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聽得雲里霧裡,根本不明白這幾個人在說什麼,只是隱隱約約之間知道,古三界可能並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就算是當初的天帝,也是要受鴻鈞控制的,只是最後鴻鈞出了問題,諸多大能也離開,才有了後來的事情發生。

葉修知道,整個宇宙之中,最強大的,就是三大聖地,可是現在才明白,或許古老的亘古時期,三界也是聖地皇朝之一,至天皇朝!

「徒兒,我知道你還有事情沒有辦,快去吧,遮心那個小傢伙,現在可是在和魔皇大戰,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支撐的住。」陸壓對著葉修說道,隨後看著二郎真君楊戩,道,「真君,多年未見,隨我們一同前去敘舊可好?」

楊戩一拱手,「恭敬不如從命。」

無論楊戩的實力多麼強大,他畢竟只是一個晚輩,就像是無論邪宇封天多麼狂傲,遇到陸壓與鴻鈞也要低頭。

「我看你天賦不錯,先前以氣息壓迫於你,今天就給你一道神通精華作為補償,這是我練就的八九玄功大真氣,千變萬化無所不能,可以支持你變化三次。」 諸天萬界聊天群之我是神 二郎真君楊戩突然將一道光芒打入了葉修的身體之中,葉修一愣,就發現在自己的丹田之上,遊離著一道銀白色的光芒。

不過他在楊戩身上也沒有感受到什麼惡意,所以也沒有反抗。

「徒兒,快謝過真君,這道真氣在關鍵時候,可以救你性命。」陸壓說道。 已經確定了沐音澈就是他兒子。

可是……現在說沐音澈是強姦的產物。

那、他是強姦犯?

奈瑞尼只覺得一聲驚雷從天而降,將他劈的外焦里嫩。

「這、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在打顫。

沐音澈冷冷看著他,不說話。

奈瑞尼頓時更心虛了,雖然他真的不記得自己有做過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他所認識的沐音澈,絕不是會開玩笑的人啊。

更何況是這種玩笑。

藥丸,他覺得自己可能需要急救一下。

風玫瞅著奈瑞尼一臉驚悚的模樣,想了想,開口:「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奈瑞尼確實不像是會做出強姦人家女孩子的事情來的人啊。

沐音澈抿了唇角,沒有說話。

若不是他也覺得奈瑞尼不是那種人,他早就要確認風玫的態度,要動手了。

「誤會,肯定是誤會,我真的沒有……」在沐音澈目光看過來時,奈瑞尼聲音又弱了下去,有些委屈巴巴的道,「真的沒有強姦過什麼女人啊,從小到大,我除了古紇之外,連女人的手都沒有砰過呢。」

聽到前面的話,沐音澈神色似乎有了那麼一絲的好轉,哪知聽到奈瑞尼的最後一句話,沐音澈臉色立即變得更黑了。

風玫嘴角一抽,她伸手拽了一下沐音澈的衣袖:「當初關於強姦這件事,只是沐欽自己的說法,當初具體發生了什麼,除了當事人誰都不知道。說不定這事是另有隱情呢。」小說娃小說網

因為風玫的這一拉,沐音澈臉色再次好轉不少,但是依舊是神色臭臭的:「就算不是強姦,但是他現在是對我娘一點印象都沒有。」

就算不是強姦,也是一個大大大豬蹄子!

奈瑞尼此時也很是心虛,他咽了咽口水,有些弱弱地問:「你、你娘是誰?」

他究竟是什麼時候播的種,原諒他真的一點點都想不起來啊啊啊!

沐音澈冷冷瞥了他一眼。

奈瑞尼再次縮了縮脖子。

好可怕,想他剛剛確認沐音澈是他的兒子的時候,還想著這下可以好好逞威風了,結果呢……轉瞬就成了狗熊。

實在是太丟臉了。

他倒是不怕丟臉,關鍵是……他若不弄清楚這兒子是怎麼得來的,兒子可能要不認他啊。

憂桑。

風玫瞅著這兩人,心中一陣無語,卻還是對奈瑞尼道:「沐欽,他娘叫沐欽。」

看到奈瑞尼臉上更深的茫然,風玫提醒:「她是個吸血鬼獵人,你想想你自己認識的吸血鬼獵人吧。」

我家崽崽各個是大佬 她也覺得心累。

奈瑞尼繼續茫然加驚恐臉:「我……我不認識吸血鬼獵人啊。」

風玫:「……」簡直沒得救了。

可是就算心力交瘁,面對沐音澈想知道的,她還是要盡心儘力。

「沐音澈還有十多天就十八歲了,再加上他出生的那一年,也就是在十六年前,你自己算算在那個大約的日期,你在哪裡,都幹了什麼,遇到了些什麼人。」風玫苦口婆心,恨不得直接掰開奈瑞尼的腦殼,直接在他的記憶中扒拉著尋找就好。 「多謝真君!」葉修一抱拳,隨後率領六百修羅衛,速度飛快,向著遠處飛掠了過去。

他本來就是打算拜過大聖與三大靈猴之後,就去魔皇宮找回自己的兒子。

一路之上,殺伐氣息越發的濃烈了起來,血液化成的霧氣,幾乎瀰漫了整個天地,讓人心中有一絲絲的恐懼。

葉修落在一枚小星辰上,目光凝重看著遠處,似乎看到了無窮魔軍在怒吼,想要毀滅眼前的一切。

此時此刻,王流雲,遮心他們,早就已經開始了反攻,整理兵馬之後,居然有百萬之多,一路席捲,將獸域徹底收服。

毀滅大軍雖然厲害,但是面對遮心那封帝境的實力,卻也仍然是不夠看,哪怕是對方最強的存在,也就是被遮心一巴掌拍死的結果。

獸皇王流雲此刻的實力也是有了提升,兩人宛若尖刀一般,要將一切都刺穿。

最讓人驚訝的,還是其中一個紅衫女子,手持一柄神劍,在毀滅大軍之中縱橫,視群敵如無物,手中神劍一動,就是一個高手死於劍下。

卻是修為已經突破到了天皇境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夠踏入封帝境的王雨凰!

這個女子同樣是天賦異稟,就算是和葉修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獸皇前輩,此刻我們已經徹底的收服了獸域和神域,可是毀滅大軍龜縮於魔域之中,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魔皇的修為隨著時間的變化,越來越強大了,我甚至能夠隱隱約約感受到一種恐怖可怕到極致的氣息,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看著大軍廝殺,遮心與獸皇卻沒有出手了,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擊殺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嘎嘎,你們這些弱小的存在,居然還有這樣的力量?真的以為我損失了百萬毀滅大軍,就沒有力量對付你們了嗎?」突然,一聲怪笑出來,抬眼望去,卻是一個身穿黑色甲胄,全身流淌黑色氣息的修士。

不過這修士雙目之中卻沒有眼白,只有一片漆黑,一看就不正常,此刻隨著他的聲音響起,居然有一隊兵馬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身上氣息震動,竟然全部都是天帝巔峰的存在!

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消息,天帝境界的高手,在獸域和神域之中,都是主力級別的存在,只有幾個主導者的實力,才能夠超越天帝,達到天皇修為,不過這都是少之又少的。

天帝代表著什麼?在現階段的軍隊之中,那就是無敵!

這一隊兵馬,至少也有五千人,全身散發煞氣,絕對不是之前的那種烏合之眾可以比較的。

如果葉修此刻在這裡,就會清楚的感受到,這些兵馬身上散發的氣息,竟隱隱有了一絲軍魂的波動!

軍魂對於一個軍隊來說,可謂是至高無上的東西,一個軍隊有了軍魂,那就意味著無敵。

本來軍魂是很難產生的,但是這些毀滅大軍不同,他們被餮獸的思想侵蝕,此刻早就沒有了屬於自己的想法,看起來是幾十萬的軍隊,實際上都是餮獸指揮,這樣的軍隊雖然變化比不上其他軍隊,卻是最容易產生軍魂的。

「遮心,王流雲,今天我就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無謂的反抗,殺了你們兩個,佔領了整個獸,神,魔界之後,我就可以點燃整個世界的本源力量,為我的本體破開封印了。」那男子瘋狂的笑了起來,手掌一揮,其他軍隊有條不紊的撤退,只有那五千天帝兵馬沖了出來。

以天帝為兵,以天皇為將,這樣的手筆,可謂是罕見!

這個軍隊剛剛出現,就把遮心他們的大軍給衝散,恐怖的氣息一觸即發。

「魔域大帝,我們……」王流雲看著那可怕的大軍,猶如一柄鋒利的屠刀,在無情的廝殺著自己手下的將士,不由得心中怒火燃燒,一句話沒有說完,竟然飛身而下,擊殺那五千天帝兵!

然而,天帝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縱然天皇比天帝強大,但是面對五千團結一致的天帝,也不過是螻蟻而已。

五千大軍齊聲怒吼,聲音竟然比百萬軍隊還要響亮,聯軍面對敵軍的聲勢,竟然沒有了絲毫的戰意。

「殺,無論如何不能夠後退,後方就是你們的家,如果讓毀滅大軍進入到了你們的家裡,會發生什麼事情你們知道嗎?」王雨凰冷喝一聲,手中神劍一盪,就對著那可怕的天帝軍沖了過去。

然而天帝大軍,凝聚出來了軍魂,實力就不是一個人能夠抗衡的了,哪怕只是最初的一絲淡淡的氣息,只是模糊的軍魂,也可以讓這五千大軍擊殺天皇甚至是封帝!

王流雲與王雨凰幾乎是在同時被軍隊困住,這五千大軍宛若一體,根本沒有什麼缺點。

突然,一絲吞噬一切的意志開始衝擊王流雲和王雨凰的腦海,讓他們幾乎失去了抵擋的能量。

「你想要無敵的力量嗎?你想要成為封帝復活你的父親嗎?信仰我,成為我的奴僕,我會讓你擁有你想要的一切。」一道極具誘惑性的聲音響起,讓王雨凰眼神迷茫。

王雨凰喃喃自語,「父親……我現在的修為雖然精進,可是想要成為封帝,還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我的父親……」

一絲絲黑色的氣息出現在了王雨凰的腦海之中,開始侵蝕她的一切。

同樣的事情,也在王流雲的身上發生,「王流雲,尊貴的獸皇,可惜你現在已經淪為末流了,無論是遮心,還是魔皇,他們的實力都要比你強大,你如果不進步,以後肯定會被他們毀滅……你現在幫助遮心一同對抗毀滅大軍,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毀滅大軍一旦真的被全部殺死了,那麼你又會是怎樣一個結局?」

這聲音神秘,但卻可以洞穿人的心靈,「那遮心雖然看起來和你同仇敵愾,但是實際上呢?他只是為了藉助神族和獸族的力量,來反攻魔域,你可不要忘記了,他本身就是魔族的人,如果毀滅大軍被消滅,以遮心封帝境的實力,可以輕鬆整合魔界的實力,到時候你們獸域拿什麼來抵擋?」

王流雲不說話,似乎是在思考,雙眼之中,卻泛起了一層淡淡的黑色光芒,彷彿要被那聲音同化。

「不錯,遮心此人,狼子野心,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麼,莫名其妙的來幫助我們獸族和神族對抗自己的種族,本身就很可疑,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王流雲冷笑了起來,手掌一抓,一柄長劍在手,卻被黑色的氣息浸泡,宛若一柄魔劍,更有吞噬一切的力量。

「我傳授給你大吞噬天功,讓你可以吞噬一切力量,哪怕是敵人的攻擊,只要沒有超過你的承受能力,你也可以吞噬,在戰鬥中立於不敗之地!」那聲音繼續說道,有無數的文字進入到了獸皇的腦海之中!

《大吞噬天功》,正是餮獸最拿手的本命神通,修鍊到了極致,連宇宙本源都可以吞噬,這是怎樣的力量?縱然是此刻傳授給王流雲的並不完整,但是也足夠強大了,如果悟透了大吞噬天功,恐怕成就封天都不是不可能。

這是和《桃花寶典》一個等級,甚至還要超越的功法。

獸皇眼神之中的黑色光芒漸漸內斂,卻不是消失,而是隱藏了起來。

噗嗤,獸皇噴出一口血液,從那五千大軍之中沖了出來,手中的長劍,都沾染了黑色的魔血!

「邪心軍,隨我殺!」就在王流雲與王雨凰被那五千大軍困住的時候,遮心突然怒吼一聲,率領著自己麾下的邪心軍一同衝出!

邪心軍人數眾多,幾乎比那五千大軍多了一倍,但是境界與實力上的差距,卻不是數字能夠彌補的,更何況邪心軍雖然團結,但是卻還沒有產生軍魂,所以縱然有封帝境的遮心率領,這一次碰撞的結果也是可想而知。

邪心軍實力強橫,一路沖了過去,但是遇到那五千大軍,就好像是冰雪遇到了火焰,立刻就被融化,居然被直接撕裂,轉瞬就死亡了一千多人!

遮心看的心中怒火中燒,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心血,是自己的兄弟,現在居然就這麼死了!

不僅如此,就連封帝境的遮心,面對這五千大軍的時候,都不得不小心翼翼,對方的實力有些詭異,發揮出來了超常的水平。

「遮心,你的軍隊雖然厲害,但是面對我的吞噬魔衛,還是沒有辦法的,吞噬魔衛,給我殺!」那個黑色甲胄的男子冷笑了起來,身體融入到了那五千大軍之中,五千大軍立刻發動了起來。

這個時候,遮心才知道這個軍隊的詭異之處究竟在什麼地方,這個軍隊之中,散發一種黑色的氣息,交織在一起,竟然可以吞噬一切攻擊。

想象一下,雙方實力差距本來就打,自己這邊攻擊對方的能量還被吸收了,這已經不是戰鬥,而是在幫助敵人了。

就算是遮心,也很難打破五千人的防禦,這與個人的戰鬥力關係不大,當五千人的實力凝聚到一起的時候,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雙方的大戰從未停止,遮心與五千天帝軍戰鬥,王雨凰也在和餮獸的意志鬥爭。

她的目光時而明亮,時而混濁,彷彿時時刻刻都在不斷的意識衝突之中。

「你想要讓我的女人臣服,還沒有問過我答不答應!」突然,一聲冷笑,破開了一切,傳遞到了王雨凰的腦海之中,也讓遮心,王流雲以及五千天帝軍聽的清清楚楚。

隨後,遠處的星空之中,一道道陰冷的煞氣傳遞而來,竟然比五千天帝軍身上的煞氣還要濃郁,為首的一個人,更是滿臉的怒容,不停的怒吼,手中一柄赤色的長劍散發無量無邊之神威!

「這是……接近入魂級大成的軍魂!」餮獸發出了不可思議的聲音,竟然被這道聲音硬生生的震散了意識,而王雨凰的雙眼也是睜開,恢復了清明。

「葉修……」王雨凰喃喃自語,眼睛之中,流淌出來了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

「葉修,想不到你真的出來了!」遮心卻是滿心的喜悅。

王流雲面色一變,隨後快速收斂,笑了起來,手中長劍揮舞,將面前的毀滅大軍擊殺了數人。

葉修此刻也是心中熱血沸騰,熟人都在,正好是反攻的最好時候。

毀滅大軍此刻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同樣的,他們的全部力量也幾乎都在這裡了,如果將這五千天帝軍全部擊殺,那麼魔域之中,應該就沒有什麼中堅戰力了,到時候自己就正好可以直搗黃龍,將之徹底毀滅,救回笑笑!

葉修身後的修羅衛也在怒吼,身上氣息交織,再次凝現出來可怕的修羅魔神相。

那阿修羅一手持長劍,狠狠一下劈砍而出,瞬間撕裂虛空,超越無盡距離,將整個五千天帝軍全部撕裂,打破了他們的封鎖。

「雨凰!」葉修虎目也有些濕潤,自己這一次離去,就是這麼多的歲月,卻是讓王雨凰他們受苦了。

「修羅衛,給我殺!」修羅衛征戰了這麼多次,其中也有許多天帝級別的高手,而且,最重要的是,修羅衛的軍魂,已經是入魂級大成,這樣的軍魂完全可以輕鬆虐殺毀滅大軍的軍魂!

五千天帝軍似乎也有些戰慄,知道來了真正的對手。

景文嘿嘿一笑,終於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讓他有些興奮,此刻手中持一柄長槍,直接出手,瞬間擊殺了三個天帝,鮮血流淌,灑在他的臉龐上,他卻沒有絲毫的感覺。

剩下的修羅衛,也彷彿是變成了真正的修羅一般,縱然是戰力不敵五千天帝軍,但是他們的氣勢卻比對方還要強大,

「哈哈,葉修,我還以為你沒有太大的進步,沒想到你居然也已經成為封帝境,也好,今天就讓我們兩個來並肩作戰,共同擊殺我們的敵人,還整個玄炎世界一個安寧吧。」遮心大笑了起來,熱血沸騰,「邪心軍,給我殺,不能被葉修那小子看扁我們!」

「是!」看到援兵來臨,雖然只有幾百人,但是卻直接撕裂了五千天帝軍,頓時讓邪心軍受到了觸動,身上一絲絲氣息散發出來,竟然是凝聚出來軍魂的徵兆!

那黑色甲胄的男子,不由得冷笑連連,看到葉修等人到來,非但沒有絲毫的意外,反而是有一種意料之中的感覺。

「毀滅大軍撤退,現在還不是徹底和他們決戰的時候!」那個黑色甲胄男子卻出乎意料的沒有和葉修遮心他們硬拼,竟然要帶著五千天帝軍撤退。

「想走,怎麼可能?」葉修冷笑了起來,這五千天帝軍的可怕,他自己清楚的知道,以餮獸的實力,恐怕讓這五千天帝軍突破到天皇境都不是不可能,如果是這個的話,那麼就算驅逐洛雲再強大,都阻擋不住。

「吞噬魔衛,不要糾纏,撤退!」黑色甲胄男子怒吼,手中出現了一枚黑色的珠子,一下扔出,黑色的珠子就變成了一道漆黑的門戶,五千天帝吞噬魔衛,居然有條不紊的走進了那門戶之中。

「殺!」修羅衛凝聚修羅魔神,手中的刀槍劍戟鉤叉同時出手,打的虛空都爆炸,一下將門戶徹底粉碎。

遮心,王雨凰,王流雲,也是去擊殺剩下的毀滅大軍。

吞噬魔衛雖然可怕,但是剩下的毀滅大軍也不容小覷,如果任由這些存在逃走,還不知道餮獸有沒有手中再創造出來吞噬魔衛這樣的軍團!

葉修在這個時候也出手了,與修羅衛軍魂融合之後,他覺得自己的實力在不斷增強,彷彿有無盡的能量湧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隨後他才發現,這並不是幻覺,而是真實,自己居然與那虛空之中本來存在的修羅魔神融合到了一起。

此時此刻,他就是修羅,修羅也就是他。

「修羅,阿修羅,諸般變化,主征伐殺戮,戰力逆天,血腥似海,殺戮蒼生,是為修羅……」冥冥之中,葉修彷彿是溝通了一個神秘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之中,有無數可怕的魔神,他們就是阿修羅族的族人。

他們生活的地方,卻是一片血色的海洋,也叫做幽冥血海!

「《阿修羅戰體》!」突然,葉修的腦海之中,似乎出現了一道寶典,其中記載著古老的無上神通,阿修羅戰體,據說修鍊成功之後,抬手可以將大日都抓攝下來。

大日可不是普通的星辰,而是一個宇宙的根基,真正的宇宙大日,無量無邊,永恆不滅,和宇宙一般壽元,甚至可以說那大日就是宇宙。

可是阿修羅卻可以一把抓下大日,等於是拿攝宇宙的大神通,王宇林都沒有這樣的手段,他如果能夠拿攝宇宙,直接帶著玄炎世界離開也就是了,又何苦要對抗餮獸?

不過現在卻也不是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一切都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葉修出手,三頭六臂,種種神通,眉心天眼瞬間睜開,無量血光迸射而出,將那些天帝全部定住,隨後血光旋轉,變化成為可怕的漩渦,將其中的數百天帝都給絞滅,成為了碎片,凝聚到了葉修身後,成為了濃郁的血霧,一片血色的領域。

阿修羅領域!

「如果將這五千天帝軍,整個吞噬魔衛全部擊殺,轉化成為阿修羅領域的力量,或許我就真的可以凝聚出來領域的雛形了。」葉修自語,感覺著自己實力的增加。

突然,他手中一柄鋼叉猛然刺出,變化成為了數百丈長短的光芒,將面前的吞噬魔衛全部橫掃,變成無盡血霧。

葉修率領修羅衛殺的痛快,王雨凰他們也是節節勝利,沒有了頂尖戰力的毀滅大軍,在王流雲,王雨凰,遮心以及邪心軍的手下,就是一群待宰羔羊,不過片刻時間,就已經被擊殺了數萬之多!

剩下的毀滅大軍心中早已沒有了戰意,一個個想要後退,他們雖然被餮獸控制,但是卻還有自己的本能,此刻明明知道是去送死的事情,他們自然是不會做的。

「好,好,葉修,你的實力果然不錯,可惜,我的本體被封印了,否則將你的軀體煉化成為我的分身,還不知道會發展到什麼地步。」那黑色甲胄男子似乎沒有看到吞噬魔衛的損失,一聲低喝,所有的吞噬魔衛氣息凝聚到了一起,竟然在虛空之中凝聚成了一個彷彿是蝌蚪一般的東西,不過卻要巨大億萬倍,彷彿一張口就可以把整個宇宙都吞下。

這就是餮獸的原型本相!

不過,這餮獸卻沒有對葉修出手,而是身影一動,直接將虛空破碎,打開了一條通道,身子一卷,將剩下的吞噬魔衛全部都卷了起來,進入到了通道之中。

這餮獸虛影實力強大,就算是此刻的葉修,也沒有把握可以戰勝,所以也就沒有繼續出手。

「既然今天殺不了這些吞噬魔衛,那就殺一些毀滅大軍來當做利息吧。」葉修冷笑一聲,嘴角帶著一絲可怕的光芒,冰冷到了極致。

他率領修羅衛,與剩下的毀滅大軍碰撞到了一起,只是一次碰撞,就撕裂至少數千毀滅大軍的身體。

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所有的毀滅大軍就被聯軍擊殺,直到這個時候,葉修才可以靜下來,看著遠處的王雨凰!

「雨凰!」葉修心裡有很多話想要說,可是此刻話到嘴邊,就只變成了一個名字。

僅僅是兩個字,就說出了葉修在無盡歲月之中對王雨凰的思念。

修行之士,本當無情,可是誰又能夠真正無情?愛恨情仇皆是情,如果無情,那麼和石頭有什麼區別?那麼修行也就沒有了絲毫的意義。

「葉修,你終於回來了!」王雨凰一下飛了過去,抱住葉修的身體,淚水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來,打濕了葉修的胸膛。

感受著懷中的溫香軟玉,葉修心中也泛起了波瀾,輕輕拍了拍王雨凰的肩膀,「別哭了,我回來了,只要我回來,就沒有人能夠欺負你。」

葉修的話語自信,但王雨凰卻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這是她的男人,她相信葉修一定可以說到做到! 「十九年前……」奈瑞尼皺眉計算思索著,好一會後才苦著臉道,「我、我若說那幾年我正在沉睡,你們信嗎?」

風玫:「……」

沐音澈冷笑一聲:「你自己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