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初傲霜舒了口氣,想了想自己這段時間的生活,兩年了,通過兩年的時間,她突破了凡人境達到了脫塵境的初期。

由於茅山派和別的門派以及各個修仙法系走的不是同一個道路,因此境界也有所不同,不過按初傲霜現下的境界便是修仙界里的築基修為了。

待穩固好修為之後,初傲霜熟悉的閃身進了空間之中,看著那白色的薄膜之中的李念喆,心中閃過一抹痛。

因為兩年前的事,李念喆的心臟便有了碎裂之相,幸好有小柏的存在,兩年來一直在吊著李念喆的生命。

「媽媽……」低弱的聲音傳來。

初傲霜趕緊上前抱起了小傢伙,「念念,怎麼樣?還疼不疼?」

小傢伙蹭了蹭初傲霜的懷抱,輕笑著搖頭,「媽媽。念念不痛痛!」

初傲霜聽到這裡便是一陣的心疼,眼圈不禁紅了起來,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卻倔強的沒有讓它們留下來,不可以!自己不可以哭!吸了吸鼻子認真的看著李念喆的小臉。

現在的念念沒有上一個時空兩歲的時候的水靈的樣子,現在的念念應該說是骨瘦如柴才是!想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初傲霜便是一陣的惱怒,初傲語,我要那你的血來祭我的女兒這兩年受的苦!

感受到空間之外的波動,初傲霜便是趕緊抱著李念喆閃身出了空間,時間剛剛好,待門開了之後,初傲霜迎來了一個熟悉的人。

「張叔!」來人便是張天啟了,應了他的要求,不再叫他掌門,而是叫張叔這個比較有親切感的稱呼。

「嗯,孩子怎麼樣了?」張天啟自然明白這兩母子兩年來的生活,他為初傲霜的堅強所折服,更是為李念喆堅強的生命力折服,原本在他看來這孩子活不了這麼長時間的,可是她硬是撐了下來。

初傲霜眼神黯淡,搖了搖頭,「還是老樣子!」

張天啟知道她心裡不舒服,當下皺眉不知道要不要將自己知道的消息說出來,可是看著小小的念念還是選擇說了出來,不論如何,他都不希望初傲霜一直躲下去了!

「歐昊遠要結婚了!」一句話驚住了初傲霜,眼神微征。 「歐昊遠要結婚了!」一句話驚住了初傲霜,眼神微征。

這兩年來她不是沒想過他,可是念念的身體一直這樣,她也無法……更何況還有顧睿,這兩個人的存在讓她不知如何是好……

怔愣片刻之後,疑惑的看著張天啟,張天啟自是明白她的疑惑,「新娘不知是誰,就連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探聽不到,他做的很是隱秘!」說道這裡不禁感慨。

兩年前,歐昊遠拜在了神劍宗宗主宗申的門下,兩年來的進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可是不知為何,或許是因為異能的關係,令原本修鍊的放向以及各種方法,令眾人解不開這種謎團了!

似乎是衍生出了一種新的體系,不過這不知是好是壞的事還在研究當中,一時半會兒也得不到什麼確切的消息。

初傲霜眼睛微眯,既然連張天啟他們都探聽不出來,在得知歐昊遠要結婚的消息,那人應該會急忙的跳出來吧!

突然想到初傲語的體質,她既然可以再生,不知道她的心臟會不會對念念有幫助呢?

眉頭緊皺,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才行,不過要做兩手準備才行,看了看懷裡的李念喆,「張叔,那件事怎麼樣了?」

張天啟突然想起兩年前,初傲霜拜託他的事,點了點頭,最近是有消息了,「嗯,在基地之南千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找到了你說的東西,只是那地方的變異植物和變異動物十分猖狂,一時半會兒倒是沒什麼辦法拿下!」

「嗯!」初傲霜點了點頭,「那他的婚禮什麼時候開始?」

張天啟深深地看了初傲霜一眼,「再過半個月!」

之後兩人探討了一下修鍊上的事,張天啟便離開了,初傲霜拿著張天啟給的一把空白符,開始刻畫了起來。

這兩年來她不禁在修為上有所進步,對於制符之事也有了些許進步,可能是天賦不足,兩年來也只是將符提升到了一階巔峰,無論如何都跨不了那個坎兒。

符籙共分為九階,每一階又分為上中下三品和巔峰四級,而現下修仙界沒落之後,便是三階巔峰的符籙也很是少見了。

而初傲霜可以用兩年的時間畫出一階巔峰的符籙,其實也很是不錯了,由於對於符籙這方面初傲霜一直是在自己依葫蘆畫瓢,縱然有著傳承沒有名師指導,也不過是在摸爬滾打了。

可是在剛剛和張天啟溝通的時候才恍然知道,原來是這符紙的極限便是一階巔峰了,若是想要再進一步必然要用妖獸的皮來製作,而硃砂以及符筆方面她則不擔心,畢竟裹了兩個宗門的好東西,這點兒她自然是不缺的。

至於妖獸獸皮,妖獸她是沒有,變異獸的屍體倒是存儲很多,想來應該是可以替換的吧,這些要試過才知道,看來以後的道路還很遙遠啊有木有……

待將這些空白符畫完之後便可以做些研究了,不過只有半個月了,自己還要去那座山峰,還是多儲備一下備用吧!但願會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

盛豐山,這是末世之前的一處旅遊景點,由於末世突然的將臨,很多旅遊的人大多數都變成了喪屍,可是末世幾年來,沒有隨著基地的圍剿而消失,反而有著愈來愈強之事。

當下初傲霜便猜測是有隕石墜落,若是她可以找到擁有生氣的隕石,那麼就不必讓小柏來一直吊著李念喆的命了,畢竟兩年來,小柏縱然因為初傲霜曾經餵過它極為精純的力量,可是也抵不住這樣的消耗,最近小柏的氣息愈來愈弱了,已經有了些許傷及根本之相,因此初傲霜才覺得這件事刻不容緩起來。

清晨,初傲霜抱著李念喆踩著露水來到了盛豐山,剛來到這裡便察覺到了空氣之中的暴戾氣息。

霎時將李念喆收進空間之中交給小柏照顧,自己則用了一張掩息符頓身了過去。

突然兩個氣息強大的人出現在初傲霜的意識中,趕緊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將自己隱藏了起來。

還來不及打量那兩人,初傲霜便被不遠處的一個山洞中的白色石頭吸引住了眼球,當下便有了奪寶之心,她自然是不敢貿然行動的,不說現在正在相互爭鬥的兩人的能力是自己敵對不了的,便是現下就出去也會被這空氣中殘留的氣息所灼傷。

根據這環境的破壞程度上,初傲霜當下便猜測這兩人皆是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了。

只見那女修舒爾拿出了一個圓盤,霎時便被金光罩住,初傲霜並不知道這東西為何物,只知道防禦能力極強!

看那男修連劈兩下還是沒破開防禦便看出來了,連金丹期都無法一下破開的防禦,看來倒是極強了!

縱然初傲霜現下進入了修仙界,可是一方面是修為低,一方面雖有張老之前的教導,可是那時候門派已經沒落,就算張老知道許多事也沒辦法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全部都告知初傲霜。

後來便是崑崙秘境了,縱然她有著兩個門派的藏書閣,可是在末世掙扎許久,她根本沒時間靜下心來研習,更別說現在李念喆此時身體的狀況之下了!

當下決定,待此間事了,便靜下心來好好研讀那些藏書,不管怎樣,知道的越多,反而會對自己以後的道路越有利,總比現下她兩眼一摸瞎的狀況要好的多呢!

突然整個空氣中的氣氛不同了,初傲霜隨著那兩個修士的方向看去,只見一朵青色的蓮花在慢慢的綻放。

那女修就要去採摘的時候卻被那男修給擋住了。

「哼!識相的趕緊走,不然的話老娘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那女修神情中有了一絲不耐。

「切!臭婆娘,你以為你多厲害啊!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男修廢話不多說便上前去攻擊那女修,終於眼睛一亮,找到了一絲破綻,當下聚集全身的靈力劈了下去。

在那男修看不見的地方,女修的唇角微揚,哼!看你還不上當!當下防禦罩頓起,女修一劍擋住男修的攻擊之後,整個身體向下劈了一腿,便身在男修的身後,當下凌冽的劍便插向了男修的后心處!

嘭—頓時那男修的身體便落在了地上,「哼!」女修收了劍之後落在地上便向那朵青色蓮花採去。

「呀!!!」任是初傲霜也沒發現,男修竟然是沒死,眼看女修就要躲不及,防護罩最終開啟晚了,女修還是受了些皮外傷,「哼!還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女修采完蓮花之後放進了一個玉盒裡,隨之便消失在了手中,走到那男修的身邊便是連連的采了幾腳。

舒爾想到了什麼便將男修的法器撿了起來,在他身上翻找了片刻,竟然無論如何都沒找到儲物戒或者是儲物袋的東西。

「還真是個窮鬼呢!」女修呸了一聲便離開原地了。

初傲霜可是知道緣由的,那男修早在最後一抹攻擊的時候便將一個戒指模樣的東西丟進了不願的草地中。

初傲霜察覺到女修的遠去便趕緊閃身到了那片草地,撿了戒指便心喜的扔進了空間之中,隨後便小心翼翼的來到了那山洞之中。

說這是個山洞倒也不是,只一個深有一米左右的洞,初傲霜從空間之中拿了一個短的匕首,慢慢的將那顆看著只有龍眼大的隕石挖了出來,可是哪知越挖越深,這石頭竟然有著嬰兒的頭那般大,初傲霜趕緊將隕石扔進空間,就連旁邊多多少少的碎屑都不放過,畢竟好東西誰會嫌多呢!

再挖出兩個鴿子蛋般大的隕石時,初傲霜便收手向外走去。


突然一個陰影將初傲霜的身形覆蓋,初傲霜驚恐的看著來人,那女修竟然去而復返了!!!危機頓時蔓延心頭…… 那女修縱然身負重傷也不見減弱些許風華,初傲霜當下做出決斷,哆嗦著和女修打招呼,「前……前輩……」這一番示弱果然令女修有些放下心思。

「我當是哪個在暗處躲藏呢!原來是你這小輩!」看那女修並未一上來就喊打喊殺,初傲霜便是一陣的放心。

突然那女修眼睛一眯,「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初傲霜手下意識的往後藏,她自然之道這是躲不過女修的探查的,可是這一番動作卻可以讓女修不至於惱怒自己。

果然,初傲霜的身體向女修飛去,在落到地上的時候,手中的兩個鴿子蛋般大的隕石便不見了蹤影。

女修握著這兩個鴿子蛋般大的石頭,毫無靈力,當下眼睛微眯,口中做出試探,「這是什麼寶貝!」

初傲霜一怔,「額……我聽這方世界的人說,這是隕石,小輩想著好奇,挺好看的,就拿在手裡把玩的,畢竟那朵青蓮,小輩雖然想要, 面具鮮妻 !」初傲霜先是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再對女修討好一般,果然那女修聽過之後便滿意了。

「算你識相!」把東西扔給初傲霜之後,轉身便要離去。

「呼—」初傲霜剛鬆了口氣,還沒來得及動作呢,便發現自己的身體騰空了,再一看便出現在了女修的劍上。

「前……前輩……」初傲霜驚恐的叫著,雖說如此,她卻在心裡鄙視自己,沒想到自己演技還挺好的哈!想到這兒便又有一絲得意!


「我姓柳!」女修說了自己的姓,初傲霜想要叫的時候,卻聽見,「本尊的女兒就要出嫁了,本尊要你幫個忙!」

初傲霜不禁覺得苦逼了,但是不敢將表情放在臉上,「是,柳前輩!」畢竟人家是金丹大能啊,縱然她想跑也得有那個命不是?雖說自己有空間,可是萬一被這人發現之後,焉知不會起了歹毒之心。

縱然初傲霜對這修仙的世界不甚了解,可是誰沒看過幾本小說哇! 權位風暴 ?!

水晶球:你當我是空氣……

柳向含:俺還真的木有那能力……

不論初傲霜心中如何糾結,這些日子便和這女修呆在了一起,雖說整日提心弔膽的,可是在交流之中還是對修仙界了解的許多,甚至修為上的一些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多謝前輩多日來的教導!」初傲霜是真的感謝這柳姓修士的,畢竟她是金丹期的修為,無論在哪方面都比初傲霜要強上很多。

「你師從何門?」柳向含不經意的問著,因為這些日子她實在是太驚訝了,這孩子竟然對修仙界如此不知,為何又有著築基期的修為呢?奇怪啊還真是奇怪了!

初傲霜心中一怔,便是低眉,編了一個自己都快要相信的理由,「我師從茅山派,師傅乃是掌門張越石!」說著說著便驕傲了起來,可是隨之又變得憂傷,「幾年前,門派中的長老們推算出這世界將會有大的劫難便將弟子們全數遣散了!直到這末世的到來,掙扎生活幾年,才知道原來劫難竟然如此……」眼神憂傷了起來。

柳向含心中卻是起了不平的風波,原本她以為這人會是神劍宗或是茅山派的弟子,她也卻是是茅山派弟子,可是卻不是崑崙秘境當中的,而是這俗世當中的,但是看到初傲霜的修為便又有一絲懷疑。

「可是由於門派中的幾經波折,我們修鍊的功法也都不完整起來,而我小小年紀又沒有師傅教導,自然一切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說著不禁想起了張老,「也不知道這幾年師傅怎麼樣了……」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是因為初傲霜想起了張老和他一起生活過的日子,心中不免感嘆。

柳向含聽著初傲霜聲淚俱下的話,感覺倒不像作假,畢竟她是知道崑崙秘境中的茅山派掌門根本不叫張越石,而是叫張天啟,現下便相信了初傲霜的說法。

「你也不必傷心,大道之處,自有安排!」柳向含如此說道。

「是!」初傲霜點頭,摸了摸眼淚,心中卻是焦急了,明天就是他要結婚的日子了,自己已經拿到了含有生氣的隕石,再就是缺一個初傲語了,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自己去哪裡找她?

而且念念和小柏都堅持不了多久了呢!轉眼看著閉目養神的柳向含,心中不禁更加的著急了!可是越是著急越是得淡定不是嗎!所幸閉上眼睛,神識卻飄回了空間之內,看著小傢伙無事,初傲霜便放心了許多。

再看向那大塊的隕石,初傲霜走向溫泉邊,用水洗了洗,嫌麻煩直接泡了泡,可是在她再次撿起來的時候發現了神馬?

那隕石竟然小了兩圈,當下初傲霜不淡定了,趕緊將隕石撈起,可是那水像是有吸引力了一般,竟然和初傲霜搶著這隕石。

初傲霜當斷則斷,將隕石從中間劈開,霎時整個人由於慣性倒在了草地上,而那半塊隕石則是沉入了溫泉當中。

初傲霜怔愣的看著這一切,再看向手中僅剩巴掌大的隕石不禁苦笑,當下將隕石送進了小茅屋的架子上,然後回頭看著這溫泉。

手慢慢的伸了進去,可是現在的初傲霜畢竟是精神體,哪裡會有什麼肉體的感覺,當下感覺自己的有些許的力量在滋養著自己的精神力,當下不禁大喜,難道這水竟是將那隕石煉化了嗎?

當下將自己收集的一部分綠色的隕石也扔進去了一些,只見那綠色的光一閃便是消失,待再次打探的時候,便發現水中多了一絲修復能力!

初傲霜不禁更加的驚喜了,她原本就是將這池子水當洗澡的地方的,而平常洗過之後也只會精神些而已,她以為是正常的,畢竟誰洗完澡不是覺得精神抖擻的,因此沒有多加在意,可哪知時至今日這水竟然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震撼!

心中驚喜之餘,更加的小心翼翼的將李念喆的身體泡了進去,片刻之後在打探小傢伙的身體之後,便發現多年來由於心臟帶來的身體破損竟然慢慢的在修復了起來。

雖然沒有根本上的解決問題,可是就算這樣,初傲霜也是很滿意的了,看著現下滿臉的舒服的李念喆,以及那臉部的一絲紅潤讓初傲霜激動不已,太好了,這樣的話便會多出一些時間了!

眼淚不禁溢出,一滴滴的滴在了李念喆的臉上,「媽咪……」此時為精神體的初傲霜,小傢伙是看不到的,可是她就是感覺是媽媽在抱著自己呢!打了個滾便睡了過去。

初傲霜憐愛的看向李念喆,吻了吻小傢伙的臉便抱回了房間,放到了床上。

自從空間不知名的被升級了之後,在小茅屋的不遠處便有了一座古色古香的房子,初傲霜更是利用自己的異能,將紫藤架滿第三層的房頂,更是有些吊蘭的枝葉就這樣垂在牆邊。

遠處看來就像是一個植物世界,可是這樣的環境卻是讓初傲霜喜歡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異能的原因,她很喜歡呆在擁有植物的地方,那會讓自己覺得十分的心安!

走到溫泉邊,初傲霜打量著這個小世界,由原來的一小方世界,此時已經變大了許多。

嗯……原來大概也就有個百畝的樣子,無山無水,現在竟然一眼望不到邊了,遠處有著山的樣子,還有這水環繞,可是初傲霜試過,無論如何自己都是沒辦法靠近的!彷彿有著無法逾越的屏障一般!

不過初傲霜並不著急,既然存在了話,那總有一天自己會解開這等秘密的! 「走吧!」一道聲音過來,初傲霜便醒了過來,還沒待反應便又被那前輩將自己抓在了劍上。

其實初傲霜有些憂傷有木有,可不可以讓她自己來哇!總是這樣會很木有面紙的說……


不論初傲霜怎麼想,柳向含確實蹙起了眉,其實她是很不同意林香這門親事的,因此才會在兩年前將她關在了陣法之中,原本以為她會考慮清楚,哪知如今又用了那等手段和那男子結婚。

「唉……」一陣嘆息而過,可是縱然再不答應,那畢竟是自己的女兒啊!直覺告訴她,今天的婚禮必然不會那麼簡單,那些老傢伙的盤算她又豈會不知?

看向了初傲霜,雖說一起相處了些時日,可是為了自己的女兒,該犧牲的還是要犧牲的!

「你叫什麼名字?」是了,還沒問這傢伙的名字呢,一直是小輩小輩的稱呼。

初傲霜下意識的感覺不能告訴她自己的真名,當下眼珠子轉了轉便說了出來,「李樂!」

柳向含點了點頭,倒是個簡單的名字,可見這孩子的父母對這孩子的期望並不高,只要快快樂樂就好!

初傲霜若是知道了她的想法,定然要呵呵了。


突然初傲霜的眼睛被蒙上了,若是她能看得到的情況下的話,一定會知道此時柳向含正帶著她來到了化龍基地!

此時的歐家別墅被整理成婚禮現場,看那巨大的草坪上矗立的一切,無疑不再述說著屬於它的浪漫,當然也是熱鬧至極了,不僅有著化龍基地的人,就連長青基地的一行人俱都在這裡了。

原本王若梅不想來的,她一想到歐昊遠現在就要和別的女子結婚便覺得噁心,真心打算從來沒認識過他!可是始終拗不過李逸朗冷顏等人,不過來是來了,屬於那張苦瓜臉也隨之而來了!

初傲霜不知道這前輩將自己帶道了什麼地方,因為她發現那圍著自己的眼睛的帕子竟然有著隔絕神識和精神力的作用,沒有感覺到什麼危險的氣息,便放下心了。

可是忽然感覺身上一涼,下一秒她便感覺衣服被換了,由於整個身體都動彈不得,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這柳姓修士和一個女子發生了衝突,聽著那聲音應該就是這柳向含的女兒了吧!

「娘,為何不讓我嫁給他?」林香不滿的說著,看著那自己精心挑的婚紗穿在別的女人身上,心中便是一陣的惱怒。

柳向含皺眉,這個女兒一向乖巧的,何以變成了現下這個樣子,啪—一巴掌打在了林香的臉上,「你給我清醒一點,你可知道那人說和你結婚並未說結婚的對象是誰!」

林香不禁正愣住,「不!不可能的!他答應了的!」眼神驚恐的看著柳向含。

「我懷疑他們另有目的,所以找了個替嫁的人,你我且在暗中觀察吧!」柳向含說完之後便將林香定住,放到在了沙發上。

轉身看向初傲霜,嘆息一聲,便將那帕子拿了下來然後用一個白色的蕾絲遍布的頭紗蓋了上去,默念了咒語之後便發現整個面紗之後的臉變得朦朧了起來。

柳向含心中微喃:李樂你不要怪我!

噹噹當~噹噹當~~~【請自動聯想婚禮進行曲的聲音~醉了有木有!】

婚禮進行曲起,新郎在紅毯的盡頭,而新娘則在林博士的牽動下走向了紅毯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