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慢慢靠近,說道:“難道你忘了,這裏叫不死之地,這裏的所有東西都不會死,處了外來生物。”

剛說完,那個人就甩出一根長藤朝森木淵攻擊而來。

邊攻擊。邊說道:“那些外來人就是你們。”

森木淵抓住那隻長藤,說道:“這次跟上次不同,這次我們人多,而且……我狀態比上次好,所以……別想阻攔我們。”

那個人好不屑的瞟了我們一眼,說道:“上次帶個女白靈的屍體來。這次又帶這麼多奇怪的人來,你還真會胳膊肘往外拐……”

那人的話剛說完,森木淵就像發瘋一般。拿着摺扇朝那個人跑去。

雖然他們的對話我也是聽得一知半解,但可以肯定的是森木淵曾經來過這。

而且……那個人口中的女白靈對森木淵應該很總要,他來這裏應該就是爲了救活那個百靈。

但最後應該是因爲那個人的關係沒能救活,所以森木淵一直記恨着。

看着那個人與森木淵的戰鬥,我們並沒有打算上去幫忙。

可以借這個機會看下森木淵的實力。

“十七……那個人感覺不是很厲害呀,怎麼當年森木淵會敗在他手上?”

十七看着他們的戰鬥,說道:“那個是一隻藤妖,其實本身實力並不強,但他與普通藤妖不同。”

我驚訝的看着十七,他頓了下,接着說道:“該怎麼說呢!他是在不死草生長出來之前就在這片樹林裏了,但那時他只是一條普通的藤蔓,還沒成妖,後來不死草生長了出來,不死草的力量保護着這塊不死之地,然後那個藤蔓就藉機修煉成了妖,他是這個不死之地上的第一個妖,所以有操控這裏所有植物的能力。”

“而且……他必須保護着不死草。因爲不死草的能力,不死之地上的所有生物都不會死,應該說是。就算死了也能復活,所以只要這裏的生物離開了不死草的保護,都會立即死掉。”

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就算殺了那隻藤妖,他也會再次復活。

雖然不想殘害生命。但不死草必須得到,這裏的生物已經活了上萬年,已經夠了,而孟瑤,他只活了二十年。

“我們也上吧!”

蔚軒說完就朝藤妖跑去。

我們也跟在蔚軒身後,現在得先解決那個藤妖。不然不死草就別想得到。

沒跑幾步,背後突然出現無數根藤蔓,直接把我們給纏住了。

這應該就是十七所說的能控制這裏所有生物的能力。

這樣一來,我們本來的人數優勢也反變成弱勢了。

越掙扎藤蔓纏得越緊,而且手也被纏到了裏面,根本就無力反抗。

“啊……”

蔚軒突然大叫一聲。纏住他的那些藤蔓全部被他用蠻力扯斷。

然後快速的跑像我,用風刀幫我把藤蔓斬斷。

十七和雲離紛紛被救了出來。

穿越到招魂位面 藤妖臉色越來越陰沉,他與森木淵的戰鬥也不佔上風。

就在我們以爲藤妖不會再耍什麼把戲時,這片區域的樹居然全部動了起來。

自己則躲進了樹最多的樹林中,這樣一來我們就比較被動。

他有樹掩護,根本就不簡單找到他的人。

四面八方都有藤蔓朝我們攻擊而來。

蔚軒臉色低沉的拿出長劍。然後把我們全部罩在一個黑色屏障裏。

然後全身黑氣直冒,一長劍劈下,只聽見轟隆一聲。

黑色屏障以外的土地全部塌陷下去。形成一個大坑,而周圍的樹也全部被斬成粉末,有些樹只剩樹根。

雖然多次看蔚軒發威,但還是會感覺震撼。

眼前幾秒前還是茂密的樹林,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大坑,心裏難免有點無法承受。

隨後便聽見噴的一聲。一道黑影快速的串講了那些沒被蔚軒傷及的樹林中。

“我去追他。”

森林淵說完就朝黑影閃去的方向追去。

還沒等我從震撼中回過神來,心情瞬間就低落了下來。

面前那些看似沒有生機的樹居然全部又長了出來。

眉頭瞬間緊皺起來,想起十七剛纔說的,這裏的事物根本就死不了,死了會復活。

這樣下去我們根本就耗不起,就算蔚軒再怎麼厲害,他的體力也是有限的,而且……他在沼澤下面還受了傷。

“現在真麼辦?”

蔚軒沉默了一會,說道:“只能殺了那隻藤妖。這樣這些樹和藤就不會傷害我們。”

現在也只能這樣做了,不知道森林淵有沒有找到藤妖。

“我們去看看森木淵有沒有找到藤妖。”

剛準備走,四周再次有藤蔓朝我們攻擊而來。

這次及時拿出火符,纔沒有被纏住。

沒想到藤妖躲了起來還能知道我們的動向,然後控制藤蔓攻擊我們。

他肯定在這附近的樹上。

“可惡……”

十七看着四周的樹上罵着。

剛纔被蔚軒破壞的那些樹有重新長了起來。

樹枝在長到原來模樣時,居然沒有停止生長,任然繼續長長。

難道那個藤妖不只是能控制樹的活動,連樹的生長都能控制嗎。

這次是藤蔓夾雜這樹枝朝我們攻擊來。

數量還越來越多,剛用火符解決完前方的藤蔓。

突然就聽見十七叫道:“小雨子,小心身後。”

我趕快轉身,一根樹枝已經到了我面前,根本來不及反應。

蔚軒用長劍斬斷了那根樹枝,但斷的樹枝根本就沒有停下來。

任然繼續朝我刺來。

蔚軒正準備替我擋下這根樹枝時,一道綠色身影搶先一步擋在了我前面。

樹枝直接從他的肩膀處穿過,下移一點就是心臟。

整個人瞬間就慌了神,腦子一片空白。

森木淵,爲什麼要救我,而且不止一次。

森木淵用力的把樹枝從傷口上拔出來。轉身對我笑道:“沒事吧!”

我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肩上一直不停流着血的傷口,聲音顫抖的說道:“沒……沒事……謝謝……”

蔚軒他們趕緊走過來。查看着森木淵的傷口。

雖然森木淵受了傷,但那些藤蔓和樹枝還是沒有停下攻擊。

“疼……”

森木淵咬着咬小聲嘀咕了一聲,之後便用摺扇削着面前的藤蔓與樹枝。

看着森木淵的身影,瞬間一股悲傷涌現而出。

眼淚不知不覺的往下流着,腦子一片空白。

我家後山成了仙界垃圾場 不知道我爲什麼會哭,也不知道這股悲傷是從何而來。

只是心中一直想着兩個字。

現在什麼都無法想到,只有這兩字不停的在我腦海裏環繞着。

“父親……”

無意識的脫口而出。

我並不知道爲什麼要交他父親,只是一股莫名的思緒讓我這樣叫。

蔚軒他們都驚訝的看着我,然後再看看森木淵。

而森木淵像被震撼一般,全身有些顫抖的看向我。

眼中流露出欣慰與慈祥,眼眸中閃着淚光。

由於他的主意力轉移到了我的身上,於是被藤蔓狠狠的抽在了地上。

這時我纔像回魂一般回過神來,抹掉臉頰上的淚水。

莫名的看着森木淵,爲什麼剛纔我要叫他父親。

疑惑的看了蔚軒和十七一眼。

想從他們身上找出答案,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他們怎麼可能知道。

蔚軒皺着眉走到我面前說道:“你還好吧……”

我點了點頭,看見十七正臉色陰沉的打量着森木淵,然後又瞟了我幾眼。

表情格外認真。

蔚軒說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根本就沒完沒了,而且……藤妖太會隱藏,我們必須改變方案。” 蔚軒說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根本就沒完沒了,而且……藤妖太會隱藏,我們必須改變方案。”

以現在的形式來看,的確是這樣,想抓住藤妖的確難。

“我們可以先讓兩個能力強的人做掩護。然後送兩個人去找不死草,只要不死草被摘掉,那麼這裏的一切就會失去生命。”

蔚軒想了下,說道:“但那座山上可能更加危險,這裏只有我和森木淵能力比較強,做掩護,引開那些藤蔓的事只有我們能做到,但是你們三個去摘不死草太危險了。”

十七毅然決然的說道:“相信我,雖然我的能力沒你們的強,但我會摘到不死草的。”

十七看見蔚軒猶豫,又接着說道:“等你們掩護我們離開後,就可以放開手把,我看得出來,你一直都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主要原因是怕傷害我們。但等我們離開後就不一樣了,你們就可以快點解決然後快點來找我們。”

我驚訝的看着蔚軒,沒想到蔚軒的力量這麼恐怖。

什麼時候我才能像他那樣。

蔚軒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一定要保護好她,如果有什麼危險就讓雲離回來通知我。”

十七點了點頭,然後從包裏掏出一張符紙,然後對着那張符紙唸叨了點什麼。

然後撿起地上的斷木棍,把符紙貼上去,說道:“把你的精血滴一滴在符紙上,然後再滴到一滴到木棍上。”

我疑惑的問道:“這是要幹什麼?”

他眯着眼看着我,說道:“你走的又慢,當然是讓你能走快點的方法啦。”

然後他又斜着眼說道:“難道還想要我像你身邊這位那樣,抱着你跑嗎?”

我嘴角扯了扯,趕緊拿過目棍說道:“不用。我用這個就可以了。”

按照他說的做了,然後讓他教了下使用方法。

其實方法很簡單,跟電視上巫女們用的魔法掃帚很像。

直接騎在木棍上面。然後念十七告訴我的咒語就可以飛起來了。

由於滴過精血,所以可以用心控制方位。

不過這符紙不能離開木棍,不然就會失去能力掉下來。而且……符紙也是有期限的。

做完這些後就跟着十七走了。

我們剛走,蔚軒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然後一直跟在我們後面。

森林淵過來問了下情況。然後跟蔚軒一起掩護我們,爲我們清理着藤蔓與樹枝。

不過在蔚軒對森木淵把情況說清楚後,森木雲與十七對看了一眼。

皺着眉看着十七,不知道他到底想幹嘛。

但怎麼也不相信他會害我,如果他真的想害我爲什麼一定要等到現在呢。

在蔚軒和森木淵的掩護下,我們沒怎麼出裏就走了比較遠的距離。

可是突然很多樹移了過來。而且分成兩批對我們發動着攻擊。

一批攻擊着我們,而另一批則攻擊着蔚軒與森木淵。

這樣一來,我們完全被隔離開來。他們就無法掩護我們了。

十七大聲叫道:“我們繼續往前面走,不用管他們,他們能自保,用火符對付。放精明點。”

我應了一聲後,就把火符全部拿了出來。

警惕的看着四周。

蔚軒再次用長劍發出巨大的威力,把周圍的樹都斬得一乾二淨。包括我們這邊的樹也被清理了一大半。

這次的威力明顯比上次的強上許多。

回頭看向蔚軒,臉色格外蒼白,正嚴肅的看着我們。

然後就不知道跟森木要說着什麼。

看見如此虛弱的蔚軒真心感到心疼。

可是現在都走到這一步了。無法回頭。

十七看了一眼我,說道:“不用捨不得,他們馬上就會追上我們的。我們現在趁樹木還沒有全部長出來,快點走。”

我點了點頭,收回心思,看着遠方的山,一心一意的朝那個方向飛去。

雲離邊成鳥在前面帶着路,十七則踩在這些樹枝上跳躍着。

餘光突然瞟到有什麼朝我飛來,不是藤蔓,而是……暗器。

我立即拿出火符對着旁邊發動,這纔沒有中暗器。

到底是誰在暗算我?

應該不是藤妖,藤妖現在正忙着對付蔚軒和森木淵。

而森木淵也不可能,有蔚軒看着他,不會讓他來暗算我的。

這裏就只有十七和雲離了。

怎麼想都不可能是雲離,難道是十七!

看了下四周,沒有看到十七的人。

剛纔他都還在樹樹枝上,現在怎麼就看不見蹤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