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若呆了一呆,這些事他還真不知道。

三人猜來猜去也猜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們猜到最後竟以為是一個殘忍變態的的人類將這些人打倒,然後咬死的,因為這個世界上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只是這種想法也太過滑稽。

但無論什麼原因,這森林裡已不再安全了。

薩若道:「楊柳小姐,思思小姐,我看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這森林裡看樣子已經不安全了。」

楊柳也將目光轉向思思,看那目光也正有此意。

可是思思卻忽然變的激動起來,滿臉通紅,道:「要回去你們回去,我今天非得捉住那晶晶獸!」扭頭竟又往樹林深處走去。

薩若吃了一驚,這女孩兒今天是怎麼了,難道那晶晶獸真的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嗎?

楊柳趕緊拉住她,楊柳雖然平時對人冷冰冰的,但對思思卻是特別好,簡直猶如親姐妹一般。

她道:「思思,我們先回去,改天再來,這森林裡今天處處透著詭異,說不定又什麼危險的」。

思思頓足道:「姐姐,今天再捉不住,以後再怎麼可能遇到它,晶晶獸是不會在一個地方超過兩天的!」

楊柳道:「可是……」

思思打斷了她:「姐姐……」竟然流下兩行清淚來,後面的話也因哽咽而說不出來了。

薩若馬上就想到思思肯定不只想得到晶晶獸那麼簡單。

只聽楊柳重重嘆了口氣,將思思摟在懷裡。說道:「都怪我那可惡的哥哥,可那晶晶獸能夠實現願望的說法只不過是個傳說而已,你又何苦去冒這個險呢」

思思仍是啜泣不止,說道:「姐姐,可是如果你是我,你願意嫁給像你哥哥那樣的人嗎?」

思思這話一說出來,楊柳愣了一愣,半晌說不出話來。說實話,作為妹妹的她早就對她那個哥哥不滿了,甚至現在她都不怎麼理他。

原來思思的心裡是那麼抗拒掌門人安排的這親事,薩若心裡暗自發誓,一定要將這次的第一名奪過來。馬上就想大聲對思思說出自己的想法可是立即又頓住了,現在對她們說一定會讓他們以為自己是瘋子的。

又想到這楊天嘯究竟是怎樣一個人,讓思思寧願冒著危險來這裡獵捕晶晶獸也不願意嫁給他,但話又說回來,難道這一切都應該怪到他頭上嗎,難道也不該怪掌門人嗎,可掌門人……

他實是不明白掌門怎麼竟會為了增加門派的實力竟連女兒的幸福也賭上。

忽聽楊柳道:「思思你跟我回去,我答應你,雖然我從不想跟我哥哥作對,但是這次為了你,我一定會幫你打敗我哥哥的」

思思一下從楊柳懷裡抬起頭來,目光里竟是喜悅,不解,還有感激,她道:「柳姐姐,你…..」

楊柳又嘆了一口氣,說道:「思思,你別說了,只因我也是女子,而且還是你的好姐妹,我也不想你的幸福被我哥哥毀了」

思思又將頭埋在楊柳懷裡。

薩若看到她們的姐妹之情,也不禁替思思感動。

忽然他感到眼前白影一閃,似是有一物從他們旁邊躍過,他轉眼一看,只見一左側樹枝上站著一隻漂亮的小動物。

這動物似是松鼠,又似是兔子,腦袋圓圓的,一雙眼睛透著精靈古怪,全身羽毛雪白,隱隱間有光滑流動。

莫說是那些女孩子了,就連薩若見了它也感到喜歡。

此時它坐在樹上,朝薩若揮舞著兩隻爪子,樣子滑稽無比。


薩若驚叫道:「思思小姐,楊柳小姐,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思思看了一眼,叫道:「那就是晶晶獸!」

那晶晶獸見驚動了人,又往樹林深處竄去,看速度,也並不像很快。

!! 長安城 皇宮議事廳

“可惡!”李凌覺得自己肺都氣炸了:“好一個獸人帝國,我還沒去找他算賬,他倒是先發難了!”

穿越至今一直都是順風順水,李凌還從來沒有經過這麼大的挫折,在開國閱兵的時候被人刺殺,如果不是典韋和伊娃捨生相救,此時李凌恐怕早就在李峯的身上重生了。

就算最後斬殺了刺殺者,獸人帝國最後的頂樑柱,使得獸人帝國徹底失去了最後的底牌,只能任憑李凌宰割,但是李凌的損失也不可謂不大。典韋遭受重創,已經送回了基地治療外加調劑升級,經過這次事件,李凌再一次感受到了自身護衛力量的不足,典韋的升級,勢在必行。

伊娃也身受重傷,雖然沒有典韋那麼嚴重,但是不是系統出品的伊娃無法在基地接受治療。只能臥病在牀,靠着各種藥劑慢慢養傷,沒有個把月的功夫是別想痊癒了。

還有凱琳,本質上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女孩,在最後一刻被伊娃拋上半空,被空中火刃風騎士眼疾手快的接住,但是也受驚嚇不小,現在還在皇宮裏陪着伊娃。

與上述相比,被戰鬥餘波泯滅的上千火刃士兵,再加上大漢帝國名聲所受到的損失倒顯得不是那麼重要。

第一次距離死亡這麼近,李凌後怕的同時還伴隨着無邊的憤怒。

“誰能告訴我!他們是怎麼混進來的!”李凌憤怒地拍着桌子說道。隨着自身權柄日益增重,李凌身上的威勢也越來越重,發起怒來,有一種令人膽戰心驚的感覺。

桌子下方衆英雄皆是唯唯諾諾,不敢在李凌暴怒的時候觸李凌眉頭。這一幕若是被大陸各國使節看到,一定會大覺不可思議。

星月大陸,弱肉強食,強者爲尊。

雖然貴族的階級地位神聖不可侵犯,但是都建立在貴族是大陸的精英,實力雄厚的一批人,所以才能位居於貧民之上。

而在貴族之上,還有一個階層,叫做強者。沒錯,超階強者,到了這個層次,人海已經失去了意義,萬軍之中,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取上將首級如同探囊取物。唯有同級強者出現才能與之對抗。

所以即使一個貧民出身的超階強者,隨意斬殺一個小貴族,也不會有人爲之出頭,這就是超階強者的特權,當然,哪怕真的一個貧民成爲了超階強者,想要爵位也一定會有無數國家拋出橄欖枝。

所謂皇權至上,在星月大陸並不適用,好比人類兩大帝國掌權的都是由超階強者組成的議會,除非像獸人皇族一般掌握了冠絕全國的實力才行。

所以若是有人看到,李凌一個七級實力的皇帝如此呵斥一羣超階強者,一定會感到大爲詫異。

“說啊!”看到下首的衆英雄沒人答話,李凌憤怒不減;“建國第一天就在帝都被人刺殺!你們讓我顏面何存!”

“主公息怒!”看着武將們都低着頭不知如何是好,現階段唯一的謀臣司馬懿走出來對李凌說道:“如今看來,這也不算是壞事!”


“不算壞事?”聽了司馬懿的話,李凌更加憤怒;“我死了倒是沒事,伊娃和凱琳可是差點被殺!難道這還是好事嗎?”

“主公,這都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們今天舉行閱兵的目的算是達到了。”司馬懿不理會李凌的憤怒,仍然面不改色的回到道。

“先生什麼意思?”李凌總算沒有憤怒地失去理智,聽到司馬懿這麼說,大爲詫異,反問道;“建國的第一天在帝都遇刺,而且別的使節都在場,恐怕這臉面丟大了吧!”

“主公有所不知。”頓了頓,司馬懿說道;“刺客的實力已經達到十一級,在大陸的傳說中,已經屬於神靈的等級,屬下當時觀察,各國使節早已被嚇破了膽子,畢竟如果刺客的攻擊得手,整個看臺都將會灰飛煙滅。”

“什麼?已經十一級了嗎?”實力只有七級的李凌並不能準確地感知刺客的實力,對於他來說,不管是九級高手還是十級高手,對他來說都是浩如煙海,更何況是一個十一級的大高手。

“而且十一級的實力,恐怕放眼大陸各個國家都沒有能力抵擋。可惜是借用外力強行提升上來的,最後仍然被呂布將軍斬殺。”看到李凌不再像剛開始那麼憤怒,司馬懿露出了一絲微笑。

“別人只會以爲呂布將軍已經是十一級的高手,換句話說,是星月大陸上的低級神靈。”說到這裏,司馬懿再次露出了笑容;“若是這個時候我們再派人散佈謠言,給呂布將軍造勢,恐怕我大漢帝國的地位就無比穩固了。”

“恩。”聽了司馬懿的分析,李凌點了點頭;“就按照軍師說的辦吧。”

想了想李凌眼裏又露出了一絲憤怒:“不過這獸人帝國也太過可惡了!”

“趙雲何在!”

“末將在!”趙雲走出下方武將隊列,恭敬地回到道。

“子龍立刻帶兵,剿滅獸人帝國!即刻出發,不得有誤,一應要求,跟司馬先生講!”

“諾!”趙雲領命走出了議事廳。

“主公!”這時呂布走出隊列。

“奉賢有何事?”

“屬下曾立誓屠盡獸人皇族,懇請主公允許!”呂布請求道,言語中殺氣四溢。

“準!”想到此時還在皇宮後殿修養的兩位嬌妻美妾,李凌毫不猶豫的准許了呂布的請求。

“諾!”呂布接到命令離開了議事廳,追趙雲而去。

“對了,主公!”看到兩位將軍離開了議事廳前去點兵,司馬懿再次開口說道。

“先生還有何事?”處理完各種事情,李凌只想趕緊回到後殿去安慰受傷的佳人,哪裏還想在這裏面對幾個大男人。

“今天有幾個特殊使節求見,我想主公還是見一下的好。”司馬懿賣了個關子。

“什麼人?”李凌皺着眉頭問道。

“上古遺族!”司馬懿回答道;“屬下以爲,他們那裏可能有這附近星域高級文明的消息。”

“好吧,先帶他們去會客大殿,我隨後就到。”李凌想了想說道。 三人見到晶晶獸,忘了危險,立即就要追過去。

可是思思楊柳兩人突然停了下來,都看著薩若。

楊柳道:「傻子,你在這裡等著吧,免得到時候晶晶獸又從這邊逃走。」

薩若道:「可是……」他實是擔心前面的危險,想要跟在兩個少女身邊,也好保護她們。


但這兩個少女卻是一樣的心思,只聽思思道:「別可是,可是的了,柳姐說的沒錯,可別讓晶晶獸從這邊逃走了!」說完她們就追了過去。

薩若只得留在原地,等她們離去后,這裡就剩下薩若一個人,空氣變的安靜下來,一陣風吹過來,帶來地上屍體的血腥氣。

薩若眼見這麼多屍體躺在地上,心裡說不出的煩惡,雖然跟他們素不相識,但見他們死得這麼慘也不禁替他們感到悲哀難過。


「哎,都是這麼年輕的生命,他們的命運可真夠悲慘的,我還活著是不是比他們要幸運得多」

他本想將他們找個地方埋葬了的,但是一想,他們許久不回去,他們門內的人自會尋來,倒也用不著他多事。

他慢慢的彎下腰,想看一下這英年早逝的少年天才柯一諾,但是一眼就見到了他那雙眼睛,這雙眼睛竟還睜著,眼睛似是殘留著恐懼,薩若打了個寒顫不敢再看。

此時林間又起了風,樹葉被吹得颯颯作響。薩若感到一股涼意從心底升起,隱隱感到有些害怕,心裡又替思思她們擔心起來,心想還是暗中跟去的好。

他剛要站起身來,忽然眼角瞥到柯一諾懷中露出幾片紫色的葉子,那葉子還在閃著光。

他心裡一喜,這是「仙靈草」!連忙翻動屍體的衣襟,發現仙靈草竟有四株之多。看來這次收穫挺大,薩若本不是那種扭捏的人,見到好東西,當然會自己拿去。

他想這已經可以肯定是凶獸所為了,要是人的話,又怎會不去拿這仙靈草。

他又去其他屍身上翻了翻,但是卻再沒有收穫,想來這柯一諾在他們門內身份很高,是以才會有這許多仙靈草的,他也不失望,能有所得就可以了。

他又走到柯一諾身邊,說道:「哎呀,兄弟啊,兄弟啊,你死的真的很慘,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也替你感到傷心,不過你死了還做了件好事,我真的很感謝你,那我就替你流幾滴淚水吧」說完竟真的在眼上抹了抹,不過有沒有抹出淚水就不知道了。

這時他忽然聽到了林進傳來了幾聲低低的咆哮聲,心裡一驚,立即從地上躍起。

「誰?」他喊道。

唯有樹葉被風吹動的響聲。

他搖了搖腦袋,看來是自己做賊心虛了。

他就又準備去追思思他們。

可是左側低矮的灌木林間竟又傳來瑟瑟聲。

他轉過頭去一看,不竟吃驚得從地上跳了起來。

只見五隻似是老虎一樣的凶獸從林間竄了出來,每隻怪獸的頭上竟有著五道條紋,竟是五階的凶獸!

那五隻凶獸每隻都有著強壯的四隻,看起來似剛似鐵,它們的身子足足有兩米來長,尾巴像是一條鐵笤帚。

為首的那隻將脖子一揚,露出嘴中鋒利的牙齒,兩隻眼睛射出兇狠的光芒,前蹄一抬,將面前一段手臂粗的樹枝踩斷。


薩若嚇得動都不敢動了,竟不知道逃跑,只覺冷汗從額上流了下來,無論誰第一眼見到這樣的凶獸都會是薩若這個反應的。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林間傳來一聲奇異的哨子聲。

那五隻凶獸一隻竟朝思思她們那邊竄去,另四隻竄到薩若這邊,將薩若團團圍住。

!! 皇宮 會客廳

這是一座專門修建來給李凌接待賓客的宮殿,最直觀的表現了大漢帝國的臉面,金碧輝煌已經不足以形容他的奢華了。通體用鎏金木建造,這種只有在金屬礦脈上纔有可能生長的樹木所製成的木材,難得可貴。

衆所周知,金克木,然而能在金屬礦脈上存活的鎏金樹木堅硬無比,完全可以媲美金石。在星月大陸上,鎏金木就是財富的象徵,因爲人人一旦發現鎏金木,在其正下方,一定有儲量極其豐富的金屬礦脈。

事實上,也只有李凌這種完全不需要考慮五百萬大軍後勤的土豪纔有這個財力用昂貴的鎏金木搭建大殿。換成其他帝國的皇帝,倘若弄這麼一座大殿,恐怕其帝國的財政便會立刻變得緊張無比。

而鎏金木僅僅是這座會客廳的主體建築材料罷了,整個會客廳裝點着無數鴿子蛋大小的月石,這種月石產自深海,其光芒輕柔,遠遠不是夜明珠所能媲美的。把整個會客大廳都籠罩在一片輕柔的光芒之下,美輪美奐。

還有無數精緻的飾品,各個都來頭驚人,往往一個不起眼的小部件便價值連城,整個會客廳的建造真可謂是奢華無比,彰顯着新建的大漢帝國的財力。

“嘶,先生,你們大漢帝國好有錢啊。”遠遠地李凌聽到殿內傳來驚歎的聲音:“這些鎏金木恐怕就得上百萬金幣才能下來吧!”

星月大陸上的錢幣面值從高到低分爲:金幣、銀幣、銅幣。纔去的十進制,一個銅幣的購買力相當於地球上的一元錢。

“何止啊,倫斯,鎏金木恐怕是這裏最不值錢的材料了吧。”緊接着另一個陌生的聲音接過了話茬;“你看這月石,還有這些飾品,哪個不是價值連城。”

“兩位謬讚了,喜歡的話,一會見過我家主公後可以帶走我們大漢帝國的一些特產。”緊接着,李凌聽到了司馬懿謙虛的聲音。

“李凌陛下到!”這時門口的武士看到了李凌的到來,連忙大聲喊道。

“恭迎陛下!”裏面幾人連忙停止了交談,對着走進會客廳的李凌行禮說道。

“呵呵, 不必多禮,都坐吧!”李凌走進了會客廳,身後跟着格羅姆和甘寧二人。

金牌保鏢典韋在下午的戰鬥中身受重傷,已經送回基地治療外加調劑升級,所以李凌的侍衛由格羅姆暫時擔任,考慮到下午的教訓,又安排了擅長隱匿刺殺的甘寧也跟着李凌警戒。

隨後李凌來到主位坐下,這是一個仿照華夏古代會客廳風格建造的一所宮殿,李凌的主位在中間,格羅姆和甘寧侍立左右,一旦發生危險足以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李凌的左手邊坐着李凌手下唯一的謀略類英雄,軍師司馬懿。

而右手邊則坐着三個外貌奇形怪狀的異族。一個五短身材,細胳膊細腿,臉上卻佈滿了堅毅,好似得了侏儒症的人一般。還有一個外表看似是一個正常人類,但是透過其褲子的縫隙,卻能看出,其由沙子組成的小腿和腳掌。剩下一個則是一個後背長着一對黑色翅膀類人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