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凝煙從小生活在父母身邊,她很幸福,現在,這些幸福,就算是被自己竊取了,也不算什麼的!

水如煙的眼睛很毒,她能看出來,那個男人,能將那個菱形吊墜戴在身邊這麼多年,肯定是個念恩情念舊情的人。

而且,從他的穿衣打扮,還有他身邊類似助理的女人,以及他們吃飯的包廂,水如煙都能斷定,他肯定不是一般人。

如果自己以後能夠跟他在一起,那她的後半輩子,還用發愁嗎?

別的不說,單是為了他那張臉,好像也很划算呢!

水如煙想到靳言那張臉,眼睛里都在冒星星。

水如煙到了飯店,急匆匆的衝進去。

因為她速度太快,又慌裡慌張的,將一位客人還撞倒了。

只不過,水如煙也沒有時間去拉他。

畢竟,靳言還在不在,她都不知道,一切,都只是她的推測而已。

她只是在賭一賭,如果賭對了,那自己以後就真的衣食無憂了。

飯店的老闆還在身後罵水如煙:"你給站住,你把客人推到了,連句道歉都不會嗎?"

水如煙那裡管的了那麼多,她徹底無視老闆的罵聲,大不了待會辭職不幹了唄!

水如煙喘著粗氣,跑到包廂門口。

她一把推開包廂門,氣喘吁吁的站在門口。

幾乎是一眼,她就看到了靳言。

她眼睛里就像是星星閃爍一半,她激動的拿起手中的木頭菱形吊墜,使勁在空中晃了晃。

靳言的神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蹭的一下站起來,迅速的向著水如煙走過來。

他看著水如煙的眸子,有激動,有複雜,還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

水如煙激動的看著靳言,難過的吸了吸鼻子:"你就是當年那個小男孩對不對?"

靳言看著水如煙,他也沒有多想。

其實,他當年告訴過妞妞,自己名字叫靳言。

只不過,時間太長,他應該都忘記了吧!

他點點頭:"是,我就是,你是妞妞,對吧?"

水如煙用力咬咬牙,她的神情,像是要哭出來了一樣,她重重的點點頭:"是,我就是!"

靳言拿起手中的木頭菱形吊墜,兩個吊墜合在一起,就好像是丟失的緣分,重新聚合在一起一般。

只不過,沒有人知道,這個緣分,是陰差陽錯的緣分。

坐在包廂里的莫熏兒,緊緊的攥著手,她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個妞妞,竟然是水凝煙的妹妹。

她真的好生氣啊!

自己算計了這麼久,還是讓靳言找到了。

只怪她,沒有儘早查出這個女人的身份!

靳言找到了妞妞,他便遣散了其他人。

他讓莫熏兒回了臨海市,只說是自己要在安溪市多待幾天。

莫熏兒雖然難以接受這樣的局面,但是,作為靳言的助理,她還是不能違背他的命令的。

她點了點頭,起身,從包廂里走出來。

莫熏兒低聲道:"總裁,能否借一步說話,我想告訴您一件事情!"

靳言皺眉皺眉,但是,他還是點頭答應了。

他講菱形吊墜放在水如煙的手心裡,溫柔的輕聲道:"你在這裡等我!"

水如煙乖巧的點了點頭。

莫熏兒和靳言往邊上走了幾步,她低聲問靳言:"總裁,那水凝煙呢?您打算將她如何處置?"

靳言皺了皺眉,臉上閃過一抹煩躁:"這件事情,等我回了臨海市再說!"

莫熏兒的神情變了變,走了一個水凝煙,又來了一個水如煙。

看來,總裁對水如煙,是認真的了!

最起碼,站在莫熏兒的角度來看,靳言找了水如煙這麼久,她無論提出什麼要求,靳言怕是都會答應。

雖然心裡氣不過,但是,莫熏兒還是如實告訴靳言:"總裁,剛才我一直沉默,沒有告訴您,其實,這個妞妞,她的本名叫水如煙,是水凝煙的堂妹,您以前讓我調查水凝煙的時候,我對她的信息,就非常了解!"

靳言愣住了,這麼巧!

他轉身看了一水如煙,再次看向莫熏兒:"好了,你回臨海市吧,這件事情,你暫且幫我保密!"

莫熏兒點了點頭:"我會的總裁,只要您不讓我說,就不會有人知道這件事!"

靳言"嗯"了一聲:"你回去吧!不要再留在安溪市了,回到臨海市,幫我置辦一處房產,裡面該用的東西,都配置好!"

莫熏兒有點吃驚:"總裁,您該不會是要帶著莫熏兒回臨海市吧?"

靳言點了點頭:"以後我在哪裡,她就在哪裡,我不會再把她單獨留下了!"

靳言說完,沒有看莫熏兒的表情,直接轉身,向著水如煙走去。

水如煙一臉笑意和欣喜看著靳言,靳言伸手摟著她的肩膀:"走吧,我們去找這家飯店老闆!"

水如煙心裡已經猜到靳言想做什麼了,可是,她還是一副天真的樣子:"你想幹什麼啊?"

靳言滿臉笑意的看著她:"當然是幫你辭職,以後,你如果想工作,我幫你安排!"

聽著靳言溫柔又霸道的話,水如煙心裡甜蜜不已。

她就知道,自己肯定能賭對!

雖然,這些東西本來可能是水凝煙的,但是,她有信心,讓眼前這個英俊的男人,愛上自己。

靳言帶著水如煙去找了飯店老闆,跟老闆辭職了。

老闆一看見靳言,就知道他絕非一般人,很有眼色的給水如煙辦了離職手續。

不僅如此,他還把水如煙這幾天的工錢給結算了。

水如煙拿著結算的工錢,開心的跟靳言說:"這些錢,是我這幾天的血汗錢,你今天中午應該沒有吃好吧,你說吧,你想吃什麼,我請客!"

靳言看著水如煙豪爽的樣子,笑著搖頭:"你想吃什麼,我請客!當年你救了我,我還沒用好好報答你呢,現在,從現在起,我會好好報答你的!"

水如煙笑眯眯的看著靳言:"我們還是先去找地方吃飯吧!"

靳言和水如煙換了個地兒吃飯。

水如煙跟靳言講了很多這些年的經歷,靳言則告訴她,自己這些年,其實一直都在找她。

兩個人說的很投入。

其實,靳言沒有察覺到,自己只是找到了所謂的妞妞,情緒太激動了,根本沒有注意,水如煙一直在刻意的迎合自己。

吃完飯。

靳言讓水如煙帶著自己,在安溪市轉轉。

他感嘆道:"妞妞,你知道嗎?當年,我在安溪市來玩的時候,年齡還小,這些年,我媽不怎麼讓我來,我一直派人在不停的找你,現在,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終於找到你了,我真的很高興!"

水如煙一副感動的樣子:"靳言,謝謝你一直沒有放棄找我,其實,這些年我留著這個菱形的木頭吊墜,就是為了能夠再見到你,當年我們舉家遷移的時候,我也帶著它!" 藍霽華看他站在那裡,緊緊抿著嘴唇,眼眶漸漸紅了,眼裡泛起水霧來。

他在心裡嗬了一聲,不但是個愛臉紅的,還是個喜歡哭鼻子的,大概是因為提起爹娘了吧。

說起爹娘,藍霽華也是滿懷惆悵,有些爹娘和兒女是註定的冤家,就象他和女帝,是母子,可權力永遠駕臨在親情之上。為了所謂的野心和權力,女帝生生把自己作成了階下囚,閨女遠在東越,這輩子都不會再來看她一眼,他倒是離得不遠,不過因為身份變了,他們之間多了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利害關係,好不容易去看她一次,母子兩個說個話,都要兜來兜去繞圈子,實在沒意思得很。

尉遲不易察覺到鼻子發酸的時侯,趕緊用力吸了一下,把那股子酸澀壓了下去,當著狗賊的面,她才不會流眼淚。

大仇未報,就這麼死了,好象有點可惜,狗賊要她留下,其實是個機會,留在他身邊,何愁大仇不報?

「我可以留下來,」她帶著尉遲族人的驕傲,昂著頭:「但是你不能把我當奴才使喚。」

藍霽華,「……為什麼?」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人……好吧,她不怕死,她有持無恐。

「因為我們尉遲一門都是有尊嚴的人。」她板著小臉,義正嚴辭。

藍霽華嘆氣,企圖跟他講道理,「你是行刺未遂的刺客,能留下性命已經不錯了,我雖是皇帝,也不能任意妄為,刺客不當奴才,難道還要奉為座上客嗎?行不通的,長老們會怪罪於我的。」

尉遲不易好奇的問,「長老們是誰?比皇帝還大么?還有,你的稱號為什麼叫女帝?害我一直以為女帝是女的。」

藍霽藍不想回答她這些愚蠢的問題,一個連刺殺對象都搞不清的人,還想當刺客,他爹娘的腦子只怕有問題。

「沒有人告訴你,女帝是男是女嗎?」

尉遲不易搖了搖頭,東越與南原相隔萬里,極少有人提起,便是尉遲文宇生前,也從來不提,死後族人才知道他是中了女帝的毒,對女帝的情況,族人們也並不是很清楚,一開始,他們請奏皇帝,想讓皇帝派兵攻打南原,替尉遲文宇報仇,但皇帝沒答應,只說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兩國建邦,友好往來,不要再生事端了。

尉遲族人體恤皇帝的難處,畢竟一開戰,死傷無數,不是小事,拿眾多將士的命去替尉遲文宇報仇,這個請求是過份了點。他們只好自己想辦法,派人潛往南原刺殺,但要秘密進行,不然朝廷知道了會阻攔。

尉遲不易並不在派往的刺客名單里,她是姑娘,身手也只是一般般,平日在族裡屬於扔進人群找不著的人,沒有過硬的本事,人也不太聰明,當然關於這一點,尉遲不易是不認同的,她覺得自己並不蠢,算不上出類拔萃,也能算個中堅力量。

後來能派出去的人漸漸少了,時間也拉長了,她終於混成了預備的預備刺客,也接受過一些特殊的訓練,不過關於女帝的信息是機密,不到開拔的時侯,斷不會告訴底下的人。

族人看不起她沒關係,她有自己的打算,總有一天,她要讓族人們大吃一驚,要讓她爹娘為她驕傲!

她不需要知道女帝的信息,只要知道他是南原的皇帝就行了,想方設法弄到了路線圖,每日熟記幾遍,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那圖便刻在她心裡了。

這次她是偷跑出來的,很機靈的躲過了邊境的士兵,溜進了南原的國土。所以說她真的不蠢,好些族人連南原都進不去就要打倒回府,至少她進來了,保住了小命,還留在了女帝身邊,伺機而動。

藍霽華不願意解釋,他覺得這個誤會挺有意思,不如就讓尉遲不易繼續誤會下去好了。

他咳了兩聲,覺得應該叮囑他幾句,「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隨從了,我們南原不象你們東越,沒有那麼多規矩,你雖然是我的隨從,卻不用閹割,在宮裡要是喜歡上了誰,不用躲躲藏藏,可以大膽的在一起,南原民風開放,男歡女愛是再正常不過的。只是要兩相情願,不能勉強。」

尉遲不易:「……」簡直就是一派胡言,南原狗都不知道羞恥的么?哪有私定終身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從來都是如此,還男歡女愛,我呸!

「還有,你不要以為留在我身邊就可以伺機而動,」藍霽華看著他慢慢紅了臉,覺得有趣極了,把手舉到半空,用力握成拳,「對付你,我一隻手足矣,雖然我脾氣好,也不代表不會生氣,我倒底是個皇帝,生起氣來是很可怕的,你明白嗎?」

在公子死的那天,尉遲不易見過東越的皇帝,那是一個何等莊嚴的人,不怒而威,自有君臨天下的氣勢,她跪在人群的最後邊,也能感受那皇權至上的威嚴,忍不住心裡打顫,這位女帝和他們東越的皇帝比起來,差了十八條街。她突然靈光一閃,明白過來,大概就是因為這位皇帝沒有什麼威嚴做派,娘里娘氣,所以才被稱作女帝!

她在心裡冷笑,管他生不生氣,一個紙老虎皇帝,她是不怕的。哼,他會生氣,她也是有脾氣的人,最好別惹她,否則都不好看。

藍霽華拍拍她的肩膀:「不易,生活不易,要珍惜啊。」

尉遲不易驚愕的看著他,這語氣活脫脫就是她爹啊,不過他這麼年青英俊,用老父親的語氣跟她說話,實在太怪異。

「不早了,趁著天沒亮,趕緊去睡一覺,」藍霽華引著尉遲不易往門外走,突然又改變了主意,「算了,不折騰了,將就一晚吧,」他走回頭,轉身往側殿去,帶她進了一間屋子,屋裡有床和軟枕,他指了指,「你就睡這裡,有事明日再說。」

尉遲不易有些奇怪,「你是皇帝,不用下人服伺的么?」

藍霽華苦笑,托女帝的福,他如今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渾渾噩噩的的過日子,白天和黑夜,於他來說,沒有什麼區別。

已經許久,沒人讓人離他這麼近了。 紙婚厚愛1首席的祕密情人 水如煙提到這個,靳言這才想起來問:"如煙,當年你們家,為什麼突然就消失不見了,我問了當時的鄰里街坊,她們說你們可能被洪水沖走了,那個時候,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難受,整個人都是一片灰暗!"

水如煙嘆了口氣,開口解釋道:"她們估計也不清楚,因為那時候發生了百年難得一見的大洪水,所有人都逃命了,我們家本來是打算搬去別的地方,但是,安溪市是根本啊,我們捨不得,所以,最後換了個地方,又住了下來,以前的親戚朋友,走的走,散的散,沒有幾個人聯繫,還有好多人,就像是你說的,被洪水沖走了呢!"

靳言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他看著水如煙:"妞妞,這些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以後,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受苦,我會保護你的!"

水如煙害羞的看了一眼靳言,心裡有點忐忑。

畢竟,這是她偷來的幸福。

她說:"真的嗎?你真的會保護我?"

靳言重重的點頭:"真的會保護你,我們在安溪市待上兩天,我帶你去臨海市吧,你想要工作,我給你安排工作,你想要玩,我給你充足的錢,讓玩的開心,生活的幸福快樂!"

水如煙感覺有點不真實:"靳言,你是不是還把我當成小時候那個小姑娘啊,我已經長大了,所以,我心裡也是有主見有想法的,我想跟著你去臨海市,因為我想去外面看看,但是,我不想當個寄生蟲,我想好好工作!"

水如煙這些年,經歷過的男人,至少也有幾十個,她非常清楚,男人更喜歡那種獨立的女人。

她笑眯眯的看著靳言,有少女的羞澀,有熟女的獨立和成熟。

靳言沒想到,這些年,他的妞妞變化真的很大。

他認真的看著水如煙:"好,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水如煙突然眸子一閃:"我真的想要什麼,你都能給我什麼嗎?"

水如煙笑著看向靳言,像是在說笑,卻又像是很認真。

靳言深吸了一口氣,鄭重的看著水如煙:"你給我的,遠比我給你的要多,你救了我,就等於拯救了我的後半生,給了我活下去的機會,所以,你想要什麼,我真的都會給你!"

水如煙沒有開口說,自己想要什麼。

只不過,她反問靳言:"你讓我跟你去臨海市,是以什麼身份呢?朋友呢……還是……戀人?"

水如煙的問題一出口,靳言也愣在了那裡。

其實,他本來想好了,如果找到妞妞,她沒有男朋友,沒有嫁人,自己就照顧她一輩子。

可是,就在他尋找無望,快要跟水凝煙在一起的時候,她又出現了。

所以……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報恩,感情這東西,他想,應該可以慢慢培養的。

想到這裡,他非常耿直的開口:"妞妞,你想要什麼身份,我就給你什麼身份!"

"真的嗎?"水如煙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驚喜:"那我要當你女朋友!"

雖然靳言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可是,聽到水如煙的話,他還是有點僵硬。

他的腦海中,閃現出水凝煙那一張柔弱清純的小臉。

可是,他最終還是對著水如煙點點頭:"好,當我的女朋友!"

水如煙高興的撲到靳言懷裡,美夢簡直來的太快,她都覺得有點不真實。

好像分分鐘的時間,自己就找到了可以倚靠後半輩子的男人。

這個男人,又英俊,又多金。

她一定要緊緊的抓住他,不能讓水凝煙發現。

想到這裡,她柔聲問靳言:"那我這個女朋友,可不可以跟你提個要求啊?"

靳言笑著點點頭:"好啊,你是女朋友,當然是你說了算!"

水如煙笑著開口道:"以後只能對我一個人好,不許對其他女人好,你能做到嗎?"

靳言的腦海中,又出現了水凝煙的小臉。

他努力閉上眼睛,點了點頭:"好!"

水如煙已經驚喜到了極點,她拉著靳言的胳膊,笑著說道:"靳言,你知道嗎?我從來沒想到,你會找到我,我也沒想到,自己會遇見你,你都不知道,小時候見面的時候,其實我就喜歡你了,我一直想著,要是能再次見到你,我一定要主動一點,勇敢一點,可是,沒想到這點勇敢,推遲了十幾年!"

靳言聽到水如煙這麼說,心裡對水凝煙的那點愧疚,也慢慢消散了。

他點了點頭:"我也是,找到了你,我就願意為你做一切!"

水如煙笑的幸福又甜蜜。

接下來兩天的時間,水如煙帶著靳言,玩遍了安溪市的大小旅遊景點。

留下來的,只有歡樂和笑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