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的好喝。

慕芊芊笑了,道:“你趕快喝吧,等喝完了,就該洗漱一番,睡覺了。”

我點點頭,道:“嗯。我睡哪裏?”

慕芊芊說:“就睡這個屋子啊。睡在那個牙牀之上。”

“啊?”我愣了一下,道:“這不是你的閨房嗎?”

“是啊。”慕芊芊稍稍低下頭,撩了一下頭髮,無盡的風韻,道:“你不睡我的閨房,還要睡哪裏?”

我道:“那你睡哪裏?”

“我當然也睡在這裏了。”慕芊芊詫異的看着我,道:“難道咱們不該睡在一起嗎?”

“啊?”我恍惚了一下,腦海中在一剎那,浮現出來的,都是楊柳的影子。

我騙不了自己,雖然想起來陽世三年前曾經給過慕芊芊承諾,承諾說來娶她,可是我又怎麼能忘得了楊柳?

忘不了楊柳,我又怎麼能跟慕芊芊這個樣子?

冤孽啊!

我在心中好一陣苦笑,然後道:“芊芊,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慕芊芊不高興了,道:“咱們以前又不是沒有在一起過?怎麼,你嫌棄我了?”

田園小當家 “不是,不是……”我吶吶道:“只是以前是做,做夢……”

“那是你在做夢。”慕芊芊道:“我沒有做夢。你的身體,陽間的,不管是給誰了,可是陰間的,就是給我了。我知道,那是你在陰世的第一次。我也是!”

我看着慕芊芊,怔了片刻,然後道:“芊芊,我第一次來蓮城,來你的家裏,就這樣跟你睡在一起了,讓你的父母怎麼看我?讓你的家人怎麼看我?對你的聲名,恐怕也不好吧?”

“我又不在乎。”慕芊芊撅着嘴,道:“你也別在乎!咱們兩個好,關他們什麼事?我等你等了那麼久,你好不容易來了,還不要我陪着,我怎麼能睡得着,怎麼能睡好?”

“芊芊,來日方長。”我苦口婆心的勸慰慕芊芊,道:“你要是真的在乎我,就替我考慮考慮,好嗎?”

慕芊芊看着神情堅定,嘟了嘟嘴,不情不願,道:“好吧!替你考慮!那咱們什麼時候,能日夜都在一起啊?”

一聽慕芊芊同意了,我的心中一陣輕鬆,我拍拍她的肩膀,柔聲道:“我不是說了,來日方長,慢慢的,讓我先適應了陰間的生活,再說這些,好嗎?”

“好。”慕芊芊道:“不過,你要記得,你來這裏的使命!”

“啊?”我呆呆的道:“使命?”

“你忘了?”慕芊芊捏着我的臉頰,道:“你是來向我提親的!”

“哦!”我又是一腔煩惱,卻也只能點點頭,傻笑道:“對,我是來找你提親的。”

慕芊芊笑道:“你準備什麼時候提啊?爲了你,我已經拒絕掉了無數次求婚了。我父親爲此也得罪了很多很多的鬼雄。你既然來了,就要快一點!不是我等不及了,是慕家的上上下下,都等不及了!”

“是,是,都是我不好。”我道:“讓你等了這麼就,也讓你的父母爲難了。不過這種事情,一定要找個好日子,不能草率。”

慕芊芊道:“我求個卜門中的高手來算一下日子吧。”

“不用,不用。”我笑道:“你忘了我的身份了?我是麻衣陳家的弟子,是相士,相士能相天地萬物,看個日子總不會錯的。”

“好,那就你來選日子。”慕芊芊身子一歪,躺倒在我懷裏,道:“你要把提親的日子,成婚的日子都挑選好,咱們快些把事情給辦了。我現在恨不得馬上就昭告整個陰世的天下,我慕芊芊要嫁出去了!我的郎君就是陳歸塵公子!以後誰也不要打我的主意,誰也不要打你主意!我求父親找崔判官,不給你上鬼籍,讓你天天都是這個樣子,我們快快活活的在陰間做一對神仙眷侶!永永遠遠的這麼下去!”

“唔,那樣時間太長了,你說不定會煩我的。”

“怎麼會呢?”慕芊芊道:“我一點也不會煩你的。而且你也不能煩我,我一直都會是這個模樣,不會容顏老去,不會珠黃色衰,你不能有藉口來嫌棄我!”

“不會的。”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我道:“你這麼優秀,我怎麼能嫌棄你呢?”

“嗯。”慕芊芊道:“如果一直都這個樣子下去,那該多好啊,你說是嗎?”

“對啊。”我喃喃道:“那該多好啊……”

這麼說的時候,我心中一閃而過的影子,竟是楊柳。

如果能和楊柳這樣子下去,永遠都不會改變模樣,永遠都停留在最美好的年華里,相親相愛,和和睦睦,那該多好啊。

“咦,你懷裏裝的是什麼東西?”慕芊芊突然愣了一下,然後把手往我懷裏伸去。

“哎,別,別看!”我剛要阻止,她已經把東西掏出來了。

我登時臉色大窘!

“房中術?”慕芊芊意味深長的看着我,眼睛瞪得大大的,道:“你,你還藏着這種東西?”

“呃……嗯,這個,這個,這本卷宗,那是我在陽間的時候,茅山的一位道長送給我的。”我吶吶說道:“其實,其實這裏面的內容,我還沒有細細研究過。”

“還讓我別看!”慕芊芊瞪了我一眼,道:“呸!誰稀罕呢,還給你!”

說着,慕芊芊把書仍舊塞進了我的懷中,道:“那我走了啊。”

“好,啊?”我愣了一下,道:“你去哪裏?”

“你不讓我跟你睡一起,那我只好去別的地方咯。”慕芊芊伸出指頭在我鼻子上一戳,道:“你自己睡吧!”

“好。”我點點頭。

“真像個呆瓜!”慕芊芊看着我的神情,笑着說了一聲。

說完這句話,慕芊芊扭過頭,嫋嫋娜娜的飄然而去,臨到門口,突然又回眸一笑,嫣然道:“你如果睡不着的話,可以研究研究你懷裏的那本書,到時候,找我來練習。”

“啊?”我剛剛一怔,慕芊芊已經羞紅了臉,飛快的狂奔而去。突然間又是一聲驚叫:“哎呀!你這死丫頭,你怎麼矗在這裏?!”

“哈哈哈……”

我正自詫異,想去看看外面慕芊芊是在跟誰說話,卻突然聽見門口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小姐,你的臉怎麼紅彤彤的,哎呀,你擰我幹什麼?不就是房中術嘛!哎呀,小姐,你慢一點跑,當心別摔着了!”

原來門外有偷聽的!

我嚇了一跳,再一看,藍珠已經笑嘻嘻的走了進來,看着我道:“房中術啊,真是好書,哈哈哈……陳公子,你看起來挺老實的,我可沒想到你居然也有這麼多的花花腸子啊。”

我老臉一紅,道:“你這丫頭,我原來以爲你只是舌頭長,沒想到你耳朵也長,你怎麼能在外面偷聽話呢?”

“我哪裏是存心的在偷聽啊。”藍珠道:“我是來伺候你的!誰叫你們說話的聲音那麼大?怪我麼?”

“伺候我?”我先是一愣,然後又連忙搖搖頭,道:“不用,不用!我沒那麼嬌貴。要什麼伺候啊。”

“要的,要的。”藍珠道:“您以後就是蓮城的姑爺了,可嬌貴了!我得伺候您洗澡、洗腳,伺候您洗臉、漱口,伺候您穿衣、更衣,伺候您吃飯、睡覺……”

“啊?”我一聽,頭都大了,連連推着藍珠往門外去,道:“真的不用,真的不用,你快出去吧。”

“不行,不行!”藍珠道:“你推我我也不走!” 我告饒道:“藍珠姐姐,我求求你了,真的不用!你可不要嚇我,我告訴你,你要是堅持這樣的話,我就逃走了!到那時候,我會留下一封信,就說是被你嚇走的,你家小姐要是因此怪罪你,你可不要怨我事先沒跟你提醒啊。”

“好吧,好吧,你別推我了!”藍珠嘟囔着嘴,道:“你以爲我上趕着願意呢,真是不識好人心。哼!你自己睡吧!有福都不會享受,怪不得小姐說你是呆瓜! 仙子請自重 真是呆瓜!蓮子羹還喝不喝了?不喝的話,我把碗給端走了!”

說罷,藍珠也不等我說還喝不喝,直接就把碗給拿上,撅着嘴走了。

“呆瓜就呆瓜吧!”

我趕緊把門給掩上,手心裏已經出滿了汗水,這大家大戶的,還真是難伺候!

接下來幹什麼?

練氣?

都死了,還練什麼氣?

還有氣嗎?

我試着運行了一番,結果發現,體內還真是有氣息在遊走!

我登時有些驚愕了,難道在陰間,修行也是靠練氣的?

我想了許久,身邊也沒有一個可以問的對象,我又怕真練習起來,到時候出現什麼後果,無法預料,還是先不練習的爲妙,等到明天,見到了王樹梓或者慕芊芊以後,再問問他們,然後再說吧。

那就睡覺了。

洗腳,洗臉,洗澡?

我一想,估計還得招藍珠過來,洗個澡,旁邊還一直站着個女的盯着你看,嚇都嚇死了!

再往深處一想,以後要真是和慕芊芊結婚了,會不會還把藍珠當個通房的丫頭,一併嫁過來啊?

不能想,不能想!

我也不敢洗了,就這麼着,先胡亂睡一覺吧。

坐到慕芊芊的牀上,香噴噴的氣息直往鼻子裏鑽,我的衣服實在是太髒了,真不好意思穿着衣服就躺進去,我便把外套、褲子給脫了,然後才躺下。

這牀,真軟和啊,好像很久都沒有這麼舒服的睡過覺了。

在淡淡的幽香中,我慢慢的沉睡……

奇怪的是,我滿腔的心事,在睡着之後,竟然什麼夢都沒有做。

就這麼沉睡,沉睡,直到我聽見身邊有粗重的氣息聲時,一個激靈打來,我猛然驚醒,然後就看見慕芊芊的倩影——她正坐在牀頭,一雙妙目怔怔的盯着我看,神色卻有些異樣。

“芊芊,你,你怎麼進來了?”我驚愕道:“我把門關上了啊。”

“嗯,我知道。”慕芊芊說:“那也很容易開。”

“哦。”我還是感覺有些不舒服,但是想想,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頭?誰叫你睡在人家家裏?

“歸塵。”慕芊芊突然神情嚴肅,道:“我問你,楊柳是誰?”

“啊?”我愣了一下,心中稍稍震驚,嚅囁道:“你,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

“你整個晚上都在喊這個名字!還說什麼對不起,對不起……”慕芊芊道:“藍珠就在外面,她都聽到了。你是怎麼了?楊柳,楊柳,她是誰?陽間的人還是陰間的鬼?你又怎麼對不起她了?”

我沉默了半天,暗自奇怪,我在睡覺的時候,明明沒有做夢的,怎麼會一直喊楊柳的名字呢?

而且還喊了一夜。

難道是毫無意識的嗎?

“你說啊。”慕芊芊瞪着眼睛,推了我一把。

我只好說:“是陽間的人。”

“我就知道是陽間的!”慕芊芊說:“我讓他們查了,陰間叫楊柳的不多,有也是很平常的女子——那個陽間的楊柳跟你是什麼關係?”

“是我的妻子。”我說。

慕芊芊愣了半天,然後道:“你在陽間結婚了?”

“有孩子了。”我答非所問道。

慕芊芊又沉默了半天,然後沉着臉,道:“那也與你無關了。你們是很麼時候認識的?在救我之前,還是在救我之後?”

“在救你之後。”

“那你也不用覺得對不起她!”慕芊芊道:“你應該覺得對不起我,因爲你徹底把我給忘了!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吧?我纔是你第一個喜歡的,她是後來者。”

我語塞了,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

“你怎麼不說話了?”慕芊芊問我道。

“嗯……”我道:“芊芊,你先出去一下吧?”

“幹什麼?”

“我穿上衣服再跟你說話,這樣感覺挺奇怪的。”我說。

“你的衣服太髒了。我給扔了。”慕芊芊站起來說:“我給你帶來了一套新衣服。”

“啊?”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我大吃一驚,道:“那衣服裏面的東西呢?”

“放心,我沒有扔。一塊鐵片,一個令牌,一根鐵筆,一隻葫蘆,一個酒囊。”慕芊芊說:“都在,還有那本房中術!”

說罷,慕芊芊道:“你快穿衣服吧!”

“你不出去?”

“不出去!”慕芊芊氣鼓鼓的說:“我就要看着你穿!”

我無奈,只好把衣服拿到被窩裏穿。

“哼!”慕芊芊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提親?”

我道:“看好了日子再說啊。”

慕芊芊又問道:“那什麼日子好?”

我撓了撓頭,道:“我還沒看呢。”

“那就不用你看了!”慕芊芊說:“撿日不如撞日,就明天,你提親!後天,咱們成婚!”

“啊?”我吃驚道:“這麼急?”

“就是這麼急!”慕芊芊大聲的說:“要不,你等一百年試試!”

“不是還不到一百年嘛……”我說。

“你再說!”慕芊芊急得跳了起來,道:“我把你衣服扒光,你信不信?”

“信,信!”我連忙認慫。

芊芊這個姑娘,看起來那麼溫柔可人,誰能想到有時候也這麼刁蠻啊。

到底是千金大小姐。

“去洗臉,漱口,吃飯!”慕芊芊說。

“好。”我趕緊去了。

等再見到王樹梓的時候,王樹梓笑嘻嘻的看着我,道:“兄弟,你都掉進富窩裏了,怎麼還愁眉苦臉的?”

“還掉進富窩裏了。”我苦笑着搖搖頭,道:“要不咱們兩個換換?”

“你少來了!”王樹梓道:“我都等不及要喝喜酒了!先恭喜恭喜你!”

“什麼?”我愕然道:“什麼就要喝喜酒了?”

“你不是馬上就要成婚了嗎?”王樹梓道:“後天嘛。”

“啊?”

“啊什麼啊,慕城主都已經吩咐鬼僕們辦事了!”

“我的天!”我一陣頭暈目眩,慕芊芊竟然是說到做到了!

“王大哥,你得救救我,我不能這麼早就成婚啊!”我急得團團轉,道:“我,我在陽間有妻子,有孩子,我,我怎麼能這麼快就跟慕芊芊成婚?就算是我以前答應她了,總也得給我時間吧?”

王樹梓見我說的認真,也沉吟道:“這麼說的話,也確實是太急了。那我再跟慕城主講講吧?”

“你趕緊去勸勸他!”我道:“如今,你是座上客,我是階下囚啊!”

“沒那麼嚴重!”王樹梓笑笑,道:“好了,我去了,爲你好好求求情。”

王樹梓這麼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見我。

我左等右等,最後又被請回了慕芊芊的閨房之中。

慕芊芊也沒有來見我。

還是藍珠,在中午的時候,給我端來了一碗湯。

藍珠說:“小姐知道你茶不思,飯不想,所以也不給你那麼多吃的,你把這湯喝了吧。”

“你們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