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天靈根?那豐翎羽的實力竟然還……」三界聞言有些無語道。

神界的人出生就自帶靈根,一般情況下單一靈根的人,天賦都比較好,而多靈根多屬性的修鍊者,天賦就差一些!

但是所有靈根中,最為頂級的靈根,共有三種,一個是罕見的變異屬性單靈根,比附變異的風靈根,冰靈根,雷靈根等等……

第二種是五行靈根,也就是必須同時擁有基本屬性的金靈根,木靈根,水靈根,火靈根,土靈根,因為這是最普通的五行靈根,如果一個人同時擁有五種屬性靈根,那麼就等於能同時吸收外界的所有靈力,自然修為突飛猛進的!

第三種就是最為罕見的天靈根,天靈根的修鍊者是老天的寵兒,幾乎是毫無瓶頸的修鍊者,墨九狸現在的體質就被改變成了頂級天靈根,沒有屬性,卻又什麼屬性都能修鍊……

而豐翎羽竟然還有隱藏的天靈根,雖然等級不高,但是一旦被激活,修鍊起來也是可想而知了……

但是估計豐翎羽都沒發現,卻是被豐家主先發現了,還用藥給阻擋了!

想想三界都覺得豐家主有些心思惡毒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親孫子,培養起來也是豐家的人才啊!

另一邊,宋玥和豐行夫妻,按照三界給的地址,終於來到了一處低調安靜的大宅內,發現裡面的裝修就十分的奢華,院子裡面一個美貌的婦人,還有一個大概不到二十歲的少年,正在吃著糕點聊天……

「娘親,爹爹什麼時候才能把哪個廢物的天靈根給我啊?」少年看著對面的婦人問道。

「洛兒,豐翎羽體內隱藏的天靈根,是你爹最先發現的,所以才會用藥阻止了他體內天靈根被激活,但是這葯必須要五十年,才能將他體內的天靈根,取出來,融合到你的體內,所以你先慢慢修鍊自己,等到時間到了,豐翎羽的天靈根就是你的了,到時候豐翎羽一死,你就是豐家的少主……」美貌的婦人看著兒子笑著說道。

「我知道了娘親,不修鍊,我剛好可以更多時間陪著娘親和爹爹……」少年笑著說道。

「恩,乖兒子,等你有了天靈根,修為就會突飛猛進,很快就能突破到神王了,到時候整個南域都是我兒的……」美貌婦人笑著道。

而這對母子的對話,也讓宋玥和豐行呆愣在了遠地,如果不是豐行拉著宋玥,宋玥就直接撲上去跟對方拚命了……

但是豐行記得三界臨走時交代的話,看到什麼都不能衝動,否則他們的兒子墨九狸就不救了……

正是因為記得三界的話,豐行才拉住了宋玥道:「玥兒,王不讓我們衝動,否則兒子就……」

「可是……可是他們怎麼可以啊?竟然……」宋玥憤怒的說道。

「玥兒,我們已經死了,不能再讓兒子也……」豐行拉著宋玥道。

宋玥聞言終於恢復一絲理智,夫妻兩人沒有直接離開,而是一直潛伏在暗處…… 孟老的手比冰塊還要涼,抓住我的手腕之後,我渾一個激靈,趕緊努力甩開。

但是他的手就像大鉗子一樣,死死的抓着我,無論我怎麼用力甩,都沒用。急之下,我伸出另一隻手,準備掰開他的手指。

在他抓住我手腕的一瞬間,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孟老詐屍了!人的屍體,有很多不能解釋的迷,比如詐屍,就是比較常見的一種詭異現象。

有些經驗豐富的老人家往往都覺得,如果屍體停放的位置,有黑貓經過,就會詐屍。可是在這基本封閉的停屍房內,根本不可能會有貓這種生物出現。

按照那些狗專家的科學依據,也絲毫解釋不通,據說是什麼電離子影響,導致屍體有反應。要真是如此,那這停屍房內,就別想安生了。

“秦晴,救我啊!”我急的大喊大叫。

如今我的邊,也只有秦晴可以求助,不知道爲什麼,她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絲毫沒有衝上來幫我的意思。

漸漸的,我覺得自己的整個手臂都麻木了,而且異常冰冷。我急了,扭頭瞪了她一眼,語氣也有些衝:“秦晴,你傻愣着幹什麼?快來幫我啊!”

“羅漢,孟老沒死!”秦晴的臉上露出驚恐之色,猛然間大叫道。

我這個時候才現,孟老竟然坐起來了,眼神空洞,直勾勾的盯着我。

恐懼感席捲了我的全,我覺得自己渾雞皮疙瘩,手腳都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我的小心臟,狂跳不止,頭皮炸。

“你們幹什麼?”孟老開口說話了!

這句話聽起來很不正常,不像是孟老平時的語調。而且看他如今的狀態,似乎完全沒有意識,眼神中沒有任何生機。

我結結巴巴的應道:“孟伯……原來……原來你沒死啊……”

話還沒說完,孟老鬆開了緊抓這我手腕的手,直的躺在了冰櫃裏。感覺到自己的手腕被鬆開,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奪路而逃,奔向了大門處。

“不對,我進來的時候明明沒關門啊?爲什麼現在大門是關着的?”我傻了眼。

努力的想打開門,但是慌亂中更容易出錯,反而把大門從裏面反鎖上了。我真想給自己幾個耳光,這種危急的時候,竟然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

停屍房的大門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年久失修,反正在從裏面反鎖了之後,就很難打開,需要費一番功夫。

“羅漢,冷靜下來!孟老真的死了,剛剛只是詐屍!”秦晴這個時候追了上來。

我渾一震,停了下來,很恐慌的看了孟老屍體所在的方向一眼,然後緊張的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會突然詐屍?”

秦晴眉頭緊皺,冷聲道:“我也不知道,詐屍這種事,很難解釋。”

在古今中外,都生過詐屍的事。我記得前幾年還看過一個報道,在國外一個孩子的葬禮上,那孩子突然醒過來,坐起來向爸爸要了杯水,然後又突然躺了下去,再也沒有醒過來。

看到孟老的屍體真的沒再有什麼異動,我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我聽說過詐屍,應該是沒什麼危險。雖然這個世界上也有屍鬼這種東西,但是孟老的屍體,不可能會成爲屍鬼。”秦晴緩緩說道。

我很好奇屍鬼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以前從來沒聽過這個詞。秦晴跟我解釋一番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屍鬼就是跟傳說中的殭屍很類似的東西。

有些人在死了之後,因爲特殊原因,靈魂無法離開屍體,就會漸漸的變成屍鬼。這種東西,不僅在陽間很難生存,就是在間也難以適應。

我還是有些心有餘悸,追問道:“詐屍真的沒有什麼危險?”

秦晴鄭重的點了點頭:“放心吧,沒危險的。孟老的靈魂根本不在附近,他的屍體說起啦就是一堆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我白了秦晴一眼,這個時候說的那麼好聽,好像真的一點都不害怕,那剛剛爲什麼還尖叫着,錯以爲是孟老沒死?

其實我是很想直接離開的,冷靜下來之後,停屍房的大門也就沒有了什麼阻礙,費點力氣,就能離開。可是我不忍心看着孟老的屍體就那麼隨意的扔在冰櫃裏。

最後,我還是鼓足了勇氣,走到了冰櫃前,把冰櫃給關上,孟老的屍體也就暫時的留在了冰櫃之中。

在我把冰櫃嚴嚴實實的關上之後,秦晴突然冒出來一句:“孟老的威勢,消失了!”

我不太明白秦晴的意思,想了想之後說道:“可能是孟老生前氣勢太足,所以屍體上也不自覺的蘊含着威勢,讓你產生了錯覺。”

秦晴的臉色變的很難看,冷聲道:“你不明白孟老的威勢消失,代表什麼。現在趕緊離開停屍房,晚了我怕有變故。”

看到秦晴的面色那般凝重,我也心中一緊,趕緊走到了大門處,努力的開門。而秦晴,竟然也不想留在這裏,要跟我一塊出去。

“叔叔,叔叔,你見到我的眼球了麼?”

門沒打開,我卻被那個小男孩纏上了。沒有孟老在此震懾,他似乎很瘋狂,抓我的力氣很大,把我的衣服都給扯破了。

其實我還是很同這個小男孩的,他的遭遇很悽慘,被無良醫生挖去了眼球,隨後魂魄又被拘走了一部分,現在只剩下殘魂。

但現在,他是我的敵人!只剩下殘魂的小男孩,根本沒有自主意識,只是憑藉着心裏那股怨氣,四處尋找自己的眼球。

我敢肯定,如果我交不出他的眼球,他就會對我起攻擊。並不是小男孩本不好,而是作爲殘魂,本能的報復意識。

秦晴自然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毫不客氣的對小男孩出手,輕輕抓着他的衣領,隨手一扔,就扔出了幾米開外。

小男孩跌落在地上,突然痛哭了起來,不斷的翻滾着:“還我眼球,你們還我眼球……”

他的眼球早已經消失,眼眶裏只剩下兩個血窟窿,大聲哭泣的時候,從那兩個血窟窿裏,流出鮮血。

“別愣着了,趕緊開門,這停屍房裏,可不止他一個怨魂。還有一些強大的存在,連我都不敢惹。”秦晴催促道。

她也很着急,要是一般的房間,隨便就能穿牆而過。但在停屍房這個特殊的地方,她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從大門出去。

我趕緊把注意力轉移到大門上,反鎖着的大門很難打開,還得折騰好一會功夫。我的後傳來各種異響,似乎所有的冰櫃裏,都有東西想努力的爬出來。

“咔哧咔哧……”一道奇怪的聲音,距離我越來越近。

我不敢回頭看,儘自己的最大的努力開門,後就只能先交給秦晴。

“你幹什麼?孟老不在,你就想出去作惡?”秦晴怒吼了一聲。

“赫斯……別攔路,我要去報復那些人!”這個聲音很陌生,聽起來格外的聲音和冰冷。

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回頭看了一眼,隨後我被嚇傻了,一個腦袋破碎了大半的屍體,正在緩緩向我走來。

仔細一看才現,不僅僅是腦袋破碎,他的體也幾乎支離破碎,胳膊腿都有斷茬,露出了血和白骨。

最讓人毛骨悚然的,還是他的腦袋,幾乎三分之二都破碎了,腦漿和血液混在一起,看起來很是噁心。整個臉只剩下嘴巴好完好無損,張嘴說話的時候,很詭異。

秦晴現我傻愣在原地,急迫的吼道:“你幹什麼啊,趕緊開門!我來攔住他,你加快度!”

我這個時候才從震驚和恐懼中清醒過來,雙手顫抖,繼續開門。而秦晴也確實衝上去攔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攔得住。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咔嚓!”

大門總算是打開了,我鬆了口氣,扭頭衝秦晴大喊道:“快點出去,大門開了!”

此時秦晴跟那具殘破不堪的屍體纏鬥成一團,根本無法分。之前的小男孩,卻是趁着這個機會,偷偷從我邊溜了出去。

我急了,想衝出去攔着小男孩,但是卻有現有更多的屍體從冰櫃中鑽出來,即將走到門口。現在我要是追出去,從停屍房逃出去的鬼物和屍體肯定更多。

“羅漢,快點拿打魂鞭,把他們趕回去!”秦晴好不容易纔脫,飛快的掠到了門口。

我懊惱的拍了下腦門,怎麼就把打魂鞭給忘了呢?有打魂鞭在,我也不必怕這些鬼物。

“孤魂野鬼,退散!”

我大喊了一聲,拿着雞毛撣子狠狠抽出去,隔空傳來“劈啪”的響聲。走在最前面的那具屍體被我抽倒,其餘的鬼物和屍體也都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

趁着這個機會,我趕緊關上了大門,並且用鎖緊鎖住。只要大門沒事,他們就逃不出來。鎖好門後,我背靠在大門上,不斷的喘着粗氣,雙手仍然在顫抖。

突然,秦晴問道:“剛剛那個小男孩,是不是被你放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他確實是趁着我不注意跑了出來。秦晴的臉色越難看,沉聲道:“咱們必須趕緊把他找回來,不然會出大事!”

沒等我回應,不遠處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似乎有人在大聲的嚷着見鬼了!

“糟了,已經出事了,快,過去看看!”秦晴急了,抓着我往前飛去。?…?? 第3898章

幾天後,宋玥和豐行徹底把事情弄清楚之後,再次回到客棧找到了三界和墨九狸,把他們從豐寶易那裡聽到的事情,如實跟三界和墨九狸說了一遍……

三界和墨九狸早就知道了,但是還是聽兩人把話說完了!

「現在救你們兒子有兩個辦法,第一是毀掉你兒子體內的天靈根,從此他就只剩下普通的火屬性靈根和木屬性靈根了,但是性命無憂,修鍊也會慢慢恢復正常……」

「第二種就是保全你兒子豐翎羽體內的天靈根,但是他的壽命只有千歲,因為豐家主下的葯,已經破壞了他和自己體內天靈根的契合度,要麼天靈根離開他,要麼強行留下,但是等到千年時間一到,他體內的天靈根就會徹底被毀,到時候他也難逃一死……」墨九狸看著豐行和宋玥解釋道。

「沒有別的辦法嗎?」豐行聞言問道。

「毀掉他的天靈根吧!」不等墨九狸說話,宋玥就直接說道。

「玥兒你……」豐行詫異的看著妻子道。

「他之所以被下毒,都是因為體內的天靈根,哪怕是等級不高的天靈根,還不是被家主覬覦了嗎?雖然天靈根很好,但是我不想他日後還因為天靈根惹上殺身之禍,我們兩個已經死了,我只想他安安穩穩的活著!」

「不想再看著他因為體內的天靈根被人算計謀害,他現在的實力就算大人幫忙解毒了,你覺得他能保住體內的天靈根嗎?難道你還想看著他以後再一次因為體內的天靈根,被人折磨死嗎?」宋玥看著豐行認真的說道。

聞言,豐行沉默了,是的,他們不是每一次都能幸運的遇到三界這樣的王,不是每一次都能有人救他們的兒子的!

「好,求大人求求我兒子,讓他能像普通人一樣活下去!」豐行也看著墨九狸道。

「好,我知道了,我可以幫你們的兒子解毒,但是我覺得他至少應該離開豐家才能活下去吧,否則怕是就算他體內沒了天靈根,怕是在豐家也活不了多久的……」墨九狸說道。

「求王和大人幫幫我們,我們不知道如何讓他離開……」宋玥和豐行再次跪下說道。

他們現在是怨靈,根本做不了什麼的!

「行了,你們回去吧,這件事我去辦吧主人!」三界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點了點頭,宋玥和豐行千恩萬謝的,才離開了客棧!

「主人,我要怎麼把豐翎羽帶走啊?」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你不說自己去辦嘛!」墨九狸笑著道。

「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做啊,主人你給我出個主意,我去執行就是了!」三界不好意思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把這個丹藥給他吃了,他就會聽你的話,你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的……」

三界好奇的拿著墨九狸的丹藥離開了客棧,半夜的時候,潛入了豐翎羽的房間,將對方打暈,然後把丹藥給對方吃了,又幫對方把丹藥煉化了! 天色已經徹底的暗了下去,天空中的繁星點點,會讓人清楚的知道,夜來了。

淒厲的慘叫聲打破了夜的寧靜,如果不出所料,必定是剛剛從停屍房逃出來的小男孩,造成的影響。

秦晴抓着我的衣襟,飛速的往前飛着,趕往慘叫聲傳來的地方。小男孩似乎是有自己的目標,竟然直接跑到了手術樓。

如今已經入夜,醫院裏面顯得空曠而安靜,等我們兩個趕到了手術樓前的時候,小男孩的身影已經消失,只留下一個被挖掉了眼球的男人,正滿地的打滾,不停慘叫,地上灑滿了鮮血。

“還是來晚了,這小傢伙還真不讓人省心。”秦晴的聲音很冷。

我看到這一幕,也很惱火,還有一絲愧疚。要不是因爲我的大意,怎麼可能會讓小男孩逃出來?看到無辜的人被他傷害,我心裏滿是負罪感。

秦晴嘆了口氣,道:“你先把這個受傷的人送去治療吧,我接着追。”

一到了晚上,醫院的人就很少,除了少數值班的護士和醫生會偶爾出來,那些病人幾乎都全部老老實實的躺在病房裏休息。

如果不能及時的把他送去看病,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他纔會被別人發現。我沒敢仔細的打量,他的眼球已經被完全挖出來,雙眼處不斷的流出鮮血,看起來很恐怖。

無奈,我趕緊衝了過去,大聲道:“你別動,我送你去找醫生。”

“啊……鬼啊,有鬼……是那個小男孩,來報復我了!”受傷的男人依然驚恐的大吼大叫,似乎都已經喪失了理智。

這也難怪,平常人見到鬼,都會被嚇的屁滾尿流。更別說是被鬼挖掉了眼球,他還沒有昏死過去,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他躺在地上,不斷的翻滾着,力氣很大,我想扶他起來都很困難。他根本就聽不進去我的話,甚至在我伸手幫他的時候,還會被攻擊。

秦晴剛準備走,看到我的慫樣子,又有些生氣的吼道:“你能不能行?不行的話我來幫他,你去追!”

我自知理虧,訕笑了兩聲:“還是我來吧,你去追那小孩吧。要是讓你帶着他去看醫生,還不得把醫生嚇尿了?”

秦晴冷哼了一聲,但是很快,她竟然又改變了注意:“算了,不用幫他了。咱們接着追吧!”

聽到這番話,我有些不樂意,那種狠心的事情我做不了。再怎麼說,這個無辜的人也是因爲我而受傷,本來我就心存愧疚,再不幫他去找醫生,我還是人麼?

“我又不用你幫忙,你接着追就行。這裏的事我能搞定!”我冷冷的迴應道。

秦晴卻是面容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冷笑道:“何必去找醫生?他本來就是醫生,而且是挖掉了那小傢伙眼球的黑心醫生!”

我渾身一震,這才仔細的去觀察這個受了傷的傢伙。映着昏暗的燈光,我端詳了片刻之後,總算是想了起來,沒錯,他確實是那羣禽獸醫生中的一個。

在我差點被解刨的時候,那些醫生都還帶着口罩,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刻。如果不是當初楚閔讓我看過那些幻境,只怕這羣禽獸走在我面前,我都認不出來。

“靠,竟然是他!疼死丫的,咱們走!”我惡狠狠的瞪了地上的傢伙一眼。

這些人都喪盡天良,隨便就盜走別人的器官。而且還跟和我一模一樣的傢伙有合作,讓他把死者的靈魂也拘走一部分。

我早就想着要把這羣人曝光,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可是從被秦晴救走之後,一直沒有機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換做是普通人,我肯定是心有愧疚,一輩子都心裏不安。但是這羣禽獸,都是罪有應得,根本不值得同情。

我頭也不回的跟着秦晴離開,身後悽慘的叫聲,完全被我們倆無視。

“走吧,我猜那個小傢伙,只是憑藉着靈魂裏的印象,尋找自己死亡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怎麼會報復到那羣禽獸醫生的身上?”秦晴小聲的嘀咕道。

這一點我也無法解釋,按理說,小男孩的靈魂被拘走了大半,比楚閔還要慘,根本不可能有自主的意識。但他卻又能堅定的往手術樓的方向走去,而且還報復了那羣禽獸醫生中的一位。

如果真的解釋不清楚,我寧願相信這是天理循環,是那羣禽獸應該得到的報應。只是希望小男孩不要害到無辜的人,不然我真的一輩子都過意不去。

“啊……”

不遠處又傳來了慘叫聲,不過這次的叫聲聽起來有些熟悉,竟然是小男孩自己在慘叫!

我不禁好奇的問道:“小男孩可是鬼啊,怎麼還會叫的這麼悽慘?有誰能對付的了他?”

秦晴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咱們要快點了,我怕小傢伙會吃虧。那些醫生都有些防身的手段,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那個人。”

我心中一沉,不禁回憶起當初在手術室時,遭遇的困境。那些醫生竟然還會佈置陣法,讓秦晴根本無法救我。要不是秦晴拼着魂飛魄散的危險,我肯定也會成爲一灘腐肉。

仔細想想,秦晴的猜測不是沒有可能。這羣醫生雖然心狠手辣,但是看起來都像是普通人,應該沒有對付鬼物的方法。說不定,真的是那個傢伙的手段。

秦晴帶着我一路狂奔,竟然到了手術樓中的一間辦公室門前。如今這間辦公室的門大開着,裏面聲音異常混亂。

我一眼就看到了小男孩,此時正蜷縮在一個角落中,渾身都是幽藍色的火焰,口中不斷的發出淒厲的慘叫。看他的樣子,似乎再過不久,就會被那火焰完全燒成虛無。

“哼,該死的小東西,老老實實下地獄不就行了?竟然還想報復,該死!”那個帶着金絲框眼鏡的瘦高醫生,此時滿臉獰笑,目光一直停留在小男孩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