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志遠走出了王廣忠的辦公室。

王廣忠看著歐陽志遠走出去的背影,他的眉頭皺的更加厲害了。歐陽志遠說的都對,不停掉焦化廠,沒有人來這裡投資。

惠瑞爾的投資流產了,難道紅太陽的投資,也要流產嗎?

魚和熊掌不能兼得呀,自己有了政績,進入市裡的領導班子,何愁沒有地方收錢?

歐陽志遠走出了王廣忠的辦公室,直接走向黃曉麗的辦公室。

歐陽志遠敲著門。

「請進!」

黃曉麗的秘書趙笑雲拉開了門,看到歐陽志遠走了進來,笑道:「歐陽縣長,您好,黃縣長正更著你,進去吧。」

歐陽志遠道:「好的。」

辦公室內,黃曉麗同樣在看新工業園的規劃圖。

歐陽志遠走了進來笑道:「看什麼?那張規劃圖設計的不合理,我早就看完了。」

黃曉麗笑道:「我也是認為不合理,這張規劃圖和傅山縣工業園的規劃差遠了,簡直就是眉毛鬍子一把抓,不分層次和條理。」

歐陽志遠笑道:「你看,咱們傅山工業園的設計,規劃明確,條理分明,電子廠、製藥廠、汽車裝配長、服裝廠和食品加工,都是分開的,形成一系列的產品城。」


黃曉麗道:「這張規劃圖,是王書記找人設計規劃的。」

歐陽志遠道:「我晚上把規劃圖從新設計,再給王書記看。」


黃曉麗笑道:「志遠,你負責的可是運河縣的農業,你怎麼對工業園有興趣了?」

黃曉麗並不知道,歐陽志遠被王廣忠任命為新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主抓新工業園的建設和招商工作。」

歐陽志遠笑道:「剛才我被王書記叫過去,他撤掉了副縣長郭振宏的新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讓我擔任,主抓新工業園的建設和招商工作。」

「什麼?」黃曉麗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歐陽志遠笑著又把剛才的話,重複了一遍。

黃曉麗聽完歐陽志遠說的話,直接把規劃圖,扔到了歐陽志遠的懷裡笑道:「這太好了,你來主抓新工業園的建設和招商工作,我就解脫了。」

歐陽志遠輕輕一覽,一下子把黃曉麗抱在了懷裡,閃電一般的在她的嬌唇上很誇張的親了一口道:「看著你都瘦了的樣子,我很心疼,所以,我答應了王書記的再三請求,來接替你的工作,讓你解脫出來。」

黃曉麗笑道:「這個地球離開誰都照樣轉動,呵呵,你答應了王書記的再三請求,你吹吧,我估計王書記一這樣說,你在就樂顛顛的答應了。」

歐陽志遠笑道:「副縣長郭振宏對建設工業園是外行,王書記為了撈政績,給我十個月的時間,把工業園建好,並開始生產,這個時間,正好趕到換屆,嘿嘿,工業園建好了,這個政績,肯定要算到王書記的頭上,所以呀,他現在請我出馬。」

黃曉麗道:「志遠,不論這個政績是誰的,只要對老百姓有好處,我們就應該兢兢業業的把工作坐好。」

歐陽志遠笑道:「我做什麼事,都是兢兢業業。」這傢伙說著話,一隻手伸進了黃曉麗的衣服里。

黃曉麗嚇了一跳,這個不老實的壞傢伙,趙小雲就在外間。

「快放手,外面有趙小雲。」

歐陽志遠的一隻手,一下子就握住了黃曉麗的一隻飽滿的乳房。他笑道:「趙小雲不會進來的,我能聽到她的腳步聲。」

黃曉麗被歐陽志遠撫摸的嬌喘吁吁,醉眼迷離起來。她感覺到,自己的下面濕了。


正當黃曉麗就要迷醉的時候,歐陽志遠閃電一般的把手從她的乳房上拿開。

「趙小雲來了。」

歐陽志遠快速的把黃曉麗的衣服撫平,兩人立刻變得端莊起來。

歐陽志遠做到了遠處的沙發上。

黃曉麗連忙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感覺到,自己那個地方,濕了一片。

她不由得狠狠的瞪了一眼歐陽志遠。

趙小雲開始敲門。

黃曉麗道:「請……進。」

她的聲音還有點顫抖,臉色有點緋紅,兩腿還在發軟。這個大壞蛋,也不分什麼場合,就亂來,羞死人了。

趙小雲推開門,走了進來道:「黃縣長,歐陽縣長,下班了,還有社么么事嗎?」

黃曉麗道:「小趙,沒有什麼事了,你回去吧。」

「好的,黃校長。」

趙小雲微笑著點著頭,退了出去。

黃曉麗伸手一把揪住了歐陽志遠的耳朵,惡狠狠地道:「再不分場合的話,我要懲罰你。」

歐陽志遠一眼就看到了黃曉麗**後面的一片濕潤的痕迹,不由笑道:「曉麗,去換一套衣服,晚上咱們去吃烤全羊。」

黃曉麗一摸自己的後面,摸到了一片濕潤,立刻羞得滿臉透紅,嬌嗔的瞪了一眼歐陽志遠,連忙跑向自己的休息室,去換衣服。

歐陽志遠禁不住呵呵笑著,他想跟過去,但黃夏利在裡面鎖上了。

嘿嘿,小丫頭,還害羞插門,你的身上,我什麼地方沒看過?

黃曉麗換了一套黃色的連衣裙,這套連衣裙,穿在黃曉麗的身上,更加襯托出來黃曉麗的美麗高貴。

「好看嗎?」

黃曉麗看著歐陽志遠,在他前面旋轉了一下。

歐陽志遠笑道:「好看是好看,就是領子開的太低了,那個小白兔,都露出了一點。」

「呸!」

黃曉麗嬌羞的呸了一口歐陽志遠。

「志遠,你還沒有說說你到春江水庫和北峰鄉的情況。」

歐陽志遠笑道:「光顧著看你了,正事卻忘了。」

歐陽志遠把自己去了北峰鄉。以及陳雨馨來投資的事情說了一遍。

「陳雨馨和韓月瑤來了?」

黃曉麗大聲道。

歐陽志遠道:「他們來了,就住在陽泉大酒店,他們明天要參觀運河古城。」

黃曉麗道:「陳雨馨想開發運河古城?」

歐陽志遠道:「陳雨馨想開發運河古城,但這裡的空氣環境污染嚴重,她先看看再說。」

黃曉麗道:「是呀,咱們這裡的污染實在太重了,明天的黨政例會上,我就提出來,關閉焦化廠的提議。」

歐陽志遠道:「你就是不提議,焦化廠不出一個月,就會被拆掉。」

黃曉麗道:「不一定能拆掉。」

歐陽志遠笑道:「要不,咱打個賭?」

黃曉麗笑道:「怎樣打賭?」

「一個月內要是不拆,算我輸了,咱在親熱的時候,你在上面,要是拆了,我就贏了,那啥的時候,我在上面。」

「死歐陽,你占我便宜!」

黃曉麗伸手去恰歐陽志遠的耳朵。歐陽志遠早就沖了出去。

歐陽志遠給周玉海、沈朝龍打了電話,約在一起吃飯。兩人都在運河縣。 惡魔情深:總裁是仇人 ,李大鵬和楊凱旋不在這裡。

沈朝龍笑道:「下次提前通知他們。」

晚上七點整。

歐陽志遠和陳雨馨開著車,來到了陽泉大酒店。

貴賓廳里,周玉海已經到了,韓月瑤和陳雨馨都互相認識,眾人有說有笑。

當歐陽志遠和黃曉麗走進貴賓大廳的時候,看到了還差周玉海。

「黃姐姐,你越來越漂亮了。」

韓月瑤跑了過去,抱住了黃曉麗的胳膊。

黃曉麗笑道:「月瑤的嘴真甜,你也更漂亮了。」

眾人都連忙站起來。

黃曉麗笑著拉住了陳雨馨的手道:「雨馨,歡迎你來運河縣。」

陳雨馨笑道:「黃姐姐,你好。」

這時候,沈朝龍拉著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走了過來。

沈朝龍笑道:「大家都來了。」

歐陽志遠一看沈朝龍拉著的那個女孩子,竟然是龍海市電視台的女記者喬柳煙,歐陽志遠笑道:「呵呵,沈朝龍,快說,你們是怎樣勾搭上的?」

沈朝龍笑道:「歐陽縣長,你現在也是能進常委會的副縣長了,什麼勾搭上,這也太難聽了吧。」

喬柳煙笑道:「歐陽大哥、黃姐姐、雨馨姐姐、月瑤、周大哥您們好。」

眾人又是一番笑鬧。

歐陽志遠道:「你們三位記者,趙雅婷和李大鵬,喬柳煙和沈朝龍,就剩下吳芊芊了。」

喬柳煙笑道:「歐陽大哥,吳芊芊早就有人了。」

歐陽志遠笑道:「廢水不流外人田,吳芊芊可不能嫁給別人。」

「呸,你才是廢水,我們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歐陽大哥,你猜猜吳芊芊跟了誰?」

喬柳煙笑嘻嘻的看著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笑道:「不會跟了楊凱旋吧?」

喬柳煙笑道:「呵呵,你真聰明,吳芊芊在和楊凱旋談戀愛。」


歐陽志遠笑道:「呵呵,果然不出所料,在以前,我就看道這傢伙和吳芊芊眉來眼去,呵呵,果然勾搭上了。」

沈朝龍笑道:「快喝酒,餓死我了,接到你的電話,我就從水壩鄉大堤趕了過來。」

歐陽志遠笑道:「好的,上菜吧,今天咱喝茅台,女孩子們喝紅酒。」

眾人立刻開始排坐,黃曉麗是縣長,年齡又最大,她在眾人的勸說下做了貴賓。好在大家都很熟悉,貴賓主席一座,下面的就好坐了。

不一會,酒菜就上來了。

石默蘭親自上了兩瓶茅台,她在心裡感激歐陽志歐元,很多的生意,都是歐陽志遠在照顧她。

歐陽志遠笑道:「嫂子,今天沒有外人,你就坐在周大哥身旁,不要忙了,今天我們兄弟姐妹相聚,你也不能離開。」

石默蘭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心裡感到很溫暖,不由得看了一眼周玉海一眼。

周玉海笑道:「墨蘭,坐在我身邊吧。」

石默蘭臉色微紅,坐在了周玉海的身旁。

歐陽志遠大笑著道:「現在,我正式的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的嫂子石默蘭,周大哥的女朋友。」

歐陽志遠這樣一說,大家都舉起了酒杯道:「 我當男公關的那些年 。」

歐陽志遠大笑道:「來,兄弟姐妹們,干一杯。」

眾人都站了起來,所偶遇的酒杯都碰在了一起。

男同志都一飲而盡,韓月瑤、陳雨馨、黃曉麗,這三個人的性格,骨子裡都透出倔強和堅韌,他們看到男人都喝光了杯中的酒,也都喝光了杯中的紅酒。

石默蘭和喬柳煙一見他們都喝光了酒,也就隨著他們喝光。

不一會,三杯酒就喝完。

這時候,服務生端上來了烤全羊,淡金色的烤乳羊,色澤光亮,股股香氣四溢,讓大家饞涎欲滴,直流口水。

歐陽志遠笑道:「主菜上來了,來,大家干一杯,就吃烤全羊。」

歐陽志遠話音未落,他看到兩個人微笑著推門走了進來。

歐陽志遠跟本沒有想到這個人會來。

來的人竟然是縣委書記王廣忠和秘書馮濟遠。

黃曉麗和周玉海也沒想到縣委書記王廣忠回來。

王廣忠在辦公室里,想了很久,終於理智戰勝了貪婪,他要的是擁有強大權力的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