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有了些動靜。沈木從修煉中醒來,眼前竟然是琳雪和柳茹兩人都瞪着眼睛看着他。

“小木你醒啦,來來來,吃完飯,這是紅燒兔子,這是燉鷹,這是狼排骨,”琳雪正炫耀的還要往下說,被沈木打斷了。

“琳雪啊?怎麼回事啊?柳茹姐被你狠狠的宰了?擺了一桌的晚飯,還是你們打劫了食堂啊?”沈木被柳茹辦公桌上的接近十個菜嚇了一跳。

“沒有啊,都是其他同學請我吃的,我吃不完就帶回來了呢,因爲我說過要給小木帶晚飯的呀。”琳雪一臉驕傲的說着。

“是啊,我去食堂的時候就看見琳雪丫頭了,周圍圍了十幾個男生,”柳茹笑着說道,“哎,我要是也能年輕個十歲就好了啊,可惜歲月不饒人啊。”說完柳茹還當着琳雪的故意秀了下自己的身材。

琳雪哪裏不知道柳茹的賣弄之意啊,也是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說着,“哼,你纔是小丫頭。”

沈木覺得琳雪估計自己也已經智商下降到十幾歲了,前面還不滿自己小丫頭的稱呼,現在竟然也不反抗了。“咳咳,你倆別比了,明顯是我家琳雪更勝一籌好嘛。”沈木果斷站在琳雪一遍,其實琳雪的身材也是相當的完美,只不過身高沒有優勢而已,所以看起來沒柳茹那麼火辣撩人。


“嘻嘻,小木我就知道你不喜歡這種大屁股,哼,柳茹你這個大屁股。”琳雪立刻坐到沈木一旁,挽着沈木的手,建立起統一對外的防線。

這讓柳茹無語了,大屁股是怎麼回事,想再爲自己的爭一爭名譽的,但看到兩人的統一戰線,也是搖了搖頭,“好了好了,就你的琳雪完美行了吧,我出去值班了,你倆晚上動靜小點,別吵到外面。”說着故意把動靜兩個字加高了語氣,然後笑笑去了外面。

“小木?我們晚上會有很大的動靜嗎?”琳雪明顯是不明白柳茹的暗示。

沈木哪裏不明白啊,低咳掩飾後,敷衍了幾句,就開始吃飯了。

一邊的琳雪卻還在琢磨晚上應該發出怎樣的動靜的問題。 翌日一早。

“你倆快起牀了,等會柳泉來了,”柳茹推開內屋的門話說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你倆幹嘛呢!”

沈木被嚇了一跳,又是差點走火入魔了,“柳茹姐,你是不是搞事啊?我差點被你嚇得靈氣逆流了啊。“

“我纔不信呢,你個僞君子,你看看你的樣子,羞不羞!”柳茹難得竟然滿臉通紅。

“怎麼了啊,一大早的大吵大鬧。”琳雪也是從睡夢中悠悠轉醒,從沈木盤膝的雙腿間鑽出來。

沈木和琳雪對視一眼,都是莫名其妙的。

“你們每晚都這麼睡的嗎?”柳茹問着。

“是啊?怎麼了,在小木懷裏我睡起來特別安心呢。”琳雪邊穿衣服邊起牀,好像還丟了一隻襪子,正在努力的找着。

柳茹急忙過去用被子擋住琳雪的身體。“琳雪丫頭,你都走光了啊,被這個色狼看光了。”

一旁沈木擦了擦鼻血,急忙轉過了頭。

“小木看了沒事啊,我們每晚都這麼睡的呢,”琳雪擦了擦朦朧的眼睛,明顯睡覺時壓到眼睛了,“柳茹幫我找下我的襪子,怎麼不見了。”

柳茹無語了,“好啊,小木你是不是花言巧語騙了琳雪啊,看我的聖光彈!”

“啊!”沈木一身慘叫。

一小時後學院門口。

“老大,你來啦,來的剛好,林天也纔到,我們出發了?”王斌招呼着正在走進的沈木,“咦,老大你的臉怎麼腫了?”

和情敵閃婚後 沒事,沒事,早上從牀上摔下來砸的,不礙事。”沈木勉強的笑着,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少個治癒術才恢復成這樣子的,柳茹出手也太狠了。

“小木,你還好吧?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啊?害柳茹這麼生氣?”琳雪拉着沈木的一角小心翼翼的問着。

“沒事沒事,”沈木尷尬的掩飾着,看着一身黑色連衣裙配黑色絲襪的琳雪說道。

琳雪後來在地上找到了自己昨天的襪子,沒辦法已經髒了,只好從次元空間拿出一套新衣服,穿上。

“沈木兄,那我們出發吧,東西我昨天已經採購齊了,這就去驛站坐馬車吧,”林天顯得很上道,顯然出任務經驗很豐富,已經準備就緒。


“好的,辛苦了,”沈木回答了一聲,並且賞了隔壁王斌一個後腦勺巴掌,這貨竟然一直盯着琳雪流口水。

“哎呦,我錯了老大。”一聲慘叫。

衆人依舊是坐馬車到鐵石鎮,然後徒步奔行至戈壁山脈,不過這次琳雪顯然是因爲有外人在,沒敢再耍小性子讓沈木背,只是和沈木二人並肩在隊伍的最後位置。

“沈木兄,這位雪靈小姐的修爲好像還不錯啊,我們已經是急速前行了,也沒見她大喘氣,你不是說她沒什麼戰鬥力嗎?”林天評估着大家的行進速度時發現了問題。

“是沒什麼戰力的,雪靈擅長身法,所以速度比較快,你們不用顧及她,”沈木靈機一動想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哦,這樣啊,呵呵,真是厲害,我們巨石傭兵團裏也有一位擅長身法的前輩,想必雪靈小姐也是此道中人吧,呵呵。”林天試圖溝通琳雪,但是見她沒理自己,也就識趣的不再說話了。

“林天,我記得你也是擅長身法吧?”沈木問道。

“是啊,不過我現在也只是次修身法了,畢竟沒什麼錢換高級的身法武技啊,我現在主修大刀。”林天邊跑邊揚了揚手中的雙手刀。

沈木嘴角抽了抽,大家都只是十五歲不到的少年,要說是用雙手刀恐怕也只有像林天這種魁梧的漢子才做得到了。

“老大,你別驚訝啊,林天他家是祖傳的打鐵行家,鐵石鎮第一打鐵高手!你看我的長矛,就是他家出品啊。”王斌也炫耀了一下自己的武器。

“什麼打鐵行家,是鍛器師。”徐凱聽不下去了,辯解了一句。

沈木無語,那不就是打鐵嗎?只要不是高階武師以上的修爲無法篆刻陣法,那都是打鐵。

大約奔行了兩個多小時後,衆人終於進入了戈壁山脈,沿着人工開鑿的小路,一路進山。

沈木是負責斷後的,不過這一路上到是不像妖獸森林,即使是外圍都有相當數量的低階妖獸徘徊。

戈壁山脈的妖獸都是以羣體爲主,佔據的各自的領地。鮮有散亂的遊兵。

不過這個所謂的鮮有也是有的,又往山脈內部挺進了個把小時後,衆人來到了第一個紮營點,這個點位顯然經常有人路過,兩面環山兩面開闊,視野極好也不用擔心背後有妖獸。

鳥類妖獸晚上是不會出沒的,在這戈壁山脈,晚上出沒的倒是有些許吸血蝙蝠。不過他們不會離自己的巢穴太遠,而這個露營點顯然不是他們覓食的範圍。

重生千金謀略 沈木兄,我和徐凱輪流守上半夜,你和王斌下半夜如何啊?讓女生們休息。”林天比較客氣,明明規劃好了打算卻還是詢問一下沈木的態度。

沈木當然沒什麼建議,倒是琳雪在分配帳篷的時候有些不樂意了,她被分到了蘇淺淺和曉梅的帳篷,而沈木和王斌一個帳篷,林天徐凱一個帳篷。

“我要和小木睡!”這是琳雪的唯一一句話,不做任何掩飾。

衆人也是會意,原以爲什麼和琳雪二人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雖然舉止親密,但還到不了一起睡覺的程度,但現在大家顯然覺得是低估了他倆的關係。

王斌那個苦啊,本來和女神一起出任務是多麼幸福的事,偏偏女神竟然是老大的女人。這讓他多看一眼女神都覺得褻瀆了老大啊。沒辦法,只能晚上和林天二人睡了。不過好在林天徐凱二人輪流守夜,這讓帳篷倒是顯得不擁擠。

“那個沈木兄,驅蟲粉放在篝火邊上,你下半夜的時候再灑一點就好。讓氣味不消失,就不會有毒物靠近我們。”林天提醒了一下沈木。

沈木會意的一點頭。之後便和大家一起吃起了晚飯。

“來,路上只殺了兩條蛇,蛇肉雖然不多,但大家分分總能吃到一兩口解解饞哈。”徐凱很客氣的把烤完的兩條蛇分給大家。

“我纔不吃蛇呢,我吃乾糧,曉梅你吃嗎?”蘇淺淺說着還問了下身邊的曉梅。

“我也不吃。看起來好惡心哦。”曉梅其實長得也不算差,所謂的美女邊上不缺美女就是這個道理,蘇淺淺和曉梅都是算得上是姿色卓越了,但是今天很不巧碰到了琳雪,三個女生在一起的時候兩個少女就顯得是黯然失色了。

“給我來兩串吧,我還沒吃過呢。”沈木倒是不客氣,接過了徐凱遞來的烤蛇肉。

“小木讓我試試,我也要試試。”琳雪本來面對徐凱的友善用來回應的冰冷神情換了沈木這裏,卻是大變臉。

沈木無奈的分給了拿着奶瓶喝奶的琳雪一串蛇肉。“給,挺香的。”

“咦?雪靈小姐,你還帶了牛奶嗎?”淺淺雖然好奇,但還是問了出來。

琳雪撇了蘇淺淺一眼,並無迴應,反而和沈木說笑着,“小木,不夠吃。”

沈木滿頭黑線,只好看向了徐凱,徐凱也是無語,這還要中間商傳達信息。感情琳雪這密不透風的牆,出氣孔只有沈木一個啊。沒辦法,把剩下的幾串蛇肉又遞了一半給沈木,“呵呵,沈木兄弟好福氣啊,哈哈,明天多打點赤練蛇,晚上我給你們多做點。”徐凱的性格和林天差不多,女人對他們而言並不是很重要,他們只喜歡修煉變強。

沈木道謝後把蛇肉全給了迫不及待的琳雪,然後又歉意的轉向了蘇淺淺。“淺淺,不好意思啊,雪靈就是這個性格。我們過來確實帶了些牛奶,這是雪靈的最愛,呵呵。”

“沒事沒事,”淺淺雖然嘴裏說着沒事,但沈木知道女孩子內心敏感。便向琳雪討要了兩瓶牛奶。

琳雪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看着沈木,有些捨不得。

“雪,乖啦,沒幾天就回去了,到時候又能補充滿你的小空間啦。”沈木寬慰着。

琳雪算了算好像不影響她每天喝的用量,便很勉強的假裝回帳篷拿牛奶去了。


“淺淺,給,我們帶的多了。你們也喝一點吧,喝了明天精神好,也是有利於團隊呢。”沈木化身老好人,安慰兩個有些不爽的妹子。

“呵呵,”淺淺也是不客氣,畢竟沈木是她的老鄉,這面子還是要給的。“哇,這牛奶真好喝,{小白牛}?沒見過的牌子呢。”淺淺分給曉梅一瓶後自己率先喝了一口。

“嗯嗯,喜歡就好,這牛奶財神團有的賣哦。”沈木看到兩妹子開心,也就說着回到了原來的位子。

“老大,你真會哄人,我也要喝奶。”王斌羨慕啊,自己老大一下子就搞定兩妹子。

“滾!”沈木直接一個字打發王斌。

飯後衆人各自回了帳篷,只留下徐凱一人先守夜。 專用營地不愧爲專用營地,沈木衆人一晚上可謂是平安度過,無風無險。

一早上大家有所聚集在一起吃早飯,男生們收拾帳篷,女生們烤乾糧。

“沈木,給,這是你的烤饅頭。”蘇淺淺已經烤完了一批饅頭了,優先分給了沈木。

“淺淺,你偏心啊,我纔是你哥啊,”王斌邊整理帳篷,邊抱怨着。

“王斌,你叫什麼叫啊,你的在曉梅那裏呢,”淺淺沒好氣的說道。

“斌哥,給,不好意思我不太熟練,烤的有點慢。”曉梅聽到王斌的埋怨,以爲自己做錯了什麼,不好意思的給王斌遞上食物。

王斌這時也不好意思了,撓了撓頭,接過饅頭,“曉梅啊,我沒說你啊,我說淺淺這丫頭不懂事,嘿嘿。”說完竟然還臉一紅。

“呦,王斌,你小子不賴啊,姑娘長得挺不錯的嘛,”沈木這時起鬨到,還踹了王斌一腳。

“老大,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啊,”王斌這小子竟然越說臉越紅。

“姑娘長得挺不錯的?”這時不遠處突然一個聲音傳進沈木耳朵,沈木立刻打了個激靈,看向發出聲音的琳雪,此時琳雪正雙手捧着熱牛奶看向曉梅。

沈木嚇了一跳,又怕琳雪誤會,趕忙收拾了下手中的帳篷跑過去安撫團長大人了。

林天兩人把這一幕在看眼裏後哈哈大笑,幾人草草吃完飯後又接着趕路。

“沈木兄,我們預計今天下午左右可以到達沙狼山丘,路上都是沙漠,注意腳下的沙子,很容易出現沙蠍或者響尾蛇。”林天邊趕路邊提醒道,這次依舊是他開路,徐凱在側的陣型。

“嗯,之前我也來做過這邊的任務,沙蠍確實比較難對付,我會注意的。”沈木也不託大,老實的斷後。


隊伍一路向山脈深處行進,一路上低階妖獸開始多了起來,尤其是一些小的毒蟲。

“琳雪,爲啥毒衝不攻擊你啊,”沈木發現其餘人都是狼狽的面對一些突然從沙子裏鑽出來的小飛蟲,這種蟲子叫死蠅,被咬了之後會皮膚潰爛,需要解毒劑。

“他們敢!”琳雪說了三個字就立刻堵住了沈木的嘴。

沈木真想抽自己的嘴巴,琳雪這等修爲哪怕是隻露出一絲氣勢,那些低階的妖獸又怎麼敢放肆呢。

“那個,琳雪啊,我看着你跑我心疼啊,要不我揹你吧,你看我是高階武者了,背個人不妨礙我動作的。”沈木靈機一動,竟主動要求增加難度。

“哼,好吧,”琳雪哪裏不知道沈木的心思啊,但也沒有戳穿,直接跳上了他的背,“不準亂摸哦。”

沈木雙手拖着琳雪的兩條長腿,剛想有所動作就被提醒,再也不敢像上次那樣亂捏了。這琳雪一上來啊,那些毒蟲果然也不攻擊沈木了,他倆跑在最後,到是沒有被前面幾人發現此刻的異狀。

經過幾個小時的趕路,衆人終於艱難的來到了沙狼山丘附近。

“諸位先作休息,抹點解毒劑,這段路就是這樣啊,都是毒蠅。”林天也不見外,直接脫下了外套往身上抹着綠色的藥劑。

“啊?你不早說,早知道我就不來了,”蘇淺淺的兩隻手臂都是紅紅的。

“我也是啊,還好癢,討厭死了。”曉梅也是獲得了毒蠅的相同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