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心裡搖頭:這件事各族有鍋,但也不應該背鍋。

各族和惡魔族不一樣,他們有家有室,有母星,下不定四海爲家的決心,自然無法跟天龍人抗爭到底,而且抗爭贏了呢?誰知道惡魔族會不會變成新的天龍人?

況且在那段抗爭中,各族也死傷慘重了,毛皮族這種主力,甚至已悽慘到搬遷至了東宇宙海,至今還沒再有點燃四盞燈火王者誕生。

惡魔族再多對這些解放了他們的恩人要求,並不合理,哪怕這些恩人最初救他們,抱着其它心思。

赫拉姆環顧各族魔人,也沒在這件事上繼續多做煽動,甚至也說道:“不過至少,他們給了我們惡魔族反抗的機會,所以我們可以原諒他們這些年的觀戰。

而且也並不需要他們,我們惡魔族自身,終究能戰勝天龍人!”

惡魔族氣勢隨之又轉。

士氣更上一層!

軍心可用,赫拉姆終於轉口說起戰爭部署:“這些天來,我與阿徹莉絲、別西卜、伊索、尼枚爾多番合議,劃定了三條路線。”

戴面具的最強魔人伊索坦然接受衆惡魔族注目禮,尼枚爾卻差點哭出來,低着頭佯裝淡定。

赫拉姆向前走去,廣場中部,一個特別的機器驀然發出光影,一幅巨大的立體星圖被投放在十五米低空,讓在場所有人都能看清。

其中他們所處的拜伊星羣和天龍星,被重點標註。

又有紅、黃、藍三條弧線,貫穿無數星球,連接兩者!

惡魔族們頓時看懂其意,一個個臉上的興奮神色更濃。

我們要打到天龍星去!

果然,赫拉姆繼續說明。

她、阿徹莉絲、別西卜,將會各帶一支軍隊,分別從這三條路線向天龍星發起進攻。戰爭的最終目標是登陸天龍星,不過沿途那些被天龍人掌控的星球、天龍人的資源星,也是惡魔族攻擊的重要目標!

這場戰爭的目的不是一次性擊潰天龍人,那不現實,惡魔族的目的,是給天龍人造成最大的損失,也對天龍人戰力做出最大殺傷。

拉扯、分化天龍人的力量,憑藉空間血脈部隊,以主動性取勝!

所以這三支軍隊,還會各自分出十支,總共三十支隊伍,將會由17名點燃四盞燈火的惡魔族,以及13名點燃三盞燈火始祖中的佼佼者分別帶領,可自選追隨哪位始祖。

菲戈、伊傅始祖,原本也是能帶領一支軍隊的,不過他現在跟着蒂奇一起,自然要蒂奇選擇。

‘這種戰爭部署,感覺有點草率啊,分兵三路,如果天龍人敢豁出去兩路不要,集中攻擊一路,幾乎是鐵吃的,有空間能力的惡魔族也沒那麼快支援到位吧?何況天龍人就沒有空間能力部隊嗎?’

菲戈心想:‘惡魔族果然沒那麼天真,沒有奔着贏去,看來還有一些我不清楚的信息?’

戰爭不只是簡單的排兵佈陣,信息的差距能帶來極大影響。

天龍人也不可能輕輕鬆鬆讓惡魔族們離開拜伊星羣,拉開三條路線,讓戰爭席捲中央星域。

前方蒂奇沒想太多,賊哈哈大笑:“我當然要追隨母親大人的腳步了,伊傅始祖,你沒意見吧。”

菲戈面露思索,眼神掃了一下一旁陷入糾結的亞娜。

“想要跟隨赫拉姆始祖的族人一定最多,卻只有九個名額,我建議不要跟大家爭了,蒂奇魔子,我們更適合追隨別西卜始祖。”

蒂奇一愣。

亞娜聽到,更是投目光過來。

菲戈繼續道:“我聽說過,14年前別西卜始祖去過青海?”

蒂奇:“是、是啊?”

他心中有些不詳預感,就聽菲戈說:“所以別西卜始祖和那位新晉星空至強者加斯頓·菲戈之間有恩怨對嗎?我們不得不防備那位青海之王參戰,蒂奇魔子,你跟着別西卜始祖,就能從中調和,爲我們惡魔族免去一個強大的敵人!”

噗——

蒂奇差點噴了。

我特麼跟你吹牛呢!

我能影響到青海之王就怪了!

真見到他,我、我……

一番苦水無法傾訴,旁邊亞娜低聲驚疑道:“蒂奇,你與青海之王認識?怎麼回事?”

蒂奇對她乾笑了一下,賊哈哈不出來了,眼睛連轉,覺得應該不會有那麼倒黴,跟着最弱的別西卜始祖,安全性可能也高一點?

高個屁呀!

見鬼,怎麼會有這種事!

偏偏菲戈的說法無可挑剔,他連拒絕都一時想不到怎麼拒絕。

“賊哈哈哈哈……那就聽伊傅始祖的意見吧。”蒂奇暗自痛苦。

菲戈微笑點頭。 「媽,有你真好。」蘇婉玉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姐姐的事情已經拖了十多年時間了,再濃的感情,也會因為這一日日的事情拖沒了,更不要說莫家的人真的很能作,換著是她怕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挨這麼多年時間。

「媽,咱們去玩好不好?聽說萌萌那邊正好有一個比武大會,咱們也去看看。」他們說是武者,其實能力也就一般,連靈組都沒有辦法加入,也就平時騙騙自己,現在有普通人的比較,自然想要去看看。

「你們這是想要去欺負小朋友了?」宋綿綿愣了一下,和兩個天天修練,其實沒有修練出什麼的人不同,宋綿綿平時看著天天買買買,或是出去轉轉,她的修為其實比家裡兩個要高一些,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加入了靈組。

只是和其它的人不一樣,她是不出任務的,要是上面遇到了有些問題,人手不夠的話,她還是很願意幫一下的,十年下來,她也就出手了不到三十次,次次能力都很強。

這還只是她自己修練,並沒有像兒子兒媳那樣,動不動就磕葯,要不然她的修為只會更加高深。

「沒有,我們就是去看看,順利去玩一下。」主要還是不想要管莫家的事情,姐姐這些年變了很多,還是那樣自信美麗,可她對姐夫的感情變成了執念,那是動不得的東西,一次她是真的覺得姐姐過得太苦了,就想著姐姐要是真的過不下去了,那就直接離婚好了。

只是她也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提了一下,對方一開始還和她說怎麼怎麼對,結果兩人和好了,她就成了那個最壞的人,差點連姐妹都做不了,從那以後她就再也不想要管這件事情,覺得特別煩。

「正好,乖乖回來了,我們一家人一起去。」林舟在後面接話,他修練了這麼長時間,以前兩個孩子小的時候,他還能得意上一把,結果大兒子不過八歲,他就打不過了,他也是氣不過,大的不行了,那就再生一下小的好了,小的不是和女兒一起生的,總會差一點,結果小傢伙是差了那麼一點,人家十一歲就能打過他了。

想想十一年時間,他也是有進步了呀!

「行叭,小明那裡的小鎮住著也很好。聽說她已經在縣城裡買了不少的房子,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房姐,天天坐著收租子,小日子過得美滋滋。」宋綿綿是真的很羨慕,她上輩子就過了那樣的一世,上輩子到底有多幸福,也就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媽要是喜歡,咱們也去那邊住上一段時間。鬱郁已經長大了,是個可以帶弟弟的年紀了。」蘇婉玉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兒子是真的很能幹,從小給他的錢,他都是自己打理,現在已經有不少股票,房產也有不少,這麼些年照顧自己是不成問題的,再加上一個弟弟就更穩當了。

「可以有。」林舟也很支持,天天看著家裡的兩個混小子,他就覺得被深深的打擊到了,身為爸爸的自信都沒有了,他覺得這種時候他們還是要有一點父子之間的神秘感才好。

「我沒有意見,小郁你怎麼說?」宋綿綿都有點同情大孫子了,能幹的孩子,並不表示他不需要關心,這對不靠普的父母,她還能說什麼。

「我沒有意見。」反正家裡兩個弟弟,根本就用不到他。

要是知道自家爸媽又不靠普的跑了,外公外婆還是會跑過來照顧他們的,這種事情已經經過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早就已經習慣自己有一對不靠普的爸媽了。

就是有點好奇,為什麼這次連奶奶也想要去玩了?以前都是奶奶有任務外出,自家爸媽給外公外婆打一個電話,人直接就跑了。

「那正好可以出去玩一段時間。」宋綿綿看大孫子都沒有意見,她就更加不會有意見了,要不是兩個不靠普的生了小孫子,說真的,她這個時候已經回鄉下養老了,天天待在城市裡,生活到是方便了,可並不方便她收集物資呀!

在這個世界,明明變得有錢了,收集的東西還不如前世的多,她也就是在出任務的時候,才會收集一些,能到小鎮上待上一段時間,正好可以收集一下,她有一種感覺,再過不久,她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反正離得也不遠,以後我會帶弟弟去看你們的。」林郁想了一下,這次事了,姐姐很可能又要回去閉關,他以後也沒有太多的事情,時不時可以明姨那裡玩一下,順利可以將王明姜的事情告訴給明姨。

王家現在鬧得可不是那麼好,何姨的身體也不太好,明姜現在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也就是現在年紀大些了,那怕是日子不太好過,也能想到辦法,這樣反而更好。

「這個時間已經不早了,兩個孩子看得也差不多了,你帶著你姐出去轉轉,再轉到莫家去接你弟弟回來。」蘇婉玉看看時間,覺得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再等下去,她是有點怕自家姐姐家裡又能鬧出什麼來,她自己願意待在那個家裡受委屈,她可不希望侄子也待在那裡受委屈,所以每次莫小朋友回家,她都是打聽清楚了情況,只要有什麼問題,都會早早的讓大兒子去將人接回來。

至於讓她自己去的事情,這就不用想了,莫姨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她根本就打不過對方,說不定還會被人給算計了,所以每次見到人,她都會老老實實的。

林郁帶著姐姐走了,看到自家姐姐的樣子,就有點奇怪,這是鬧什麼了?

「奶奶是不是想要買東西?我看平時家裡網購的東西都很多,奶奶都會收進空間里?」宋乖乖也是由普通人重生而來,這樣的習慣是很正常的,只是看奶奶的樣子,那是想要將所有的空間都裝滿。

「好像是這樣的,我平時購買什麼東西,也都是整箱整箱的拿回來。」主要是很方便,這樣看起來,自家奶奶也是想要多存一些東西。

「其實家裡購買東西的時候,可以再加大一些整,像我們這樣的人家,上面不可能不關注的。」宋乖乖想了一下,很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了。」宋郁微笑,想著自己以後購買東西的時候,可以多購買一些,除了自己空間里存放一些外,給奶奶也存放一些。

有了想法,直接就給一直訂貨的超市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讓對方給他們家裡送十箱水,十箱水果,還有十箱小吃到家裡,提拉米蘇也要了一些,這些就算是給奶奶存放在空間里的。

宋郁這裡已經開車往市中心去了,莫家是老牌的世家,家裡也是住在一處老別墅區,別看這裡的房子要老一樣,裡面的東西可是一點都不老,還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價值風漲,沒有兩個億根本就沒有辦法購買到這裡的房子。

蘇家當年在這裡也有一處房子,只是後來蘇家兩兄弟鬧起來了,那位兄弟就點了這邊的房子,蘇爸爸這一支則是分走了公司,看起來是蘇爸爸這邊賺到了,可是真的細算起來,那位兄弟也是一點都不虧的,這邊就是地位的象徵,再加上裡面住的人非富及貴,這就是一股不可小視的人脈。

「姐,隨便買,今天所有的消費都由弟弟來付。」林郁特別得意,這可是他賺到的錢,他雖然年紀還小,其實早就已經開始賺錢了。

「弟呀!我記得不錯的話,你不是十五歲就大學畢業了?」宋乖乖有些奇怪的問了一句。

「是呀!花了三年時間拿到了雙博士學位,最近對生物學感興趣,正好可以多學習一下。」像他們家根本就不用擔心吃飯的問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好,他就是喜歡上學,這也沒有什麼問題呀?

「很喜歡學習,你準備上到多少歲?」弟弟已經十八歲了,總不能學習一輩子吧?

「先看看再說。」他已經收到學校的聘請書,以後可以一邊學習,一邊工作,這個他還是很喜歡的。

「你自己心裡有算就好,還有戀愛上的事情,你也得看清楚,如果真的決定結婚了,就去昆九那裡算算,她說可以,你們結婚都是會幸福的。」宋乖乖想了一下,很認真的說道。

「我已經決定和昆九結婚了,和其它人結婚都會是一張白紙,什麼都能被看透,太煩了,還是要有一點挑戰性才行。」林郁愣了一下,他還真的去找過昆九,到不是因為找到了喜歡的人,主要是他聽奶奶提過,覺得很有意思,所以就去看了一下,還真的有些本事,他想要學習,他覺得自己一定可以研究出不一樣的算命法來。

「……」宋乖乖覺得弟弟還真的是找死,也不想想昆九是誰,人家已經兩百多歲的人了,會看上弟弟這樣的毛頭小子。

「我知道,我就想想,沒有別的意思。」林郁笑笑沒有說,自己真去了,還被打出來了,只是對方雖然算卦很厲害,戰鬥力是真的不行,和他這樣的凡人武者都沒有辦法比,他才會抱著一些想法,就算是不能結婚,學一些本事也可以,他就是好奇。

「行叭!停車,我有事去處理一下,你去莫家接一下人。」車子剛剛轉到路口,宋乖乖就接到信息,伊雪要見她,這就有點奇怪了,這一世她更多的時間花在了修行上,對方又不是林家的女兒,她都沒有多管,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會被要求見一面,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林郁有點可憐,哎,這些人真是太討厭了,他和姐姐都沒有相處多久,姐姐就因為有事離開了。

重生歸來的伊雪,覺得自己這輩子一定會比上輩子過得更好,可是她從來不記得自己上輩子到過這裡,現在十八歲,剛進入大學,她也才知道自己有一個姐姐,可為什麼這輩子不一樣了。

她是早早知道了自己是別人的私生女,而這個別人並不是林舟,而是另外一個男人,這個男人雖然長得丑了一些,自己還是有一些本事的,她的媽媽雖然沒有小三上位,在那個男人那麼多情人中,也是獨一份兒了。

最重要的是,她的媽媽懷孕了,就在剛剛她的媽媽被拉過來和她見了一面,她也知道了這一世所有的情況,所以這一世到底那裡不一樣了,她從記憶里看到了上輩子的便宜姐姐,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 夏文樺?

宮玉的手一抖,茶杯里的水差點晃到桌上去。

很久沒見了,此時的夏文樺更加英姿挺拔。

長時間曬太陽的緣故,他的臉傾向於古銅色,但那膚色健康,反倒使得他男人味十足。

時隔三年,他比以前成熟多了,那份成熟在他的身上由內而外地散發出來,讓他更加有魅力。

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他穿着一身玄色華麗錦袍,袖口、領口均有金色*圖紋修飾,在一條金色腰帶的映襯下,他整個人簡直俊美得不可方物。

面對如此盛世美顏,宮玉不覺中都看得呆了,而她也下意識地放下杯子站起來。

還是那張臉,還是那個人,可她總覺得對方全身上下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軍隊果然是能夠陶冶人的地方,兩三年下來,就能給人換一身面貌。

大概是長時間沒見有了生疏感,有那麼一瞬間,宮玉還挺不自在的,不知道自己該以何種表情來對他。

對方太過於高大上,她還不太敢認了。

特別是大街小巷的議論讓她明白她和夏文樺沒有婚書算不得是夫妻之後,她就不再自信地覺得夏文樺是她的夫君了。

說來挺窩囊的,她可以在任何事上果斷地拿主意,就是在感情面前,她總覺得是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

或許她應該遵循自然規律,遠離感情,去尋找自身的價值。

在她看夏文樺之時,夏文樺也在看她。

夏文樺的心情波動很大,幾年不見,他的玉兒長大了,也變得更加成熟有魅力了。

但如同以前一樣,宮玉不喜歡如何打扮,甚至連頭髮都懶得挽,直接在腦後扎一個馬尾就完事了。

不過,他就是喜歡這樣清清爽爽的宮玉,或許對他來說,不管宮玉如何打扮,他都喜歡。

時間彷彿凝固了一樣,足足盞茶時分,兩人相互凝視着,彼此都沒有先開口。

要說的話太多了,這一時之間還不知道從何說起。

最終,還是夏文樺打破了沉默。

感情在胸中翻騰,他萬般思念地呼了一聲「玉兒」,人便奔過去,緊緊地將宮玉摟在懷裏。

那力道太大,像是要將宮玉嵌入他的身體似的。

宮玉回過神來,有些喘不過氣。

「文樺,夏文樺……」

他們需要好好談一談,而不是互訴衷腸。

可夏文樺不鬆手,她也只能任由夏文樺繼續抱着。

「玉兒,我想你,我好想你。」

在外人面前高大冷酷、不近人情又殺伐果斷的戰神摟着宮玉,分分鐘變成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痴男。

宮玉汗了一把,她能說她也想他嗎?

好聽得讓人懷孕的磁性聲音又在耳朵邊響起:「玉兒,你昨天就來了,是嗎?路上是不是很辛苦?對不起,我也是昨天才回到京都,沒來得及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