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水碧碧看向身旁的男人。

「不必驚慌,這裡可有哪個地方通到外面去?」夜諢一臉淡定的說道。

「你可知道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到外面?」水碧碧立即轉過頭來問眼前的小師弟。

「這裡……這裡是有一處地方可以出去,不過那個地方……」小師弟吞吞吐吐道。

「說,在什麼地方?」夜諢一臉冷硬的開口。

「那個地方就是通往茅廁的下水道,可以通到城外……」

其實說是下水道,也就是茅坑。這位小師弟的眼神一陣古怪。

「什麼?那你不是等於白說?」水碧碧立即尖叫一聲,茅坑算是什麼通道,難道她要跳下去不成,想想她都可能會死的。

夜諢卻是眼睛一眯,「走,我們就去看看。」

「你說什麼,你真的想要跳茅坑?!」水碧碧簡直不敢相信,「我才不去,我死也不會跳!」水碧碧忍不住尖叫出聲,她那麼高傲乾淨,怎麼可以跳茅坑呢,還不如讓她死了算了。

夜諢卻不由分說的拉著她往外走去。

「等一下,水師姐,你們走了,我們該怎麼辦?」小師弟攔住他們問道。

「你去死就可以了!」夜諢冷哼一聲,直接伸手在小師弟的心口一拍,小師弟直接倒了下去。

水碧碧瞪大眼睛,「你就這麼殺了他?」她總算知道這個男人的心狠手辣了,也不敢隨便再和他發脾氣了。

「不殺他,難道留著他來透露我們的行蹤嗎?我們快走。」夜諢拉著就把水碧碧給拉走了。 番茄酒吧的中央是一塊呈長方形豎着的大舞池,佔了整個番茄酒吧的三分之一面積。

黃虎當初裝修的時候,故意搞成這個樣子的,和其他的酒吧相比,舞池大了不少,讓來酒吧裏玩的人很盡興,也算是他這裏的特色了,來玩的人很多,比如長毛他們就是慕名而來的。

此時,形形色色的幾十個男女在上面隨着節奏感極強的音樂,扭動着自己的身體,揮灑着他們的汗水。

周圍圍着十幾個桌子,點綴在酒吧四處,大多在比較偏僻的角落裏,這些都是酒吧裏的散臺,適合三五個人一起坐着聊天打屁喝酒吹牛,黃虎給羅通安排的就是散臺,只是具體在哪兒,陳志凡還不知道。

而牆邊的卡座、吧檯旁的高臺上,上面大多也坐滿了人,不是划拳喝酒就是在搖骰子,場面看起來也很熱鬧非凡。

這麼一看,就能感受到黃虎這番茄酒吧的聲音可是真的好啊。

替嫁甜寵:霍少,別鬧! 大廳周邊還有一些關閉着的房間門,那些應該就是包間了。

陳志凡第一次來黃虎這裏,所以自然四處打量了一番,把整個番茄酒吧裏的一切收入了眼底。

這是他做刑警的職業病,到了陌生的地方,不管有沒有必要,總是要先仔細觀察一番。

黃虎在前面帶路,順着路越往裏走,爆炸般的音樂就越是震耳欲聾,他說了兩句根本聽不到聲音,不得不大聲在陳志凡耳朵裏喊道:“你要去哪邊玩,我帶你過去!”

陳志凡聞言,擡眼望了一下,正好看見舞池中央沙雅跳的正嗨。

她的頭隨着音樂的節奏上下搖擺,身體也是做出各種扭動的動作,看起來是完全沉迷在跳舞的氛圍中不能自拔。

不過她那一身裝扮和這裏真是相稱,在這裏是引領潮流前線的。

一些人聚集在她身邊,跟着她的節奏,一起搖擺,看起來聲勢倒也不錯。

陳志凡看着看着,心中一動,就說道:“身體好久沒動,都有些生鏽了,我也上去跳一下,你們要來就跟着來。”

梅靜姝應該不是常來這種場合,從進來開始就有些放不開,此時聽到陳志凡的話,她怯生生的搖了搖頭。

陳志凡曬笑了一下,也沒強求,就叫黃虎先領她到羅通那邊,自己先跳一會再過去。

安排完,他自然也向黃虎問清楚了羅通所在的散臺在哪兒,一會他直接找過去就行。

然後陳志凡就擠過人羣,跳上了舞池。

剛纔的音樂還沒完,這音樂節奏強是強了,可太大衆,陳志凡並不喜歡,他隨着音樂隨意的扭動身子,其實也是在熱身,他要等屬於自己的曲子。

過了幾分鐘,音樂停了,“萬丈光芒”般的燈光消失,大燈亮了起來,一些筋疲力盡的人走了下去,上廁所的上廁所,想喝酒的找着他們的桌子,或者在吧檯找個高臺坐下,休息的休息,一些也直接進了包間。

而另一些意猶未盡的,則依舊站在舞池中,他們滿臉興奮,吹着口哨,起鬨着dj換一首他們喜歡的音樂。

現在已近午夜,正是酒吧氣氛最高點的時候,dj也想搞點事情,想放一首比較能提氣氛的高潮之歌。

不過不知道黃虎什麼時候悄悄的走了過去,在dj的耳邊說了幾句什麼,dj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

突然,燈光又暗了下來,緊接着,一道粗大的光束猛地打在陳志凡身上,把他籠罩在了光暈中,也讓他和其他人區分了開來,因爲其他人此時都被隱藏在昏暗的光線裏。

陳志凡正在摳鼻屎呢,被聚光燈打了個正着,照的一清二楚,整個酒吧,不管是舞池裏的人,還是坐在其他地方的,都被這道光束吸引過來,他們自然也把陳志凡的舉動瞧了個一清二楚。

鬨笑,起鬨,叫罵,酒吧裏頓時亂糟糟的。

被光線突然照到,陳志凡一開始沒反應過來,然後和周圍的黑暗一對比,就知道此時自己在聚光燈下了,他發現了此時的變化,繞是他臉皮厚,也覺得怪不好意思。

可輸人不能輸陣,他又故意使勁的摳了摳,又引得一片譁然,然後他做了個彈指的動作,把已經並不存在的鼻屎彈了出去。

整個酒吧都炸開了鍋,特別是陳志凡彈指方向的人,已經開始叫罵連天了,一個小夥更是在見陳志凡往他這邊彈“鼻屎”之後,誇張的歪身子躲。

可事實上他隔陳志凡有十幾米呢,正常人根本彈不了那麼遠,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陳志凡這大力殭屍要彈,還是能彈到的。

酒吧裏注意到這一切的人,頓時全都在嗡嗡嗡的議論紛紛,全都在討論陳志凡是什麼人,怎麼燈光打在了他身上。

而且他看起來除了有一點點帥,根本就不入眼好不,挖鼻屎好沒形象好不好。

在燈光下還在掏鼻屎,可真噁心。

人羣有點聒噪起來,很多人不忿爲什麼酒吧會這樣做,他們可也是來這兒玩的,人人都想出風頭,爲什麼卻讓陳志凡這貨一個人出風頭?

有些人還以爲燈光壞了,嚷嚷着朝dj要說法。

可是,突然,音樂響起,這首歌曲很多人再熟悉不過了,是邁克爾傑克遜的《比利珍》。

這衆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陳志凡眼疾手快,從身邊一個小年輕頭上奪過一頂圓帽,那小夥原本背對着陳志凡,感覺到腦袋一輕之後,他就到處找帽子,看到是陳志凡拿走之後,剛想要上來討說法。

隨着耳熟能詳的旋律,陳志凡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身體跟着節奏不斷的動了起來,衆人仔細看過去,竟和邁克爾傑克遜教科書式的舞步一模一樣!

他一隻手中指朝下,放在腰下,另一隻手把圓帽翻了個花樣,戴在頭上,一隻腿向前弓起,跟着音樂的節拍,動了起來。

節奏感簡直爆炸了!

討要帽子的小夥愣在了原地,沒再上前。

其他人鼓譟的聲音也爲之一清,全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舞臺中央,聚光燈之下的陳志凡。

陳志凡貌似已經進入了忘我的境地,周圍的一切都當作不存在,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揮灑自如的跳出邁克爾傑克遜的舞步。

每一個點,每一個動作,他都拿捏的恰如其分,即使不懂舞蹈的外行人眼裏,都覺得他跳得很是賞心悅目,而要是懂一點舞蹈的,就更是驚爲天人了,陳志凡的舞步,已經真正具有邁克爾傑克遜的神韻了!

這可了不得,全世界,模仿邁克爾傑克遜的人千千萬萬,可又有幾人能得其神韻,大多數人只不過是照虎畫貓,形似而神不似罷了。

而陳志凡卻真正做到了形神兼備,已經很厲害了,在全世界估計也是屈指可數。 兩人來到臭烘烘屎尿垃圾齊全什麼都有的下水道。

水碧碧瞪大了眼珠子,「我才不要跳,我不要走,你自己走吧。」

「你不跳也得跳。」夜諢冷哼一聲,直接拉著她的腰,一下子把水碧碧給扯了下去。

瞬間,水碧碧感覺天都塌了。

啊啊啊啊啊!!心中更是恨意滔天!!!!

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夜冰依,要不是因為夜冰依,她也不會落到這麼慘的地步。

夜冰依!!!我要弄死你!

另一邊,帝玄胤等人找遍了這裡,都沒有看到水碧碧兩人的蹤影。

「帝尊大人,只找到了兩個人的屍體,並沒有看到水碧碧的人。

這死去的兩個人正是虎嘯學院的人。」

隨即,風凌等人將這個別院附近的虎嘯學院的學生們給押了過來。

這些人看到那兩個小師弟的屍體,憤怒道,「沒錯,這就是我們的小師弟,肯定是他發現了水碧碧的秘密,然後被水碧碧殺了。」

「原來那女人如此殘忍啊,我們以前真是瞎了眼了。」

聽著這些虎嘯學院人的話,帝玄胤嘴角勾起一抹涼意,冷笑一聲,那女人是什麼人他們平時會不知道?

不過他倒是好奇,這裡都找完了也不見人,水碧碧會跑到哪裡去?

「這裡可還有別的通道么?」帝玄胤又問道。

「帝公子,這裡別的通道都沒有了,可是有一個通道,但是不可能吧?」一位虎嘯學院的學生嘴角抽搐道。

「因為那可是一個下水道啊,而且與茅坑連著的,水碧碧那麼愛乾淨,怎麼可能從那裡走呢?」

總裁老公吻上癮 「走,我們過去看看。」帝玄胤淡淡的吩咐道。

隨即一行人走到下水道,就發現下面明顯是有人跳下去過的痕迹。

虎嘯學院的學生們一個個變了臉色,還有風凌等人。

什麼?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水碧碧那女人居然為了逃生,會跳下茅坑?

噗!他們真是想想都想笑。

帝玄胤也笑了笑,「你們不必追了,就讓她們逃,不過你們要去外面宣傳她跳進茅坑逃走的這事,讓她再也沒有臉回來。」

帝玄胤大手一揮,嘴角冷冷的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

就算這次不能殺了水碧碧,也讓她不敢回來。

何況,依依聽到這女人跳茅坑跑了,也一定會開心的吧。

「帝尊大人,那我們要幹什麼呀?」風凌和九辰看到自己的活兒沒了,他們也想要出去大喊那個妖女居然跳了茅坑逃走了啊,真是想想就有趣,哈哈哈哈哈!

然而帝尊大人卻不讓他們去。

「你們回去,去給夫人修門去。」帝尊大人淡淡的吩咐道。

風凌和九辰兩人立即瞪大眼睛,什麼?

居然派他們做這種小事?

那豈不是大材小用?

「怎麼?你們有意見,不願意嗎?」帝玄胤冷冷的眯起眼睛。

「不不不!屬下當然願意啊,能為夫人做事情,那簡直就是我們天大的榮幸啊!」

「沒錯沒錯!」

兩人立即沒節操的拍馬屁。

帝玄胤這才滿意一笑。

風凌和九辰擦了擦汗,看來他們的決定是沒錯的,任何事情也比不上夫人,他們沒事就多拍夫人的馬屁,絕對有很多好處滴! 河畔當中。

水碧碧與夜諢兩個人逃了出來。

兩個人都是臭氣熏天。

夜諢想要拉水碧碧的手,「碧碧,你沒有多少力氣了,我拉著你走。」

水碧碧立即尖叫一聲,「走開,走開,不要碰我!你臟死了。」

夜諢被嫌棄,面色不悅,也嘆了口氣,他也只知道自己現在是何等的狼狽,是啊,想他夜諢居然還有這樣落魄的一天?

呵!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那我們快點走吧,等過來這裡的河邊,我們下去好好洗個澡就行了。

他們想必也很快就會追上來的,被他們追上,我們受這些苦就白受了。」

聽到夜諢的這些話,水碧碧才點了點頭,忍辱負重的跟著他往前面走去。

很快,在經歷過一番艱辛磨難的情況下,她們終於探出了城外。

兩人皆是鬆了一口氣。

「我們出來了!夜冰依,你給我們等著,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沒錯,總有一天我也要把她的頭按進茅坑裡!」

水碧碧惡狠狠的咬牙說著,突然又想到剛才的那些噁心東西,忍不住再次嘔吐了起來:「嘔——」

她現在簡直要發瘋,簡直想要咆哮,大聲尖叫!

可是又害怕引起別人的注意,硬生生的憋的,她現在已經快要憋瘋了啊啊啊啊。

兩人正準備召喚出夜諢的大禿鷲,帶著他們離去,突然傳來一陣響亮的聲音。

「虎嘯學院的大美女水碧碧居然連夜跳茅坑逃跑,大新聞大新聞啦。真是噁心啊!」

聽到這道聲音,水碧碧差點一頭栽倒在地,狠狠的握了握拳頭,啊啊啊啊啊該死的夜冰依!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你。

被那些人這麼一鬧,夜諢也不敢騎著禿鷲走了。

兩人慢慢的順著河邊兒走。

「碧碧,我拉著你。」夜諢道。

「你不要碰我!」水碧碧大聲尖叫一聲,她覺得夜諢現在簡直比蟲子都要噁心,才不要讓他碰。

夜諢無奈只好朝前面走去,水碧碧慢慢的跟上,兩人發揮了他們的忍者神龜的忍耐力,終於離開了這裡……

龍王城當中,雖然知道水碧碧逃跑的消息,但是聽到她是從茅坑裡鑽出去的,夜冰依還是挺滿意的,忍不住哈哈大笑

今天,便是夜雲澈的生辰。

夜雲澈本來就是一襲紅衣,今天更是穿著一身更加精美的紅衣,整個人看起來喜氣洋洋。

他的手邊,還牽著一個綠衣小少女。

小少女拉著夜雲澈的手,抱歉道,「小澈哥,今天是你的生辰,可是我卻沒有來得及準備禮物,你不要生氣哦。」

「不會的,小雅這麼可愛,哥哥怎麼會生你的氣呢。」夜雲澈對小少女露齒一笑,還不忘揉了揉她的腦袋,趁機揩油。

小精靈也對他可愛的笑了笑,「不過,我身上有我出生就帶著這塊玉佩,我現在把它送給你。」

說著,小精靈從脖子上來取下了一塊綠色的玉佩。

「送給我么?」夜雲澈伸手接過,感覺到裡面有一股很濃重的生機,他把它掛在了脖子上,道:「謝謝你,小雅你送我禮物,讓我該送你什麼好呢?」 隨着音樂的繼續,陳志凡把手插在褲兜裏,開始作向後滑步的動作,一連十幾步走的是行雲流水,一點沒有故意滑的那種艱澀的感覺,反而就真的像滑過去一樣,看得人如癡如醉。

滑步過後,大家像是剛通電一樣,爆發了雷鳴般的歡呼聲,尖叫聲,掌聲不絕於耳。

顯然這些來酒吧消遣的一衆業餘娛樂型選手,都被陳志凡這職業般是舞蹈步伐給折服了。

此時,就算是剛纔最反對燈光打在陳志凡身上的人,也說不出話來了,陳志凡,本來就應該獨享聚光燈!

他們全都沉醉在了陳志凡的舞步裏不可自拔。

這曲子的幾分鐘對很多人來說如同幾天一樣漫長,他們都不願意陳志凡這麼快結束。

可曲子終有盡時,陳志凡最終的動作定格在了邁克爾傑克遜經典的站姿上。

歌曲停了好久,陳志凡一動不動,其他人也都屏住呼吸,一樣一動也不敢動的看着陳志凡,只是有些人粗重的呼吸暴露了他們內心的熱切。

等時間差不多了,陳志凡摘下帽子,向四周鞠了一下躬。

霎時,掌聲、歡呼聲、口哨聲,尖叫聲此起彼伏,夾雜在一起響成一片聲浪。

番茄酒吧自開業以來,最高潮的時刻在陳志凡的舞蹈之下,誕生了。

什麼叫舞蹈,這纔是真正的舞蹈,他們剛纔在舞池裏跳的那些,和陳志凡的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垃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