我不打算再讓你的自由意願做主導。」

唐虞不太明白,露出不解的神色。

就在這時,旁邊兩個女孩子認出她來,嘰嘰喳喳地聊些什麼,進而大著膽子湊近他們的餐桌。

佐藤饒有興緻地望著這一幕。不可否認,翁家出了個聰明的女人。

兩個女孩子爭相去管唐虞要簽名,唐虞忙於應付。佐藤則在對面淡然喝著咖啡,然後輕聲的、悠悠的說道:「看來,還是要我推你一把,我的小姐。」說罷,一板一眼地把方巾擇開,擦了擦嘴。

然後手指敲了敲桌子,足以讓對方聽見的聲響。

唐虞看向他——

倏地,從他手心裡滑落一隻懷錶,只一瞬,似乎從遙遠處響起刺耳的鈴聲!

唐虞心臟驟然猛縮!

只聽見一個低緩的聲音在她腦海里不斷重複。

記住哦,我的小姐,要用你的眼瞳征服她……

作者有話要說:自己立的flag,含淚也要完成它。。


熬夜碼字的七留。 轉眼就過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紫天昊便回到現實世界中,隨即前往天門的武煉場,因為從今天開始,到資格選拔賽開始前,他和其他十二位被龍欣選中的天門弟子,將接受龍欣的特別指導,所以,他自然不會錯過和龍欣親密接觸的機會,他的理想就是只要是美女,就一定要征服!

到了武煉場,紫天昊就見到武煉場竟然人滿為患,除了十二位被龍欣選中的天門弟子外,至少另外有兩、三百位天門弟子,也圍在武煉場四周,看起來像是在晨練,但實際上都在東張西望,像是在等待什麼。

「都是一群饑渴的男人,這天門的女弟子也不在少數,更有寒師姐這樣的冰山大美人坐鎮,但居然還是不敵這位美女監考官的魅力……不過,這碗看久了,難免會想看看鍋里的,這才是男兒本色!」紫天昊一副深知男人心的口吻道。

這紫天昊前腳剛踏入武煉場,驀地,不遠處忽然就一陣騷動,緊接著,就見龍欣穿過人群而來,昨日的錦衣黃裳已經換成了一身梅紅色的長袍,襯托著那靈韻傲然的絕色容顏,給人一種巾幗之姿般的獨韻。

而龍欣一出現,整個武煉場的天門眾弟子也激動起來,若不是因為龍欣的實力實在高的嚇人,他們說不定會直接猶如餓虎撲食般的衝上去,為所欲為,當然,此刻,他們頂多只能在心裡對龍欣想入非非,浮想聯翩的勾畫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只見龍欣完全沒有在意那些圍觀的天門眾弟子,徑直走到包括紫天昊在內的十位天門弟子之前,夢兒脆耳道,「都來了吧!現在開始對你們進行指導……」

除了紫天昊之外,其他十二位天門弟子已經是蠢蠢欲動,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受龍欣的指導。不過,龍欣緊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們的臉色瞬間驚變。


「因為我還不清楚你們的實力,所以,我想給你們展示一下自己實力的機會。正好今天有這麼多天門弟子在場,不如就來個混戰好了,如果你們十三位中,如果有誰能夠在這麼多天門弟子圍攻下,安然無恙的堅持到最後,我就獎勵一顆三階輔修丹,反之,如果全軍覆沒的話,就必須受到嚴厲懲罰。」龍欣之前看上去還猶如仙女般的神情,下一刻,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母夜叉,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緊接著,龍欣又對圍在四周的那些天門弟子示意道,「當然,如果你們能夠把他們十三位全部打倒的話,其中表現最出色的十位,也同樣會有獎賞。」

圍在四周的天門眾弟子一聽,登時,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雙目放光地盯著紫天昊他們,像是要將紫天昊他們活生生吞掉一般。

「這下有得玩了。這美女的**口味還真是不輕……」紫天昊聽著,卻露出幾分饒有興味的笑容。

「開始吧!」龍欣示意道。

下一刻,圍在四周的天門眾弟子,馬上朝紫天昊等十三位接受指導的天門弟子衝去,隨後,便施展各自的武技,氣勢洶洶的圍攻紫天昊他們。

不過,除了紫天昊之外,其他十二位可至少都是凡級七八級以上的高階實力,其中包括夏楚在內的四位更是達到地級高階的實力,而那些圍觀的天門眾弟子,大部分只不過是凡級實力,最強的也不過地級四五級的中階實力。所以,就算是人多勢眾,但因為實力上的差距,所以,也占不得什麼便宜。

之後,整個武煉場就顯得極為混亂,兩三百個天門弟子將紫天昊等十三位團團圍住,開始前仆後繼地強攻起來,趴下一個,馬上就會另一個衝上去。

「媽的,這算是什麼指導?」其中趙玉安也是咒罵一聲,不過,馬上就一臉冷笑地盯著紫天昊,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趁亂好好教訓一下紫天昊。不過,他很快就發現在如此混亂之中,根本看不清紫天昊的身影。

而不想這麼快暴露實力的紫天昊憑藉著影步穿梭在人群之中,因為速度太快,所以,那些圍攻而來的天門弟子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被耍得團團轉。

就在此時,剛剛躲過幾個天門弟子圍追的紫天昊,只覺得眼前忽然閃現出一道嬌影。

「跟我來。」那嬌影說完,下一刻,就化作殘影穿過人群,往武煉場的北面而去。

紫天昊嘴角一勾,馬上緊隨其後而上。

沒多久,紫天昊就跟著嬌影到了一片十分寂靜的紅林之中。

「龍美女,應該不會有人跟著我們了。」紫天昊對前面的嬌影喊道。


這時,嬌影也隨之回過身,正是龍欣。

但紫天昊也沒有意外,剛才龍欣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已經認出是龍欣,他只是覺得奇怪,為何龍欣會單獨把他叫到這裡來?當然,也有可能是龍欣對他一見鍾情,所以,帶他到這裡,想要對他進行表白。

「龍美女,我知道我是個高富帥,美女殺手,但被你這樣的美女一見鍾情還是第一次。如果你想要跟我表白的話,我恐怕也會很為難。因為我心裡其實已經有心上人了,不過,我也不拒絕三角戀,如果你們合得來的話,其實我沒有什麼問題……」紫天昊沒等龍欣開口,便擺了一個自以為很帥的poss,對龍欣說道。

「閉嘴!」龍欣聽完,直接白了紫天昊一眼,那水眸就像是在嫌棄一隻癩蛤蟆般,一副十分反感厭惡的表情。

「看來我的實話還是無法拒絕美女你對我表白的決心,既然如此,我就聽聽吧!不過,你可要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紫天昊死不要臉的說道。

龍欣差點沒被氣得直接一掌拍死紫天昊,但她深吸一口氣后,接著便問道,「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什麼事情?我的三圍,還是我的血型星座,還是我那裡的尺寸……只要你問,我都願意告訴你。」紫天昊相當流氓的調戲道,當然,他故意表現的如此輕浮,也是為了試探龍欣的底線,以及弄清龍欣叫他來此的目的。

「你這傢伙還真是不要臉……算了……」龍欣一聽,立刻露出不悅之色,直接轉身而去,因為她已經無法再和紫天昊說下去了。


「這麼快就被我氣跑了?嘿嘿,看來她還嫩了一點,不過,她找我應該是有什麼目的,回頭再試探試探……」紫天昊目光一冷地猜測道,但馬上就追在龍欣後面。

!! ?第182章

唐虞的意識呈現出短暫空白,待恢復清明時,一把抓住面前佐藤的領口,眼睛似要冒火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一向乖巧有禮的唐虞突然發起狂來,不僅佐藤深感意外,連剛才得到簽名一臉滿足還沒走遠的兩位粉絲也嚇得呆楞在原地。

「小姐,此話怎講?」佐藤竟然顯得很無辜。

「你別想控制我!還有,再敢打蘇淺言的主意,我會不惜一切代價與你們對立!」唐虞已經徹底厭惡了這個突然出現在她生活中、像個小丑一樣隨時能變齣戲法,並給她帶來莫名不安的傢伙,以及躲在他身後一直不肯露面的人。

佐藤突然笑了起來:「我是在幫你啊,我的小姐。」一直沒有發覺,原來日本人說出的中文,這麼的生硬滑稽。

唐虞鬆開他:「不用。以前不用,現在不用。將來也不用!」說完,瞪著他,戴起墨鏡離開。

哎呀哎呀,佐藤心裡想,這隻小鷹的羽毛似乎長硬了些呢。若她真要犯起脾氣來,恐怕也是一件麻煩事。看來以後不能再把她當做小孩子對待了。

佐藤站起來,拿起外套,優雅地向兩位女粉絲點頭致意。也跟著離開。

八月中旬的一天是蘇老九的生日。

蘇太奶奶覺得最近蘇家實在是噩運纏身,早就打算用一樁喜事沖沖晦氣,先是寄希望於蘇六家的小兒子把相戀七年的准媳婦娶過來,但是由於逼婚太緊,倒把兩個小年輕逼到國外不回來。算來算去,近期也沒什麼喜事。只好退而求其次,把蘇老九的生日當做大事來抓一抓。

於是,蘇老九的45歲生日堪比80歲壽宴。不僅擺了大宴,如果不是他極力攔著,恐怕老太太還要連擺三天流水席。

蘇家重孝,別說擺宴,就算是老太太拿把槍,蘇家子孫也會陪她玩得盡興。何況這名義上是為蘇老九辦生日宴,實際上也有為蘇淺言慶祝劫后重生的意思在裡面,大家都樂於配合。於是生日當天蘇家總動員,蘇宅里裡外外好不熱鬧。

唐虞被幾個小堂妹纏上,要求擺各種pos拍照合影。期間一直聽見手機響,後來發現手機在沙發上,一看是蘇淺言的手機。此時的蘇淺言正被一眾親戚拉著說話,唐虞把手機遞給她:「一直在響,估計有急事找你。」

話音剛落,果然,手機又再度響了起來。

「是小蘇么?我是秘一啊……」蘇淺言一愣。她在萬星做秘書期間,與秘一秘二以及特助小孫可謂是革命戰友的關係,總裁辦里朝夕相對。他們幾個秘書里,又以秘一最為特殊,有點類似於古代宮廷里從小就服侍小主子的大嬤嬤類似。梁歆怡對她的感情,自然與其他人不同。而秘一對梁歆怡的忠心,也是其他人沒法比的。

秘一找她?難道是梁歆怡那邊出了什麼事情……


蘇淺言只覺得心跳加快,屏住呼吸——

「小蘇啊,你總不接電話我以為你連我也不想理了呵呵呵呵……有件事啊還非得找你不可,事情是這樣,梁總不是在住院么,昏一陣醒一陣的。醒來的時候就交代給我一件事,說是要把她名下那間別墅賣掉。」

別墅?

記憶中這個詞一閃而逝。她記得有這麼個別墅,模糊的印象是寬敞,是一個給人感覺空蕩蕩的地方。

此時秘一還在說:「……後來很快就聯繫到了買家,對方希望我們清空裡面的東西。我今天過去看,發現有一些你的物品。」

蘇淺言只覺得貼著話筒的那隻耳朵瞬間麻了一下!緊接著整個人像被電流擊中了一樣,大腦頓時真空!

她聽見自己遲疑的聲音說道:「你說,我的東西……可我的東西為什麼會在那裡?」

「呃?」電話里秘一噎了一聲,然後用不太確定的語氣問道:「小蘇啊,難道你忘了和梁總同居的事了?」此話一出,蘇淺言覺得連頭皮都在發麻!

這太過驚悚。明明記憶中沒有,可無論旁人的眼神和態度,還是證明它真實存在過的「真憑實據」就要浮出水面。這些,都把她指向了一個巨大的謎團。

她和梁歆怡如果真的有特別的關係,她又怎麼會忘記?如果她和梁歆怡沒關係,那這一切豈不全都是陰謀?太可怕了,無論是哪一種,都令人匪夷所思!

不行,她要去那個房子看看!

梁歆怡的別墅坐落於四環內。如今在六環內的別墅區價格都貴得令人瞠目結舌,何況是黃金地段。位置簡直得天獨厚。

別墅個個新潮別緻,梁歆怡的那座尤其大而氣派。門口秘一正在向她招手。

把她接進來后,秘一囑咐道:「工人在搬東西,有點亂。你注意腳下,別絆倒。」蘇淺言點點頭,仰頭望了望整個空間。記憶里尋不到一絲波瀾。

秘一看她鎖緊眉頭,不由喟嘆道:「是不是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我也有這個感覺,唉。」

很顯然,她和秘一的心境大不相同。一個追憶往昔,覺得物是人非;一個,則是努力在喚醒對它的記憶,以此印證與它的牽連。可除了一點點大致的輪廓躲在意識深處,其他再無印象。

「對了,我的東西呢?」蘇淺言想再確認。

秘一把她帶到一處衣櫥,「這些衣服都是你喜歡的牌子,梁總是不穿的。還有,這幾件是你的舞蹈服。」

蘇淺言上前細看,確實,無論款式品牌尺寸,都是自己的沒有錯。

「還有卧室里幾個相框……」

「相框?快帶我去。」

可結果卻令她大失所望。相框里除了幾張梁歆怡的彩鉛素描,就是一張自己和小柴的合影。

按照一般的邏輯推理,衣櫥里的衣服和自己與寵物的照片,並不能直接證明自己就在這裡居住過。如果有人別有用心,是可以輕易造成這種假象。

其實整件事里最令她感到頭疼的是,如果這一切都是陰謀,那麼設計她和梁歆怡曾經在一起的假象,並讓她相信,其背後的目的是什麼?這裡面太多的悖論,尤其,她那一瞬間的心痛是如此的刻骨銘心。真的可以就這樣忽視不理么?

另一方面來看,即使是真的同居過,意味著親密關係。可為什麼自己不記得?不,作為她的貼身秘書,她了解她的一切,可唯獨對這個別墅知之甚少。就像這裡被特意被抹去了,為了不讓她在迷霧中找到真相。換句話說,這裡就是她找到真相的捷徑!

蘇淺言只覺得腦袋越來越沉。禁不住用手捏了捏眉心,另一隻手撐在桌沿上,整個人看上去心力交瘁。

她的手無意識的動了動,不小心觸到一個物品,是一個冰涼的金屬製品。抬眼去看,發現是一台老式唱片機,機座上有一張黑膠唱片。

她輕輕把唱針放下,看見唱片慢慢旋轉,一曲悠揚美妙的音樂流淌而出。

如此熟悉的曲子。上一次聽到它的心情,應該是幸福的。那種被音樂記錄的情緒是無法被抹去的。

突然像抓到一把鑰匙,她開始拚命地在唱片架上尋找,直到找到一隻疑似是裝這張唱片的空盒,表面看簡單甚至粗陋,封面甚至連介紹和署名都沒有。

還不死心,她把盒子打開,往外倒了倒,只見一個小紙片滑落下來——

你說紀念沒有意義,那就讓我的有生之年,記住你的每一分美好。

淺。

作者有話要說:進入加班季,只能早起碼字。今天四點起來碼的,發現速度和靈感都不滿意,考慮到以後只能早晨碼字了,希望可以找到方法調整和調節。也希望大家多點體諒,如果發現狀態不佳,其實作者君已經在努力了。 這時,龍欣剛好回到了武煉場,這紫天昊追上之後,正好和龍欣並肩走進了武煉場,而還在混戰之中的天門眾弟子,一見到龍欣和紫天昊突然從一個方向一同回來,自然是極為詫異,因為他們甚至連龍欣和紫天昊什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的,不過,但見他們一同回來,自然令人猜想連連。

「喂喂,剛才龍武皇叫那個廢物去做什麼了?」

「鬼知道,也許是想去方便,所以,讓那個廢物給她帶路……***,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沒讓我碰上……」

「反正龍武皇肯定不會看上這廢物的!要不是他死皮賴臉,龍武皇才不會鳥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