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一點事情都沒有,你看,連一塊皮都沒有蹭破。”張涵煙可愛的皺了皺潔白的鼻子,俏生生地回答。

張天雄仔細地上下打量着張涵煙,確定她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之後,這才放心下來。

“爸,這次還好是卓陽救了我,不然的話我現在可能就見不到你了。”張涵煙指着卓陽,對張天雄嬌聲道。

“哦?”

聽到張涵煙的話之後,張天雄順着張涵煙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去。

試愛90天:豪娶天價寶貝 ,從他的眼神和神態中,看不出絲毫波瀾。

張天雄眼神當中閃過一絲驚異,從卓陽身上,他似乎聞到了一絲淡淡的血腥!


同類的氣息!

這種血腥並不是地上那些鮮血,而是一個人手中經常沾染上鮮血,日積月累下,鮮血的氣味便在不知不覺中滲入他的骨髓,再也消散不去。

不過,這種氣味,普通人根本就聞不到,只有手中同樣沾染鮮血的人才能察覺到。

目光掃視了一眼此時還躺在地上哀嚎不斷的幾個黑衣男子,張天雄眼中閃過一絲恍然。

能夠獨自一個人就把這麼多個黑衣人打趴下,這樣的人自然不會是一個普通人!

心裏這樣想着,張天雄臉上卻沒有顯露出絲毫情緒。

“小兄弟,謝謝你救了我張天雄的女兒,從此你就是我張天雄的朋友。要是你以後在東海市遇到了什麼困難的話,只要你開口,我能夠做到的話,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能力幫你解決!”

說着,他從衣服裏拿出一張燙金的名片。在陽光下,這張名片熠熠生輝!

張天雄的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到了,看向卓陽的眼神當中,充滿了羨慕。而對於張天雄手中那張燙金名片,眼中更是充滿了炙熱。

張天雄是什麼人?東海三雄!可以說是東海市最有權勢的男人之一!

毫不誇張地講,他的承諾,值千金!

一諾千金!

卓陽得到了他的承諾,這就意味着只要他想,分分鐘便可以成爲億萬富翁,這不是少奮鬥三十年,而是少奮鬥一輩子!

億萬富翁這個字眼,絕對會讓無數人爲之瘋狂! 卓陽看着張天雄遞過來的燙金名片,上面龍飛鳳舞地寫着張天雄三個字,以及他的聯繫電話。

感受到來自四周熾熱的目光,甚至有些粗重的呼吸聲,卓陽自然意識到這張名片的不簡單。

不過,那又怎樣?

“不必了。”

卓陽搖了搖頭,並沒有去接張天雄手中的那張燙金的名片。

他拒絕了!

聽到卓陽的話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眼前的這個小子,他知不知道他剛纔拒絕的,是億萬富翁俱樂部的入場券!

有些人開始捶胸跺足,恨不得自己取卓陽而代之。

億萬富翁啊。這是什麼概念?這意味着一個人要是擁有這些,他就瞬間變成華國金字塔頂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一,這是普通人十輩子也別想賺到的錢!

而卓陽,居然拒絕了!

張天雄聽到卓陽的回答,眼神也是不由得有些錯愕,他也沒有想到,自己親自遞出的名片,居然會有被人拒絕的一天。

“真是有趣。”張天雄心裏暗自說道,目光看向卓陽時,眼神中有了一些鄭重。

不管是什麼原因,能夠忍住誘惑拒絕自己的人,絕對不會簡單!

“既然你現在不需要,那行,這張名片我收回。等什麼時候你需要幫助了,可以隨時來天雄集團找我。”張天雄想了想,給出了這麼一個回覆。

要不是看在卓陽剛救自己女兒的份上,被拒絕的張天雄絕對不會再給卓陽一次機會。

“那也行。”卓陽無所謂的點點頭,其實心裏並不在意。

卓陽並不認爲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張天雄能夠幫自己解決。

張天雄聽到卓陽的回覆之後,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不是把目光看向一邊的唐雲韻。

“警官,我女兒剛剛受到驚嚇,情緒和思維都不太穩定,我想先帶她回自家別墅,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去你們公安局講述情況,你覺得怎麼樣?”

雖然說張天雄是在問唐雲韻,但很明顯他的語氣毋庸置疑,不容任何商量。

唐雲韻微微皺了眉頭,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站在她身後的一個警察拉住了,那名警察的軍銜很明顯比唐雲韻的高,是她的上司,名字叫劉東華。

之所以他一直沒有出頭,是因爲他身爲一個在基層幹了十幾年的警察,爲人處事方面早就是一個老油條了。面對東海市地下世界的三大霸主張天雄,他自然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


現在看到自己的手下想要和張天雄對着幹,他頓時嚇得冷汗都冒了出來,心裏想着這姑奶奶也真不怕事大。

得罪了張天雄這種梟雄級的人物,下場絕對不會好,別說這身警服都可能不保,甚至都有可能丟了性命。

這絕對不是他膽小怕事,而是已經有前車之鑑。

和他一起剛分配到東海市警局的同事,因爲調查同樣的是三大黑幫的黑虎幫,得罪了黑虎幫幫主,結果沒過多久他就消失不見。

最終過了好幾天,終於在黃浦江上撈起了他的屍體。

死狀特別悽慘,哪怕是見過不少慘重的他,都不敢再看第二眼。

不少證據都指向了黑虎幫,可是全都被壓下來了,這件事情鬧到最後終究還是不了了之。

有錢有權,真的可以無法無天。這是自從那件事情發生後,他心裏領悟到的最深刻的道理。

“張先生,我們可以理解,等明天什麼時候你們有時間了,我們上門去諮詢。”

劉東華臉上帶着謙卑的笑容。

在他身後,唐雲韻幾次想要憤怒衝上前,卻都被攔下。

“嗯。” 權少豪寵小寶貝 ,點點頭不再說什麼。

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於劉東華這種明白人,張天雄也不會去針對他。

……

夜幕降臨。

絢麗的霓虹燈凸顯着東方明珠的輝煌,外灘的洋房讓人在這座城市中迷茫。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裏奮鬥,只爲能夠在這座城市裏安家。

可是,能夠在東海市真正安定下來的,終究只有那麼一小撮人,大部分的人忙忙碌碌一輩子,到最後卻不能在東海市買起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夜幕下,東海市一處富人別墅區,其中一棟別墅燈火通明。

天山別墅區,東海市最有名的別墅區之一!

能夠生活在這裏的人,絕對是東海市金字塔尖上的人,非富即貴。沒有顯赫的身份和地位,就算你身家超過10位數,也沒有資格住在這裏。

可以說,天山別墅區,普通人就算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裏面的一間廁所,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此時白天被卓陽救下性命的張涵煙明顯剛洗完澡,穿着一件特別卡哇伊的白色睡衣,還略顯溼潤的頭髮隨意的披撒在睡衣上。

她的臉色白嫩,由於剛洗完澡的緣故,更是給人一種清雅脫俗的感覺。

來到客廳,張涵煙看到正坐在客廳上的張天雄,俏臉上頓時露出笑容,隨後臉上又頓時一板起來。

“爸,我們不應該這麼快回來的,卓陽此時估計還在公.安局呢,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太不夠厚道了?”張涵煙板着臉,很顯然並不滿意自己父親的做法。

按照她的想法來說,卓陽畢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這件事情也是因自己而起,於情於理她都應該和卓陽一起離開。

更何況,對於這個白天救了自己的卓陽,她心裏總是有些特殊的情感。這種情感或許很淡,或許只是單純的感激,但最終能轉化成什麼,誰也不知道。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聽到自己女兒語氣當中的不滿,張天雄笑了笑,一臉的寵溺。

“我已經安排了一名業界上知名的律師,要不了多久,那個救你的小兄弟從裏面釋放出來,不會出現任何問題。”語氣雖然平淡,但充滿自信。

他張天雄說的話,在東海市這一畝三分地裏,分量很重!就算東海市公-安局的那個局長,也不敢輕易忽視他的話。

聽到張天雄的保證,張涵煙終於放下心來,開始談起了白天的事情。

當談到那幾名爲了保護張涵煙而犧牲的保鏢時,張涵煙的臉色瞬間變得低沉下來,原本如同天使般的笑容也消失不見。

看到張涵煙有些低落的神情,張天雄心裏輕輕嘆了一口氣。


他明白,自己的女兒內心十分善良,再加上他的保護下,完全沒有接觸過社會上黑暗的一面。可以這麼說,張涵煙就像個涉事不深的女孩,保留着她對世間一切真善美的期待。

曾經,張天雄也不是沒有想過讓張涵煙繼承他的家業,成爲下一任青幫的掌舵人。

可是,最終他還是猶豫了。

因爲只有經歷過才知道這條道路上的風險。他不想自己的女兒在某一天被人砍去腦袋,落得屍骨無存的下場。

就這麼無憂無慮的生活,也挺好。

張天雄在暗地裏,早就已經給張涵煙留下了大筆的財產,在他死後,張涵煙擁有這些財產,生活依舊會過得富足和無憂無慮。

“那幾個保鏢的後事我也已經安排妥當,他們的小孩我會負責送上大學,他們的父母家人,這輩子也絕對衣食無憂,所以你不用再內疚了。”張天雄安慰張涵煙。

“謝謝老爸!”張涵煙聽到張天雄的話之後,低落的情緒終於好了一點。

忽然間,她想到一個問題,於是連忙問道。

“對了爸,你知道卓陽的聯繫方式嗎?”

“他的聯繫方式?”張天雄眉頭微微皺了皺,他沒想到張涵煙會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這讓他心裏略微有些不安,心裏想着不會是自己的女兒對他有好感了吧?

對於張涵煙的個人情感問題,張天雄並不想過度的干涉,一直都是秉着一副順其自然的態度。

可是對於卓陽,他心裏有一絲警惕。

畢竟能赤手空拳對付四五個想要綁架張涵煙的黑衣男子,而且卓陽明顯殺過不止一個人,他從卓陽散發出來的氣息當中非常清楚的感覺到了這一點。

對於這種人,他心裏下意識地不想讓自己的女兒離得他太近。

因爲張天雄清楚,卓陽這種人,身邊最不缺少的,就是危險。

“你要他的聯繫方式幹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啦。”張涵煙被張天雄這麼一問,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一陣心虛,一雙白嫩的手在自己睡衣上的打結處無意識的把玩着。

“人家不是救了我的性命了嗎?我想着什麼時候請他吃頓飯,表示感謝。”

“這樣啊。”張天雄眉頭終於微微舒展開。“那行,到時候我找一個時間把他約出來一起吃飯。”

以張天雄的能力,得到卓陽的電話號碼,自然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於是便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聽到張天雄的承諾,張涵煙絕美的臉上頓時流露出燦爛的笑容。

父女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天,而後張涵煙由於白天經歷了這麼多事,沒過多久便回自己的房間睡覺。

張天雄也回到自己的書房,拉開抽屜,點燃一根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