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瓜?翡翠黃瓜,什麼名字?」肖八爺當然也看到托盤上的黃瓜,也聞到那股清香。吃了那麼多山珍海味,肖八爺當然最了解美食。

「不錯,很好看的黃瓜,不過在好看,也是黃瓜。」肖八爺點了點頭,未等肖八爺想要說什麼,常志遠卻指了指楊芹,笑道:「楊經理,麻煩給我拿幾根,呵呵,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翡翠黃瓜。」

常志遠乃是習武之人,還是喜歡直來直去。楊芹趕緊拿起一根黃瓜,遞給常志遠,常志遠的目光依舊火熱的而看著楊芹,雖然知道楊芹被肖八爺包了,可還是肆無忌憚的看著楊芹。

「我去,什麼玩意。」常志遠的表情變換太快,嚇得明明要吃的肖八爺,也是一愣,趕緊縮揮手來,臉色不善的說道:「常少,怎麼了?」

「太好吃了,這是什麼黃瓜,這味道比水果還要甜。」常志遠幾口就把黃瓜吃了下去,主動站了起來,再次拿著黃瓜,就這麼大口吃了起來。

「咦?」就這麼幾口下去,常志遠的目光更加凝重起來,常志遠可是修鍊武道的。就感覺自己的丹田逐漸火熱起來,一股氣流,讓自己體力慢慢恢復。

「能夠恢復體力的黃瓜?」常志遠雙眸興奮起來,已經開始慢慢咀嚼翡翠黃瓜,吃的根本不是黃瓜,彷彿在品嘗人間美味一樣。

「常少,你到是說話啊。」肖八爺是一愣,看到常志遠那種表情,最後也拿出一根,一口吃下。

肖八爺已經算是美食家了,對於天下任何美味,都能夠信手拈來。可今天吃到楊柏的額翡翠黃瓜,那種從舌尖甘甜到味蕾,自己的身軀彷彿擁有力量。肖八爺也坐了起來,急切說道:「楊芹,在拿幾根,真好吃,你也嘗嘗。」

肖八爺趕緊再次拿了黃瓜,跟常志遠一樣,瘋狂的啃著黃瓜。而楊芹卻愣住了,兩人這樣的姿態根本吃的不是黃瓜,猶如吃著九天仙桃一樣。

「翡翠黃瓜?」楊芹張開小嘴,慢慢咬了一口,猶如星輝的雙眸,彷彿化為日月。

「太好吃了,這根本不是黃瓜!」

楊芹是女人,當然喜歡清涼的食物。黃瓜這樣的蔬菜,不光能夠減肥,還能夠美容,那是女人家裡不可缺少的之物。當然有些人,不是吃黃瓜,是「用」黃瓜。

「八爺,這個黃瓜多錢,我要了。」常志遠不是美食家,可是發現黃瓜能夠補充體力,當然也有了興趣。

「常少,這是賣給我的,回頭我免費給你提供就是。」肖八爺不愧是久經沙場,一句話,就把兩人都想要的東西,攥在自己的手上,而且一個免費提供,專門給常志遠準備,這讓常志遠也暗中點頭。

「老油條!」

「去,楊芹,把楊柏小兄弟,趕緊請出來。我倒要重新見識一翻,這樣的黃瓜,乃是精品,不是凡物。」

肖八爺就喜歡沒事,味道這麼好的黃瓜,還能夠改善體質,更是肖八爺需要的。

「好的!」

楊芹也沒有多說什麼,扭身就走出七樓,來到大廳當中。此時的楊柏緊緊的坐在大堂沙發之上,已經有服務員弄來咖啡,楊柏吃著苦森森的咖啡,只皺眉,更是讓對面正集訓員工的高雲翔鄙夷萬分。

楊芹出現在大堂,自然吸引眾人的注意力。高雲翔也趕緊走了過來,卻看到楊芹恢復平靜,淡淡說道:「楊先生,肖總請你上樓。」

「什麼,楊芹,老總請他?」高雲翔當然大吃一驚,難道這個土包子,真的認識肖八爺。高雲翔可是知道肖青山這幾天都有貴客,根本婉拒鳳縣一切客人。

「吃好了?」楊柏放下咖啡杯,再次皺眉,自己這個農民的確不習慣喝著東西,還不如喝井水要爽快。

楊柏的話,讓楊芹點了點頭,意猶未盡的看著筐中的黃瓜,趕緊說道:「肖總異常滿意,想要跟你談談黃瓜生意。」

楊芹的話,讓高雲翔再次咋舌:「談談黃瓜生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楊芹剛說完,就看到楊柏拿起兩個筐,還以為跟自己前往電梯,楊芹還欠身相讓,結果卻看到楊柏朝著門口走去。

「楊先生,你這是幹什麼?電梯在這裡。」楊芹的話,讓楊柏淡淡一笑:「吃好了就好,我不賣了。」

「什麼?」楊芹可是大吃一驚,剛剛還要談生意,結果肖青山都滿意了,結果這個小子不賣了,這不玩人嗎?

「楊先生,請你留步,有什麼話,你還是跟肖總說,不要讓我作難。」楊芹輕蹙眉心,而這時候,卻聽到楊柏淡淡說道:「楊經理,我們一家人,不會為難你,只是有的人,為難我。呵呵,狗都不吃的黃瓜,怎麼能夠入肖八爺的眼,呵呵。」

「呸,誰和你是一家人。」楊芹的臉一紅,雖然知道楊柏說的是同姓的事情,也是暗中瞪了楊柏一眼,不過聽到楊柏的話,楊芹卻再次一愣。

「你什麼東西,是我說的,你這個東西,狗都不吃。」高雲翔還沒有意識到什麼,卻聽到身後楊芹冰冷說道:「剛才肖總已經吃了,讚不絕口,還有肖總的貴賓。」

當然也包括自己,這句話楊芹並沒有說。他們都吃了,高雲翔間接罵他們是狗,這讓楊芹臉上都是怒氣。

「啊?我,我不是說肖總,我是說這個傢伙。」高雲翔還要解釋,而楊柏已經朝著門外走去。

楊芹趕緊拿出手機,給肖總打了過去,讓員工攔下楊柏。 「小兄弟做人留一線日後好想見,十個億你這已經完全是敲詐勒索了,你可不想到時候我去告你吧!」

趙一博他爹果然是個老狐狸,還想繼續和姜辰周旋,然後尋找姜辰的破綻,想展現自己老謀深算的那一面。

「你去告我啊!你特么自己光天化日聚眾人不分青紅皂白來砸我公司,現在居然還有臉告我,你快去誰不去誰孫子,你知道我天辰集團下面的那些瓷器和裝修以及水晶大燈花了多少錢嗎?你以為都想你祥雲集團那麼窮寒酸,行了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明天等著上頭條吧!」

說著姜辰懶得跟這個老東西扯,便轉身就準備走。

「3個億成交行不行?5個億最多5個億了」

見姜辰還是不肯回頭便吼道!

「十個億可以商量」

「沒什麼好商量的十個億直接給我們集團轉款,別的就別廢話了,你真當老子集團好欺負」

「好!我轉!我轉行了吧!」

「爸!你瘋了這可是十個億啊」

趙一博說什麼也無法理解道

「小不忍則亂大謀,這次事件是我們衝動了,被他們給抓住了尾巴我們沒有辦法,這個跟頭只有認了,別急後面我們還有的是機會,不然這件事情正如同他所說的一樣的話,那到時候我們損失的可不就是十個億那麼簡單了」

看來趙一博他爹還是要考慮得長遠一些,當姜辰上報了公司的賬戶以後,當天晚上十個億的款項便打倒了公司的賬戶上。

回去的路上黎胖子那叫一個高興勁兒。

「這錢也未免太好賺了吧!早知道這麼輕鬆,我們還辛辛苦苦的開什麼公司啊!直接專門去訛人就可以了」

「別!話可不能這麼說,畢竟我們的門帘都被人給砸了,對了你大概估計一下我們店內的損失大概是多少錢」

「這個還真不多,加上那些裝修和被打壞的假山瓷器雕刻字畫以及玻璃啥的最多也就幾百萬吧!但是你這十個億簡直跟撿錢一樣」

「我說你小子我們天辰集團是缺這十個億錢的人嗎?這是代價知不知道,這就是來找我們天辰集團麻煩的代價,不然你叫人家賠幾百萬就可以了,那人家天天都來砸你的店面,你願意不?」

「就是黎胖子就是眼睛掉錢眼裡面去了,一點骨氣都沒有?」

高娃也在一旁吐槽道

「行了!大哥我錯了,我以後在也不BB了,行了吧!」

黎胖子可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趕忙道歉道

「十個億救援蘇家應該夠了,相當於趙一博害了蘇家,現在又拿趙家的錢來救蘇家」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完璧歸趙」

黎胖子發話道

「你不懂歷史就別亂說好不好?還好這裡都是自己人,要是有外人的話,你特么就成笑話了。到時候你丟的可不光是你一個人的臉可是整個集團的臉擺脫天辰集團上任董事」

「我就隨口一說罷了」

黎胖子尷尬的撓著腦袋。

回到天辰集團大廳被打砸的地方已經在喊工人連夜清理,然後進行維修,爭取在明天員工們來上班的時候,不要發現任何不對。

此刻仙鶴山莊別墅內,趙一博氣的籃子都在疼。

「十個億啊?十個億可以揮霍多久了,十個億可以買多少跑車玩多少妞了,但是十個億就這麼忍氣吞聲的拿給了別人,而且還不能把人家怎麼樣,人家還來砸了你的門店,並且毀了你的容,打斷了你的腿」

趙一博越想越氣他從小到大何時受過這種侮辱。

「嗎的!不行這口氣我絕對咽不下去,我必須花高價去請殺手老子必須要滅了姜辰那個混蛋。」

趙一博咆哮著道!

「閉嘴!孽障這還不是你自己種下的果,如果你不去搞你那些風流事情,可能現在你已經和蘇家小姐結婚了,而且已經開始在稀釋蘇家的產業了,得現在偷雞不成蝕把米,還賠了夫人又折兵,你的女人現在都跟著別人跑了」

趙一博他爹,趙山河也是完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沒想到兒子會辦這麼一個糊塗的事情,自己經商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受過這種氣,而且一直和外國人打交道都能遊刃有餘,結果卻沒想到居然載到了一個矛頭小子手裡。

「不行!我絕對要把蘇安嵐給搶回來,爸我錯了,之前是我太年少輕狂了,這一次你一定要幫幫我啊!這可是你的兒媳婦啊!你不是還等著抱孫子嗎?」

趙一博此刻好像也沒有了好的辦法,便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的爹身上。

「我看要不就聽一博的,去國外請一個殺手,自己辦利索一點把他給滅了最簡單不過」

趙一博的結界也就是劉飛的老婆從小也無比溺愛自己這個弟弟,看著自己弟弟如今受了這麼大的欺辱自然是心裡無比氣的。

「真的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好了,首先對方可不是什麼市井小人物,而是一個大人物,再說了你沒聽回來的人說了嗎?他們幾十個人都沒有打倒他一個,對於這麼一個人,你覺得那些所謂的殺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他嗎?再說了這些殺人放火的事情都是下下之策嗎了,也絕非是我等正經商人所做的事情,所以這件事情急不得還得從長計議啊!」

看情況趙山河明顯阻止了趙一博這荒唐的舉動。

「對了!我聽說姜式家族三兄弟的關係特別不好啊!尤其是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大哥二哥是一個媽生的,老三又是另一個媽生的,他們三兄弟好像也一直在暗中較勁兒,你說敵人的敵人對我們來說那不就是朋友了嗎?」

這個時候趙一博的母親發表著自己的觀點道!

「那聽你的意思?你是想讓我們和姜家的老大老二合作來聯合對抗老三了」

趙一博結界詢問道!

「那當然了,畢竟我們和老大老二又沒仇,如今姜家老三這麼猖狂,搶我趙家媳婦不說,居然還砸我們門帘傷我兒子甚至訛了我們十個億,你覺得這件事兒難不成就這麼算了?」

「當然不能算!我覺得這個事情可以,還是老媽心疼我,我就不信三足鼎立還對付不了那小子一個」

趙一博看到尋找到了報仇方法立馬叫囂了起來。 肖八爺聽到楊芹的話,就是一愣,沒有想到就這麼一會的功夫,那個海龜高雲翔就把楊柏給得罪了。

「無妨,讓高雲翔給楊柏道歉就好。」肖八爺很淡定,能夠掌控黑白兩道,自然有一定的手段。

當楊芹把電話給高雲翔的時候,高雲翔猶如吃屎一般,臉色連續數遍,都發紫。不過在電話當中肖八爺說的很清楚,楊柏如果不請上來,那你就可以滾蛋。

高雲翔的確是高薪聘請過來,高雲翔想要離開鳳縣也得看肖八爺讓不讓。

「好,我道歉。」高雲翔秉承大丈夫能屈能伸,本來就是酒店管理專業,立刻換成職業的微笑,只是臉色依舊青紫。

「楊先生,剛才是我不好,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我給你道歉,對不起。」

高雲翔強擠笑容,來到楊柏身邊。而此時的楊柏慢慢轉過身來,淡淡說道:「我口渴了。」

「什麼?」高雲翔雙眸都要噴火,這個土包子明顯要自己奉茶道歉,高雲翔壓低身子,機械的轉過身子,慢慢的拿來一杯水,端給楊柏。

「記住了,莫要狗眼看人低,你吃的,喝的,都是農民種的。」楊柏冷冷的說著,還是沒有接過水杯,淡然的目光掃過周圍的所有人。

這些酒店工作人員都低下頭來,就算楊柏穿著工作服,臟兮的模樣,但楊柏的氣勢猶如神龍一樣,如果這時候有望氣的大師來看,一定會大吃一驚。此刻楊柏身上凝聚龍騰之氣,那是龍出深淵之意。

「楊先生,請隨我來吧。」楊芹也深吸一口氣,看著楊柏的目光,欠身,領著楊柏走向電梯。

在電梯當中,楊柏還是主動說道:「楊經理,如果不介意,叫我楊柏吧。你跟其他人不同,你善良。」

楊柏的話,讓楊芹緩和過來,這時候楊芹也知道楊柏只是過來談生意的,並不是肖八爺的朋友。

「楊柏,小心八爺!」

楊芹好心提醒,這讓楊柏就是一愣,不過楊柏卻微笑說道:「知道了,芹姐。」

「呵呵,還不一定我們誰大呢。」由於兩人都姓楊,楊芹的確對楊柏另眼相看。

就在楊柏要說出自己的年齡時候,電梯門打開,楊芹立刻恢復冰冷,讓楊柏再次一愣。 撿個校花做老婆 楊柏也知道,或許楊芹職業的習慣,看來這次賣黃瓜自己莽撞了。

楊柏雖然是二愣子,但並不笨。只要仔細一想,很多問題都明白過來。套房的門打開,肖八爺哈哈大笑道:「楊柏老弟,你再次讓我驚喜,呵呵,看來你我很有緣分。」

肖八爺很主動,居然起身相迎,這讓楊芹在後面暗中搖了搖頭。而這時候楊柏卻主動的握手,淡定說道:「八爺,好久不見,這一次麻煩你了。」

「不麻煩,快進來,喝什麼?」肖八爺把楊柏請了進來,扭身看到常志遠,趕緊說道:「來,楊柏,我給你介紹,這是D市的常少,常志遠,以後都是朋友。」

「見過常少!」

楊柏沒見過那麼多世面,不過還是很禮貌的說著。常志遠看到楊柏,並沒有起來,只是好笑的看著楊柏,淡淡說道:「那個金線王八,是你養的吧?」

楊柏瞳孔一縮,依舊不承認說道:「常少誤會了,真是我從愛河中撈的,我是開農場的,不是養王八的。」

「是嗎?呵呵,當我沒說,喝酒嗎?」常志遠晃了晃酒杯,就當跟楊柏打招呼了。楊柏也不知道常志遠什麼意思,也只好坐在對面。

特種兵痞在都市 「八爺,我這次來,主要是來談翡翠黃瓜的,我覺得我們農場的產品,應該適合高端市場。」楊柏的話,讓肖八爺再次大笑起來。

「楊柏,我就納悶了,你怎麼弄出來的。這黃瓜比大力丸還要過癮,你有什麼秘密嗎?」肖八爺雖然在笑,可是眼神也卻在注視楊柏。

肖八爺上次並沒有仔細觀察楊柏,而這一次,肖八爺卻發現楊柏很緊張,不過卻很坦然,面對自己和常志遠,楊柏居然還有勇氣來談。

「年少英雄,呵呵!」

肖八爺還是喜歡爽快之人,楊柏並沒有說什麼秘密,反而只是把翡翠黃瓜的事情,介紹一遍。

「黃瓜我買了,我已經讓秘書起草,一百二十元一斤,你看如何?」肖八爺喝著拉菲,居然還讓人從筐里拿出黃瓜。

楊柏這兩筐就四十斤黃瓜,這就價值四千多。平常的黃瓜也就一元多,肖八爺直接翻了百倍。

「八爺,翡翠黃瓜能夠恢復人體力,這價錢我很滿意。」楊柏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眼角餘光看到旁邊的楊芹。

楊芹沒有抬頭,猶如雕塑一樣,自從走進來,只是陪在肖八爺身後。肖八爺看到楊柏滿意,卻再次說道:「那就好,合同一會就起草好,楊柏,你還有王八嗎?」

「家裡還有一隻,你要想要,改天我給你摸去。」楊柏的回答,肖八爺也是一愣,嘀咕著:「你的意思,只有你能摸到這樣的王八,愛河當中,還有這樣的王八。」

「呵呵,當然。」假話當真話說,楊柏可不在乎忽悠人,反正自己的確是從愛河中摸王八,只是需要自己靈霧來改變王八。

「好,好,以後有機會的,你在給我弄幾隻,價錢好說。」肖八爺再次大笑起來,而旁邊的常志遠卻淡淡說道:「還有本少。」

楊柏看了一樣常志遠,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這讓常志遠嘿嘿一笑,反而也高看楊柏幾眼。

二十分鐘后,秘書走了進來,拿著幾頁合同,遞給楊柏。此時的楊柏也停激動,這樣價錢,以後農場就能夠有幾千萬的收入,只是用靈霧產生的黃瓜才是翡翠黃瓜,如今也頂多弄個幾畝就好,其他黃瓜也可以賣,就怕沒有恢復體力的作用。

楊柏看的很仔細,而肖八爺卻跟常志遠在那說笑。而快,楊柏看完了,不過楊柏並沒有動筆簽字,而是淡淡說道:「八爺,有個問題?」

「咦? 名門老公壞壞噠 什麼問題?」肖八爺眯縫的眼睛,淡淡的說著。就聽到楊柏說道:「你這裡有個條款,農場所有翡翠黃瓜都全部供給大酒樓。」

楊柏說道這裡已經皺眉,肖八爺的合同明確寫著獨家供應,以後農場的翡翠黃瓜就被壟斷了。這個肖八爺果然很強勢。

什麼都沒有說,這樣的霸王條款都讓自己簽。如果不是楊芹提醒,自己還真的被價錢給吸引。

「當然,翡翠黃瓜,只能夠在我們大酒樓賣。呵呵,你的黃瓜不僅要賣在貴賓,我肖青山也很需要。」

肖八爺很霸氣的說著,對於能夠恢復體力的黃瓜,那可相當於葯膳。

「八爺,現在翡翠黃瓜的產量並不太大,不過將來我相信,翡翠黃瓜一定能夠賣向全國。你如果這樣的話,豈不是斷我的財路。」

楊柏說的更加直白,肖八爺也露出一絲差異,楊柏只是普通農民居然還能夠想到未來,看來很有遠見。

「哈哈,八爺,人家是很有野心的,有野心的人,我很喜歡。」常志遠笑的很開心,看著楊柏點點頭。

「楊柏,這是小白樓,翡翠黃瓜在多,八爺我也吃的下。你的產量在多,我也會擴大銷路,我八爺的人脈,豈是你能夠想到的。」

「不好意思,八爺,我是不會將獨家供貨,提供給小白樓的。」

酒杯放下,肖八爺的臉上已經沒有笑容,楊柏很頑固,這讓肖八爺很冷淡說道:「如果沒有獨家供貨權,你的翡翠黃瓜就不值一百二,頂多五十而已。」

「而且,八爺我一句話,你信不信,你的翡翠黃瓜,一個都賣不出去。就算你在好,也沒有用。」

房間內,陰冷無比,肖八爺身上凝聚一股氣息,讓身後的楊芹驚恐的看了一眼楊柏。而此時的楊柏深吸一口氣,慢慢站了起來,淡淡說道:「我信,那就五十元吧。」

「什麼?」楊芹差點失聲說話,心中暗想:「楊柏,你是不是傻,就為了獨家供應,得罪八爺,從一百二,就五十。」

這損失也太大了,這個楊柏還是太年輕了,容易衝動。可就在楊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楊柏卻再次淡淡說道:「八爺,你是大佛,但我不是孫悟空。我只是想簡簡單單,站著把錢掙了,不好嗎?」

楊柏還敢如此說話,這讓肖八爺瞳孔猶如針芒,那是一種精光,好像重新認識了楊柏,一字一句說道:「楊柏,你確定,五十元就賣給我翡翠黃瓜,就為了這個自由供貨的權利?」

「是的,你把這個條款去掉,五十元翡翠黃瓜賣給小白樓。」

「好了,八爺,這個年輕人很有趣,你也不差錢,我們也不差翡翠黃瓜。」 總裁大人,情深入骨 這時候常志遠突然說了一句,這讓咄咄逼人的肖八爺,已經露出笑容,如沐春風的看著楊柏,好笑道:「楊柏,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有野心還有膽量,呵呵,這樣吧,翡翠黃瓜八十元一斤,但小白樓要優先供應權,這沒有問題吧?」

肖青山主動退讓,這讓身後的楊芹再次一驚,今天發生的事情,讓楊芹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狠辣果決的肖青山,為何如此高看楊柏,難道是常志遠的原因。 終於,還是拗不過李玲的堅持,凌辰選擇了放棄。

「你不是要回國么?」李玲問道。

「回什麼國,你不回去,我回去幹嘛?」沙發上,凌辰不滿的低聲說道。

這個人怎麼這麼莫名其妙?昨天說回國的是他,現在說不回國的也是他,他到底在搞什麼鬼?

「不回拉倒。」李玲坐在沙發上,不停地咂吧著嘴,吃著水果。

「給我拿個蘋果。」凌辰隨意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