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青城大驚,趕緊御法重新調整了飛劍,這時候成千上萬的樹枝如刀劍般已經席捲了過來,狄青城連忙御劍抵擋,起初還能抵擋一二,他的劍倒也能斬斷那些鋼鐵般的樹枝,但架不住這玩意無窮無盡的生長啊。

隨着劍氣的消耗,神力的衰竭,狄青城便只有逃竄的份了。

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密密麻麻的樹枝以古樹爲中心,如波浪般,蔓延到了整個擂臺,狄青城惶恐到了極致,如同老鼠一般亂竄最終還是沒能躲過樹枝的追蹤,被捲住了手腳。

一旦被捲住,那下場可就慘了,很快他就完全被包裹成了一個圓球架在了半空之中,只待孫飄雨一聲令下,便會被碾成肉泥。

“好強的術法,難道孫家姑娘當真修成了木神?”

“萱然,你這回可是遇到了有對手了。”

向來冷靜的明慧師太也坐不住了,忍不住驚歎道。

紀萱然沒有說話,明眸中綻放着欣賞的光芒,她自認在天下女流中是天賦最好最強的,如今有了對手,未嘗不是一件快事。

而且對方還是代表着正義的乾道宗,總歸於整個崑崙山的長久是一件大好之事。

“好厲害的女娃娃,她是何人?”

金鵬老祖指着孫飄雨,驚然問道。

他活了萬年,天才見了不少,但如孫飄雨這麼高天賦的女娃娃,着實寥寥無幾。

“老祖,說出來您別生氣,她就是前些時日在萬獸峯,擊殺您的老護衛鐵雄之人,她叫孫飄雨,是乾道宗宗主孫天罡的義女。”

旁邊的護法小聲回答道。

“怎麼可能,鐵雄是五品妖祖,是我手下最能打,防禦最強的妖獸,就算是以她現在的天賦和修爲,也絕不可能擊殺的呀。”

金鵬倒不在乎鐵雄的生死,畢竟現在他已經皈依了崑崙至尊,境界達到了另一個高度,他只是對孫飄雨感到好奇罷了。

“是啊,莫說是她,就是孫天罡想要擊殺鐵雄也是很難的事,但這事就這麼發生了。”

護法同樣是一臉茫然。

他們驚訝,段慕全等人就更懵逼了。 孫飄雨的崛起,實在是讓他們大跌眼鏡,如狄青城那種精進,衆人完全能夠理解,但孫飄雨此前絕非崑崙之中翹楚,如今這表現只能用神蹟來形容了。

如果說斬殺鐵雄,世人還在懷疑這是孫天罡爲徒兒造的勢,畢竟外宗的人並沒有親眼所見。

然而此刻,一上場以木系大神通,打的正處於爆發中的狄青城連還手之力都沒有,着實是令人驚歎。

“啊!”

“好痛,好難受,孫大小姐,我認輸了,我認輸了,快放過我吧。”

樹枝如毒蛇一般,鑽入了口鼻,狄青城幾近要窒息,死亡的恐懼之下,他沒能像孫無忌一樣撐下來,苦苦求饒大叫了起來。

“呵呵,狄少,你不是很狂妄嗎?瞧不起我乾道宗嗎?到頭來,還不是倒在了我妹妹的腳下。”

“想求饒?簡單,只要你承認自己是垃圾,是兩姓家奴,我就讓小雨放過你。”

孫無忌大叫了起來,這口惡氣不吐不快啊。

“我,我是垃圾,我是兩姓家奴,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狄青城痛苦哀嚎道。

“哈哈,狄青城,我呸,你也配稱爲聖少,與你這無恥之徒同世,與你併爲聖少,簡直是我的恥辱!”

孫無忌變本加厲的把這句話還給了狄青城。

狄青城的醜態無疑丟盡了武神宗衆人的臉面,要知道他可是主辦方,而且今日的大會本來就是武神宗給自己造勢的,如今先是程影被一劍給斬了,狄青城又如此的窩囊,簡直丟盡了武神宗的臉面。

“段少,這個女人不簡單,能搞定嗎!”旁邊一位武神宗的長老頗爲擔憂道。

“哼,她便是木神又如何,在我乾陽神功下,任何都是浮雲。”

段慕全冷笑道。

說話間,他人已經騰空而去,周身金芒大作,如同一輪金色的太陽當空照耀,不,便是太陽與之相比,也要遜色大半。

砰!

“九陽破天!”

段慕全雙掌狂催,九陽神通霸道至極的狂猛與他的傲氣凝聚爲一體,大有山河爲之失色之態。

乾陽勁氣所到之處,木元古樹如同紙片一般瞬間枯萎,無不是攔腰折斷。

這一掌打出,整個會場無不色變!

如果說孫飄雨帶給大家的是震撼,那麼段慕全的這一掌,無疑讓人看到了昔日的燕九天,未來武神之威已經展露無疑。

“師弟莫慌!”

總裁我怕疼 “我來救你!”

段慕全嘴角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意,假意攻擊孫飄雨,手心微微一旋,強橫的乾陽之氣打在了包裹着狄青城的樹枝球體上。

狄青城本來這時候就已經無法設防,生生捱了這力道十足的一掌,登時五臟俱裂,當場慘死。

段慕全衝勢不減,手刀一起,樹球落下,待打開一看,狄青城早已嘴角掛血,慘死當場了。

狄青城死了!

雖然擂臺上生死由天定,但看到這位昔日崑崙山的聖少,萬神宗接班人慘死,衆人亦是不勝唏噓!

孫飄雨兄妹倆也是大驚不已!

孫飄雨絕對沒有殺掉狄青城的打算,她當然知道狄青城再落魄,也是萬神宗昔日的少主,崑崙山上萬神宗殘存的舊部不少,而且兩宗本就同氣連枝,狄青城死了,對乾道宗沒有任何好處。

“可惡,你們竟然殺了我狄師弟!”

“孫飄雨,你一個女人如此毒蠍心腸,我師弟與你可都是三清玉虛傳人,你當着天下英雄殺他,於心何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是你們逼我大開殺戒的。”

段慕全雙目變的血紅,無比忿然的怒吼道。

今天在場的人,除了程影無論誰先大開殺戒,誰先死,都對崑崙山是一個巨大的衝擊。

而狄青城無疑給了段慕全藉口,如此一來他便是殺了孫飄雨兄妹倆,也有足夠的理由,便是孫天罡也找不到任何反駁之詞。

他這一掌不僅僅是殺掉了狄青城除掉了自己的一個心腹大患,而且還得到了一個光明正大的藉口,全天下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我沒殺他。”

孫飄雨柳眉一蹙,清冷道。

“我師弟賤如草~狗一般的哀求你們,你們最終還是痛下了殺手,咱們兩宗無仇無怨,你如此殘害我師弟,便是蒼天也難以饒恕,受死吧。”

段慕全陰冷道。

說話間,他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金光,“乾陽刀!”爆喝之身,金光散開,一把金陽狂刀當頭劈下,參天古樹應聲從中斷爲兩截,轟然破碎。

術法被破,孫飄雨亦是身軀巨震,疾飛了數步,這才堪堪躲過蔓延的刀勢。

“嘿嘿,我師父的九陽神通天下無敵,無木不破,這樣吧,別說我欺負你們,你們兄妹倆同時上吧。”

段慕全殺心大作,朗聲豪笑道。

孫飄雨兄妹倆根本沒有回話的空間,段慕全的刀又到了。

乾陽刀是九陽神通的第三重,共有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如同天地烈陽一般霸道,而且乾陽是至剛之氣,比五行中的純金之氣還要霸道,正是溫和木元的剋星。

若是孫飄雨修習的是土、金、火三系,以秦羿元神加持,或許能與段慕全戰個四六分,但由於天生相剋,而且段慕全是神煉後期巔峯,離祕境只有一步之遙,全身又全是四品法器加持,且武道近身打法對道修有着本能的剋制。

就算是孫天罡在此,他也可一戰。

孫飄雨與孫無忌兄妹倆,面對武道精修到極致的年輕翹楚,在狂猛無比,一波接一波的攻勢下,兩人竟是連御法驅劍的招式都使不出來,僅能憑藉着身法,在刀浪中險險狼狽逃避。

“籲!”

“當真是我老了,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強,段少這修爲怕是已經踏入祕境了吧!”

“他今年才二十幾歲,這等天賦,普天之下除了秦侯,已無人可比。”

金鵬老祖等老一輩,無不是驚讚大嘆。

原本以爲孫飄雨就是變態級別的存在了,哪料到段慕全一出招,衆人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武神之徒,絕非浪得虛名。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萱然,如果你對上段慕全,能有幾分把握?”

明慧師太問道。

“我的玉女神功,天音神功,對他有一定的剋制作用,但要說能打敗他,幾乎不可能。”

“這次大會本就是武神宗操辦的,如今看來,段慕全早有必勝把握。”

紀萱然波瀾不驚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

她不是怕自己輸,而是爲崑崙山的前途堪憂。

武神宗霸道,破壞了崑崙山的平衡,而且段慕全心狠如狼,這樣的人得勢,不僅僅是崑崙山,就是整個天下都是一大災難。

“段少,我們乾道宗認輸,我們認輸!”

玄土長老一見二人在段慕全強攻下,壓根兒就沒有還手之力,性命岌岌可危,當即站起身拱手拜道。

“長老,晚了,他們殺我師弟,此仇不報,天理不容。”

“我乾道宗兩人的血,今日唯有以血還血,方可消!”

段慕全猙獰狂吼,手中的刀勢反而更急了。

他深知九陽神通是越戰越勇,一口氣下來,絕不給這二人任何喘息時機,如今只差一口氣的功夫,就能把防守漏洞百出的兄妹倆斬於刀下。

此前他原本還想對孫飄雨留有一手的,但如今孫飄雨的天賦已經對他構成了嚴重的威脅,段慕全可不允許崑崙山還有比他天賦更好的存在。

所以,孫飄雨今日必死!

他愛好美色是不假,但要與自己的宏圖霸業相比,他是寧願要江山也不要美人的。

畢竟江山在,美人還不有的是?

“完了,完了,聖少與大小姐要是出了差錯,我回去怎麼跟宗主交代啊。”

玄土長老急的直跺腳。

他倒是想上去幫手,可是賽前是有規矩的,這一次只能年輕一輩比試,老一輩絕不允許插手。

唯一能插手的金鵬老祖,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再者他與乾道宗有大仇,自然不會出手。

似乎孫無忌兄妹倆必死無疑了!

“長老,你求他,爲何不求於我呢?”

就在玄土長老絕望之際,旁邊傳來了一聲冷哼。

“求你,武思源,你的修爲能與大小姐相比嗎?難道還想多一個上去送死的嗎?”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玄土長老不悅道。

“呵呵,長老就這麼小瞧我嗎?”

“你真當乾道宗之有他孫飄雨是絕世天才嗎?”

“睜大你老眼看清楚了,起!”

武思源知道自己上場的機會來了,他現在也已經突破到了神煉後期巔峯,完全有能力與段慕全一戰,今日一戰不論成敗,他的名頭至少會在孫飄雨之上,再不濟也是年輕俊傑中的天下第二了。

異世邪君 這樣的好機會,怎麼能不搏一把呢?

驟然間,他全身氣場全數迸發,集合了大長老青木一身修爲後,他此刻的氣場甚至仍在玄土之上。

“你,你……”

玄土長老無比驚訝。

“長老,你就看好了,乾道宗到底誰纔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武思源冷笑之餘,整個人竟然化作了一條青色的巨龍,直衝場中。

巨龍咆哮以強橫之態,撞在刀鋒上,段慕全沒料到會有人橫裏殺出,猝不及防,被衝了個正着,雖然沒受傷,整個人也是被撞出了數丈開外。

“武師兄?”

孫飄雨兄妹倆看着來人,無比驚訝道。

“沒錯,就是我!”武思源傲然道。

“你,你不是……”孫無忌無疑是最驚訝的,他知道武思源一直修爲比他高,但絕沒想到他竟然強到一擊能震退段慕全的境界。

“我不是廢物對嗎?呵呵,聖少,有句話叫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今天我就好好給你們上一課,什麼叫真正的天才,什麼叫真正的天賦。”

在說這話的時候,武思源頭顱昂的跟高盧雞似的,恨不得所有人都仰望他那兩個大鼻孔。

這比裝的那個酸爽,往日的那些鬱悶之意,此刻全消,彷彿段慕全已經是他的掌下亡魂。

孫無忌心中雖然很不是滋味,但亦是啞口無言,沒辦法,眼下誰能夠挽救大局,誰就是大爺。

更何況要不是武思源出頭,他們兄妹倆早就翹辮子了。

“這,這又是誰?”

金鵬老祖等人沒料到今日高手一個接一個,眼都快看花了。

“老祖,這是乾道宗的甲級大弟子武思源,是青木大長老的徒弟,真沒想到這小子也達到了神煉後期巔峯,修爲還在那女娃娃之上,看不出來乾道宗人才不少,不愧是千年大宗啊。”

旁邊的護法隨從感嘆道。

“真是邪門了,青木那個酒囊飯袋竟然能教出這麼厲害的徒弟,倒是我小瞧乾道宗了。”

金鵬老祖撫須嘆道。

其他觀戰之人,亦是對武思源讚不絕口,尤其是賈思道、陳志坤兩人領着乙級弟子,百般討好,在底下加油吶喊,大師兄好棒,大師兄神武,嗓子都快喊啞了。

誰都知道這一戰後,武思源怕是又要重回巔峯了,那還不得好好巴結啊。

“居然有人敢在本少面前猖狂,原來是你這個廢物,修爲增長的不錯嘛,但你仍然不是我的對手。”

“須知道,乾陽破木,是天理輪迴,誰也改變不了這個現實。”

段慕全回過神來,平息內裏血氣,緩緩走了過來,朗聲道。

此刻,他心裏纔是最苦的。

這次大會本該是他出盡風頭的,哪曉得乾道宗這人才一個比一個多,尤其是武思源,單從剛剛那一擊來看,隱約修爲還要高出他那麼一點,真他孃的邪了門了。

“段少,乾陽破木確實不假,但你也只配欺負小雨這種女流之輩。”

“須知,天下五行生生相剋,息息相生,殊不知木系中的東方青龍甲木神功,亦是上古四大至剛之一,不敢說有多強,至少對付你應該是綽綽有餘吧。”

武思源得意洋洋道。

“武思源這個蠢貨哪懂甲木神功,是木神本命神功,除了青木鼎體質的孫飄雨,旁人修煉也是皮毛,無法得要領,就算是你使出來也是個半吊子,又怎麼可能是段慕全之敵。”

“而且,你體內丹田之氣滿溢,經脈卻沒有絲毫拓寬,顯然是強行灌輸,不趕緊清修煉脈,還敢出來裝比,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當真是爲了名頭,連命都不要啊。”

人羣中,一道相貌平平的身影搖頭冷笑,可不正是秦羿。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世人都知道傳功、化功、融合等霸道硬納旁物修爲之法,如飲鴆止渴一般,雖然短時間內得到了修爲上的提升,但最後卻無疑是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