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輕輕的咳嗽了一下,看着柳青兒嚴肅的說道:“這是好東西,不信你聞聞。”

柳青兒將信將疑的看着我說道:“到底是什麼好東西?”說着話柳青兒就準備伸出手去拿我手裏的瓶子。

我心裏自然清楚這是什麼東西,但是絕對不能讓柳青兒聞得,我只是隨口那麼一說,要是柳青兒知道了這是什麼東西非得掐死我不行,所以肯定不能讓她聞了,於是我趕忙搖着頭說道:“你還是別聞了,這東西自然有我的用處。”

說着話我便繼續往前走了,不料我往前走了幾步以後,柳青兒趁着我沒有注意,一把就把我手裏的瓶子奪了過去,打開蓋子就聞了一下。

我當即感覺自己的腰上一陣疼痛,果然,柳青兒聞完以後,看着我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聞起來這麼噁心呢?”

說着話柳青兒就把蓋子蓋上了,我深呼了口氣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你確定你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你快點說,別磨磨唧唧的。”柳青兒催促了一句。

我跟着一臉正色的看着她說道:“你得保證你待會不會對我動手。”畢竟我要是說出來這是什麼東西了,柳青兒還聞了,她要是我不對我動手纔怪呢。

柳青兒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跟着她看着我點點頭“你說吧,我不會對你動手的。”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是鄙人的童子尿。”

我這句話說完以後,柳青兒的臉色當即就變了,最氣氣呼呼的喘着粗氣,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看着我,伸出手指着我說道:“姜小貴,你這個王八蛋,你怎麼這麼噁心,快拿走。”

說着話柳青兒就把瓶子塞給了我,我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你懂什麼,萬一晚上咱們再碰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有備無患總是好的。”

“你太噁心了,姜小貴,我真心殺了你!”柳青兒嘴裏非常生氣的說道:“你居然還讓我聞聞,你爲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我一看柳青兒擡起手準備動手了,當即伸出手做出一副防禦的樣子看着柳青兒說道:“第一,我跟你說了,不要你聞,是你自己要聞的,第二,你剛剛已經答應了我不會動手的,第三,你不能說話不算話的。”

柳青兒此時被我的幾句話說完以後,頓時氣得沒話說了,氣呼呼的看着我,臉色也是一陣紅一陣白的樣子,我跟着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行了,行了,咱們趕緊往前走吧。”

“姜小貴,你就是個混蛋,你給本姑娘記住了!”柳青兒氣呼呼的說道。

我跟着訕訕的笑了一下,不好作答,於是便沒有搭理她,只是衝着柳青兒訕笑了一下。

柳青兒氣呼呼的走在我的前面,我跟着一看柳青兒生氣了,趕忙快步走上前笑嘻嘻的說道:“那啥,你別生氣,這麼點事,你看看你還生氣,我告訴你,女人生氣對身體不好,對皮膚也不好,容易過早衰老。”

柳青兒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說道:“要你管麼?氣我的人也是你。”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看着我說道:“除非你讓我掐你一下。”

我一聽趕忙停下了腳步,拼命的搖着腦袋說道:“那不行,你掐一下,我得多疼呢,再說了,我憑什麼讓你掐我啊?”

“憑的就是你惹我生氣的。”柳青兒對着我氣呼呼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開口說道:“那你還是繼續生氣吧。”

柳青兒當即就不樂意了,好在我早有準備,猛地往後退了幾步,和柳青兒保持了距離,柳青兒一看我這副架勢以後,看着我說道:“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了。”

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撓着頭和柳青兒在這大樓裏轉了一圈,我發現這大樓好像已經沒有什麼異常了,除了我們昨天來的時候碰到了一次怪事。

隨後我和柳青兒又在這大樓呆了一陣子,尋思着也許過了12點陰氣重了,這些惡鬼就會出來了,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到了十二點多的時候,這大樓裏依舊是一片正常,根本沒有看到任何怪異的現象。

甚至連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了,我此時有些懷疑,我們昨天來的是不是這棟大樓,但是我和柳青兒又轉了一遍以後就確認了,就是這棟大樓,而且並沒有錯。

這裏已經讓我感受不到任何的異樣,難道說,那些惡鬼或者小鬼真的已經離開了嗎?

走到了樓下的時候,我和柳青兒已經在這裏呆了五六個小時了,現在已經快凌晨兩點了,這個時候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哥哥,這裏應該沒有什麼髒東西了吧?”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反正今天沒看到。”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咱們在轉一圈吧。”

“行吧。”柳青兒說着話的功夫跟着又打了個哈欠。

看來柳青兒這丫頭是真的有點犯困了,隨後我和柳青兒在這公司大樓裏拿着狼眼手電又摸索了一圈以後,並未發現任何異常了,我們兩個人便決定離開這裏。

畢竟在呆着也沒有什麼用了,索性如此還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呢,想好了以後,我們兩個人便走出了大樓裏。

出了大樓以後我和柳青兒便衝着司機小王的奔馳車走了過去,到了車外的時候我伸出手順勢敲了敲車窗戶,司機小王搖下來車窗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現在回去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回去吧,裏面一切正常了。”

司機小王跟着笑了笑說道:“也對,你們趕快上車吧,外面冷。”

我衝着他點點頭以後,打開了車門,柳青兒率先坐進了車裏,我跟着坐在了副駕駛,司機小王看着我們都上了車以後,便緩緩的發動了車子,衝着黃傑家裏就行駛了過去。

我跟着靠在了車座上,不知道多久的時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等着我醒來的時候,是被司機小王叫醒的,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才發現,原來我們已經到家了。

跟着我看了一眼坐在後面的柳青兒,柳青兒此時也睡着了,我跟着下了車,打開車門輕輕的推了一下柳青兒以後對着她說道:“青兒,醒醒,咱們到家了,回家睡吧。”

“哦!”柳青兒這個時候也醒了過來。

跟着我們兩個下車了以後,司機小王開着車子便行駛了出去,我和柳青兒都有些犯困了便直接進了黃傑家裏,上了樓以後,我們兩個人各自回到了臥室裏面。

躺在牀上以後我便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等着醒來的時候又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吃過午飯以後,黃傑看着我問道:“小貴,你和青兒昨天去我那商業大樓裏怎麼樣了?”

我跟着笑着說道:“應該沒有什麼事情了,昨天我倆都沒有碰到什麼髒東西了。”

黃傑一聽,頓時臉上一抹喜色“你說的是真的?”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了。”

“把這麼說來,我這幾天就可以動工找人裝修了?”黃傑有些欣喜的樣子看着我們問道。

我跟着聳了聳肩,看了一眼我師傅以後便對着黃傑說道:“黃叔叔,這個事情,你還是問問我師傅或者柳三爺吧,畢竟我也不敢給你肯定的答覆。” 292 過意不去

黃傑聽完以後便把目光轉移到了我師傅和柳三爺的身上,笑着問道:“老邱,老柳, 給個準話,看看我啥時候能找人繼續動工,這工程要在今年底完工的。”

我師傅跟着和柳三爺對視了一眼以後,兩個人跟着開口說道:“行倒是行,但是我想讓小貴和青兒這幾天晚上在觀察觀察,確定一下這個事情。”

黃傑聽到這以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你這麼說也對,那行,那就麻煩小貴和青兒了,等着忙完了這幾天叔叔給你們包個紅包。”

我一聽趕忙搖頭拒絕道:“黃叔叔,別,您太客氣了,我和青兒還有我師傅天天都是白吃白喝的,做這些事情也是應該的,何況您和我師傅還是至交,我真不能收錢的。”說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黃叔叔。

而我師傅也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老黃,你就別給他包什麼紅包了,孩子還小呢,他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別管他了,何況我們這次就是來給你幫忙的,你要是說我們是圖錢來的,別怪我和老柳生氣。”

黃傑一聽趕忙搖頭說道:“老邱,咱們這麼多年了,你的爲人我還不知道嗎?”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再說了,這幾天孩子們也挺辛苦的,晚上天天熬夜幫我,我不能虧了孩子不是?”

柳三爺在一旁無奈的撇了撇嘴說道:“行了,老黃,這事情就別提了,真是見外了。”

我師傅也跟着點點頭說道:“對。”

黃傑白了一眼我師傅以後看着他們說道:“這錢就是一點心意,我想給孩子們用的,再說了,你們跟孩子在一起不也的花錢,現在這社會你又不是不知道,沒錢啥也幹不成。”

我師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微微皺眉,我瞭解我師傅,我很清楚的一點就是,我師傅並不喜歡這樣的話語,所以他皺眉也是正常的。

而柳三爺趕忙在一旁笑着說道:“行了,行了,你的心意我們也心領了,但是,孩子還小,修道修心,我和老邱也是爲了他們好,你的心意我們也都明白了,你放心吧,老黃。”

柳三爺的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黃傑自然也不好再繼續提起來這個事情了,於是衝着我們點點頭說道:“那行吧,咱們快點吃飯吧。”

這個時候,我師傅的臉色也緩和了許多,想來我清楚的是,我師傅這個人有傲骨,他不在乎錢,但是也不喜歡別人說錢的重要性,這是一傲骨,這是我師傅性子裏帶來的東西。

而我們自然也就沒有說什麼話了,隨後我和我師傅他們吃過中午飯以後,我便回房間裏補覺了,因爲我害怕到了晚上我會在犯困。

於是,這一下午的光陰就被我躺在牀上安安靜靜的給渡過了,等着我睡醒的時候也是被柳青兒的砸門聲弄醒的,我揉着惺忪的睡眼開了門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該起來吃飯了,晚上還出去呢。”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此時的我還是有些犯困,我走到了洗漱間洗了把臉以後,算是清醒了不少,我下了樓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已經開始吃飯了。

我走過去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明天我和你三爺去見個老朋友,你和青兒自己在你黃叔叔這裏,不要給你黃叔叔添麻煩,知道嗎?”

我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柳三爺也跟着開口說道:“青兒,你也一樣,別以爲我不在了就沒人管你了,知道嗎?”

柳青兒頓時氣呼呼的看着柳三爺說道:“我知道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放心吧,師傅,我知道的。”

而這個時候黃傑笑了笑說道:“老邱,老柳,這倆孩子我看着就順眼,他們能添什麼麻煩呢?”說到這以後黃傑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們要去哪裏。”

我師傅和柳三爺點點頭,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黃傑說道:“畢竟到了這裏了,總是得去看看的。”

“嗯,你們放心的去吧,早去早回,明天我讓司機送你們去吧?”黃傑看着我師傅說道。

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這倒是不用,我讓圈子裏的人開車來接我了,你忙你的就行了。” 一擊即中 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小貴,如果你們在那大樓裏看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第一時間打電話告訴我,知道嗎?”

我嗯了一聲,一臉鄭重的樣子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放心吧,師傅,我記住了。”

“嗯。”說着話我師傅他們看着我笑說道:“趕緊吃飯吧。” 293 真的正常了嗎?

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小王哥,你快去醫院陪你媳婦吧,我們這就要進去了。”

小王哥衝着我們感激的點點頭以後開着車子緩緩的行駛了出去,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以後我們兩個人便衝着這大樓裏面走了進去。

當我走進這大樓裏面的依舊是空蕩蕩一片的,黑漆漆的樣子什麼都看不見,我跟着打開了手裏的手電以後,看着眼前的這一切依舊是一片空蕩蕩的感覺。

柳青兒這個時候在邊上拿着手電捅咕了我一下子看着我說道:“你感覺到周圍的有什麼怪異的樣子麼?”

我跟着看了一眼這四周以後,跟着搖了搖頭說道:“現在真的什麼都感覺不到了。”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第一天咱們過來的時候,還能感覺出來異樣,第二天咱們過去的時候還能感覺到陰冷的氣息,現在完全感受不到了。”

說着話我便繼續往前走了,一邊走我一邊看着這四周。

柳青兒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是不是那些髒東西都已經跑了?”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還真有可能。”

隨後柳青兒在一旁看着我說道:“那咱們今天晚上需要做什麼嗎?”

我想了一下跟着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先呆着看看吧。”

說着話柳青兒衝着我點了點頭以後便跟着我一起往前走了,隨後我跟着在這大樓裏轉了幾圈以後,發現這周圍已經並沒有什麼異樣了,隨後我便跟着柳青兒上了樓以後,跟着又在二樓三樓全部轉了一圈以後,依舊是沒有任何異樣。

柳青兒跟着我轉了幾圈以後,顯得都有些煩躁了“咱們回去吧,估計今天晚上什麼也看不到了。”

隨後我想了一下,呆着也是呆着,還不如早些回去呢,畢竟在這裏面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咱們早點回去吧。”

說着話柳青兒便跟着我一起往出走了,一邊往出走我便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司機小王的手機號撥了出去,沒多久小王那邊就接了電話。

我跟着笑了笑對着電話說道:“小王哥,你把我們送回去吧!”

司機小王聽到這的時候稍稍愣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那行,那你們等我一會,我一會就回去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對着說道:“好,那你路上慢點。”

說完以後我便掛斷了電話,隨後我掛了電話以後走出這大樓裏以後,外面還掛着一陣陣的冷風,我跟着走出來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外面還真的有點冷。”

我跟着笑了一下,便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柳青兒的身上,柳青兒看了我一眼,倒是也沒有拒絕,跟着笑說道:“沒有想到你還這麼溫暖的一面。”

我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我一直都是這樣好不好?”

柳青兒衝着我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跟着我和柳青兒在外面大概呆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司機小王便開着車過來了,看到我們在這站着以後,司機小王便停下了車。

柳青兒跟着把外套還給了我,看着我笑着說道:“謝謝你。”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心裏有些無奈,但是也沒有說什麼,隨後我便跟着柳青兒上了車。

車上暖風還開着,頓時讓我感覺暖和不少,隨後司機小王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今天晚上什麼情況啊?”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笑了笑應道:“沒什麼情況,想來應該沒有什麼髒東西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司機小王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那就行,那看來黃總應該可以早點動工了,不過這邊的工期拖的確實夠久了。”

我想了一下便沒有說話,對於開工的事情,不是我說了算的,畢竟這也得經過我師傅和柳三爺的同意。

司機小王見我沒有說話,便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回去吧。”

柳青兒跟着笑嘻嘻的說道:“趕緊回去吧。”

我突然感覺此時的柳青兒有些不對勁了,好像自從我給她披上了外套以後,柳青兒變得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樣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了我一眼,我跟着趕忙躲避開了柳青兒看我的眼神,總感覺怪怪的。

果然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你幹嘛不敢看我?”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司機小王跟着點點頭以後,腳下一踩油門,很快車子便緩緩的行駛了出去,我跟着靠在車座上,閉上了眼睛,心裏不知道爲什麼總是有種怪怪的感覺,按理來說,之前是有惡鬼的存在的,而且我和柳青兒還親眼看到的。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今天和昨天來到這裏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而且我總感覺眼前的這個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但是具體哪裏不一樣我也說不出來。

此時我心裏的想法就是,眼前的這個事情沒那麼容易解決。

隨後司機小王開着車子載着我們便往回走了,等着我們到了黃傑家裏的時候,我們已經比之前早了一些,現在才一點多。

司機小王將我們送下車以後,看着我們說道:“到了,你們早點回去吧。”

我跟着衝着司機小王笑了笑說道:“王哥,麻煩你了。”

王哥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衝着我們擺了擺手,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以後我們兩個人便一起下了車,跟着我和柳青兒衝着黃傑家裏就走了進去。

進去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早點回去休息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和柳青兒一起上了樓。

回到房間以後,我躺在牀上想了一下這個事情,卻總感覺有些想不通,總感覺這個事情沒有這麼容易就解決的,甚至心裏隱隱之中有些擔憂。

不知道折騰到了幾點的時候我才昏昏沉沉從的睡了過去。

大概到第二天中午十一點多以後,我便醒了過來,是柳青兒將我叫醒的,說是要吃午飯了。

隨後衝着柳青兒說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先去洗把臉。”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便跟着把房間的門關上了,穿好了外套以後我便去洗了把臉,下了樓的時候,黃傑已經坐在用餐廳等着我了。

柳青兒此時也坐在了那裏,黃傑看着我過來了以後笑了笑說道:“小貴,這幾天辛苦你了。”說着話黃傑便從自己的兜裏摸出來兩個紅包放在了我和柳青兒的面前。

我和柳青兒當即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黃傑跟着率先開口說道:“小貴,青兒,事情怎麼沒暫且不論,我是你們叔叔,你們給叔叔幫忙了,叔叔不能虧待你們,這錢你們該拿着就得拿着,正好,你們師傅也都不在,你們也不用擔心了。”

我想了一下,感覺始終有些不妥,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柳青兒已經開口了“黃叔叔,這個事情是我們分內之事,錢我們不能拿,我師傅和邱爺也說了,你們關係是至交,我們拿了這個錢這情誼就不真了不是嗎?”

我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柳青兒,本來我以爲柳青兒不會拒絕的,沒有想到柳青兒居然可以說出來如此一番話。

跟着我也點了點頭說道:“黃叔叔,青兒說的對,這個錢我們不能拿,你和我師傅還有三爺的關係都擺在那裏的,況且我們也不是特別需要錢的,這錢您還是拿回去吧。”

黃傑跟着愣了一下,隨即他看着我們問道:“那你們說,你們想要什麼,叔叔都滿足你們。”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撓着頭說道:“黃叔叔,你已經這樣盛情款待我們了,我們也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真的,您不用客氣的。”

黃傑跟着思索了一陣以後,擡起頭看着我們說道:“那行,那以後你們有了什麼想要的,記得隨時可以跟我說,叔叔儘量滿足你們。”

我跟着嗯了一聲, 便沒有在繼續說話了,柳青兒也是笑了笑,便沒有在說什麼了。

跟着黃傑便看了一眼劉阿姨說道:“劉媽,上菜吧,可以開餐了。”

劉媽衝着黃傑微微點頭轉過身便去吩咐去了。

而這個時候劉媽走開了以後,黃傑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以後看着我們說道:“小貴,你們昨天晚上怎麼樣了,沒有碰到什麼危險吧?”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沒有,一切都很正常了,不過….”

“不過什麼啊?”黃傑看着我笑着問了一句。

我思索了一下以後搖了搖頭說道:“也沒什麼,我就是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吧,感覺這個事情沒有這麼容易解決的。”

黃傑跟着想了一下以後看着我說道:“那你的意思就是現在我那棟樓裏已經都正常了?”

“目前看來是這樣的。”柳青兒在一旁說道。

“那行,那我明天就找人動工就行了,畢竟這工期早一點比晚一點的好。”黃傑看着我們笑了一下。 294 不妥當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隱隱之中有些不放心,總是感覺這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你還是跟我師傅他們說一下吧。”

“不用了,這點事情沒必要跟你們師傅說了,放心吧,明天我就直接找人動工。”黃傑說到這以後跟着頓了一下“反正也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們這兩天該休息就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晚上天天光麻煩你們了,而且我對你師傅和柳三爺的手法都是比較放心的。”

此時黃傑的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我此時在反駁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於是我和柳青兒對視了一眼,柳青兒衝着我聳了聳肩,也沒有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