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兩個人也不會再相遇了,沈曼兒更希望,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憶。有的都是美好的期望。

沈曼兒又回到那棵許願樹下,誠心的祈禱,希望那個人有好的生活。學習成績很好,就算沒有繼續上學了,也一樣他能有好的機遇。

沈曼兒希望那個人能有好的際遇,不要碰上不好的事情就算進入社會,也不要變得市儈。

知世故而不世故。

這是沈曼兒的期望,沈曼兒在許願樹那裡待了很久,好像是在告別。

在那之後,沈曼兒就沒有再去過了。一當面,沈曼兒上了高中之後,學習就很緊張了她有些跟不上,就算周末也只能待在家裡學習。

另外一方面,沈曼兒不希望再去回憶那個人了。只是一個小學的朋友而已,不要再去回憶了。

那個人根本就不記得你了。

沈曼兒這樣告訴自己。

後來即使是工作了,沈曼兒也沒有去過一次。

沈曼兒每次路過那個人租的房子的衚衕,都不會在特意去瞧一瞧了。但是自己的弟弟還記得。

弟弟和沈曼兒差一歲,那時候沈曼兒和那個人一起出去玩,大多數是帶著弟弟的,所以沈曼兒不提了弟弟可還沒有忘。

沈曼兒說道:「他不會在回來了。」

弟弟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了。

沈曼兒不知道弟弟記得那個人多少,也不想在提那個人了,沒有任何意義。 沈曼兒和弟弟聊起小時候的事情。沈曼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年紀大了,感覺自己沒有很多小時候的記憶。

沈曼兒突然想起一件事,小時候,媽媽給她和弟弟買了兩根甘蔗。

弟弟的吃完了,沈曼兒的還有一段。沈曼兒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的甘蔗沒有了。

媽媽說,是有老鼠給吃掉了。

沈曼兒不記得這件事是真實的,還是自己做夢夢到的。

隨著以前記憶的模糊,沈曼兒越來越感覺到,以前發生的事情都是一場夢。

自己已經分不清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自己幻想或者夢到的了。

媽媽倒是能想到很多他們小時候的事情,但是沈曼兒覺得沒有什麼可信度。

因為沈曼兒發現自己和媽媽的很多記憶是有出入的。

沈曼兒記得自己上初中的時候選擇了一個重點學校,然後讓爸爸花錢找人把自己送了進去。

雖然在學校里的日子很難過,但是一想到爸爸花錢了,沈曼兒就堅持了下來。

而且三年過後,沈曼兒取得了一個很好的成績。

但是沈曼兒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媽媽卻說,曼兒不想去上重點高中,想直接升入他們這的高中。因為他們那的高中去宣傳了,據說特別好。

但是媽媽想讓曼兒去好的學校,沈曼兒哭著鬧著不想去,是媽媽逼著曼兒去的。

沈曼兒聽了很驚訝因為自己根本沒有這段記憶,也不記得他們那的學校有過宣傳,那是他們直接升入的學校,怎麼可能會有宣傳呢?

江南雨自默默 而且沈曼兒記得自己那時候下定決心要去重點初中,所以和好朋友說了以後,好朋友決心和她一起去。

這些事情沈曼兒記得一清二楚,但是媽媽那裡是另外的記憶。

而且媽媽說的特別肯定,沈曼兒也有些懷疑自己記錯了,就去問爸爸,但是爸爸說被問他,他記不清了。

沈曼兒沒有和媽媽爭論,心裡有些懷疑自己記錯了。

後來又有一次,沈曼兒看到點著的蚊香,就對媽媽說:「你還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蚊香把被子點著了?」

沈曼兒記得那次是自己醒了,可能是聞到被子被點著的氣味才醒的。沈曼兒那時候還很小,坐起來看到被子那裡有一個紅點,就去碰了,結果被燙了一下。

沈曼兒把爸媽叫醒,然後媽媽把她放到另外一個床上,沈曼兒就說自己被燙了一下。

沈曼兒其實還是很自豪的,因為她發現了這個麻煩。

但是媽媽說道:「怎麼不記得呀,那時候你姐姐把我們喊醒,要不是你姐姐,整個被子都點著了。」

沈曼兒愣了愣,明明是自己發現的。為什麼媽媽說是姐姐?

沈曼兒說道:「是我發現的,我還碰了一下那個蚊香,被燙了一下。」

媽媽說道:「什麼呀,是你姐姐,我記得可清楚了。那時候你們三個睡在屋裡。我和你爸爸在外面睡的,你姐姐跑來喊醒我們的。」

沈曼兒說到:「那可能是我記錯了,反正是我發現的,讓姐姐去喊你們的。」

媽媽說:「我就記得是你姐姐喊的,這事我都記了好多年了。」

沈曼兒有些不高興,也有些意識到自己和媽媽的記憶不一樣,不一定是自己記錯了。

因為媽媽每次說的都特別肯定,但是自己完全沒有她說的那些記憶。

但是自己的記憶,還有好多幕場景,自己還能記得清清楚楚,現在還能記得很多細節。

沈曼兒不相信自己的老媽了。每個人的記憶都會進行處理。更何況這麼多年了,每次回憶起來都可能進行潤色了。

沈曼兒不和老媽爭執,更肯定了自己的記憶沒有錯。

後來又有一次,老媽和老爸爭執一件事,兩個人的記憶不一樣。兩個人都肯定自己沒有記錯。

沈曼兒見老爸爭執的都有些抓狂了,就安慰道:「爸,老媽和咱們的記憶不一樣,你別和她爭執了。」

老爸聽到了,笑道:「確實,也不知道你媽怎麼記事的,每次和咱們出入都特別大。」

沈曼兒點頭表示贊同。

老媽在一旁說道:「你們怎麼這樣?」

沈曼兒和爸笑的特別開心。

沈曼兒反正是不可能再和老媽回憶往事了,沒有一件事能對上。

而且老媽說話,沈曼兒聽不出真假。可能是被老媽糊弄了太多次了。

沈曼兒以前買了一個眼鏡框,那時候特別流行,沒有鏡片,戴上還挺好看的。

沈曼兒還要去上學,她不好意思帶到學校去,就留到了家裡,但是放假回來發現自己的眼鏡框不見了。

沈曼兒問老媽,老媽說:「我不知道呀可能是是放哪忘記了吧。」

老媽說的很隨意,沈曼兒卻覺得這件事肯定跟老媽有關,應該是老媽送人了。

老媽沒少干這樣的事情,姐姐的生日禮物,也被老媽送人了,所以沈曼兒第一個懷疑老媽。

沈曼兒說道:「你是不是把我的眼鏡框送人了?」

沈曼兒不記得老媽怎麼回答的了,但是意識里一直記得老媽把自己的眼鏡框送人了。

後來姐姐放假回家,沈曼兒有一次吐槽這件事,誰知道姐姐說:「你那個眼鏡框被我拿走了。」

沈曼兒一愣,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是這樣的。

沈曼兒心想。老媽是不是知道姐姐拿走了,所以沒有否認自己送人了。因為這樣沈曼兒就不會再找了,反正怎麼找都找不到。

沈曼兒想不明白。

姐姐說道:「不是她做的,她為什麼要承認?」

沈曼兒搖搖頭表示不知道但是心裡還是有些愧疚,自己誤會了老媽這麼久。每次和老媽說這件事,老媽都沒有反駁過。

沈曼兒不知道老媽為什麼不反駁,後來這件事再也沒有提起過。

沈曼兒偶爾會想起那個眼鏡框,記憶里那個眼鏡不再好看了,但是卻是自己誤會媽媽這麼久的證據。

沈曼兒隱隱約約能想起媽媽好像說過自己沒有動她的東西,但是沈曼兒那時候就認定了,根本沒有相信。

媽媽那時候也沒有認真反駁,沈曼兒那時候可能真的就相信是媽媽的問題了。

沈曼兒心想,以後沒有證據的事情,還是不要指責別人了。 沈曼兒最近覺得自己有些懶散,想要讓自己動起來,因為人不能停下來,只要停下來,就不會有想動的念頭了。

正好沈曼兒的朋友提議兩個人一起去跑步。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沈曼兒早就想去了,但是自己一個人沒有什麼動力。

雖然操場離她們宿舍特別近,沈曼兒就是很難踏出宿舍門,即使她們食堂就在宿舍旁邊,沈曼兒有時候也懶得去。

沈曼兒就想有個人能帶動她。正好朋友提議去跑步,沈曼兒很高興這就答應了,還換了一身特別專業的運動套裝。

兩個人也沒有跑很久,兩個人跑的速度都特別慢,因為很久沒有運動了,剛一開始跑的時候,腹部還有些疼。

律政甜妻:總裁老公你好壞 沈曼兒找到節奏之後,跑起來就很輕鬆了。 悍妃追夫記 但是朋友是真的不擅長運動,跑了三圈之後,就已經大汗淋漓,跑不動了。

沈曼兒特別羨慕朋友,因為自己是一個不愛出汗的體質。出汗就是排毒,沈曼兒很想讓自己也出汗。

但是五圈跑下來,沈曼兒一點汗也沒有出。

沈曼兒特別羨慕朋友說如果自己也出汗就好了。沈曼兒覺得自己如果出好的話,可能會容易瘦下來。

沈曼兒跑了五圈之後,覺得差不多了,正好朋友也跑不動了,兩個人就往回走。

沈曼兒覺得沒事的時候去跑跑步還挺舒服的。雖然剛跑完大腿會有點酸痛。

因為朋友只是打算跑個三四次,就不會再去跑了。沈曼兒在沒有人陪著的情況下,也不想出宿舍。

所以第二天沈曼兒沒有去跑步。

第三天的時候,沈曼兒正好和另一個朋友提到了這件事。另一個朋友對跑步很感興趣。所以沈曼兒約了另一個朋友一起去。

沈曼兒和朋友約好之後就覺得自己如何能堅持下去就很好了,天天都出去跑一會兒。人還有精神,有精神的時候,才會有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

沈曼兒一開始是打算努力學習,然後那一天很早的起來了,但是根本沒有精神,精神沒有辦法集中,渾渾噩噩的。

沈曼兒這才覺得自己需要鍛煉。讓自己的注意力會更好一些。有精神一些,而且鍛煉對身體也有好處。

沈曼兒覺得自己只要動起來,就會開始認真生活。

事情也確實是這樣發展的。沈曼兒自從開始跑步之後,真的就沒有把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我手機上了。

沈曼兒有時間的時候,也會收拾一下房間,整理一下衣服,以前一個星期的衣服都堆在一起,等到實在沒辦法的時候才會去洗,但是現在完全不會了,她能動起來了。

現在沈曼兒也開始收拾衣服了,衣服不會再積攢很久就能洗了。

沈曼兒找回了以前的想去愛好,自己以前對美好的事物特別喜歡,現在卻對那些無動於衷。就是因為自己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手機上,所以才會忽視那些美好。

沈曼兒喜歡那些東西當然不是簡單的喜歡,肯定還是有很大的興趣愛好的。所以以前才會在那些興趣愛好上面花費了很大的功夫。

那時候自己沒有手機,有的只是大量的時間。所以他能把自己的時間用到自己的興趣愛好上面。

雖然沒有手機,但是每一天過的都很開心。每天都因為了解了更多的自己喜歡的東西而開心。

那時候一天有很多的時間,除了學習之外,她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到了自己的興趣愛好上面。

沈曼兒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一切都變了。可能是自己有手機的那一天吧。

沈曼兒不知道手機為什麼會能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反正自己所有的時間幾乎都被手機佔用了。

沈曼兒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好,也下定決心要改變我去鍛煉就是自己要改變的第1步。

沈曼兒整天躺在床上,她覺得自己身體狀態特別差。就算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有沒有很明顯的不好。

沈曼兒知道自己整天躺在床上,還有玩手機,讓自己的精神沒有辦法集中起來。注意力沒有辦法集中,就做不了任何事情。

沈曼兒之前有一段時間連書都讀不進去。他也很儘力的把自己的精神集中起來,但是效率太差了。

可能以前一個小時背50個英語單詞,現在需要2~3個小時。這是讓她沒有辦法接受的。

她本來在學習上就已經拉下很大一截了,如果效率這麼低的話。她不僅沒有辦法堅持下去,還很浪費時間。

這是沈曼兒特別著急的地方,她也聽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你有很重要的事情還沒有做,但是你現在不想做,想拖延下去。

又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這時候你就會特別焦慮。但是不管你再怎麼焦慮,你都不會去做,而是依舊焦慮著。

沈曼兒以前是不相信這種狀態的,因為她覺得如果一個人有一件事情馬上就要到期了,那她肯定要著急去做呀。怎麼會一邊焦慮著一邊去做了?

沈曼兒以前是這樣以為的。直到後來很多次,她都是這樣做的,她才明白了那是怎樣一種感受。

沈曼兒也不想這樣但是如果你做事一直拖延下去,慢慢的,你就會習慣了,也感受不到最後期限帶來的恐懼感。

幸好沈曼兒是一個特別有責任心的人。很重要的事情,即使她再怎麼排斥,最後也還是做了。

但是有很多同樣重要的事情的但是因為當時不做後果沒有那麼嚴重,所以沈曼兒就放任了自己。

這樣的後果當然是沈曼兒自己承擔,雖然當時體會不到惡果,但是之後總會體會到的。

沈曼兒漸漸的也明白了這個道理,沈曼兒不是那種真的一點也不努力的人。

雖然她沒想過自己在事業上有多大的成就,但是沈曼兒也沒想過要啃老。

可以說父母是她現在逼迫自己努力最大的動力,父母年紀已經大了,很快就到了退休的年紀。

這也就意味著,父母該享福了,如果子女有出息的話,父母確實會享福。

但是子女沒有那個能力,就很不好了。而且還要父母反過來要提子女操心。沈曼兒光想到這一點就覺得很愧疚。 沈曼兒雖然已經讓自己動了起來,生活好像已經步入了正軌。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生活還是一團糟。

沈曼兒只是讓自己看清來很忙碌,但是實際上她真正做的事情,真正有意義的事情幾乎沒有。

如果說這一天最讓她有成就感的事情,應該就是出去鍛煉了。

但是她出去鍛煉,除了想要一個強健的體魄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希望自己不再渾渾噩噩,打起精神來學習。

沈曼兒還沒有做到這一點,雖然每天過得很忙碌,但是沈曼兒真正的目的並沒有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