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立笑了,“看什麼看,大爺的,南京城啊,日本鬼子要屠城,趕緊跟我一起幹。”拉了他一把,讓他趴下。

日本小分隊已經圍過來了。

“砰!”“砰!”“砰!”的向韓立開着槍。

“什麼癟犢子玩意,南京大屠殺?”

“你這一天天的真是迷糊,趕緊的,我還要帶着你殺回東北呢。”

韓立嚷嚷着。

“什麼癟犢子玩意啊,殺回東北。”

迷龍一愣一愣的更蒙了,所幸看到了日本鬼子,來勁了,問韓立呢,“我的機槍呢,我這麼好的機槍手,一**能幹死四個日本鬼子的機槍手,咋能沒有機槍啊。”

來回看。

“我去,忘記召喚了。”

韓立所幸,把自己的AK47遞給了他,“你想用這個,我用日本鬼子的38大蓋,嘿嘿,等滿足條件了,我在召喚一把。”

“這是什麼癟犢子玩意啊。”

迷龍不會用,也沒見過。

AK47是這之後的槍。

韓立哈哈一笑,“拉動這裏,瞄準,就可以用了,好使。”

“我試試。”

迷龍是老兵油子了,“咔!”“咔!”的動了動,瞬間,就明白了,嘿嘿一笑,瞄準的,“砰!”“砰!”的開了幾槍。

一下子就死了兩個日本鬼子,笑了,“這槍不錯啊,放在黑市,可值老鼻子錢了,哪國的啊。”

“你哪那麼多廢話啊,使着順手就幹,趕緊把這些日本鬼子全殺光。”

韓立找了一把三八步槍,趴着瞄準,等待着下一次召喚權限,他也越發自信,這回啊, 一定能把日本鬼子擋在南京城外。

國有殤,我來補。

這南京城,我守定了。

日本天皇來了,也不好使。

此時的他已經逐漸熟悉了現在的環境,冷靜了下來,便捋了捋自己的記憶。

他在不久前剛剛參觀過南京大屠殺的博物館,對南京大屠殺的前前後後,知道的很詳細。

南京大屠殺的主要原因是淞滬血戰日本鬼子吃了憋,號稱三個月佔領中國全境,結果淞滬會戰一戰就打了三個月,日本鬼子氣急敗壞發泄般的展開了報復,也是想借此打擊中華人民的抗日決心。

時間應該是從南京守衛戰失敗後的12月13日起,開始的屠殺。

現在的時間點,似乎南京城剛剛被攻破,要不然城市裏也不會有鬼子兵,所以,屠殺才剛剛開始。

時間點正好。

可韓立清晰的記得,這次進攻南京城的是淞滬血戰的大部分日軍主力,日軍的第三師團、第九師團,第十六師團,還有華中方面軍和上海派遣隊。

進城人數就超過五萬,總人數更是遠超這個數量級。

自己的幫手現在只有迷龍一個人,這麼看,這個任務,難於上青天啊。

2對5萬啊?

當然。

這不會讓韓立產生恐懼,反而越發篤定,“就算再難,我也要把他們全都收拾在了這裏,大爺的,都得死。”

“轟!”“轟!”爆炸聲再次出現。


是一個日本小隊從街角悄悄的靠了過來,韓立和迷龍殺的鬼子太多,被注意到了,此時,他們採取了前後夾擊的陣型。

十幾個從左側來,十幾個從右側來。


日軍的一個小隊,相當於一個排,三十來人,配有兩挺重機槍,兩挺歪把子輕機槍,還有一挺迫擊炮。

迫擊炮就是抗日神劇裏經常出現的那種,一個鐵管固定好了,炮彈往裏一放,“砰!”的就炸出來的那種隨身小炮。

這時已經開始瞄準了。

迷龍拿着AK47呼喊:“癟犢子的,有迫擊炮,跑啊。”

“跑個屁。”

韓立熟練的起身、擡手“砰!”的一槍,直接爆頭,打死了炮手。

與此同時,“咔!”“咔!”換彈上膛,一氣呵成的“砰!”的又一槍,直接將迫擊炮的炮彈“轟!”的一聲,炸開了。

周圍的七八個鬼子瞬間全都炸死。

韓立這才“嗖!”的趴下了,“咔!”“咔!”繼續上子彈,繼續瞄準,“砰!”“砰!”又是兩槍,把準備向這邊扔**的日本鬼子殺了。

直接解決了棘手麻煩。

迷龍看傻了,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癟犢子,牛逼啊,你是第一個讓我迷龍佩服的人。”

“哼,佩服我的人多了。”

韓立嘴角一撇,宛若常規操作,“你別廢話了,戰爭纔剛剛開始,南京城還等着咱們守護呢,再接再厲吧。”

韓立繼續瞄準,繼續殺敵。

當然,82式無柄鋼珠**也拿了上來,準備讓這些日本鬼子嚐嚐中國製造的滋味。 第二百一十五章 命運總是開玩笑

紅傀儡的價格極高,很少能有人能夠買下來。畢竟這是皇者級別的傀儡,就算他沒有了靈魂但是也能夠用操控者的精神之力存活,絕對不容小覷。

而現在是交流會。琴界舉行的大型交流會,作爲一個地域的最大門派以及剛剛勝利的一個巨大的界限,又能夠稱得上幻想之界可見琴界的威名到底多麼壯觀。再加上琴界一項愛好和平和平衡,所以朋友極多。

其實其他的一些大型門派也是一樣,在召集的過程中每個門派都會或多或少的給些面子。而琴界這次舉辦的有拍賣會的成分所以才如此引人注目。琴界的一些珍品絕對是實惠的,總比從黑市之中撈出來的乾淨,從黑市撈出來的那些,說不定哪天哪個門派就找上門了。

一些三流門派的帶領人在傀儡一出現就就緊緊的盯着。雖然傀儡的等級不算太離譜,一個三流門派還是可以拿出一個皇者級別的強者的。可能是族長也可能是門主,這些說不好但是應該還是能夠有的。

而傀儡的實力就在他根本不懼怕任何進攻,一切進攻都是一一接在身上的。如這尊紅傀儡。有鋼屬性的附加,只要主人不給出指令,這紅傀儡絕對會繼續的攻擊下去,就算身體被硬敲出幾個眼子他也會繼續攻擊下去。而且鋼屬性的防禦也絕對不是那麼好破的,一向以堅硬著稱的鋼屬性再加上這個沒有知覺的傀儡簡直就是一隻不怕疼的敢死隊勇士。

要是誰真的有那麼多錢的話,製作出一隊這樣的紅傀儡。那麼在千年以內絕對會保證自己的穩定,最起碼沒有人敢隨隨便便的來騷擾,一隊紅傀儡可不是開玩笑的啊,一共十個傀儡兩組輪番轟炸,就算是一個宗師級別的強者硬接上一段時間也受不了。要是換做一個皇者初期的強者用不了半天就會變成一堆肉末。


傀儡的變態之處就在於此,雖然他們沒有鬥技或是武技的支持。但是勇猛無畏的性格以及堅硬的體質絕對是一個強者的噩夢。鬥武者還好說,體質強悍。但煉氣者或是單純的魔法師簡直就是去送死了。

煉氣者能好上一些最起碼有一些鬥技牽制,還能用逃跑的方式遁走。而本身就脆弱的魔法師簡直就是一個陪葬品。魔法師的吟唱時間極長,短的半秒一秒長的七八秒。而一個皇者級別的傀儡用不了一秒就會在瞬間衝到面前,直直的一拳就能讓魔法師好受。

當然每個職業有每個職業的好處。魔法師雖然體質脆弱,但是各種屬性的魔法也可以輪番使用,雖然只是依靠卷軸或是繁瑣的咒語瞬間釋放的屬性魔法,但是他們的一些普通魔法,像是加持的怪力術、以虛擬的武器擊出的鐮刃風之類的都是屬於普通人就能施展的法術。

不過這些東西卻是在傀儡的身上沒有作用。只知道低頭猛攻擊的人偶可不畏懼疼痛,只要能夠抵過去,那接下去就是魔法師的末日,一個個的鐵拳和相配合的武器攻擊都是魔法師眼中的實打實的必殺。這些都是後話先不說了,接着拍賣會上的那隻傀儡。

“紅傀儡的珍貴性就不用我在講解了,只要知道整個德亞大陸之中絕對不會超過百個紅傀儡!所以這珍貴的東西我們也不能含糊,起始價兩億金幣。各位,請出價吧~”琴鋒的話語節奏有力,而這次沒有出現剛纔那種瘋搶的感覺,兩億金幣換做誰都在掂量着半。

“兩億五。”一名老者將自己的報價說出,之所以能夠一下子增加五千萬也是在競爭對手極多又十分強悍的地步上。老者嚴肅的看着臺子上的情況,兩億五隻是一個開始,他還會增長自己的價格的,但是這一切都是要看接下來的走勢的。

“兩億七。”一名中年的貴族說道。他身後戰着兩個護衛,每個都有王者級別的實力。看來應該是一個不錯的貴族,在東方大陸之中貴族極少,畢竟這不是他們封地之類的西方大陸。而貴族最著名的就是他們的領導能力和資金力量了。

一個紅傀儡絕對是一個貴族的好選擇。有了這個傀儡就不用再貴族一家出門的時候再帶着兩個護衛了。畢竟貴族家中也沒有幾個強者,所謂的強者都是靠資金僱傭來的。一個王者級別的強者一個月的價格就在三十萬左右還要包括一些丹藥的供養,但傀儡就不用了,一個傀儡在他的手中絕對會爲他省下不少的錢,這比省下來的錢雖然在這時候看簡直十分渺茫,但是從長遠看就會發現,再過幾十年甚至幾百年這個傀儡都不會壞掉,絕對會用到這個貴族的孫子輩,重孫子輩,甚至等到貴族沒落了都能拿出這個傀儡換錢使用,一個傀儡的價格絕對會讓家族的復興有一大筆的啓動資金。

“三億五!”一名壯漢舉起牌子說道。一身銀色的甲冑隨着身體的移動發出“咔~咔~”的響聲。這是一名強大的重裝騎士,重裝騎士最著名的就是過人的騎術以及和傀儡一樣的勇猛了。重裝騎士可不是騎馬的勇士,他們的腳下可是實打實的龍。可能是在地下奔跑的地行龍,也可能是在天空中飛翔的飛龍。

之所以不叫重裝騎士是龍騎士是因爲。他們是那種不靠智慧用力量野蠻衝鋒以及武器肆虐的騎兵。多數都爲地行龍的騎士,這位壯漢看胸前的那個銀色的虎形標誌就知道是德亞大陸某陸地重甲兵團的團長,因爲在他的臂章上是一隻銀色的白虎,能夠用甲冑上團隊的標誌作爲自己的身份的也只能是領頭人了。

一個皇者級別的傀儡,在配上一隻地行龍和全身的重甲以及強悍的武器就又能成就了一個和自己一樣,甚至是比自己還要強悍的重裝騎士了!那麼軍團的實力絕對會上升一截子,那位壯漢這麼思考到。

傀儡再配上重甲,就等於在鋼鐵之外再加上一層鋼鐵。這不是多此一舉,在近戰之上對身體的損壞,作爲重裝騎士的壯漢是知道的。多加上一層就等於是多了一條命,而人類穿上了多一層在活動上會有些不適,多數的時候等於一個累贅,但是傀儡就不同了,他們的身體本來就是鋼鐵鑄成的,不會妨礙自己的動作,再加上一層護甲那就等於雙層守護了,絕對是一個不錯的打算。

三億五的價格絕對超值,大漢的嘴中已經在吸溜着口水了。到時候就傀儡自己一個就能去剿滅一個地龍的巢穴,所有龍族都是藏寶藏的好手,天生喜歡積攢和尋找的龍族們絕對是一個大富豪,掠奪下一個龍巢穴的價值就有一千萬到幾千萬的金幣。平均半年能夠發現一個,一個大約三千萬金幣,一年就是六千萬,只要不到六年就能把本全部賺回來,接下去就是非人的盈利了!

不得不說這個行業的專區金額卻是很多。幾倍的暴利讓不少龍騎士甘願作爲一個重裝騎士。畢竟金幣纔是他們所需要的,一個龍騎士是沒有爵位的,這樣子他們寧願用跟多的時間賺取金幣來爲自己或是家裏添置更好地東西,而不是爲某個人服務,奉誰爲主。當然這只是一些地龍騎士們的打算,不代表所有龍騎士,更不會代表能夠自由作戰的精銳級別的龍騎士。


“三億八千萬!”一名老者呼喊道,他手中拄着一根柺杖,一身華麗的服裝十分晃眼。手上的戒指極多,而其中一支帶有皇冠標示的戒指代表着他皇室的身份。一個一流中立帝國的國王要和一個一流初期的門派不相上下。

強大的國力使他們十分富饒,國庫的資源讓他們有力承受一個將近四億金幣的價格,一個皇者中期級別的傀儡就等於給最高王者級別強者的帝國加入了一個最大的助力。他們再不用向周圍的門派妥協了,只要有了即忠誠又強大的傀儡,國王再也不用擔心國家的國防了。

傀儡瞬間變成了衆人瘋搶的搶手貨。而當事人傀儡卻是安靜的平躺在放置的箱子之中沒有任何的發言權。本體在生前不算強大的地位奄然變成了現在正被一羣人瘋搶的搶手貨。這如同名畫一樣,多數的畫家都是在死後纔會變成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最後畫的價格變得出奇的高…

價格還在不斷的攀升,在衆多人的手中,價格一步步變成了四億五千萬的價格。價格也從五百萬一漲,而這些金幣在三流門派衆人的耳朵之中顯然是一串天文數字。他們只能看着價格一截截的攀升,看着事情的發展。

而剛剛對葉清揚蠻橫的一對男女坐在自己家長的旁邊正在後悔着。那紅衣女子砂莎正在後悔着早點認出來是年輕才俊的葉清揚,那麼現在應該就會張揚的跟衆人炫耀,兩人是朋友了。而那男伴也在男伴龍套陳歐也在後悔着自己剛纔的舉動。

有時候幸運之神只會出現在一瞬間。如果能夠掌握住,結局絕對會成功的轉動起來,成爲自己想要的那個結果。只不過,命運總會跟人開玩笑,當然,對於現在這兩人來說。

而命運也在光顧着前排那些正在瘋搶的人們,說不定就在自己叫住最後一個價格時,傀儡成功的進入自己的手中。命運總喜歡開玩笑,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南京城隨着城破,日本鬼子如洪水泄堤一般撲了進來,絕對不是一把槍,兩個人能解決的。

韓立、迷龍這邊正和日軍小隊糾纏呢,又有一些散兵遊勇巡邏到了這邊,人數最起碼四五十人。

這時日軍小隊長便呼喊:“餃子給,餃子給。”

“嘩啦!”“嘩啦!”的日本鬼子就合圍了過來,嚴陣以待的還有各種強攻武器,迫擊炮就有三五挺。

其他機槍、步槍更是數不勝數,總人數接近七八十人。“噠!”“噠!”“噠!”機槍掃射下,形成了火力壓制。

下一步就是迫擊炮強攻了。

“你大爺。”

韓立拿着一杆三八大蓋,肯定是不行的,“砰!”“砰!”的開着槍,依然能一槍秒殺一個,但已經無法改變大局。

所幸看準機會,直接把**扔了出去,“轟!”的一聲,一下子在日軍人窩炸開了,遠超這個時代的**。

鋼柱威力巨大,一瞬間殺傷力驚人,直接炸死,炸傷二十來人,“啊!”“啊!”尖叫聲不絕於耳。

“我擦,什麼**啊,威力這麼大。”

迷龍是老兵油子了,從東北松花江畔,一直敗退到了雲南滇緬邊境,什麼都見過,什麼都知道,卻是沒見過這樣的**,“給我看看。”

“你不會用,給我壓制火力。”

韓立看準另外一面,又扔了過去,“日本鬼子們,記住了這是中國製造,你們也好好嚐嚐中國人站起來之後的滋味。”

“轟!”的又一聲,同樣,在街角的人窩處炸開了,土屑飛舞,亂石飛濺,二十來人被炸的“啊!”“啊!”慘叫,瞬間就損失了一半戰鬥力。

“癟犢子的,牛逼啊。”

迷龍火力壓制,激動的哈哈大笑。

韓立趴下,拿起三八大蓋,“砰!”的一槍,再次打中了一個遠處的機槍手,然後“砰!”“砰!”“砰!”的又開了三槍,解決了三個靠近日本鬼子。

迷龍拿着AK47,“砰!”“砰!”的一通點射,也殺死兩個,不由得哈哈一笑,“過癮,過癮。”

殺的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