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你這樣能夠越境界迎敵的人可謂是鳳毛麟角,而且無一不是天賦異稟且受上天眷顧之人,所以我能這麼輕易殺死他們除了天地乾坤劍的輔助,最重要的還是我的境界碾壓了他們,即便我只能發揮出靈王境初期的力量,但也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

你的路還長著呢。」

劍靈想告訴郁方,在這個弱肉強食世界上,境界才是根本,否則即便有神器在手,也難以發揮其威力。

他的出手太過震撼,也激起了郁方對更高境界的渴望,一劍斷天地,這才是他應該追求的境界。

「總有一天,我也會達到如此境界,為了我所愛的人和愛我的人,我絕不會停下腳步。」

郁方暗自下定決心,現在的他也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看着面前一片狼藉,郁方也不想多留。

他心中很是焦急,畢竟現在姚立羽還不知道情況如何,其雖然有化氣境巔峰的修為,但是在王申面前也是吃不了好。

不過方才聽王申所說,現在自家大舅哥雖然重傷,但應該還沒有致命的危險。

來圍捕他的人明顯少了幾個,想來是去追逃走的姚立羽了。

郁方提起真氣,在腰間輕靈玉的加持之下,一路垂直向懸崖之上趕去。

斷崖之上,郁方二人的馬匹還在原地,只有一個人在守着。

李強奉命在這裏看着馬匹物品,此時的他百無聊賴,嚼著個草根靠在一塊石頭上。

正在他迷迷糊糊之時,突然聽到崖壁上好像有聲音,他瞬間驚醒,準備上前查看。

就在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影從崖壁上竄了上來,李強定睛一看,不是郁方是誰?

看清楚來人相貌,他吃了一驚,剛想有所動作,郁方便凝氣化形,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李強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一柄大鎚擊中,瞬間口吐鮮血,倒飛出數米,躺在地上失去了行動能力。

郁方走到他面前,看着他。

「說,我大舅哥在哪!」

看着面前郁方的臉,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懼,這時他才知道原來對面這人根本不是什麼先天廢人,分明是一個扮豬吃老虎的貨色。

能一拳將凝氣境後期的他打成重傷,最低也要有化氣境的實力。

「看來王護法他們沒注意,竟然被這小子逃出來了。」

他心中如此想到,不過任他想破了腦袋也絕不會想到他所說的王護法已經被面前的人殺了,而且下去的所有人一個不留,都已經命喪黃泉。

對於前面發生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過李強還是害怕郁方將自己滅口,連忙答道。

「我說我說!你別動手!」 昏暗的主控機房內,龍天翼的手中浮現出了一塊品紅色的錶盤。

那是假面騎士Decade的騎士錶盤,既然這個世界出現了龍天宇這一號人物,那麼龍天翼相信憑藉Decade極光帷幕的能力,自己也許能夠回到那個世界去稍稍看上一眼。

『不用著急於這一時……』

收起騎士錶盤,龍天翼輕輕的搖了搖頭,現在還是將首要目標放在渡過這部恐怖片吧。之後只需要通過主神大光球就可以回來。

「脈衝可以使它宕機三十秒,但是不取出緋紅女皇的主板,它依然會重啟。」

卡普蘭一邊操作著主機,一邊向眾人說道,隨著他的一通操作,卡普蘭從中心的主機中抽出了一塊寫有[UMF-013]的主板。

砰砰砰……

這時外面傳來的一陣槍聲。

「所有人出去!」馬修艾迪森皺著眉頭,指示眾人去外面查看情況。

來到B餐廳,眾人很快就找到了雷恩、JD、張傑等人,他們舉著槍警惕著四周將小胖子陳昊護在了身後,中年大媽卻是不見了蹤影。

「怎麼回事?為什麼開槍?」馬修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發現了兩個生還者。」雷恩冷著臉,給自己的衝鋒槍換上新的彈夾。

「所以你殺了他們?」卡普蘭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那些傢伙瘋了,有一個差點咬傷我。和張傑一起的那個中年大媽別另外一個咬死了。」雷恩先是拍了拍小胖子,對其表示感謝,隨後向隊長報告道。

「天吶,他們不見了!」JD上前查看了被打飛的喪屍,卻發現對方已經消失不見,地上只剩下了一些凝固了的血液。他看向不遠處的地面,發現只剩下中年大媽的屍體。

「這裡除了我們外沒有活人了,你們遇到的是感染了T病毒的喪屍!」龍天翼走上前,對著眾人說道。

「你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愛麗絲上前質問道。

龍天翼環視了一圈馬修幾人,隨後開口說道:「剛剛緋紅女王說出我是浣熊市..S布拉瓦小隊的成員,其實在幾個月前我們小隊便在阿克雷山區的洋館遇到過這些怪物……它們已經被病毒殺死,你們見到的只是一具擁有進食慾望的屍體。」

「所以……你偽裝成了安布雷拉公司的安保人員想要探查公司內部的情況?」馬修艾迪森自動腦補道。

「沒錯……根據我的戰鬥經驗,想要殺死它們只能爆頭。而且一旦被它們咬到或者抓傷就會感染T病毒,短則數十分鐘長則數天感染者就會變成喪屍。」龍天翼檢查了一下自己手中武士之刃的彈藥情況,隨即示意眾人安靜。

踏踏踏……

「呃……餓……」

細密的腳步聲與令人感到恐懼的呻吟從四面八方傳來,馬修立刻向眾人比出幾個作戰手勢讓小隊眾人警戒四周。

過了幾秒,密密麻麻的身穿安布雷拉公司制服的喪屍緩緩的朝眾人走來,他們的皮膚呈現出青白色、雙眼亦是如同死人一樣的渾濁白色。

「.!大家瞄準頭部!注意不要被咬傷!我們退回主機房!」危機關頭,馬修選擇相信救過自己的龍天翼,他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將其丟給了鄭吒。

砰!!!

不知道是誰先開的槍,總之以這一聲槍響,眾人與喪屍群之間的大混戰也正式開啟。

一時之間喪屍群紛紛朝眾人撲來,有著武器的馬修小隊、龍天翼、張傑以及鄭吒幾人則是紛紛開槍。

砰砰砰……

眾人且戰且退,雖說明白喪屍的弱點是大腦,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幾乎沒有人能夠冷靜的去瞄準頭部。短短几十秒的時間,子彈與斷肢在空中飛舞,四周用來冰凍舔食者的柜子已經被馬修小隊打壞了好幾個,往外噴著白汽。

龍天翼看了一眼槍槍爆頭的鄭吒,稍稍點了點頭,隨即一連射出十槍,每一槍都準確的將一位靠近眾人的喪屍擊殺。

砰!!!

一路退回主機房,眾人合力關上了金屬制的防盜門,隨後全部毫無形象的軟倒在地。詹嵐這些新人更是毫無形象的吐了出來,也就鄭吒看上去稍稍好了一些。

「怎麼樣,沒事吧?大家有沒有受傷?」龍天翼看著眾人,開口問道。

聞言,不管是馬修小隊還是主神小隊的眾人都是搖了搖頭。

大難不死,李蕭毅喘了口氣,隨後看著龍天翼眼睛直冒星星,他興奮的叫道:「龍哥你也太厲害了!槍槍爆頭啊!你以前一定經常用槍吧?太厲害了,這都是多少獎勵點啊?」

馬修艾迪森轉過頭,奇怪的問道:「獎勵點?」

聞言,李蕭毅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因為他聽到了主神提示扣除十點獎勵點的聲音。

好在馬修艾迪森並沒有在意,只是搖了搖頭,從卡普蘭那裡要來了緋紅女皇的主板。在他們與緋紅女皇的一陣扯皮后,他們成功得到了離開蜂巢的逃跑路線。

看了一眼正專心聽著緋紅女皇講述的詹嵐,張傑冷笑了聲道:「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沒看過電影,與其有那閑心去看劇情,倒不如在這裡保存好體力,一會再多殺一些喪屍更划算。」

詹嵐摸了摸額頭,開口道:「對了,張傑,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我們是怎麼回到『主神』那裡呢?是從天上落下一道光?還是我們逐漸消失不見,或者是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通道讓我們通過?」

張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的,反正每次要麼是任務完成,要麼是時間結束,下一秒,我就直接出現在了『主神』大廳中,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到時會因為種種情況無法回去,只要你能夠活下來就行,對了,即使你中了病毒或者什麼負面效果,只要你沒死,那麼你體內的病毒和別的什麼都會統統消失,同樣的,如果在恐怖片里你失去了肢體,只要花十點獎勵點數就能夠修復。」

「任務?什麼任務?」鄭吒給手槍換上新的彈夾,隨後好奇的問道。

「你們看看手錶上關於馬修艾迪森的名字已經消失了吧?不能離開某個劇情人物一百米以內,這就是一種特殊的任務,我的上一部恐怖片才噁心……不說那些了,總之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也有可能在恐怖片里完成一些特殊任務,以此來增加我們活下去的難度。」

聞言,詹嵐皺起眉頭,嘆息了聲說道:「這下糟糕了,我本來想……算了,就當我沒說好了。」

「你想讓我們待在這兒?」鄭吒眨了眨眼,隨後猜出了詹嵐的想法。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左慈不做回應,默默地轉身出了旅店門口,按照之前的計劃跑去周邊的商鋪研究貨品,尋找更好的裝備去了。

很快就到了夜色中的亥時,中央廣場後方雷電堂頂部的一座大笨鐘準點地敲擊出12聲綿長的鐘聲,預示著夜深時分的來臨。

左慈此時已在旅店附近,可說是除了修復裝備、販賣物資之外,什麼裝備外設都沒有購買,其原因就是一個字——「窮」。

這個城市的裝備店中的貨品儘是高檔貨,隨便一件披風雖然對於敏捷的加成提高了20個點,但價格居然要3個金那麼多,真是宰死人,更不要說他看上的那副黑晶匕首需要12金,此外還有50級的等級裝備限制。

數了數背包裡面的餘額,加起來剛剛500銀多出幾十個銅板,看來真的得好好攢錢才是上策。

約定時間即到,左慈迅速地穿過中央旅店後面的小道打算一個右轉行至正門。就在此刻,他突然聽到了不遠處的那結構繁複的鋼鐵叢林之中,彷彿傳來了一陣打鬥的喧嘩和激烈的槍聲。

他遲疑了一刻,本想轉身過去看看。但,一想到跟露蒂的約定時間已到,又想到早前巧遇吟遊歌者被抓的場面自己也是束手無策,最終還是定下了心智,繼續向著中央旅店行進。

又一次推開了中央旅店的大門,走入餐區左右看看,終在右手側靠牆壁的一台桌前看到了正在向自己揮手的薩爾,左慈立刻向他走了過去。

「露蒂還沒有到,稍微等等吧。」待左慈走近,薩爾如此說。

「我不著急。」左慈坐下,向老闆揮揮手,準備怎樣都要隨便吃一點。一天沒吃飯,他已經開始感覺體能正在迅速地下降……

老闆的菜單剛剛遞上,左慈還來不及研究細看一眼,中央旅店的屋頂突然響起一陣「哐當」巨響——

整個旅店的冒險者都不禁抬起了頭來張望,他們有地竊竊私語,還有不少跑出了旅店大門想要探個究竟,就連薩爾也激動地站起身來,抽出背後的光電錘,一把扯下臉上的眼罩,藍色的光電眼激動地閃爍著電光,一副打算衝出大門找人決鬥的模樣。曼切斯特的民眾果然是血液中流淌著戰鬥的精神,隨時隨地可以拔刀相向。

不過,無需出門查看這麼麻煩,頭頂那聲巨響的謎底很快就揭示開來……

隨著一陣女人痛苦的悶叫,一個物體從旅店的一側的一根煙囪里落下,落入了壁爐中熊熊燃燒的火燃中,又撲閃著滾到了中央旅店的大堂。

待她身上的火焰在滾動中熄滅,這個女人終於痛苦地從地板上匍匐起來,咬著牙說道:「血鴉!外面有血鴉!!!——」

一陣騷動驟然而起,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冒險者都抽出了武器衝出旅店大門去尋找兇險的烏鴉刺客,而薩爾和左慈則沖向了那個受傷的女人——他們已經認出了那正是遲到的露蒂!

「是血鴉把你傷成這樣?」薩爾搶先將露蒂扶起做到一側的椅子上,皺著眉頭確認。

「除了那些該死的烏鴉,還有誰能把我傷成這樣?!」露蒂難得地露出了一臉咬牙切齒的表情,伸手從背包里摸索著治療藥品,並順手扔出兩坨被環帶纏成一團的看不出形狀的東西,並說道,「拿去,給你們兩個做的螺旋飛行器!」

左慈撿起地上的物品,看著露蒂那一臉掩不住痛苦和憤憤的表情,丟下一句:「謝謝。」便轉身向門口而去,並沒有將薩爾喚他的那句「等等,危險。」聽進心裡。

追出大門的時候已是遲了一步,喧鬧的聲響漸遠,想必是眾人追著刺客已經不知道跑到了哪一個角落。

可左慈並沒有死心,他看了一眼手中的螺旋飛行器,便有了主意。

將被揉成一團的螺旋飛行器整理打開,發現其構成主要由一個帶著小箭頭的軸心連著四片風葉的中核,加上幾縷相扣成椅的環帶組成。對於玩過幾乎市面上大部分遊戲且極有遊戲天賦的左慈來說,這個小東西的使用方法無需教導。

他迅速地將環扣綁在身上,按動了圓形中核的底座的開關將其調到第一檔,四片風葉立刻轉動起來,將他帶到了天空之中。撥動側面的箭頭便是調整方向,這並不難懂,十分好用,要挑剔起來,這個螺旋飛行器唯一的缺點就是飛得較慢。

在不高不低的空中飛行了一段,喧嘩的聲跡已消散不得尋,夜晚的鋼鐵要塞並沒有因為人氣漸低而迷霧消散,視線還是那樣朦朧不清,左慈在飛行了一小圈終不得目標之後,將身體落在了一座民宅的屋頂,正考慮著要不要跳到屋下的小巷……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修羅!]那可恐的骷髏面具曾經離他離得那麼近,他又怎麼能忘記這個滿是黑暗殺意的身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