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依依撇嘴道:「人家說不定就是那個蘇大強的妻妾呢。你怎麼娶?」

歐陽不敗一本正經的分析道:「你懂什麼,看到沒有,那女子修為,足足有地位六品!便是比之於我,都不遑多讓,年輕一輩,有這種修為的,那是鳳毛麟角,哪個宗門捨得讓她這麼早成親?別管哪個蘇大強如何,咱們就忍一忍,給你哥我創造個機會!」

說話間,把炎神宗一眾弟子叫了過來,一起吩咐了一下。

這些弟子,都是跟著他出來見見世面的,修為不算高,星位居多。

自然是紛紛點頭同意。

衙門這邊剛剛架好火準備吃東西,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雪千尋打了一盆熱水,來到了蘇文面前,跪倒在地,幫著蘇文洗起腳來!

「嘶!」

眾人盡皆倒吸一口冷氣,齊齊轉頭看向歐陽不敗。

歐陽不敗有些發懵….

那可是地位六品的高手!

還這麼年輕!

怎麼看也應該是一代天驕啊!

為什麼會跪在地上給那個男人洗腳?

特別是,歐陽不敗心中,剛剛升起的女神夢,簡直如同要碎裂了一般。

他忍不住走了過去。

蘇文看到他過來,笑道:「你們慢慢吃,我正好泡個腳,放鬆一下。」

歐陽不敗:「…」

「這位是?」

「我家奴僕,雪千尋。」蘇文一句話,讓歐陽不敗懵了。

他震驚了,這麼年輕,地位六品的天才,在炎神宗內都得給人家當奴僕?

這炎神宗的底蘊也未免太雄厚了。

「這…這..這…」他這了半天,卻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看著雪千尋溫柔的給蘇文洗腳,歐陽不敗內心心痛,嫉妒,不甘種種情緒湧上心頭。

可是能怎麼辦呢。

最終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蘇文洗完腳,趙進拿出一個躺椅,蘇文躺倒躺椅上,拿了本書,看著書打發時間,歐陽不敗對歐陽依依說道:「你去跟他搭訕閑聊,分散他的注意力,我去跟那個雪姑娘聊聊!」

歐陽依依撇撇嘴道:「哥哥,你還要娶她啊。」

「你懂什麼?這麼年輕這般修為,能給人當奴僕?我不相信炎神宗就怎麼強!肯定有其緣故,我去問問,要是能把她帶回雷神宗,便是沒有成親,也是大功一件啊!」歐陽不敗認真說道。

「好吧。」

歐陽依依走向了蘇文。

歐陽不敗立刻向去倒洗腳水的雪千尋靠了過去。

「雪姑娘!雪姑娘!」

他低聲呼喊了兩聲。

雪千尋一愣,問道:「閣下有事?」

歐陽不敗笑問道:「我看姑娘修為不凡,身邊帶著一頭異獸,為何要委身於那蘇大強做奴僕?」

雪千尋幽幽一嘆,說道:「關你屁事!」

往事不堪回首,她自然不會亂說了。

說完雪千尋便要離開,歐陽不敗趕緊上前一步攔住:「雪姑娘,不管你有什麼委屈,只要你說了,我保證幫你協調,我爹是雷神宗長老,便是在宗門內,說話都極有分量,只要你願意轉投我們雷神宗,我爹幫著開口,有很大機會能讓炎神宗放人,到時候你就是宗門天驕,何必再給人為奴為仆?」

「呵呵,閃開,我還得給我家少爺按摩呢!」

雪千尋懶得理他。

歐陽不敗還要再攔,忽然,趙進出現在他身邊,呵斥道:「干TM啥呢?我家少爺給你好臉了是不是?還趁著我家少爺不注意調戲女眷?」

「我沒有!」歐陽不敗趕忙否認。

雪千尋從趙進身邊走過,完全不管他了。

趙進看著歐陽不敗冷笑道:「告訴你啊,別惹我家少爺,他老人家脾氣可不好,惹急眼了,有你小子後悔的。」

說完趙進也走了,只剩下那歐陽不敗….

當天晚上,當歐陽不敗看到雪千尋進了蘇文的帳篷…更是如同心碎了一般…

而在大楚帝都,一些人已經開始琢磨,如何討好項飛燕了。 千萬不要小瞧這個問號。

問號。

代表的是文明的開始。

是互動的信號。

在看到這個問號的瞬間,趙信就已經做好了奔赴戰場,化身鋼琴家的準備。

趙信:??

簡單試探。

在互相尊重的情況下,趙信是個很禮貌的人。他有了解,有一部分人會在陌生人來聯絡他時,下意識的發問號來詢問對方的身份。

或者是以此來展開話題的延展。

趙信給他個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

希望,

他能夠抓住這個機會。

殊不知,此時坐在星君府涼亭的魯班。

???

發問號!

也真的有夠好笑的。

從他來仙域,重塑凌霄寶殿,得匠神之名,就沒有誰敢在跟他對話時發問號。向來,都是他發問號,來展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還從沒看到誰回他問號的。

頓時,魯班就來了脾氣。

天藍石也不看了。

手中拿着通訊器手指在屏幕上一點后,就凝眸盯着屏幕。

匠神魯班:???

他倒是要看看,趙信要怎麼回他。

可惜,

趙信根本就沒給他任何面子。

趙信:?????

匠神魯班:??????

趙信:???????

匠神魯班:????????

趙信:?????????

整個屏幕,全部都是趙信和魯班發來的問號。雖然這就是簡單的問號,但內部卻暗藏殺機。

別小瞧這些問號。

每一個問號的出現,每一個問號的增加,都預示著二人內心火焰燃燒的越發炙熱。

「狂妄!」

匠神魯班爆喝一聲。

給他發問號也就算了,竟然還敢每一次都比他多發一個問號。

他狂妄什麼?!

不就是個月老,還真以為自己在仙域所向披靡么?

匠神魯班:一介月老,竟敢對匠神不敬。

嗤!

趙信噗嗤笑了出來。

月老?

看來北斗星君應該是跟匠神魯班說了他月老的身份。

趙信:不然呢?

趙信:信不信我把你跟三重天東村南門的花豬牽個線,讓你來一段痛徹心扉的人豬之戀?

趙信:你想么?

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魯班看着屏幕硬生生的沒敢回應。

他,不想!

誰腦子有問題才會想着去跟豬太戀愛。

整個仙域,

能幹出這事兒的估計也就天蓬元帥了。

讓他一介匠神,愛上豬?!

趙信:還是公豬哦。

噗!

魯班怒火攻心,一口心血直接噴了出來。

「魯班上仙!」

看到這一幕的北斗星君趕忙迎了上去,魯班甩手將他推開,袖子在嘴角抹了一下,眼眶泛紅手指就好似鋼琴家一般在屏幕上留下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匠神魯班:爾敢!

匠神魯班:你試試看。

匠神魯班:無極仙尊,我告訴你,你別以為你是月老,仙域的其他仙人怕你,我就會怕你。

匠神魯班:我讓你牽,我認了!

匠神魯班:但你要記住,我匠神魯班以天道發誓,此生此事都將與你為敵。

趙信:吼?

趙信:你確定?

匠神魯班:沒錯!

魯班現在真的惱了。

竟然敢如此欺辱他,他堂堂匠神怎能受如此屈辱。就算趙信真的讓他跟豬結合,他的心裏也會深深的記住,趙信是他的死敵。

往後餘生,他會不惜一切代價,讓趙信後悔!

趙信:你真的確定?

面對魯班斬釘截鐵的回答,趙信依舊是那種淡然的口吻,在消息的後面他還放了一排戲謔的表情。

匠神魯班:我魯班向來一言九鼎。

趙信: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