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上站起來的葉千鋒拍着身上的泥土大笑道,反正逃他是逃不掉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和三元一起放手一搏,就算那大腿骨和佛珠陷入了沉睡消化那兩股巨大的力量,他也有信心憑藉他和三元兩個的力量將這裏的所有傢伙全部屠掉屠掉,就算不能全部斬殺,最起碼他能在自保之餘殺他十來個,那樣一來,也算是夠本了,並且寒家和落家的要不了多久就能趕到,到那個時候,他們完全可以好好的虐待渡家和木家的人了…….

“如今,我之兄弟已然安全!三元啊三元,就讓我們好好的進行第一次的磨合之戰吧!”

撫摸着三元那如雪的毛髮,葉千鋒豪氣萬丈的吼道。

“我想你是錯了,誰說你的兄弟已經安全了?”

這個時候,木倫文再一次冷冰冰的說道,只是這一句,瞬間讓葉千鋒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既然他們能夠算計我,那絕對就將靈雨和戰況他們一起算計了,莫非想要對付我的不光是江家,渡家,木家嗎?他們還能聯合其他的家族不成?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莫非其他的家族就不怕寒家和落家的報復嗎?糟糕,我犯錯了,還尼瑪是一個天大的錯誤,別說是讓寒家和落家對付其他的家族了,就算是想要對付江家等三個家族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並且他們要是在沃土之中將我們全部殺死,誰又能說清楚到底誰纔是這一次陰謀的主角…….

想到這些的葉千鋒那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了起來,雖然他和落家的人,寒家的人相處纔不久,不過卻知道那些人都可以和他成爲真正的朋友,並且那些人的首要目的不就是爲了保護他嗎?要是那些人丟掉了性命的話,那他又豈能安心,不是要悔恨一輩子?

“我錯了,我一直以爲以我一人之力可以改變這個天地,如今看來是不行了,不過我不是一個甘心向命運和惡勢力低頭的人,接下來就讓我看看你們到底有什麼資格敢算計我和我的兄弟!”

葉千鋒怒了,他渾身上下莫不釋放着一股沖天的戰意和讓鬼神也爲之感嘆的殺意,血龍牙在他的手中第一次發出了嗡鳴之聲,並且一股神識直接交流到了葉千鋒那裏:

主人,這一刻的你讓我感到是那樣的熟悉,我必能肯定,在曾經那遙遠的過去,我們無數次像今日這樣一起血戰過,接下來,就讓敵人的鮮血喚醒我們曾經失去的記憶吧,讓他們的屍體喚醒我們曾經的輝煌吧!

血龍牙咆哮了,這一刻,它那被封印的一部分力量也如同狂暴的江河海水一般涌入到了葉千鋒的身體之中,享受着那霸絕天下的力量,感受着那至純的力量,葉千鋒渾身的鮮血都好似烈火一般熊熊的燃燒了起來,熱血,終於沸騰,戰意,更是高昂,殺意,瞬間也充斥了整個天地。

這一時刻,葉千鋒有了一種“天地雖大,捨我其誰”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是那樣的熟悉,是那樣的舒服,貌似天地不存,老子最大的意念更是讓他的力量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巔峯。

突破了!

大戰在即的前一秒,葉千鋒的修爲卻進入到了四品玄武境。

“可惜了,可惜你是我的敵人,要不然,你真的會成爲一個不錯的對手!”

看着氣勢不斷上漲,修爲更是有所突破的葉千鋒,那木倫文卻是冰冷的說道,不管葉千鋒的氣勢和修爲如何的變化,在他看來,葉千鋒都只是一隻羔羊而已。

“殺!”

葉千鋒低眉之間,殺意激盪天地,一股咆哮的力量,一股不屈的戰意,一股誓言殺光所有敵人的殺意更是氣勢恢宏飛咆哮而出……

“給我將他拿下!”

木倫劍凌然的喝道,在他身後,九個十幾歲的少年率先出戰了,雖然他們的修爲比不過葉千鋒,可是他們之中最低修爲的都是二品玄武境,甚至還有三品玄武境的弟子,在木倫劍看來,九個這樣的少年就算拿不下葉千鋒,自保也是有餘的。

天算不如人算,他們以爲集合了九個人的力量就算是葉千鋒有七面戰盾也抵擋不住他們的一擊,不過他們真的錯了,如今葉千鋒不光有八面戰盾,那身體更是靈活到了極致,繞指柔,那可是連落人和寒香隨看到都要眼紅的戰技啊!

面對九個少年郎的聯合攻擊,葉千鋒的身體在瞬間縮小成只有幾十釐米高的肉球一般在地上滾動,肉球於衆人的腳下滾過之後……..

啊!

啊!

啊!

悽慘的叫聲,如同厲鬼的哭泣一般讓人難受,讓人是那樣的膽戰心驚,不過只是一個回合而已,就有三個少年郎丟掉了雙腿,那是第一次釋放出了自己力量的血龍牙變成了一把鋒利無比的利刃砍掉的。

“殺我?”

滾出九個少年郎包圍的葉千鋒在陡然變得有數米長的時候冷然的笑了,於是乎,在那冰冷的笑容之中,血龍牙如同死神的鐮刀一般再次伸長劃過了兩個少年郎的身體,將兩具身體變成了四節…….

“救我!”

其中一節屍體在死不瞑目倒下的同時,居然還發出了一聲求救之聲,只是那聲音沒有任何的作用,更是讓一旁的衆人感到了一陣 莫名的戰慄…….

“啾啾!”

沒等渡雲書,木倫劍,木倫文回過神來,三元已經完美的將剩下的四個少年郎變成了一句句淌血的屍體……

眨眼的功夫誇大了,可是也僅僅只有十秒不到的時間而已,十秒啊,九個渡家和木家之中所謂的明面上的天才就那樣的丟掉了性命…….


染血的少年郎用猩紅的舌頭舔了一下那帶血的血龍牙一下,妖異而恐怖的動作滯洪,他那沒有任何情感,只剩下戰意和殺意的雙目帶着讓人膽戰心驚的笑容……

少年恐怖,更恐怖的卻是那三元,一個和二品地武境的修者差不多的妖獸,居然在瞬間就將四個潛力無邊的少年郎燒成了灰燼……

如此的組合,如此恐怖的力量,就算是一直沉穩的木倫文也感到了巨大的震撼之意……. 面對那如同修羅死神一般,輕易的就收割了九個少年英傑性命的一人一獸,渡雲書等人莫不倒抽了一口冷氣!

“我來戰你!”

木倫劍終於忍不住了,他絕對不允許在自己的心中滋生一種叫做害怕的東西,所以在一聲爆喝之後,一把長劍帶着滾滾的劍氣,勢如長河一般罩向一人一獸!

“只有殺了木倫劍,我才能活下去!”

葉千鋒非常的清楚自己接下去應該做什麼,只有怎麼樣才能活下去,所以他沒有任何的猶豫…….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木倫劍的長劍即將落在葉千鋒的身上之際,那一人一獸卻在衆目睽睽之下消失了,緊接着展現在衆人面前的卻是億萬道耀眼刺目的霞光。

霞光萬道之中,不管木倫劍的攻擊時何等的厲害,也根本不能傷害此刻如同一個光繭正在進行第一次融合的葉千鋒和三元。

蹬蹬!

攻擊不成,反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震退了數步的木倫劍好不容易纔穩住身形,一定住身體,他的心中就再次滋生了一點叫做心驚的情緒。

此刻,莫說是木倫劍感到心驚,其他的衆人也是感覺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息和強大的力量,但見虛空那巨大的光繭之中,葉千鋒和三元原本不是一個整體的身體居然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天啊,傳說中的人妖莫非就是這樣產生的?”

“人與妖獸結合的古老祕法啊,居然被我見到了,那可是連我們十大家族夢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祕法啊!”

“葉千鋒啊,葉千鋒,你到底還有多少的祕密存在?爲什麼你總是能不斷的給我震驚?”


“此人必殺之!”

在一旁看着那詭異一幕的衆人,心中都顫慄的想到,不爲別的,就因爲葉千鋒認爲根本沒有什麼的人與妖獸合體的技能早已埋在了萬丈紅塵,悠悠歲月之中很多很多年了,而如今,那古老的祕法居然就這樣重現在了一個名不經轉的野小子的身上…….

“大家做好準備拼死一搏吧!”

木倫文終於穩住了心神,此刻的他,也不能保持平靜了,雖然他極力的想要讓自己平靜下來,奈何他真的不能做到,頂天了,也只能做到讓他不害怕,不膽怯而已。

可是,木倫文身邊的其他人就沒有他那樣的定力了,一見屬於應該屬於古老歷史的事情發生,他們的心中早已產生了莫大的怯意,就連那修爲最高的木倫劍也感到了一絲害怕驚悚之意…….

所有的人都拿出了武器,準備在葉千鋒完成人()獸合()體之後進行最後的絕殺,可是,他們真的能夠成功嗎?

嗡嗡!

顫抖,那是血龍牙發出的聲音,因爲它興奮了,它感覺到了來自葉千鋒身上那暴漲了好多倍的力量,此刻的葉千鋒,終於完成了(合)體,那修爲,居然生生的進入到了三品地武境…….

容貌,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只有那滿頭的黑髮變成了如雪一般而已;

氣勢,早已在短暫的時間之中進行了極致的昇華,此刻的葉千鋒,根本就是一個蔑視天下羣英的無上強者;

氣質,天翻地覆一般,那是屬於絕對的強者,屬於掌握了別人生死的死神。

咚!

完成了祕法的葉千鋒第一次落在了地上,只是雙腳落地而已,卻發出了好似天雷一般的聲音,狠狠的敲打在了衆人的心坎之上,讓衆人覺得如同真的遭受了雷擊一般的痛苦。

“殺!”

木倫文終於發出了爆喝之聲,他知道,此刻他們再不行動的話,可能他們就沒有任何的希望了,就算現在的葉千鋒也只有和木倫劍一樣的修爲,可是他非常的清楚,木倫劍的修爲根本只是虛的而已……

噹噹!

面對那十一個修者鋪天蓋地攻擊,面對那一個個釋放出獸魂的天賦技能的絕殺,葉千鋒的嘴角勾露出了一道決然的冷笑,他不過只是將已經變得很小的幾十面戰盾凝聚在身體周圍而已,就生生的擋下了那一連串的絕殺攻擊……

“不可能!”

渡雲書發出了不可置信的吶喊之聲,奈何,他的聲音剛剛落下的時候,葉千鋒的手臂就陡然的伸長!

於那電光火石之間,兩條手臂就伴隨着一股股妖異的鮮血沖天而已,那手臂,不屬於渡雲書又屬於誰?

“太恐怖了!”

渡家的一個六品玄武境的修者肝膽俱裂的吼道,此刻,漫說是他,在他身邊的其他修者也都感覺到了葉千鋒的恐怖,不提葉千鋒那強悍的力量,就光是那幾十面戰盾,都將他們阻擋在了圍城之外。

“不可能,他明明和我一樣,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而已,可是爲什麼他能做到這一步?爲什麼?這到底是爲什麼?”

木倫文魔怔一般的叫喊了起來,那原本英俊的面容在此刻變得是異常的猙獰,因爲他根本不相信他自己見到的一切是真實的,就算他並不是同輩之中木家人裏最出色的一個,可是最清楚他的人都明白,他不過一直在隱忍,一直在等待着一個一鳴驚人的機會罷了,可是此刻,他一切的憧憬都被葉千鋒那無敵的姿態給擊碎了…….

“我殺渡雲飛他們的時候,他們也認爲我不可能殺得了他們,正如現在的你們一樣,可是,我真的能夠辦到啊!”


輕易的讓渡雲書陷入了昏迷之中的葉千鋒根本不着急對面前的人下殺手,那就那樣冷冷的看着一個個肝膽俱裂的等死的人說道。

“葉千鋒,我殺了你!”

木倫劍瘋了,他早已明白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喝葉千鋒相提並論,就算他們的修爲是一樣的,可是他還是暴怒的出手了。

帶着萬千的劍氣,帶着排山倒海的氣勢,帶着來自他獸魂之中那極致冰冷的冰渣,木倫劍發出了他最是兇猛的一擊。

“曾經,我以爲我是螻蟻,可是,你們比我更像是螻蟻!”

面對那兇猛的攻擊,葉千鋒的嘴角閃過了一道不屑,融合了三元的他 ,早已融匯了三元的全部天賦技能,更是將兩者的力量結合到了一個完美的境界,所有才會進入到三品地武境的境界,此刻,他還會懼怕那三品地武境的木倫劍嗎? 極致兇悍的一擊,在葉千鋒的面前卻如同那脆弱的豆腐一般無二,但見血龍牙在葉千鋒的面前輕輕的劃過,一道狀如猛虎出籠的熾熱火焰就將那豆腐給生生吞噬…….

“爽!”

如果吞噬獸會說話的話,那它一定會說出那樣一個字來,因爲來自木倫劍最是兇猛的力量直接被它徹底的給吞噬了,而那是三元給它的獎勵,獎勵它曾經幫助葉千鋒度過了數次的危機。

“殺你如斬雞!”

面對那因爲驚恐而面部變得異常猙獰的木倫劍,葉千鋒最終無情的揚起了妖豔的血龍牙…….

噗嗤!

噗嗤!


一聲聲最是無情的聲音在慢慢消失的結界之中響起,一顆顆帶着死不瞑目雙眼的偌大頭顱漫天飛揚…….

結局,居然是這樣的?居然這樣快的就結束了?

聰明一世的木倫文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局,他怎麼也想不到巨大的世界之中居然只剩下他和葉千鋒兩個人而已,而後者,正帶着無盡的嘲笑面容看着他。

“有些人,你一輩子都不能望及項背,一輩子都只能看着他日漸挺拔的背影,一輩子都活在你的膜拜之中,而我,正是那樣的人!”

葉千鋒是踩着三元的技能踏天步,一步一步的踩着空氣飄到木倫文的頭頂之上的,繼而一雙腳丫子毫不客氣的踩在了人家的頭顱之上,甚至於,葉千鋒還是覺得不解氣的說出了一番機具諷刺性的話來。

“…….”

早已被嚇傻了的木倫文忘記了掙扎,甚至忘記了反駁,事到如今,人家以一根龍牙就阻擋了十人強悍的攻擊,輕輕揮動雙手間就結束了那些修爲比他高很多的修者的性命,面對這樣恐怖的敵人,他還能做什麼?還能說什麼?饒是他曾經得到了莫大的機緣,不過他卻沒有等到一鳴驚人的那一天!

“既然不說話,那你就只有死了,不過你說與不說,都要死!哎,可憐的孩!”

葉千鋒帶着侮辱性的嘆息聲響起之後,木倫文碩大的頭顱居然被他生生的給踩進了人家的肚子之中…….

戰場的打掃,那是必須的,就算遍地都是殘缺不全的屍體,葉千鋒也心情大好,因爲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這樣的牛X,可以在談笑間就殺了二十個修爲不弱的修者,其中甚至還有在不久之前他還只能仰望的地武境修者……..

“聖器?能掩蓋真實修爲的聖器,真是好東西啊,那我可是不客氣了!”

“喲,大把的靈玉啊,看不出木倫文這個傢伙還是一個土豪!”

“什麼玩意?一張書頁?金色的書頁?怎麼上面什麼都沒有?貌似蘊含強大的力量,不管了,都收起來吧!”

在從葉千鋒的身體裏分離出來的,已經感到非常疲倦的三元的註釋之下,葉千鋒興奮的打掃着戰場,繼而,黑痞和白皮也主動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