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龍歷湛藍色鎧甲加身,鎧甲上一層又一層像魚鱗一樣的鱗片無縫銜接,將他血色身軀包裹的一絲不漏。

同時腦袋上的頭盔更是吊炸天,直接就是一顆栩栩如生的龍頭腦袋架在肩膀上,空洞的雙眼處,龍歷自身特別的雙眼化作龍睛,看起來妖異而又霸氣。

這可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丟啊。

沐晨撇著嘴收回目光,自我安慰的說道:「穿的帥有個屁用,實用才是硬道理。」

兩人一路疾馳,有能量鎧甲大量抵禦下瘴氣的侵蝕,兩人的靈魂力消耗得到極大的限制。

很快,當沐晨和龍歷到達事發地點之後,眼前的一幕立即讓他們擔憂的內心鬆緩了下來。

只見森林中,九頭蛟龐大身軀如同蛟蛇一般滑行,其身後一頭足有三米多高的黝黑魑魅緊追不捨。

那頭魑魅體型堪比人熊,看起來似乎有些笨拙,但它的移動方式卻十分特別,就像人猿一樣,以身體四肢發力,並且身體矯健,在樹林之中移動起來輕鬆無比。

讓沐晨鬆一口氣的原因倒不是因為這些,真正原因是,九頭蛟並未丟下武天維等人獨自逃命,而是奮不顧身的保護他們。

顯然,九頭蛟若想第一時間逃走,憑它的空間能力,輕易即可辦到,可它卻沒有那麼做,反而故意在樹林之中周旋著那頭體型龐大的魑魅。

… 沐晨和龍歷沒有猶豫,抵達后立即投入到戰鬥之中,當然,他們的目的是救人,並非與青眼魑魅死磕.

能達到這種程度的魑魅,靈智一定絲毫不亞於正常人類,加上自身實力以及環境上的優勢,在這裡和它死磕,那簡直就是找死。

而且背後還有魂烈一行人虎視眈眈,沐晨可沒那麼傻,在這種情況下動用全力去和青眼魑魅廝殺。

不過龍歷卻沒那麼多顧忌。

他現在實力剛剛得到提升,急需一個像樣的對手印證自己的實力,青眼魑魅雖然難纏,並且還有其他諸多問題限制,但這些因素卻絲毫不影響龍歷驗證自己剛剛掌握的特有手段。

沐晨以巴雷特遠程射擊,快速干擾青眼魑魅,吸引它的注意力。

龍歷則疾馳而出,快速向青眼魑魅靠近過去,同時,疾馳中,他手中印法不斷變換,轉瞬之後,一道血色三頭靈浮現在其後背上。

可以看得出來,這三頭惡靈居中的一頭正是被龍歷吞噬的少陽,雖然面目有些扭曲,但五官卻依舊隱約可辨。

至於其他兩頭,一頭則是少陽早先鑄煉過的那頭惡靈,一頭則是普通的魑魅,也就是龍歷之前繳獲的那枚潔白的魑魅內丹所化。

看不出來,一枚普通的內丹而已,不僅關鍵時刻救了龍歷一命,其中竟然還有一道靈體存在。

龍歷沒有絲毫停頓,身後的專屬惡靈幻化而出之後,他手中印法再次變換,緊接著,血色惡靈揮舞出鋒利的鐮刀爪子,向著青雲魑魅撲殺了過去。

同時,他自己手中的湛藍色龍王矛果斷直刺而出。

「殺!」龍歷一聲厲喝,叮的一聲,龍王矛的矛峰扎在青眼魑魅黝黑的肉身上,竟然沒有直接貫穿而過。

龍歷面色冷冽,反應更是迅捷,幾乎在同一時間,體內的錐冰能量就已經順著矛峰湧向青眼魑魅,要將之冰封起來。

「桀桀…」青眼魑魅甩動修長手臂,還不等龍歷的錐冰能量湧來,它就將扎在身上的龍王矛甩飛了出去。

噗!

就在這時,血色惡靈的鋒利鐮刀雙爪緊隨而至,雙爪交叉著滑落而下,青眼魑魅胸前頓時皮肉綻開,噴濺出一道烏黑如墨的黑血。

龍歷快速閃退到一邊,心中對青眼魑魅的能力多少有了一些了解,當即信心更是充足了許多,就在青眼魑魅憤怒咆哮之際,再次操控著血色惡靈撲殺了過去。

然而,已經被他激怒的青眼魑魅又豈是輕易能夠對付的?

幾乎在他撲殺過去的同時,青眼魑魅的一對青色瞳孔立即就閉合了起來。

轟!

龍歷手持龍王矛,操控著血色惡靈還未臨近青眼魑魅就已經開始展開一系列攻擊手段,明明沒有擊中青眼魑魅,可他臉上的表情卻浮現出絲絲冷笑。

好像與青眼魑魅的近身肉搏戰上,他穩穩佔據了上風似得。

「不堪一擊!」龍歷冷笑著操控身後惡靈拍下一爪子,隨後一個人悶頭蹲在地上,操控著身後惡靈,以利爪在地面上扒拉著,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不遠處沐晨看的一愣一愣的,這死胖子突然這是鬧哪樣?

打著打著突然就和起泥巴了?

轟!

青眼魑魅雖然閉上了眼睛,但身體行動卻沒有絲毫受限,甚至比睜著眼睛時看的還更清楚,身軀更敏捷。

它一個閃身,短距離內,瞬間出現在忙著和泥巴的龍歷身前,抬起修長如刺的手臂,直接向著龍歷大腦拍落了下去。

砰砰砰!

巴雷特快速射擊,百米距離對沐晨來說,準頭還是有的,但屬性能量似乎對這些魑魅一點用處都沒有,這都已經槍槍命中了,竟然沒能傷害青眼魑魅分毫,僅僅只是將青眼魑魅擊打的一個踉蹌而已。

這身體構造簡直比鋼筋鐵骨還要堅硬,哪怕它能夠免疫屬性能量,可這槍械的威力是貨真價實的啊,肉體凡胎竟然能擋得住子彈的穿透,可見這青眼魑魅有多難纏。

「死胖子,你找死嗎!」沐晨焦急大喝,青眼魑魅雖然踉蹌倒退了一步,拍打而下的手臂出現了偏移,但這麼近距離,它一下子就重新穩定住了身體,再次向龍歷的腦袋拍落了下去。

可這個時候,生死關頭,龍歷竟然還蹲在地上和泥巴,這小子有點實力就嘚瑟,是在找死嗎?

由於彼此相距有一段距離的緣故,槍械又無法擊穿青眼魑魅,沐晨這時根本就無法及時出手援救。

沐晨一邊快速奔跑著靠近過去,一邊開槍干擾,但還是來不及阻擋青眼魑魅拍落下的手臂。

轟!

青眼魑魅手臂落下,生生砸在地面上,強勁的力道,只是一掌而已,地面立即四裂出無數裂縫,如同蜘蛛網一般,向周圍蔓延出去。

「是幻境,龍歷中招了!」武天維及時出手,以吸扯之力將蹲在原地的龍歷拉拽出了一米遠,險之又險的避過了青眼魑魅的一擊。

但青眼魑魅並非尋常生物,一擊落空,手腳同時發力,如同炮彈一般,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轉瞬之後一個野蠻衝撞,直接將蹲在不遠處的龍歷撞飛了出去。

轟!

龍歷如同斷線風箏倒飛而出,還未落地,青眼魑魅一連串的打擊立即如影而至,在半空中雙方再次碰面。

又是一巴掌拍落下去,這一次就算有武天維的吸扯之力干擾也無用,因為青眼魑魅落下的這一掌速度快到了極致,以武天維那麼遠的距離,根本來不及阻止。

砰!

結結實實的一掌拍在了龍歷胸口處,頓時一陣咔咔聲響回蕩而起,龍歷身上的湛藍色鎧甲上瞬間冰屑紛飛,在青眼魑魅的一掌之力下,鎧甲防禦瞬間告破,轉世便完全脫落了下來。

「胖子!」沐晨驚呼,同時速度絲毫不減,這死胖子接連受到重擊竟然還沒能從幻境之中醒來,這麼挨打下去,非得被青眼魑魅活活打死不可。

雙手快速捏印,大羅戰鬼靈快速浮現在後背上,這一次沐晨沒有將自身幻化成大羅戰鬼靈,而是以控制大羅戰鬼靈為主,操控著大羅戰鬼靈就向青眼魑魅撲殺了過去。

轟!

剛猛的一拳與青眼魑魅對碰,雙方同時倒退而出,沐晨落地后,雙腳一蹲,小腿上立即爆發出一股巨力,身體借力再次飛撲而出。

「殺!」

「桀桀!」青眼魑魅仰頭咆哮,緊閉的雙眼,睜開了瞬間又快速閉合,隨後詭異的一幕再次發生。

只見沐晨操控著大羅戰鬼靈在原地一通瘋狂攻擊,連青眼魑魅的邊都還沒碰到,獨自一人就開始瘋魔亂舞了起來。

「這兩個傢伙是白痴嗎?」武天維在九頭蛟後背上憤憤的罵了一句。

不遠處龍歷就像個頑童一樣,被青眼魑魅擊打在地之後,虛弱的靈魂之軀又蹲在了地上和起了泥巴。

而沐晨則瘋了似得,對著空氣一通揮拳廝打,很明顯他們倆同時都陷入幻境之中,在自己的潛意識裡正和青眼魑魅廝打在一起。

「一起上吧,在這麼下去,他們倆非被青眼魑魅玩死不可。」武天維很沒底氣,看了暴龍和可兒一眼,徵詢意見。

他倒是想直接出手,可這青眼魑魅的幻境詭異無比,憑他一人之力,根本就無法破解。

可兒和李小魚沒有絲毫猶豫,拉開架勢就要疾馳而出,但這時九頭蛟卻突然蠕動起了龐大身軀,瞬間從原地消失。

「先帶他們離開這裡再說。」九頭蛟利用空間能力瞬間出現在龍歷身邊,在武天維的幫助下,很快就將龍歷接引到了後背上。


另一邊沐晨則棘手多了,他陷入幻境之中,此時正與青眼魑魅大戰連連,這麼貿然靠近過去,非得被這小子給轟飛不可。

青眼魑魅安靜的站在一旁,沒有立即出手,它極為人性化的等在一旁,似乎很篤定沐晨在幻境之中能夠將它擊敗,並且像龍歷那樣,擊敗它以後,剖開它身體取走內丹。

事實上沐晨確實正在幻境之中與青眼魑魅廝殺,但和青眼魑魅預估的不同,沐晨並沒打算和它死磕。

一同瘋狂擊打之後,沐晨竟然朝著一個空曠的方向疾馳了出去,並且做出拉拽動作,直接向著森林深處疾馳了進去。

「趕緊走!」沐晨朝著九頭蛟原本所在位置喊了一嗓子,這一幕不僅青眼魑魅呆住了,就是準備救援的九頭蛟和武天維等人都呆住了。

這傢伙誤打誤撞竟然還能做到這一步?

明明身陷幻境之中,並且在幻境中與青眼魑魅廝殺佔據絕對的優勢,竟然還會想著逃走,這傢伙的心也太大了吧?

武天維等人面面相覷,但遲疑了一會兒后,急忙緊隨沐晨而去。

留下青眼魑魅愣愣的矗立在原地一頭霧水,但很快青眼魑魅就反應了過來,同樣毫不猶豫的追擊了下去。

這些人突然闖入它的地盤,它怎麼可能就此放過?

同時,就在雙方人馬都朝著森林深處疾馳而去之際,毒瘴森林外的魂烈等人開始動了。

「出發吧,那兩個蠢貨的靈魂力微弱,與青眼魑魅交手撐不了多久,恐遲則生變!」魂烈說了一句,一行人便立即奔著毒瘴森林疾馳了進去。

… 在毒瘴森林中疾馳奔行,沐晨一馬當先,他雖然身陷幻境,思考的問題和身後緊隨而來的武天維等人不同,但目的卻是一樣的.

打從一開始沐晨就沒打算和青眼魑魅硬拼,進入毒瘴森林完全是被逼無奈,眼下既然成功和武天維等人匯合,他自然不會繼續留下來與青眼魑魅對抗。

離開這片有著侵蝕人靈魂力的森林才是他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

身後九頭蛟帶著武天維等人緊隨而至,由於毒瘴森林擁有吞噬人靈魂力的能力,陷入幻境之中的龍歷因為能量鎧甲被擊碎,此時靈魂力消耗巨大。

不過也正因為靈魂力消耗巨大的緣故,身陷幻境中的他,反而就此恢復了過來。

愣愣的看著身邊武天維等人,龍歷虛弱的盤坐在九頭蛟後背上,打量了一眼周圍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兒?」龍歷一頭霧水,他明明成功擊斃了青眼魑魅,並且剖開青眼魑魅身體,挖走了內丹,怎麼這青眼魑魅不僅沒死,反而瘋魔似得追擊了下來?

武天維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說明了一遍,青眼魑魅製造出的幻境手段真的讓人防不勝防,只是一個眼神而已,先後輕易就讓龍歷和沐晨中招,這就有些棘手了。

若沒有辦法破解這種幻境的話,他們一行人根本不可能是青眼魑魅的對手。

龍歷了解情況后大感意外,看著一路疾馳奔行的沐晨,他急忙再次凝聚出能量鎧甲,防止靈魂力不斷消耗。

「九頭蛟,利用空間能力能甩掉青眼魑魅嗎,那群土著這個時候差不多要進來了。」龍歷沒有猶豫,強穩著虛弱的靈魂之軀,從九頭蛟身上一躍而下,同時湛藍冰龍快速凝聚而出。

他沒有矯情,在這種情況下,九頭蛟既然選擇帶他們一起跑,那也算是站在同一陣線上了,這個時候沒有時間計較過去恩怨,若讓等那群土著追上來,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那沐晨哥哥怎麼辦?」可兒問了一句,沐晨現在一馬當先,依舊沉浸在幻境之中,他們若利用空間能力引開青眼魑魅,沐晨持續這麼深入進去,萬一再碰上其他怪物怎麼辦?


雖然進入這片森林之後,除了青眼魑魅以外,還沒有發現其他任何怪物出沒的蹤跡,但持續深入進去會遇上什麼,誰也不能保證,這麼下去勢必得出問題。


而且,大家這麼分散開來,之後該上哪裡匯合,難道都要在這處山脈之中自生自滅嗎?

這些問題不僅可兒擔心,武天維和暴龍幾人也很擔心,畢竟他們現在所能依仗的只有沐晨。

沐晨若是出了什麼意外,他們幾人在這裡幾乎沒有絲毫活命的可能。

龍歷站在冰龍之上,全身武裝的他回看了眾人一眼,「那群土著的目標除了青眼魑魅還有大羅戰鬼靈,他們一旦遇上沐晨,勢必會狠下殺手,以沐晨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你們只要把青眼魑魅引走,沐晨身上的幻境自然可解。」

龍歷有自己的判斷,他也陷入過幻境,現在恢復過來表面上看是靈魂力消耗過多所致,其實並非如此。

青眼魑魅只不過是利用了周圍環境,加上對靈魂力的感知,這才會使得身陷幻境之人無法醒來。

說白了,青眼魑魅的手段是有距離限制的,表面上是以中招之人的靈魂力強弱來判斷,其實這其中與此地的環境有不可分割的緊密關聯。

只要中招之人還在毒瘴森林之中,它多遠都能感應的到。


像龍歷之所以能從幻境之中醒轉過來,就是因為靈魂力消耗過多,受到毒瘴侵蝕的度降低了,目標變的比沐晨更加薄弱,在追擊之中,青眼魑魅本能的放棄了他這個弱者,選擇了沐晨這個目標,這才使得他能從幻境之中脫困。

眼下只要將青眼魑魅引開,距離足夠遠之後,幻境的強度自然也就會減弱,到時候沐晨與青眼魑魅距離足夠遠,自然也就能從幻境之中脫離而出。

說到底龍歷這麼認為也沒有多大把握,但是只要能夠將沐晨和青眼魑魅分散開來,他相信這個幻境自然就能不攻自破。

至於接下來該如何對付青眼魑魅那就不是他們這群人該考慮的了,那群土著的目標雖然還有大羅戰鬼靈。

但他們本身就不是同一陣線,獵捕青眼魑魅是有能者得知,而獵捕大羅戰鬼靈卻是替拘魂殿出力。

他們還不至於為了拘魂殿而放棄青眼魑魅的獵捕,而且放著青眼魑魅不管,對他們獵捕大羅戰鬼靈也會造成極大的麻煩,甚至有可能命隕當場。

這是龍歷的判斷,他現在懶得去理會魂烈一群人,只要沐晨蘇醒過來,接下來的事情,沐晨自會有所定斷。

不得不說,一群人一起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沐晨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眾人心目中的主心骨了,有他在的情況下,似乎在難的事情都會有轉機,在必死的局面也有破解的機會。

武天維和暴龍等人沒有猶豫,龍歷的方法雖然不一定行得通,但眼下這是唯一的機會,不放手嘗試一番,也許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放心,那群冥界土著差不多也該進來了,你們只要不離開青眼魑魅太遠,我和沐晨一定能夠找到你們,最不濟的情況,咱們就在原來約好的地點匯合。」龍歷看了一眼可兒,駕馭著冰龍快速追上了沐晨。


隨後,武天維等人全力出擊,各種屬性能量化作兵鋒一般,一股腦全都向追擊而來的青眼魑魅攻擊而去。

屬性能量的干擾,雖然無法給青眼魑魅造成什麼傷害,但卻順利將它攔截了下來。

九頭蛟一記神龍擺尾,狠狠將青眼魑魅抽退了出去,隨後調轉方向,往回疾馳了起來。

青眼魑魅憤怒咆哮,接二連三受到挑釁,它的怒火已經徹底被激發了出來。

它仰頭怒吼,黝黑的身體在此時竟然蛻下一層像皮膚一樣的黑色雜質,通體由黑轉灰,速度陡然提升了數倍不止,奔著慢慢悠悠在森林中滑行的九頭蛟就追擊了過去。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