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浪剛剛掀起的時候,幾道悶響的爆裂聲於氣浪之中響起,兩人在短短的幾次呼吸之間已經交手了不下於數十次,每一拳腳交替都會引發一陣元氣能量的交錯。

不過連續幾次交手之後,東方尊感到自己的身軀有所麻痹,不由得首先抽身而退,畢竟雷系元氣在近身戰之上有著絕對的優勢。

可夏流怎麼會讓他退後,當即腳下發力,整個人猶如一道電光直追了過去。

東方尊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手指對著夏流所追來的方向一點,隔空青木元氣化為三道憑空而現的巨大堅韌青木攔住了他的去路。

江湖潮生 這可攔不住我!」夏流右拳一震,將這元氣塑性而成的青木瞬間震碎。可他的速度也隨之減緩了下來。

下一刻,東方尊悄然浮現在了他的身後,雙手連連結印,一道道玄妙的能量波動隨著他的手印變化而傳出,只見他腳下連續踏過夏流身旁的四個方位,雙手猛然合十,喝到——

「青木困龍陣!」

四道能量波動自夏流身旁的四個方位接連傳出,數十道的經過了高超技巧塑性而成的青木元氣憑空而現,將夏流層層包裹在內,鎖死了他的身軀,一時間連他身上的雷光都給覆蓋住了,整個人散發出了一陣陣綠色的光芒,綠油油的一片。

東方尊自然不認為這點招式就可以將夏流困住,他立刻開始準備下一個招式。

元氣凝聚,身前的空氣之中,青木元氣高度壓縮,青色的光點凝聚,紛紛凝聚而成了一個長槍的形態,從槍身至槍尖,通體翠綠,宛若晶瑩的藝術品,但這麼一個看似脆弱一折就斷的長槍里卻凝聚了東方尊體內的三成元氣,這麼龐大的能量都用來鑄造它,它的破壞力可想而知。

「青木破城槍。」東方尊拿捏出了長槍槍身的中截。

只見他猛然緊握出了長槍,全身元氣凝聚,氣息遙遙鎖定了數十米之外的拿到被死死困住的人影,下一刻,沒有任何遲疑的,東方尊將其全力投射而出,動作比起最佳的投射標槍的冠軍都要標準,一槍投射而出,別說空氣,就連空間也開始微微扭曲。

唰!

長槍速度極快,所過之處,大氣震蕩,投射而出之後,不需要零點零五秒就已經抵達了夏流的身前,將在下一個彈指之間就將他給貫穿掉。

然而,這時候,一隻手突兀的自那層層嚴密封鎖的青木牢籠之中伸出,那隻手輕鬆的扣住了這柄長槍,隨後稍微用力的一捏,晶瑩剔透的長槍瞬間碎裂成了一地的碎渣,那澎湃恐怖的氣勢和引發的徵兆都像是騙人的一樣,就那麼被捏碎了。


隨後,那隻手的主人自青木牢籠之中緩步走了出來,他每移動一步,都會然那層層密布的青色牢籠隨之崩潰,一點點碎裂而去,當他的身影全部走出來之後,那高達十米以上的青木牢籠最終徹底碎裂成了一片迷亂的光影和紛飛的華麗碎屑。


飄散的青色光芒碎片里,夏流的全身依然完好,可不同的時候,他的手腕和腳踝以及脖頸上,浮現出了一道紫色的光焰,那是純粹的能量近乎實質化之後的產物,當他身上的五道光焰翻飛燃燒之際,一股深不可測的厚重壓迫感也隨他的身軀里傳出。

「速戰要速決,動真格的,就要來點刺激的。」夏流吹了個口哨:「我連雷霆武意都開了,你也開心武吧,免得……下一招就被我放倒了。」

東方尊朗笑道:「好!心武——青龍!」

他的背後,亮起了一道青龍的虛影,那條青龍飛舞不斷,盤旋在高空之中,最後一頭扎入了東方尊的體內,旋即東方尊的樣貌也出現了變化,頭髮化為青色,眼睛也變成了豎起的獸瞳,頭髮也變長了許多,長及腰間,皮膚上浮現出了一層細細的鱗片,頭部居然生出了兩個角來,完全是一副龍人的模樣,氣息的強大也暴漲了數倍!

這就是心武青龍,百式聖途里排名第第十五位的心武! 青龍心武,被冠以華夏四聖獸之名,自然擁有它的過人之處,位列百式聖途之十五,雖然略低於第九位的玄冥心武,但也會帶來極強的增幅效果

東方家一族一脈相承青龍血脈,然而一代之中,能夠成功習得覺醒青龍心武的,也只有寥寥數人,東方尊作為東方家下一代的家主,自然擁有非常之高的血脈濃度,雖然不及北冥霜落之於北冥家,卻也是百年不出的天才人物,青龍心武在他的身上被領悟,完全就是意料之中。

展開了心武之後的武者,會帶來些許的外貌上的變化,譬如蒼雲展開了赫眼之後,頭髮和瞳色會改變,北冥霜落展開玄冥之後,會讓軀體本身都變成瑩白。

東方尊此刻的變化比起普通的心武變化的更加繁複,不僅皮膚上長出了龍鱗,瞳孔變成了獸瞳,就連額頭也生出了角來,牙齒也變得尖銳,只缺了一條尾巴就完全變成了半人半龍的狀態。

「不論看多少次都讓人感到很羨慕啊。」夏流面色平靜,視線深處卻帶著一絲艷羨之色:「心武這東西,簡直就是天生的作弊器。」

「我不是很喜歡這種狀態。」東方尊的獸瞳里閃爍著金色的威嚴光芒,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手指和皮膚都化為了龍爪的堅韌有力的外形。

「是嗎,正巧,我也不太喜歡你這副摸樣,簡直跟一頭妖靈族的怪物一樣。」夏流踏前一步,體內元氣爆發,紫色雷光閃爍,順應著雷霆武意在演武場之中來回賓士:「速戰速決!」

「好!」

東方尊腳下猛然用力,一瞬間他的身軀撞開了空氣,在透明的空氣里撕裂出了一層細微卻明顯的夾層,那強烈恐怖的氣壓向著四周傾瀉,猛然一拳對著夏流轟擊而去。

那狂暴的氣流氣壓夾雜著元氣肆意流淌,拳頭未至就帶來了恐怖的壓迫力,夏流身上的衣服都被死死的壓在皮膚上,衣角狂舞不止,發出了噼啪的擊打聲。

見此,夏流雙手一合,身體原地猛然一個旋轉, 重生九零紅紅火火 ,掄起這輪斧頭,就對著東方尊轟然砸去。

「紫雷九擊第三式!」

「轟天雷光斧!」

斧鉞怒斬,拳風浩蕩,兩者想觸碰的同時,一陣自中心擴散而出的能量風暴,將那胡亂錯落的氣壓都重新矯正了,盡數的化為一陣環形的氣浪向著周側擴散而去,衝擊在了演武場的符文能量障壁上,盪起一陣陣漣漪。

「心武青龍,可以將武者的身體素質增強數倍,防禦力體力恢復力提升到一個變態的級別,將武者的身體完全給異獸化,現在的東方尊可是實實在在的人形凶獸,再算上他自身的元氣修為,現在的戰鬥力還需要再乘上三倍。」西門庸靠在座椅上,慢條斯理的說著。

「他不擅長近戰?」蒼雲瞥了一眼下方的東方尊,眼皮一跳:「你騙鬼呢。」

「我只是實話直說,實力達到了九級巔峰之後,每一個人所擅長的領域已經走到了一個極限,東方尊擅長元氣的操控塑性,而夏流則是擅長近戰爆發,相對的,東方尊不擅長近戰,而夏流不擅長元氣操演,不過他們都深知自己的弱點,所以都有各自的方式彌補。」

「開啟了心武之後的東方尊化身為半龍人,近戰實力暴增近數倍,誰去找他打近戰簡直就是找死,而夏流領悟了武意之後,借著雷霆武意也是一台遠程轟炸機,雷電…..原本破壞力就極強。」西門庸雙手抱胸一臉平靜:「這就是此消彼長,等你提升到九級巔峰卻沒辦法步入地階的時候,你自然會開始彌補自己的缺陷。」

「那他們現在誰更強一些?」琴紫月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還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原本就在伯仲之間,勝負五五開,決定這場勝負的,需要看運氣。」


幾人說這話,演武場之中戰鬥人在繼續。

雙方都拿出了自己最強的狀態,青龍心武對戰雷霆武意,一者強化身軀,一者強化元氣,一時間在演武場之中都回蕩著一陣陣抨擊之聲和雷光炸裂爆碎的聲響。

隨著戰鬥的持續下去,越發的令人嘆為觀止。

東方尊展現出了他作為七星之首的強大實力,青龍心武狀態下的他,不僅展現出了他超強的元氣操控能力,更加一路窮追猛打,完全的把握了戰局的上風。

偶爾自氣浪翻滾之中的一聲聲龍吟咆哮更加是讓許多學員都見到了平日這始終微笑示人的東方會長的真實一面,他也是武者啊,戰鬥起來也是如此的狂野。

之前許多在小組賽上跟東方尊交手過的人,都不由默默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原本以為他們已經能跟東方會長交過手就了解了他的實力,也沒什麼了不起,可現在他們才明白對方根本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來,即便再戰一次,也根本沒有贏得可能。

而在東方尊全盛的狀態之下,夏流也同樣展現出了他強悍的實力,在對方狂風暴雨的攻勢里,絲毫不顯狼狽!

他面對東方尊接連不斷的攻勢,臨陣之前不亂方寸,見招拆招,反擊果斷,絲毫沒有被對方的攻勢威嚇到,沉著冷靜,心境強悍若斯。

轉眼之間,雙方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之中。

雙方的招式使用居然沒有出現過一次重複的,雙方在交手之中所設下的一個個破綻都有著反制的手段,讓許多學員們都若有所思,眼睛瞪大的仔細推演學習著。

這一刻,無數的學員心裡都充斥了一個字——強!

真的是太強了,這就是八強,這就是稷下學宮的七星,他們真的是自己同校的學生嗎,戰鬥力已經直逼地階武者了有木有!

就連蒼雲也無暇去和身旁的人說話了,全身心的投入這場高端的戰鬥之中,經全力的觀摩和推演起來,他不由自主的將自己代入其中,心想:如果換成是我的話,能擊敗他們嗎?

這一打,就足足持續了近乎十多分鐘。

當眾人如痴如醉的欣賞這場四強之爭的時候,蒼雲目光倏然凝重起來:「要出底牌了。」

聲音剛剛落下,霍然之間,夏流整個人猛然一踏地面,整個人一躍而起,全身萬丈雷光耀眼閃爍,紫色的雷電自他的天靈蓋穿梭而出,整個人的身軀之上,一層紫色的雷光戰甲悄然構成,這不僅僅只是元氣甲胄,更加是使用了雷霆武意加持而出的戰甲。

藉助身上這萬丈耀眼的雷光,夏流居然暫時的凝滯在了半空之中,一身澎湃的氣勢呼之已出,引而不發,卻又如同山崩之於頭頂,下一刻就將傾塌!

「終於,出底牌了嗎?」東方尊眼眸一亮,大笑道:「我等的就是這一招!」

轟隆!轟隆!轟隆!

一陣陣紫色的雷光轟然炸裂,化為幾道通天的雷光支柱浮現於夏流的身側,他手掌微微抬起,雷光四散,如同那傳說之中的雷霆地獄浮現於眾人的身前,這一份澎湃擴散而出的意境,倏然籠罩住了整個演武場,一時間,眾人的心神都融入了進去。

眼前場景一陣變化,片刻之間,天空有著無數道紫色雷光炸裂開來,猶如一條條狂龍般墜入大地,所過之處都化為了黑色的焦黑大地,雷霆霹靂,焦土千里!恍如那雷光地獄之景色浮現於眼前。

「紫雷九擊第四式!」

夏流的眼睛睜開,卻已經見不到瞳孔和眼白,唯獨只有一片溢出的雷光。

「沉!雷!地!獄!」

剎那之間,千萬道的雷光從天空墜落而下,那澎湃的聲勢,足以將一座小山峰都轟成碎片!是謂之,沉雷下墜,千里焦土!

而東方尊卻面對如此驚人的攻勢,絲毫不露出懼意。

他興奮的神色在金色的獸瞳里閃爍,猛然舉起雙手,一股股厚重澎湃的元氣凝聚那雙龍爪之中,一時間,大地生春,偌大的演武場之中,居然升起了層層的巨木。

「青木典·萬物長青!」

那倏然升騰而起的無數道巨木與澎湃的千萬道雷光碰撞在了一起,沉悶的炸裂聲不絕於耳,兩人均是一臉狂熱的瘋狂催動自己的招式,不論多少道雷光炸裂,就有多少道的青木升騰而起。

在這靈階武學的對抗之中,無數人為之震撼。

靈階武學,只有明悟了武學之靈之後才能使用的武學招式,準確而言,這是地階武者以上才能使用的招式,可這兩人卻毫無晦澀的使用了出來,還造成了這麼浩瀚壯闊的對拼,對於無數人都產生了莫大的刺激。

良久之後,兩人的招式用盡,元氣和精神力大量消耗,不得不停下手來,可停手了之後,這局比賽到底誰勝誰負也無法判斷了。

「居然到現在都沒有分出勝負來。」

「真是兩個怪物啊。」

「換成我,怕是不到十秒就要被轟成渣了。」

觀眾席上傳來一陣陣長吁短嘆和唏噓聲。

「這樣打下去沒玩沒了,我還不想在這裡用出自己的殺招來。」夏流嘆了口氣,悄然收回了自己的武意,紫色雷光散去,他從口袋掏出了一個硬幣來:「咱們來猜硬幣正反面好了。」

「哈?」觀眾席上一陣傻眼,居然用這種方式來分勝負,是不是太兒戲了? 「猜硬幣?」東方尊一愣。

「對的,再這麼打下去,我們都恐怕不太收的了手,反正都不在乎輸贏,不如交給運氣來解決好了。」夏流把玩著硬幣笑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普通的猜硬幣可沒有難度啊。」東方尊聞言也收回了心武,他那半龍人的猙獰模樣就恢復了過來,變成了以往那春風拂面的溫和形象。

東方尊平淡的說道:「憑藉我們的動態視力,別說是硬幣,就算你把一個人扔下來,我們也能猜出他到底會摔斷幾根肋骨。」

「的確如此,所以,我們要提前就去猜正反面,而且這硬幣不能我們兩個人來扔。」夏流隨手將硬幣向著某個方向扔了過去,一名靠的比較近的學員下意識的伸出手接住。

「你來投擲吧,不知名的小朋友, 再來一發十連 。」夏流雙手一攤,露齒一笑:「這樣公平了吧,不論他是有心或者無意,我們都不會事先知道結果,完全是運氣。」

「好。」東方尊點頭笑道:「開始吧。」

「正面!」夏流道

「反面!」東方尊道。


隨後,只聽見了一陣輕盈的硬幣翻滾聲,那名學員也乾脆直接將硬幣扔了下來,只見它在擂台上彈動了幾次,最終經過劇烈的旋轉,停在了反面。

「嘖,運氣不太好啊。」夏流咋舌了一眼,乾脆的轉身走下擂台:「你贏了。」

東方尊無奈著搖頭失笑,撿起了那枚硬幣,仔細查看了幾眼,發現這枚硬幣雙面都是反面:「又玩這種小把戲,你也真是……多謝了,夏流。」

他作為東方家的少主,勝利對他而言是比較重要的,而對於夏流而言,勝利就一文不值了,他乾脆做了人情送了這場勝利給東方尊。

雖然這場戰鬥很是一波三折,不過最終東方尊還是獲得了勝利。

當宣布了四強的第一個入選者之後,演武場之中掌聲雷動,歡呼聲一浪接過一浪。這一場戰鬥精彩至極,已經將雙方的實力證明給了他們看,七星就是七星,不愧是稷下最強的七名學員。

而接下來的第二場八強賽。

由群英殿十強之首的西門庸對陣墨承。

這也是一場備受關注的戰鬥,很多人都認為西門庸勝利的可能超過七成以上,畢竟群英殿的聲名在外,西門庸作為七星第二位,實力也不會多差,更何況,西門庸身為西門家的族人,繼承的是四聖獸之白虎的血脈,金系的功法無堅不摧無物不破,輪攻伐絕對是稷下學員之中的頂尖,跟他對戰過的對手,沒有超過三人撐過三十秒。

而墨承,他的心狠手辣給許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不過那也只是殘忍程度而已,要真是論實力,他給眾人的感覺反而不如西門庸深刻,畢竟他的對手都不是種子選手。

於是,當兩人的戰鬥開始之後,所造成的強烈反差給許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西門庸一反常態的沒有選擇強攻,反而是被動了防禦了起來,他以往給的狂傲感覺消失不見,反而如同一隻束手束腳的笨熊一樣,完全處於被動的局面。

反觀墨承,也沒有展現出多強的實力,卻步步緊逼西門庸,一路追趕逼迫,也不算是窮追猛打,但卻始終給對方很強的壓迫感。

最後的結果就是,短短三分鐘之後,西門庸就主動棄權投降,這讓許多學員都感到嘩然一片,覺得這場比賽也太過於兒戲和坑爹了,他們都準備好了爆米花坐等西門庸吊打這個殘忍陰沉男呢,現在唱的是哪一出啊,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唯獨也只有實力過硬的人才看的多了一些,蒼雲目光略微沉重:「即便是金系的元氣也防禦不了他的冰毒嗎?除了不怕毒的青龍之血之外,恐怕沒人扛得住他的毒系元氣。」

西門庸與墨承交手也不過才三分鐘,但投降之後他並沒有返回觀戰席,不知情的人可能會以為他沒臉過來,但實際上,他是去壓制體內的冰寒毒氣了。

可西門庸認輸都認輸了,誰也拿他沒辦法,人家不想打你不能他摁在演武台上讓他去被對面那個陰沉男狂扁一頓吧,只能默默的憋著口氣,等待下一場比賽。

第三場的八強賽。

琴紫月對戰唐枯心。

這一場的看頭也不小啊,許多人都是摩拳擦掌的等待著。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屆的排名賽殺出了三匹黑馬,都是剛剛入學不到半年的新生,粉嫩嫩的新生,可他們卻一路過關斬將,披荊斬棘的闖入了八強之中,這不得不讓人佩服他們的強大實力。

而在八強晉級四強的比賽里,第一輪就讓兩個新生的種子選手碰上了,這必將摩擦出不小的火花來。

更何況,這對戰的兩個人都是有點來頭的。

琴紫月,稍微有心的人調查就可以知道她的身份,琴家的二小姐,姐姐便是那傳聞里的驕陽武者,作為妹妹的她,實力天賦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一手地風雙系元氣不要太強。而且,她還是個妹子!

雖說稷下學宮裡男女比例六比四,可誰都知道,那剩下的四成女生全部都在百草學院和占星學院里,真正武學實力強悍的女性是很稀少的,像琴紫月這般打入八強又身材姣好又美麗大方又性格和善的女性更加是鳳毛菱角,她的名字對於廣大男性同胞而言,簡直就是完美女神的代名詞。


雖然琴紫月本人不知道,可她暗中的粉絲是非常之多的。

而唐枯心,他跟蒼雲一樣,都是二等生,喜好低調,長期閉關修鍊外出出使任務,稷下里認識他的可謂少之又少,不過因為西門庸慧眼識人提前找到了他,把他收入了群英殿里,打算培養他成下一名七星,給了他足夠的修鍊資源讓他閉關了許久,自從遺忘之地的試煉之後,他就一直處於隱身狀態,直到排名賽才重新出現。

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第三場比賽也隨之而打響。

噹——

鐘鳴之後,琴紫月在蒼雲的加油聲里款款大方的走入了演武場,步入了擂台上,她的身前,唐枯心頭髮黑白各半,眼眸一片淡漠的灰色,視線焦距都不明顯,周深纏繞著一股枯敗氣息,宛若腐朽了多少年的塵埃廢墟里傳出的滄桑歲月里沉澱的塵埃。

「許久不見了,唐枯心。」琴紫月視線平和,開口打了個招呼:「自從遺忘之地一別之後,已經是快有三月沒見了吧。」

「三月嗎?我不在記得住時間,你說是那就是吧。」唐枯心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雙手插在袖袍里,目光平淡:「我也不是來拉家長里短的,不用多說了,出手吧琴紫月,讓我見識一下你的雙系融合武學。」

「我其實不想跟你打的。」琴紫月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