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地看著那架馬車。

馬車內的對話,很清晰的傳到了江夜乾的耳內。

所有的一切,都清晰無比。

讓他的表情稍微有些崩塌。

他從懷中摸出了那張牛頭面具隨手扣在臉上,遮住了全部的表情。

面具之下,漆黑的瞳仁泛著一抹幽深的光,眸底帶著難解的味道,思考著馬車內的那一番對話。

他是完全沒料到,她能那麼開誠布公的跟這幾個奶娃娃攤牌,說她不是他們的娘親。

她把孩子們當成大人來般看待,說正事時,完全尊重他們的選擇。

想走想留,都給了選擇。

只不過,孩子們想要她這個娘親!~

想到這裡,江夜乾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輕笑。

借屍還魂……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 第214章你是一頭白眼狼

朱元璋先讓林宇烤豬蹄膀,然後又端來豬心、豬肝和豬肚,準備繼續刁難他。

而且,朱元璋自己不開口,指使大臣們唱白臉。

林宇完全了解朱元璋的心思,沉着冷靜地面對,隨時進行反擊。

被切成三份的豬蹄膀,在炭火的高溫中「滋滋」冒油,釋放撲鼻的肉香。

林宇拿起毛刷,把色拉油均勻地塗抹在豬蹄膀上。

緊接着,灑佐料。

五分鐘之後,三種不同口味的豬蹄膀烤炙完畢。

林宇拿起「蒜香豬蹄膀」,遞給胖大臣:「你先吃!」

胖大臣略微猶豫,伸手接住「蒜香熊豬蹄膀」,聞到濃郁的香氣,食慾大開。

他張嘴咬了口豬皮,產生「咯吱咯吱」的響聲。

林宇問:「皮烤得脆不脆?」

胖大臣笑嘻嘻地說:「豬皮烤得非常脆,味道……」

話沒講完,他收起笑容,慌忙跪下,周身發顫。

因為,這傢伙不小心失言,說出「豬(朱)」字,犯了忌諱。

之前沒把林宇拉進陰溝里,此刻自己卻翻了船,偷雞不成蝕把米!

瞬間,朱元璋的臉色難堪,像吞了一隻活蒼蠅。

他怒瞪雙眼,厲聲呵斥:「混賬!拖出去!打一百大板!「

胖大臣自知理虧,不敢求饒,乖乖地受罰。

林宇又拿起「香辣豬蹄膀」,遞給蒜頭鼻大臣:「你嘗嘗辣味的蹄膀!」

蒜頭鼻大臣的腦袋濕漉漉滴,頭髮被燒糊了,他捧著「香辣豬蹄膀」,遲疑五六秒,才狠咬了一口。

林宇問:「皮烤得脆不脆?」

蒜頭鼻大臣邊吃,邊點頭:「脆!」

林宇問:「肉烤得香不香?」

蒜頭鼻大臣回答:「香!」

前車之鑒,蒜頭鼻大臣比較謹慎,生怕挨板子,惜字如金,豈敢多言?

林宇又問:「辣不辣?」

蒜頭鼻大臣吸溜幾聲:「辣!極辣……」

確實辣,林宇在烤制豬蹄膀時,採取了「朝天椒」磨製的辣椒油。

蒜頭鼻大臣越吃越辣,鼻涕和眼淚齊流,耳朵根子都紅了。

他忙端起一壺清水,咕咚咕咚地喝完,試圖緩解辣味。

肚子內,猶如火燒般滾熱!喉嚨里,彷彿針扎般刺痛!

林宇笑呵呵地說:「你是江南人氏吧?平時不吃辛辣之物?」

蒜頭鼻大臣的鼻子被辣得通紅,恰似馬戲團的小丑。

他吸溜了一下鼻涕:「沒錯……我是揚州人氏,平日很少吃辛辣的菜肴……見笑了,見笑了……」

林宇拿起「椒鹽豬蹄膀」,擺在馬秀英的面前:「椒鹽味道的蹄膀,請皇後娘娘品嘗。」

馬秀英直接用手,撕下一片豬肉,放入口中咀嚼。

「嗯,好吃,好吃啊……烤得外酥里嫩,肥而不膩!怪不得皇上經常向我提及,誇讚林教主的燒烤廚藝高超!」

馬秀英由衷地感慨,轉眼間,吃完了「椒鹽豬蹄膀」。

朱元璋笑呵呵地說:「你們大飽口福,我還沒吃呢!」

一個黑瘦的大臣站起,捋著鬍子說:「林教主!速烤心、肝、肚,請皇上吃!」

林宇定睛細看,黑瘦的大臣是右丞相,胡惟庸!

此人,也屬於開國功臣,但與徐達、湯和不同。

他心狠手辣,陰險狡詐,下毒害死了歸隱鄉野的劉伯溫,並在後期密謀造反,被朱元璋發現后處以極刑!

如今,胡惟庸的官運正旺。

他遇事小心謹慎,深謀遠慮,處理得當,深得朱元璋的歡心和寵信,頗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今晚「鴻門宴」的策劃者,便是胡惟庸,他竭力幫朱元璋出鬼主意!

林宇保持冷靜,捏起一顆豬心,稍微用力,滴落血水。

胡惟庸笑着說:「剛宰的,很新鮮!」

林宇故意說:「這顆牛心,確實新鮮!」

胡惟庸的眉毛一揚:「林教主,你看錯了,這不是牛心!」

林宇說:「胡丞相見多識廣,請指教,這是什麼家畜的心臟呢?」

胡惟庸不上當,笑眯眯地說:「不是牛心,也不是驢心,更不是羊心!究竟是什麼家畜的心臟,我不清楚。」

林宇問:「你敢對着皇上說,不知道?」

胡惟庸忙說:「皇上!臣真的不知,這顆心是什麼心!」

林宇提高嗓門:「你吃一口,就會知道!」

胡惟庸說:「即便吃完整顆心,我也不知啊。」

林宇說:「好!我切下一片,烤熟之後,你吃給皇上看。」

胡惟庸傲然催促:「快烤!」

林宇的濃眉微揚:「胡丞相,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胡惟庸問:「什麼賭?」

林宇說:你如果說對是什麼家畜的心臟,便犯了欺君之罪,必須免去官職!」

胡惟庸說:「我若說不對呢?」

林宇說:「我自廢武功!」

胡惟庸說:「好!君王面前無戲言!這個賭,我打定了!」

林宇立即揚手,施展「火焰刀」的掌法,切下一片豬心,串在竹籤上,用炭火烤炙。

胡惟庸盯着林宇,表情洋洋得意。

他胸有成竹,認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說出這顆心臟是豬心,所以贏定了!

林宇也勝券在握,因為他有大絕招!

「系統!再給我兌換一瓶誠實孜然粉!」

叮!系統啟動!

【提醒主人,使用600點燒烤積分,可兌換升級版的「誠實孜然粉」,效果更佳!】

林宇欣喜,毫不猶豫地兌換。

一瓶「誠實孜然粉」,出現在林宇的掌心中。

他迫不及待,想見識一下升級版的「誠實孜然粉」具備怎樣的威力!

很快,林宇的手腕抖動,把少許的「誠實孜然粉」灑在烤得半熟的豬心上。

滋滋……這片表面微焦的豬心,產生奇妙的聲響和濃郁的香氣。

隨後,林宇拿起竹籤:「烤制完畢!胡丞相請吃!」

胡惟庸接過烤豬心,小心地吹了吹,生怕燙傷嘴。

朱元璋、馬秀英、徐達等大臣,全都目不轉睛,注視着胡惟庸。

趙穎兒和狄莉娜,也滿懷期待。

胡惟庸張嘴,咬下豬心,迅速嚼爛,咽下肚。

「烤得不錯,味道很香!」

此話絕對真實。

林宇懶得測試,直接問:「胡丞相!你吃的是什麼家畜的心臟!」

胡惟庸不假思索地回答:「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