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爺這個時候晃了晃腦袋看着南傲明說道:“我準備去雲遊一段時間。”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有些詫異的問道:“三爺你不跟我們一起回我們村裏了嗎?” 143 歸途(2)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林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不過我還是告訴你一句話。”

我看着林二嚴肅的表情以後下意識的問道:“什麼話啊?”

“雖然你現在接觸到了圈子,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這個圈子裏的人每個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你師傅和柳三爺這樣的人真的很少,所以我希望你以後做人可以多個心眼,這樣對自己總是沒有壞處的。”說到這以後林二頓了一下“不過,現在來說,在這個圈子裏怕是也沒人敢對你動什麼歪心眼,你師傅和柳三爺在圈子裏的地位不低,所以他們不會來惹你的,若是你以後自己走進了這裏的時候,你要多多留意一些人,一些事。”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皺了皺眉,林二怎麼會突然對我說這些話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林大哥,你爲什麼突然這麼說了?”

林一也在一旁點點頭,看着我說道:“很多事情我們沒有辦法給你解釋,但是林二的話確實沒有錯,你以後要小心,在這個如履薄冰的圈子裏一切小心爲好,而且我想邱爺現在暫時還不想讓你接觸圈子,我和林二對你說的這些話,等以後你真正的接觸了圈子的時候你就會明白這些事情了。”說完這句話以後林一擡手點了一支菸。

我跟着也接過一支菸抽了起來,總是感覺林一和林二這番話有些怪異,但是我卻也感受到他們說這些話是爲我好,所以我也就不好再去說什麼了,衝着他們點點頭說道:“林哥,你們放心吧,你們說的話我記住了!”

他們兩個點點頭以後,坐下來便沒有在繼續說話了。

我們三個人坐在一起抽着煙,氣氛顯得有些沉悶了起來。

離別的時間總是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中午了,我和林一林二他們一起吃過午飯以後我便對我師傅說我要下山送他們一程,我師傅倒是也沒有說什麼,點頭同意了,只是囑咐我下山的時候注意安全。

而林一和林二他們的東西也都已經收拾好了,背好包袱以後,我便跟着他們一起下山了,一路上我和林一林二他們都在聊着以後的事情,不過他們兩個對於自己的以後好像並沒有什麼打算。

只是津津有味的聽着我說話。

將他們送到山下以後,林一掏出來一根菸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來,抽根菸,當哥哥的親自爲你點上!”

我也沒有說太多,跟着接過煙以後,林一給我點上了煙,我們三個人就站在路邊抽着煙,看着眼前的斜陽,抽完煙以後,林一和林二看着我說道:“行了,小貴,別送了,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就到這吧,你快回山上吧,免得到時候讓邱爺和三爺他們擔心你。”

我衝着他們點點頭說道:“行,那你們這一路上也要注意安全了!”

他們兩個點點頭以後,揹着自己的包袱就走了。

我站在遠處看着他們的背影,心裏有些酸澀,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我越來越捨不得和林一他們分開了,但是沒辦法,人各有志吧,看着他們消失在我的視線裏以後,我便轉身往回走了。

走到了半中間的時候我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人在跟着我一樣,想到這以後我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卻什麼都沒有看見。

正當我剛剛轉過頭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將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我揉了揉眼睛以後纔看清來人,還是那個蒙面人,那個蒙面人看着我有些詫異的說道:“小傢伙,沒有想到還真的是你。”

我跟着開口問道:“你還敢來這裏,難道你就不怕你走不了嗎?”

“這荒山野嶺的,你口氣倒是不小,你覺得是你走不了還是我走不了呢?”說到這以後那蒙面人玩味的衝着我笑了起來“放心吧,我今天不會殺你的,而且我也只是碰巧再山下看見你了,所以就跟上來看看了。”

我聽着這蒙面人的口氣,他好像非常喜歡自己的這種語氣以及這種姿態,好像是那種非常喜歡將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人,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那蒙面人說道:“你不殺我,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的。”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也異常的狠毒,想到我之前受了那麼重的傷,全是拜他所賜,還有柳三爺當初被他的術法傷到本源也是拜他所賜,所以我心裏對於這個蒙面人的恨意怕是比任何人都多。

而這蒙面人根本沒有將我放在眼裏,只是衝着我笑了笑說道:“隨便你了,不過,我倒是很好奇這南家人用了什麼靈丹妙藥,讓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恢復的如此之快。”

我冷哼了一聲,並沒有理會這蒙面人,雖然知道自己打不過他,但是我也知道氣勢不能輸於人,更不能給我師傅丟了臉。

蒙面人見我不說話,只得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行吧,那你趕緊走吧。”

我聽到蒙面人放我走以後,心裏忍不住有些疑惑了起來,之前他可是想要殺了我的,現在會放我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穿着道袍的人,也是蒙着一個黑色的面罩,跟着開口說道:“不能放他走,次子將來必成大器,如果今天放他走了,以後他就會是咱們的對手了!”

而那蒙面人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說讓他走,就讓他走!”說完這句話以後那蒙面人看了我一眼,說道:“你走吧!”

我跟着沒有理會他們繼續說什麼,而是轉身就上山了,這一路上我都心驚膽戰的,因爲我害怕這蒙面人說不定什麼時候突然想殺了我,到時候在突然追上來殺了我,到了那個時候我怕是連還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好在半個小時以後我到了營地,整個人的心都靜了下來,我師傅這個時候走過來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我想了一下,那蒙面人的事情怕是沒有必要跟我師傅說了,說了也只會讓他徒增擔憂,想到這以後我便隨便找了藉口對着我師傅說道:“可能是身體剛剛恢復,來回走了那麼久的山路,身體不太適應。”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回帳篷裏收拾收拾吧,明天咱們也要走了,到時候來了人,交接了東西以後,咱們就能走了!”

“真的嗎?”我有些驚喜的問道。

我師傅衝着我笑着點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了,爲師還能騙你不成?”說完以後我師傅對着我擺了擺手說道:“快去吧!”

我跟着一想到馬上就可以回家了,心裏還是非常的激動的,當然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孩子,16歲的孩子,隨後我蹦蹦跳跳的就回來帳篷裏面,開始手忙腳亂的收拾東西。

將這些東西收拾好以後天色已經黑暗了下來,帳篷外已經佈滿了星星,而此時的天氣已經比之前寒冷了許多,我走出帳篷的時候看見柳三爺以及我師傅,還有南傲明他們三個人圍着一個火爐子正在吃肉喝酒呢。

柳三爺和南傲明見我從帳篷裏出來以後,對着我招了招手說道:“小貴,看啥呢,趕緊過來!”

我跟着點點頭哦了一聲,快步走了過去,坐下來以後,南傲明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喝點不?”

我看了我師傅一眼,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想喝就喝點吧,反正今天晚上也沒有什麼大事了。”

我跟着嘿嘿一笑,遞過去了杯子,柳三爺給我倒了一杯白酒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你今天和這一杯子就行。”

我跟着嗯了一聲,輕輕的抿了一口以後,放下杯子看着他們三個人問道:“師傅,今天晚上不用找人看着那肉頭了嗎?”

南傲明這個時候笑了笑開口說道:“不用了,之前是你受傷了,你師傅的傷勢也沒有痊癒呢,所以我們都只能親自看着,但是今天不一樣了,最後一天了,我們三個人合力加持了一個小陣法,抵擋一晚上還是沒有問題的。”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若有所思的說道:“明白了。”

跟着柳三爺開口說道:“來來來,別墨跡了, 咱們幾個好久沒有一起喝酒了,趕緊喝點!”

柳三爺催促完了以後,南傲明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下說道:“是啊,好多年了吧,記得第一次跟你們喝酒的時候還是你們剛進圈子的時候,那個時候你老柳和你還都是毛頭小子呢,但是沒有想到,你們這兩個毛頭小子後來連我都給打敗了。”

南傲明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師傅也在一旁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那個時候剛進圈子哪裏懂什麼世故人情呢,那個時候要是知道你是南老仙那一脈的人,估計打死我和老柳都不敢和你鬥法啊。”

“不錯,當時真的是年少無知。”柳三爺說道。

聽着他們說話好像是在訴說着一些曾經的往事一樣,而這些往事應該也是我師傅他們記憶中最不可割捨的一部分了吧? 144 歸途(3)

也不知道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年輕的時候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不過他們應該是那種不服輸不認輸的人吧?

剛想到這的時候南傲明那爽朗的笑聲在一次傳到了我的耳朵裏“哈哈哈,就是因爲你們兩個無所畏懼,所以我才把你們兩個當成對手的,只是沒有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我們都已經老了。”說到這的時候南傲明的眼神忍不住泛起了一絲絲回憶的色彩。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不禁想起來我師傅他們年輕的時候,我有時候甚至再想我師傅年輕的時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經歷過什麼才能讓他變成現在如此模樣呢?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柳三爺笑着說道:“是啊,時光匆匆,現在我們的年齡也都大了,也是真的老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不禁感嘆了一聲。

我師傅則是沉重的嘆息了一聲,便拿着杯子一口氣就將杯子裏的酒喝乾了,緊跟着放下杯子以後看着我們幾個人說道:“過去的也都已經過去了。”

柳三爺和南傲明聽到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樣,跟着點點頭長嘆了一聲“是啊。”

這天晚上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還有南傲明三個人喝了很多酒,說了很多以前的事情,雖然我一句都沒有聽懂,但是看着他們有說有笑的樣子我心裏也挺開心的,但是對於我在山下碰到蒙面的人事情我卻始終沒有提。

酒喝到一半的時候我就回去睡覺了,臨睡覺前打坐了一會,便躺在牀上睡着了。

次日,清晨,大概六點多鐘的時候我就醒了過來,可能是因爲睡眠好了,我醒來的時候感覺精神都非常的好,我擡手揉了揉眼睛,跟着便起牀,當我洗完臉走出去發現帳篷外面的人也已經不多了,之前那些帳篷也都被撤走了不少。

我打眼望去以後發現棺材什麼的也都沒有了,而我師傅和南傲明他們站在一起,也不知道再說什麼呢,跟着我快步走了過去。

我師傅見我過來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今天咱們也該回去了,再等一會圈子裏的人就該過來了,等着爲師把這些東西交給他們以後,咱們也就可以下山了。”

我跟着看了一眼旁邊雖然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但是我卻沒有看見柳三爺,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柳三爺去哪裏了?”

南傲明這個時候摸着自己的下巴對着我笑說道:“你三爺那個脾氣就是這樣的,他這人不喜歡離別,所以昨天喝完酒以後就獨自一個人下山了。”說到這以後南傲明不禁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你三爺這脾氣什麼時候才能改改。”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淡笑了一下,說道:“他那個性子怕是一輩子也改不了了。”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看着南傲明問道:“現在幾點了?”

南傲明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說道:“馬上七點了,估計再有一會就該來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沒有說話,我看着周圍的人也少了,心裏忍不住再一次問道:“師傅,我記得昨天的時候還有好多帳篷和人呢,怎麼今天就剩下這麼三個帳篷了?人都去哪了?”

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這些人沒有什麼事情的都已經回去了,圈子裏還有其他事情需要他們解決的,所以今天一大早這些人也就都走了,現在這裏就剩下的人都是你南叔叔的人了。”

而正說着話的時候,突然一輛綠色的牧馬人衝着我們這邊行駛了過來,車子很快就到了我們的面前,南傲明跟着開口說道:“不對,有些不對勁,這不是圈子裏的人。”

南傲明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以及周圍的人,突然肅然起敬,像是如臨大敵一般,緊跟着木馬從停在了我們的面前,跟着從車上下來幾個蒙面人,都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第一個下來的人,看見我們的這幅樣子以後跟着笑了笑說道:“怎麼?你們不歡迎我嗎?”

我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以後,當時就聽出來是誰了,緊跟着我開口說道:“是你?”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將我打傷的人,那人見我聽出來他聲音以後笑了笑說道:“小傢伙,我今天可不是來找你玩的,我是拿東西的!” 145 歸途(4)

蒙面人很顯然認出來眼前的人是誰了,跟着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懼之色,很快就恢復了平靜,緊跟着他開口說道:“沒有想到這次來拿東西的人竟然是您老人家。”

“我問你,是誰傷了我兒子的。”南老仙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看到了我的師傅,跟着開口說道:“小邱跟我說說,是誰傷了我兒子的。”

而這老頭顯然是明知故問,他肯定知道就是眼前的蒙面人傷了南傲明的,南傲明看起來也得有四十多歲了,眼前的這老頭估計也得五六十歲了,而且看着周圍人對他都是非常的恭敬,這南老仙的身份怕是真的不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衝着南老仙恭敬的點點頭說道:“老爺子,您這不是明知故問麼?”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哈哈的笑了起來“我這不是想確定一下嗎?”說完以後南老仙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一嘴巴子就抽到了那蒙面人的臉上。

那蒙面人的面罩都沒有被摘下來,而南老仙的很快就又站在了原地,那種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而那蒙面人被南老仙抽了一嘴巴子以後,眼神裏閃過一絲怨毒之色“老仙,您解氣了麼?”

“剛剛我還聽到你說什麼,沒有把我們南家放在眼裏?就算什麼北疆邱家來了也不好使?是真的嗎?”南老仙說完這句話以後拿着酒葫蘆喝了口氣。

看到這老頭我算是知道,這老頭絕對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打了蒙面人,這蒙面人都不敢吱聲,而且他出手的速度不知道比我師傅強了多少倍,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感嘆了一下,這個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的。

而那蒙面人跟着點點頭說道:“是我說的。”

南老仙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他說道:“那還需要我說什麼嗎?”

“我這就走,東西您帶走。”蒙面人恭恭敬敬的說道。

南老仙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子點點頭說道:“這還差不多。”說完以後南老仙衝着他們揮了揮手說道:“趕緊滾吧,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你了。”

“是!”蒙面人說完以後轉過頭就上了自己的牧馬人。

很快這牧馬人就發動了,車子掉過頭以後便匆匆的消失在了我們的視線之中。

而南老仙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小邱,咱們有多少年沒有見了??”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不多不少,十年了。”

南老仙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是啊,20年前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毛頭小子呢,沒想到現在也都這麼大了,我是真的老咯。”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看着南傲明呵斥道:“你說,你丟人不,讓人家打的連道術都使不出來了?”

“爹,這蒙面人到底是誰?”南傲明看着南老仙問道。

“不太清楚,我也沒有看到他用什麼道法,怎麼能知道他是誰呢。”說到這以後南老仙喝了口氣看着南傲明繼續說道:“不管他是誰,我就不信再這個圈子裏還能不給我三分薄面麼?”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笑了起來“老爺子風采不減當年啊。”

“那是,”說到這的時候南老仙放佛想到了什麼一樣,緊跟着開口說道:“小邱,這次來,怎麼沒有看到小柳呢?”

“他那脾氣您還不知道嗎?他這人討厭離別,所以就自己先走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不過他臨走前也說了,如果我見到您了,讓我替他跟您問聲好。”

“哈哈哈。”南老仙爽朗的笑了起來“對了,你們兩個和你們師傅的約定是不是也快到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就在明年,明年開春了我打算回去看看我師傅他老人家去。”

南老仙摸着自己的鬍子像是思索什麼一樣,想了一陣以後他看着我師傅說道:“行了,不廢話了,我這次來是爲了帶走這批害人的東西的,也算是辛苦了你們了,你們的事情敖明也都跟我說了,我會跟上面那幾個老傢伙說說的。”

我師傅笑了笑,點了點頭。

南老仙說完話以後,眼神很快就放在了我的身上,跟着他走到了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腦袋,笑着問道:“小傢伙,你是小邱收的徒弟?”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是!”

“你的事情也知道一些,而且我還知道你慧根不淺,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不管以後怎麼樣,你將來一定要走正途嗎,切不可走上邪門歪道,知道嗎?”南老仙看着我問道。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些,這以後的事情我怎麼會知道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謝謝您的提點。”

“提點算不上,你記得你答應我的話就行了。”說到這以後南老仙轉過頭看着身後的幾個大漢說道:“行了,都別愣着了,趕緊把這肉頭給我裝到車上去。”

幾個大漢衝着南老仙恭恭敬敬的點點頭以後,便開始拿着盒子上的肉頭往車上裝了起來,而南老仙看着他們卻大聲的叮囑道:“別把符紙弄掉了,要不然我又得費上一番功夫了。”

幾個大漢聽完了以後,反而更加細心了起來。

趁着他們在幹活的時候,南老仙看着我師傅說道:“小邱,你這個徒弟可是個寶貝,你可得好好教他了,切莫不可讓他走上邪門歪道的。”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老爺子,您放心就是了。”

我此時很好奇爲什麼南老仙會叮囑這些話,而且一連說了兩次,不過,當時的我確實是想不明白,直到後來我再一次見到南老仙的時候我才明白當初他爲什麼對我說這樣一番話。

而南老仙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以後如果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了可以來找我。”說罷,南老仙回過頭看着眼前的人問道:“都弄好了嗎?”

幾個大漢點點頭以後說道:“老爺子都已經弄完了。”

南老仙點點頭以後看着南傲明說道:“還愣着幹什麼呢,趕緊走吧!”說到這以後南老仙頓了一下,看着我們師徒二人說道:“小邱,那我就先走了,有時間帶着你徒弟來找我喝酒,我也一直沒跟你們這些晚輩一起喝過酒了。”

我師傅雙手抱拳衝着南老仙點點頭說道:“老爺子放心吧,只要以後有時間我一定會去的。”

“好,那我就先走了。”說完這句話以後南老仙轉身上了車。

南傲明也回過頭衝着我們笑了笑說道:“山不轉水轉,咱們下次見!”

我師傅點點頭,爽朗的說道:“好!”

南傲明他們上了車以後,幾輛奔馳車也就疾馳而走了,此時這裏也就只剩下了我和我師傅,而那帳篷也就只剩下了一個,就是我和我師傅住的那個帳篷。

看着他們走了以後,我擡起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也走吧?”

我師傅跟着點了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嗯,去拿上行李,咱們也下山吧!”

我聽見我師傅說下山以後,內心忍不住激動了一下,跟着一溜煙的跑回帳篷裏把東西收拾了收拾以後,便走出了帳篷。

我師傅在外面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走吧!”

緊跟着我點點頭以後,便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些東西不用收拾了嗎?”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指了指這帳篷以及裏面的一些東西。

我師傅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咱們直接下山就行了,我想他們回頭會有人來收拾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

我則是緊緊的跟在我師傅的身後,拎着行李,陪着我師傅一起下了山。

到了山下的時候我有些疑惑的看着這高速公路,緊跟着好奇的問道:“師傅,這次沒有專車接送了嗎?”

我師傅瞅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要什麼專車接送啊,待會跟着我翻過去這個欄杆,當對面的鎮子上去做公交車去。”說到這以後我師傅也不顧形象,扒着高速路上的欄杆就翻了過去。

我心裏是一陣叫苦,本來以爲這次事情結束了,會有專車將我們送回去呢,這特麼還得坐公交?我心裏忍不住就是一陣的委屈啊。

但是也不好說什麼,我要是再多說兩句,我師傅沒準又要罵我了,想到這以後我將手裏的行李遞給了我師傅,自己也跟着翻過了欄杆。

翻過去欄杆以後,我師傅帶着我進了一個村子裏,這村子正是之前我們來過的那個村子,當時那養屍河裏的棺材不慎流到下游的時候,就是流到了這個村子裏。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直接去車站嗎?”

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還得去一趟村長家裏,我看看村子裏最近怎麼樣了,畢竟咱們上次將那棺材流到了這裏,這麼多日子過去了,也該來問問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便繼續往前走了。

我聽到我師傅的話以後,心裏有些失落,但是仔細想了一下,我師傅這人的心還真是善良,事情都結束了,還不忘了再來村子裏看看。 146 歸途(5)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就釋懷了許多,心裏沒有了那麼多的委屈,跟着我師傅和我一起拎着行李去了村長的家裏。

到了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我師傅帶着我上前敲了敲門,跟着門就打開了,村長看見是我們兩個人以後,趕忙讓開了位置看着我們說道:“邱道人,您怎麼來了,趕緊進來,趕緊進來。”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拎着行李便帶着我一起走了進去,村長帶着我們進去以後,我便把行李放在了一旁,而我師傅則一屁股坐了下來。

村長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邱道人,您怎麼有空過來了?”

我師傅倒是沒有一點客氣的樣子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口水以後看着村長說道:“其實我這次來也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想來看看村子裏現在怎麼樣了,上次的事情處理完了,沒有留下什麼別的什麼不好的事情吧?”

村長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趕忙點了點頭說道:“沒有,沒有,不過就是出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村長這句話說到一半沒有繼續說下去,反而讓我和我師傅感覺到了一陣的疑惑,緊跟着我師傅開口問道:“有什麼就直說就行了,沒必要藏着掖着了。”

村長聽完了以後衝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就直說了。”說到這以後村長便對着我們講了起來“前些日子村裏人去了一次那個山洞,你也知道,就是那金甲屍之前躲着的山洞,也不知道是誰說那山洞裏有寶貝,大家都一窩蜂的去了那山洞,本來那山洞子留着就是平日裏大家上山砍柴收地的時候躲雨用得,其實也沒有往深處走過,但是不知道誰傳言說山洞裏有寶貝的時候,大家都一窩蜂的鑽到了那山洞裏面,後來到了裏面的時候,確實看到了一些不乾淨的東西。”說到這以後村長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我聽到不乾淨東西的時候心裏下意識的就想知道是什麼,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問道:“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

我師傅也是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村長,那村長這個時候拿出來煙遞給了我師傅一支菸,自己也點上深深的吸了口煙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說是裏面有個棺材,棺材裏面躺着個人,而且那人穿着的衣服都是大清朝的衣服,村裏人當時傳的還挺邪乎的,好在他們也都沒有去動那棺材,有了上次金甲屍的事情,大家也都不敢輕舉妄動了,索性前天下午的時候村裏的二狗子把這個事情跟我說了,我當天晚上就帶着村裏幾個年輕人一起去了那山洞裏,剛剛進去的時候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但是走到裏面的時候我看着那牆壁上都是壁畫,而且裏面確實是有一口棺材,棺材蓋子已經被人打開了,我看到裏面還真是躺着個人,那人臉上跟糊了一層白麪似的,特別的白,而且那指甲也特別長,只是那臉上還貼着一張黃色的符紙,跟那電視裏演的殭屍特別像,後來看到這的時候,我本來準備說今天把那屍體燒了的,畢竟那玩意看着就知道不是什麼乾淨東西,但是沒有想到您過來了。”

我師傅聽到這以後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跟着看着那村長說道:“那棺材可有人動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