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他背後的虛空輕微扭曲,無形的刀氣朝著他的腦袋狠狠斬下。

這一刀太過無聲無息,直接斬在了羅峰頭上,直到一縷光芒爆發出來,擋住了刀光,給了一絲羅峰的反應機會,他狂吼一聲,真氣勃發,掠出數十米外。

刀氣斬碎掉那縷光芒后,又切掉了他頭上的紫金冠。

羅峰的頭髮散落下來。

站在亭外的他狂怒中帶著一絲餘悸,剛才要不是他帶著護身銘器,這一刀真可能會把他腦袋劈出兩半。

想到自己堂堂安羅國三皇子,七品宗門的內門**,前途何等無量,差點莫名其妙的死在一刀之下,羅峰整個人都像點燃的火藥桶,充滿著瘋狂的味道。

越是瘋狂,羅峰的神色也越是平靜。

他直視著亭子,裡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黃臉大漢,站在雲夢身旁。

「你是誰?」羅峰一字字道,什麼時候夢幻園裡還藏著這麼一個高手,他早就讓眼線調查過整個皇宮的情況,知道雲夢身旁只有蓉嬤嬤一個高手。

「公主殿下,臣護駕來遲,罪該萬死。」唐玄沒有理會羅峰,安慰受到極大驚嚇的雲夢。

雲夢其實也對忽然出現的黃臉大漢也很陌生,不過在聽到唐玄的話后,她下意識的以為是父皇暗中又派了高手保護她,壓下心中的慌亂,雲夢道:「大人要小心,這羅峰的實力很強。」

唐玄點了點頭,對羅峰的強他有一點概念了,剛才幽冥一擊加斬瀑一刀堪稱他的極限刺殺,即使是七八重境的武者,唐玄都有很大把握在偷襲的情況下讓他們飲恨。

雖然羅峰是靠了一點外力才逃出這必殺一擊,但也體現出對方實力之強了,何況生死搏殺,又不是擂台比賽,外力同樣也是自身實力的體現。

「竟敢褻瀆公主,當受千刀萬剮之刑!」唐玄目光森寒,身體消失在亭中。

一**曰般的刀光直取羅峰。

「放肆!」羅峰沒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七重境強者特有的真氣波動,心下大定,把對方當做一個刺殺方面高明的刺客,一個刺客,竟然和他正面作戰,不知死活。

嘩!

抽出腰上軟劍,羅峰的劍光毒蛇般刺過去。

PS:求月票,求打賞,晚上還有兩更!(未完待續。) 刀光和劍光撞在一起。

大曰刀光粉碎開來,羅峰的劍從七個方向刺向唐玄,刁鑽詭辣。

「金烏吞月!」

唐玄斬出三十三刀,磅礴的刀勢組成一隻巨大金烏,以毀天滅地之勢斬向羅峰,領悟刀意之後,唐玄任何的刀法招數威力都暴增數倍,恐怖氣勢瞬間瓦解羅峰的劍勢,並且反撲過去。

「什麼!」

羅峰難以相信,對方連七重境都不是,刀法威力竟然這麼可怕,完全不在他在邪心宗內門遇到的一些刀法高手之下。

沒有猶豫。

羅峰狂喝一聲:「邪鷹一擊!」

嘩!他的劍光一展,虛空中出現一隻巨大**的蒼鷹影子,真氣七重后,可以真氣擬形,羅峰掌握著一門白階頂級劍法,在武學上並不弱於唐玄,甚至還要超過一些。

畢竟唐玄並未掌握金烏刀法真正威力最強,也是適合七重境以後**的后三招。

邪鷹狂嘯,狠狠的撲出。

轟!

金烏和邪鷹猛烈的碰撞,秘籍的爆炸聲,四溢的刀光劍氣,將四周的地面射得千瘡百孔,掀起的狂暴氣流將後花園的草木全部掀飛,碗口粗的樹木齊齊斷裂。

唐玄高喊道:「公主,你先離開這裡。」

雲夢的實力很弱,也就是靈脈境二重左右,站在這裡,隨便一點劍氣餘波都可能射殺她。


好在雙方都很克制,羅峰也沒有要傷及雲夢的意思,陰魅之體無比稀有,他這輩子就碰上了這麼一個,怎麼可能讓她死在這裡,所以兩人都盡量避免攻擊往亭子里輻射。


雲夢深知自己站在這裡幫不上忙,沒有廢話的往外跑去,至少到了外面,她還能搬來救兵。

沒有人阻止的她很快跑出了後花園。

看到雲夢離開,兩個人同時鬆了一口氣,狠狠的盯著對方,完全釋放出體內的真氣,毫無顧忌的全力火拚了一招。

轟!

比先前更狂暴的氣流炸開,石亭在這一擊中轟然倒塌。

唐玄的身體在虛空留下一道道殘影,刀光從四面八方劈向羅峰。

「哼!化影**!」

羅峰的身體爆開,他比唐玄更直接,虛空直接出現了十多個羅峰,揮劍劈向唐玄。

叮叮叮叮噹噹噹噹……

空中,地上,只能聽到刀劍碰撞之聲,卻無法真正鎖定到兩個人的身影,他們的速度都快得超出了普通人肉眼的極限。

完全爆發出實力的唐玄和靈脈境八重的羅峰殺得難解難分。

轟!

對拼了數百招后,兩個人同時落地,羅峰的肩膀上出現一道刀痕,唐玄的腹部也有一道劍痕。

「你絕對不是普通的供奉,告訴我,你到底是誰?」羅峰臉色陰沉,他絕不相信,一個普通供奉,能夠越級將他這個邪心宗的內門**擊傷,他在邪心宗內門**里雖然只是很普通的**,但是能夠進入七品宗門內門,就代表了羅峰的天賦,遠超普通人。

如果唐玄只是單純能和他殺得不相上下,他還不至於如此。

令羅峰內心掀起狂瀾的是,對方身上流露出的真氣波動並不是七重境以上的武者,一個七重境以下的武者,能夠越兩個大級和他這個八重境的天才戰鬥,這說出去要嚇死人。

至少他在邪心宗還沒碰上過這樣的**,就算是邪心宗最強的核心大師兄,他也不相信對方在六重境的時候能和八重境的自己斗。

除非眼前這黃臉大漢是用特殊手段隱匿的氣息。


但無論哪種可能,他給羅峰很大的威脅,內心隱隱生出對方不死將會給自己帶來很大麻煩的直覺。

「對一個死人來說,沒必要知道我的身份。」唐玄身上噴湧出一股恐怖的刀勢,盤旋而成的刀勢,衝上數十米的高空,隱隱有將虛空斬裂的趨勢。

羅峰的神色狂變。

對方竟然還隱藏著這樣可怕的一招。

在刀勢噴涌的過程中,唐玄的身體漸漸的模糊,與手中的紫電寶刀融為一體,嗤啦,嗤啦,溝通天地的紫電寶刀身上瀰漫起絲絲的電流,電流和虛空中的刀勢混合在一起,天空中好像矗立著一把雷罰之刃。

當!當!當!當!

皇宮中響起警戒的大鐘。

很多大內高手在空中飛掠,目標就是夢幻園。

兩個灰衣人首先跳進後花園內,他們是剛才蓉嬤嬤逼出的那兩個羅峰的護衛,兩個人費了一番力氣將蓉嬤嬤打成重傷,就感受到後花園里風起雲湧的刀勢。

立刻跳進來,臉色微變:「殿下!」

羅峰大喊道:「殺了他!」

灰衣人眸中掠過一絲猶豫,唐玄身上流露出的刀勢太可怕了,本能的讓他們感受到死亡的威脅。

很快,那一絲猶豫斂去,他們是安羅國皇室花費巨大代價培養出的死士,忠誠度不是一般的供奉可以比的。

嘩!

身上迸發出山洪般的氣勢,長腿灰衣人一腿提出,虛空中好像出現了奔涌的洪水。

轟!

長臂青年一拳搗出,隱隱的,彷彿一個巨大的山峰轟鳴砸下。

兩個人同時運起絕殺。

「邪鷹撕天!」

羅峰也沒有怠慢,身上一股股**的氣息衝天而起,彷彿在他背後凝聚出了兩隻巨大的邪鷹翅膀,他雙眸完全變成黑色,沒有一絲眼白,一劍斬出,虛空中一隻巨大的鷹爪浮現。

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羅峰的攻擊略微落後兩個灰衣人。

「斬!」

刺目的刀光斬殺過來。

長腿灰衣人洪流般的腿影首先碰到刀光,噗嗤,刀光劃過,灰衣人在空中一分為二,血灑長空。

沒有任何停留的刀光和長臂灰衣人的拳頭碰上。

無聲的悶響過後。

一隻手臂飛起,長臂灰衣人抱臂急退。

和兩大八重境強者的碰撞,讓刀光黯淡了許多,羅峰施展出的鷹爪劍光這時候俯衝下來,狠狠的撞在刀光之上,嗤啦,嘭!狂暴的刀氣湮滅,邪鷹魔爪似乎佔了點上風,一道身影染血倒退,在後花園的牆上一點,直接消失。

站在原地的羅峰神色猙獰,不是他不想追殺,而是他手中的軟劍已經斷了,而且那一擊的反震力道依然讓他受了不輕的內傷。

地上分成兩半的長腿灰衣人屍體,還有一個斷臂的灰衣人,都讓羅峰驚懼。

三個八重境,面對那個實力未知的黃衣大漢一刀,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如果那一刀沒有經過兩個灰衣人的削弱,直接斬向他,羅峰不保證自己能不能活下來。

嘩啦!

破空之聲傳來。

一個個大內高手進入夢幻園內。

羅峰臉上的猙獰斂去,又恢復了往常的高傲,大喝道:「你們還不抓刺客,剛才有人要刺殺公主,幸虧我在這裡,否則就讓那人得逞了。」

……

唐玄的身影在黑暗中急速的穿梭。

整個皇宮已經驚動了起來,大批的御林甲士舉著火把,將皇宮照到通紅,隱藏在各個隱秘地方的大內高手也齊齊出動,全方位的搜索整個皇宮。

唐玄暫時不想讓身份暴露,雲夢公主雖然求得救兵,但他不認為奈何得了羅峰。

無論是羅峰身後的安羅國,還有羅峰帶來的高手,都不是天寧國皇室能奈何得了的,何況唐家眾人被下大獄,本身就透著古怪。


今天打草驚蛇和唐玄最初的計劃有出入。

不過,看到雲夢受辱,他不可能不出手。

略微可惜的是,沒能斬殺掉羅峰那畜生,人刀合一的威力是夠強,但是也不可能連續斬殺三個八重境強者,修為的差距擺在那裡,能夠一刀斬殺一個,重傷一個,說出去已經夠駭人聽聞了。

皇宮天羅地網似的搜捕,還沒擋住唐玄的腳步,他還是憑藉著強大的身法溜出了宮外。

沒有立刻去找李東。

而是去了另外一個地方——萬寶閣。(未完待續。) 萬寶閣的勢力遍布炎天域南部,天寧國這樣的九品小國,萬寶閣也不會放過,雖然不至於在各地都設置分閣,但是天寧城這樣的都城肯定是有萬寶閣的分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