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雙手捧着簽名,像出籠的兔子一般閉着眼睛朝前跑。

楊暖暖邊走邊看,兩個同樣沒有看路的女生,碰一下的撞到了一起。

楊暖暖被那個胖胖的女生撞到了鼻子,她坐在光可鑑人的地板上,吸了吸鼻子,兩行血流了出來。

那個女生一看到楊暖暖流鼻血了,被嚇的起身就逃走了。

楊暖暖坐在地上,她覺得脣瓣一熱,伸手一摸,手指上染上了血,靠,居然流鼻血了。

楊暖暖雙手撐在地上,有些吃力的站了起來,她手上的血染在了地板上。

微不可尋的一絲絲血跡留着了嘉恆影視國際公司的地上,楊暖暖站起來之後,她捂着自己流鼻血的鼻子就回家了。

楊暖暖不知道是,當她不小心把血沾染在地上之後,人羣的中心處,所有人的焦點,被保安緊緊保護住的顧栩,猛地一愣。

顧栩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他逃離保安組成的安全地帶,從人羣裏擠了出去。

是誰?

這個血腥味的主人是誰?

她在哪?

等瘋狂的粉絲被安保人員請出去的時候,顧栩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站在裝修豪華奢侈的公司內部。

顧栩站在遠處,他凝眉盯着地板上那一絲絲肉眼難以輕易察覺的血絲,這個人會是誰呢?

楊暖暖不小心抹在地上的血只有一點點,顧栩雖然看不到那一點點血跡,但是他能聞到,他渾身上下每一個小小的細胞都能感受到。

回到家之後,晚上楊暖暖就接到了嘉恆影視公司人事部的電話,她被錄用了。

楊暖暖很開心,她認爲肯定是蘇月在中間起了作用,所以她才能找到工作。

楊暖暖出人意料的成了當紅炸子雞顧栩的私人生活助理,顧栩欽點一個沒有經驗沒有學歷的年輕女孩做自己的私人助理,讓許多人不得不懷疑楊暖暖和顧栩的關係。

楊暖暖年輕漂亮,年齡和顧栩相仿,好多公司內部的工作人員都以爲她是顧栩的祕密情人。

後來楊暖暖入職了,一開始同事們忌於顧栩的人氣地位,對楊暖暖那叫一個好,各種巴結楊暖暖。後來他們才發現顧栩對楊暖暖根本就沒有意思,不僅沒有意思,他們還根本就不認識。

王心對楊暖暖的敵視就是源於她是顧栩欽點的生活助理,再加上顧栩單身,楊暖暖也是單身,對顧栩有非分之想的王心肯定是明裏暗裏的給楊暖暖找不痛快,下絆子。

楊暖暖勤奮好學,堅韌機智,雖然王心各種找事,爲了保住自己的飯碗,楊暖暖也就這麼忍下來了。

楊暖暖從頭到尾的回憶了一遍自己再顧栩身邊工作的這兩年,她像是想明白了,猛地起身坐了起來。

“顧栩!”楊暖暖低着頭眼神發怔,怒怒的從脣齒間擠出這兩個字。

她最近一切不痛快的源頭就是顧栩,要是沒有顧栩的話,楊暖暖現在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裏,她更不可能會結識這一羣鬼。

顧栩你是人嗎?

會不會連顧栩都不是人,楊暖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大跳。

顧栩啊顧栩,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幹什麼? 想明白的楊暖暖覺得現在身處這裏的所有人,都被顧栩玩弄於股掌之間。

如果顧栩是個活生生的大活人的話,他有能力將一羣鬼玩弄在股掌之間嗎?

現在出現在這裏的人,除了楊暖暖之外,可沒有一個是好惹的貨色,楊暖暖見識過眼前的這個失了憶的藍眼男人。

雖然他現在失憶了,楊暖暖也不敢輕易的去惹怒他。

以顧栩的能力,他能控制住這個藍眼男人嗎?

龍少決也在這裏,龍少決的能力何嘗遜色於阿king呢。

顧栩真的有本事去操控掌握這裏的一切嗎?

答案當然不是了,顧栩的身後還有一個左白帆,他纔是操控這一切的主謀。

顧栩只想像個人一樣的活在這個世界上,他什麼都不想要,只想做人,只要做人!

阿king嘴裏一直嚼着乾燥的壓縮餅乾,他手裏拿着水,湛藍色眼睛一直盯着瓶口看。

剛剛阿king目送着楊暖暖對着瓶口喝了一大口水,現在他有些猶豫要不要喝水。

要是兩個人共用一個瓶子喝水,那不就是間接接-吻嗎?

間接接-吻可以有!

楊暖暖盯着阿king看,阿king盯着手裏的純淨水看,不知道他失憶的情況會持續多久,他會一直這樣嗎?

阿king想了好久,他舉起純淨水瓶子,對着瓶口,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口水。

壓縮餅乾實在太乾了,放在嘴裏幹嚼就像是在嚼轉頭一樣。

喝了一大口水,壓縮餅乾的口感才略微好了一點。

“吃好了你就休息吧,這裏我看着。”楊暖暖看阿king放下瓶子,她慢慢的說。

“我不困,也不累,你休息。”阿king對楊暖暖說。

“巧了,我也不困。”楊暖暖道。

其實楊暖暖不是不累不困,她是不敢休息,更不敢毫不保留的睡着。

“那……”阿king已經到嘴邊的話,擰巴在一起,無法說出口。

“恩?”楊暖暖疑惑的看着他,他想說什麼。

“那我們就這樣坐着吧。”阿king想了想道。

“噗嗤。”楊暖暖一下沒忍住,揚眉笑了出聲。

想了這麼老半天,最後冒出了一句我們就這樣坐着吧,阿king你怎麼不上天呢。

阿king盯着楊暖暖笑意炎炎的笑臉,他冰涼的內心,像是被這一抹明媚溫暖的笑容籠罩住,一股舒適的暖意漸漸的涌上心頭。

“好。”楊暖暖點頭答應。

坐着就坐着吧,現在他們出了安靜的坐着,還能做什麼呢?

楊暖暖坐在地上,阿king坐在她的身側,兩個人視線所在的方向是完全相反的,楊暖暖老老實實的坐在地上,阿king只能盯着她一小部分的側臉看。

寂靜逐漸佔領楊暖暖和阿king身邊的所有領地,楊暖暖睜着大眼睛不說話,阿king靜靜的盯着楊暖暖看。

楊暖暖時不時的看一眼時間,真希望明天清晨可以早點到來。

安靜的墓道中,阿king忽然站了起來,他起身發出的動靜,在安靜的墓道中顯得各位的突兀。

“怎麼了?”楊暖暖小心的擡頭看着阿king問。

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沒事。”阿king搖頭回答。

“……”楊暖暖無力的翻了一個白眼,沒事你忽然站起來幹嗎,老孃神經衰弱,心臟病都快被你下出來了。

阿king和楊暖暖之間隔了大約三步,阿king拖着傷腿,一瘸一拐的走到楊暖暖面前。

阿king走到楊暖暖面前,他就像一堵人肉牆壁一般站在楊暖暖身前,楊暖暖小小的身體籠罩在他黑色的影子中。

楊暖暖慢慢的擡頭,她擡頭仰望阿king英俊立體的五官:“你想幹嗎啊?老老實實的呆一會很難嗎?”

阿king沒有說話,他順勢坐在了地上。

阿快king坐在楊暖暖面前,他湛藍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楊暖暖的臉。

原來他忽然站起來,只是爲了能夠換個方向,更好的盯着楊暖暖看啊。

“看我幹嘛,我臉上有字嗎?”楊暖暖不爽的撇了阿king一眼。

他淡然湛藍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看,恨不得把楊暖暖整個人都塞進他的眼睛裏。

“我在想……你是誰。”阿king有些遲疑的回答道。

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啊,阿king理由正派到楊暖暖無話可說,無力反駁,更沒有讓他的視線遠離自己的理由。

“……”楊暖暖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阿king坐在楊暖暖面前靜靜的看着她,楊暖暖抱腿而坐,她把下巴遞在自己的膝蓋上,眼眸低斂着。

阿king看着楊暖暖,楊暖暖也看着阿king,安靜再次捲土重來。

楊暖暖盯着阿king的肌肉看,阿king盯着楊暖暖的臉龐看。

兩個人視線的方向不同,兩道完全不同的視線沒有任何交集,也沒有碰撞到一起。

哇噻噻!這肌肉怎麼能練的這麼完美呢?

和這個男人一比,我之前看的健美先生大賽裏的肌肉男弱爆了,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阿king看着楊暖暖,一個模糊的影像在他的腦海中時不時跳閃,她是誰呢?

經過長時間的觀察,阿king確定了一點,他是認識楊暖暖的,他存在於他記憶中,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騙不了人。

阿king對楊暖暖有種熟悉的感覺。

“好了,看了這麼久了,你想起我是誰了嗎?”在楊暖暖覺得自己快要流鼻血的時候,她移開了盯着阿king胸口肌肉的視線。

再盯着這個男人的完美身材看,楊暖暖肯定會流鼻血。

“沒有。”阿king回答。

“那你就快點移開你高貴的視線吧,你已經看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想起來。

再看下去,你也還是想不到,與其這樣,你還不如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祈禱自己能早日恢復記憶。”楊暖暖不正經的道。

“不,我要看。”阿king拒絕了。

“就不給你看。”楊暖暖道,楊暖暖說完就用自己的胳膊護住了臉蛋。

“別鬧。”阿king伸出手,他握住了楊暖暖的胳膊,“讓我再看一會,就一會。

楊暖暖的身體很溫暖,他拉着她的胳膊,掌心一片暖烘烘。

這樣真舒服。

“我偏不。”楊暖暖捂緊了自己的臉。

你是誰啊,盯着我看幹嗎啊! “嘶嘶。”

“嘶嘶。”

“嘶嘶。”

安靜的墓室中,傳來一陣動靜極大的嘶嘶聲,阿king聞聲一愣,他立馬扭頭去尋找是什麼東西出來了。

捂住字就的頭的楊暖暖並沒有聽到,她身體動了動,把自己的腦袋完全藏起來。

阿king鬆開握住楊暖暖胳膊的手,直覺告訴他,有危險。

阿king小心謹慎的盯着自己身體的周圍,心中不安全的警報大作,阿king有些慌了,一種沒有原因的恐懼從心底涌起。

那種最原始的驚恐畏懼之感,就像是老鼠見了貓,毒蛇見到老鷹,腐爛的屍體見到蟲卵一般。

阿king亂轉的眼睛忽然看到了那把刀身染滿血的匕首,那是他不久之前扔到地上的。

“嘶嘶!”

“嘶嘶!”

“嘶嘶!”

越發大的動靜傳來,楊暖暖猛地擡起頭,什麼聲音,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了?

楊暖暖擡頭看了看,阿king扶着自己的傷腿,一瘸一拐的走到匕首旁,他彎腰撿起了刀。

“怎麼了?”楊暖暖不敢掉以輕心,她站起來噔噔噔的跑到阿king身邊問。

“不知道,直覺告訴我有危險。”阿king拿着刀回答楊暖暖。

“這是什麼發出的聲音。我怎麼聽着像是有人在摩擦塑料袋玩呢?”楊暖暖凝神細聽了一會道。

“不知道。”阿king搖頭回答。

阿king只知道他很害怕這種躲在暗處的不明生物發出的動靜,除了最原始的恐懼以外,阿king對着其他的一無所知。

“唔!!唔!!唔!!”靠在牆角的那個人情緒陡然變得激動起來,他用力掙扎,嘴裏發着嗚嗚嗚的怪聲。

看他的樣子反應似乎很害怕。

“躲在我身後。”阿king把楊暖暖往自己背後藏。

“我不怕,我一點都不害怕。”楊暖暖從阿king的後背走出來,她與阿king並肩而站。

楊暖暖是真的一點都不害怕。

“嘶嘶!”

這股子動靜越來越響亮,阿king的臉色也隨之變得慘白異常。

站在阿king身旁的楊暖暖有些不知所云的看着四面八方,這種動靜越大,楊暖暖越覺得就像是個調皮的小孩在揉搓塑料袋玩。

“躲起來。”阿king皺眉走到楊暖暖身前,又把楊暖暖藏了起來。

“哎喲,我說了我不害怕,到是你,你看看你臉白的,你躲起來吧。”楊暖暖固執的走到阿king身邊。

“……”阿king手掌反握住刀,他一雙湛藍的眼眸警惕的看着前方。

那種嘶嘶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的,並沒有侷限於某一個地方。

“我是男人,有我在,你躲起來。”阿king側眼盯着楊暖暖道。

“好了,你腿都瘸了,這個時候個人的英雄主義沒用。”楊暖暖伸手她奪過阿king手裏的刀。

楊暖暖溫熱的手握住阿king的手,她用指甲摳了摳阿king的手,示意他鬆手,把刀給我。

阿king固執的握着刀,他盯着楊暖暖,不肯鬆手。

“你不是說有危險嗎?”楊暖暖看着阿king問。

“恩,我感覺到了危險。”阿king點頭回答。

“既然你都感覺到了危險,幹嗎還拿着刀啊,把刀給我防身吧。”楊暖暖道。

阿king聽楊暖暖這樣說,他緩緩的鬆開了手。

楊暖暖接過他手中的刀,她擡頭對着阿king笑了笑。

阿king腿上的傷口包裹了一層厚厚的紗布,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紗布再次被血浸紅

傷口一定很疼,不然阿king走路的時候,肯定不會一瘸一拐。

“到那邊去。”楊暖暖手指着放着揹包的地方道。

“你去。”阿king繞到了楊暖暖身前。

“你怎麼這麼磨嘰呢?讓你去你就去,你腿還想不想要了。”楊暖暖不耐煩了的道。

楊暖暖說完就拉着阿king,把他往揹包旁邊帶。

楊暖暖拉着阿king,阿king配合的跟着她一起走。

“你在這裏坐好。”楊暖暖說。

“……”阿king站着,他默默無言的盯着楊暖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