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用與哪些不懂事的就殺,懂事的就不殺,邪惡的骷髏們是絕對要殺的,自古‘正邪’不一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死鬥,與第一場一樣的戰鬥打法。

費時13分01秒,以他喝了4箇中紅,裝備持久又下降了0.91點爲代價,再一次將還無人到來的骷髏洞第三層的骷髏們,山洞蝙蝠們清場完畢。

對於見一隻山洞蝙蝠就殺一隻山洞蝙蝠,見多少就殺多少,只因在骷髏洞的第三層的怪物裏,只有山洞蝙蝠才爆回城卷,用了回城卷,就不要麻煩還自己從呆在哪的地方,跑回城,不得不讓郭子強比較獨愛宰殺它了。

獲得裝備:1件女的普通中盔甲,1把15級普通的八荒。

獲得金錢數:1010個銅錢。

獲得雜物:1個回城卷。

獲得藥水:1箇中紅(中藍在郭子強沒有達到28,最主要要是也沒有修煉羣攻魔法技能——半月彎刀時,不再提‘揀’起來)。

此時郭子強的等級達到了:22級98.7%。

小擦了下出來的幾顆小汗,便又重新開始了他在22級時的第三次骷髏洞第三層的清場來。 「醫生?你去私立醫院了?」徐天問道。

「h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樊洛洛說道。

「去實習?」徐天又問。

「去工作!」樊洛洛說道。

「實習的話,h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工資也還可以,你這麼節儉,也夠用了!」徐天自說自話。

「先吃飯吧,吃完了我們去辦退寢手續!」徐天說道。

「嗯。」樊洛洛點點頭,吃了起來。「那那筆錢在哪?」

「在你卡里,你錢包給我。」徐天說道。

樊洛洛將錢包遞給徐天。

「這張卡里,當初你和我說過,叔叔阿姨給你留了一百多萬,還給你留了一個房子,不過那距離學校有些遠,所以你才選擇住校的!哦對了,我記得好像還給你留了一個私立醫院,你們自己家開的,不過這幾年沒有叔叔阿姨經營,生意不景氣,但也是來錢的門路!

學校都覺得你窮,那是你自己哭窮,其實你比誰都有錢,還騙學校的助學金!畢竟你父母雙亡嘛!學校也都信了!」徐天說道。「你這一年助學金加獎學金也不少,真不知道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可能是為了擴大私立醫院!」樊洛洛記得自己包里有個筆記本,上面寫著從前樊洛洛的許多願望和計劃!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擴大私立醫院!

只不過那時候樊洛洛並不知道樊洛洛有屬於自己的醫院!

「原來是這樣!」徐天點點頭,這是樊洛洛的作風。

兩人吃過飯之後,便來到了女生寢室的寢室樓,向寢室大媽說明了情況之後,兩人一同上樓給樊洛洛收拾東西。


由於現在是中午吃飯的時間,所以寢室樓里沒有多少人,兩人來到樊洛洛的寢室開門進來時,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樊洛洛的東西整整齊齊的放在柜子里,徐天幫著樊洛洛收拾起來。

都是一些衣物和書籍還有個人生活用品,倒也沒多少東西。沒過多久,兩人就收拾完了,一起下了樓。

「你一會去哪?」徐天問道。

「我去上班!」樊洛洛說道。

「h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徐天問道。

「嗯!」樊洛洛點點頭。

「我送你去吧?」徐天說道。

「不用,我打車去就好!」樊洛洛說道。

「我有車,你還打什麼車,跟我來。」徐天向停車場走去,樊洛洛想了想也跟了上去。

「以後你要是有什麼記不起來的,或者有什麼疑問你就給我打電話,我會告訴你的,這個世界上,你的事情,只有我最清楚!」徐天說道。

「嗯!」樊洛洛點點頭。

一路無話,汽車飛馳,過快就到了h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樊洛洛拉著行李箱下了車。

「我先上去了!」樊洛洛說道。

「嗯!」徐天點點頭,一直目送著樊洛洛離開自己的視線,這才開車離開。

「樊醫生!」護士門見到樊洛洛都問好,樊洛洛學著楚漣卿的模樣點點頭,向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樊醫生你可來了!」中醫科主任見到樊洛洛連忙跑過來。

「怎麼了?又有醫鬧?」樊洛洛皺著眉頭問道。


「沒有沒有,是患者們對你給他們開的葯反響特別好!你快去看看吧!如今你的辦公室已經排成隊了!」中醫科主任激動得說道。


多少年了,他當中醫科主任多少年了,這種排隊的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他當然要激動了!

「好!」樊洛洛點點頭,一拐彎,確實,她的辦公室正排著隊,樊洛洛的藥效果好,一個介紹一個,人就漸漸多了起來。

但即便如此,樊洛洛看病的患者很少,也不會排隊排這麼長,其它的都是湊熱鬧的,聽說樊洛洛看病好,才湊過來也想看看。

「樊醫生來了!」有的人認出了樊洛洛,連忙說道。

隨後隊伍向旁邊移動,給樊洛洛讓出了一條路。

中醫科主任也跟著樊洛洛一起進去,他也想看看樊洛洛是怎麼給患者看病的!

樊洛洛換上白大褂,坐在辦公桌上,她的辦公桌沒有電腦,因為她不會用,也沒人教她,她就直接給寫方子,讓他們按照方子抓藥。

收銀的護士也知道這件事,而且樊洛洛出的方子也少,所以他們就直接從他們那邊入電腦了。

但中醫科主任並不知道這件事,見樊洛洛的辦公桌上沒有電腦便問了起來。

樊洛洛解釋之後,中醫科主任親自給樊洛洛演示一遍,好在樊洛洛這幾天將拼音研究的差不多了,打得雖然慢了點,但也總比手寫的要快,畢竟這樣能夠保護樊洛洛的藥方不被患者知道。

隨後,樊洛洛開始給患者看病,中醫科主任便在旁邊看著。

「哪裡不舒服?」樊洛洛一邊問一邊把脈。

「我血壓高,總是頭暈,用降壓藥也是經常反覆,聽說你看的好,我來你這裡試試運氣。」這是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女士。

「我給你開幾副葯,早晚各煎服一次,不出半個月,你這癥狀就能緩解。」樊洛洛一邊說,一邊把藥方打進電腦里。

「真的?」那人半信半疑。

「你可以試試,若是半個月之後還沒有效果,你可以來找我!」樊洛洛說道。

「好好好!謝謝樊醫生!沒想到樊醫生年紀輕輕竟然有這樣的本事!」那人笑著說道,隨後離開了。

「下一位!」樊洛洛說道。

「那個,樊醫生……」中醫科主任插了一嘴。

「嗯?」樊洛洛回頭看向他。

「你這方子真好使?」他問道。

「好使!」樊洛洛點點頭。

「可是我這方子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中醫科主任有些擔憂的說道。

「我的每一個方子都是為每一個患者量身定製的,不會出現任何差錯,若是有什麼問題,你儘管讓他們來找我!」樊洛洛說道。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有個朋友也有高血壓,我用我的方子給他治療,效果雖明顯,但是一旦停葯就會複發,我擔心你這個方子也會如此!」中醫科主任說道。

「只是服用半個月會有效果,但若是停下一定會反覆,但若是能夠吃上兩個月,只要今後飲食注意,就不會反覆!」樊洛洛說道。

「真的?」中醫科主任問道。

「真的!」樊洛洛點點頭。「或者你可以讓你的朋友過來我看看,我這藥方根據每個人體質不同會有不同的變化,若是體質相衝突的人,服用我這個藥方後果不堪設想,不然我直接將藥方給你就是!」樊洛洛說道。

「好,改天我就讓我朋友來看看!」中醫科主任見樊洛洛說的真誠,沒有絲毫攀比顯擺的意思,心裡對樊洛洛的好感再次上升了一些。

就這樣,樊洛洛或針灸,或摸骨,或開藥,這一下午忙的是不亦樂乎,許多針法和手法也讓中醫科主任連連稱奇。

一晃便到了下班的時候,樊洛洛看完最後一個患者便去了楚漣卿的辦公室,一進門,楚漣卿正在那裡閉目養神。

「我給你的葯好用么?」樊洛洛問道。

「你來了!」楚漣卿睜開眼睛,沖著樊洛洛招招手。「好用,我如今已經恢復大半了,而且根本不需要我特意運功,否則恢復的會更快!」楚漣卿說道。

「那就好!」樊洛洛點點頭。「晚上吃什麼?我請你。」

「呦呵!我們丫頭今天怎麼了?」楚漣卿詫異的看著樊洛洛。

雖然和樊洛洛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楚漣卿知道樊洛洛是一個愛錢的人,這可能和自己灌輸她的思想有關,像今日這種大方請客的行為可是很少見得!

「兩件事,第一,我的患者多了,主任說我的工資會有所提升。第二,今天徐天和我說,樊洛洛的爹娘給她留下了很多東西,其中有一百萬的華夏幣。」樊洛洛說道。

「什麼?」楚漣卿一愣。「我還以為你很窮呢,畢竟剛認識你的時候你穿的那麼……節儉!」楚漣卿說道。

「徐天說的,錢在這個卡上。」說著,樊洛洛從錢包里拿出一張卡。

「一會兒吃完飯我們去看看!」楚漣卿一邊說,一邊起身換衣服。「今天吃烤鴨吧!我聽他們說有一家新開的烤鴨店,味道特別好!」

「好!」樊洛洛點點頭,和楚漣卿一起來到地下停車場。

「我什麼時候能學開車?」看到楚漣卿熟練的操作,樊洛洛問道。

「怎麼忽然想學開車了?」楚漣卿問道。

「我發現你們都有車,我沒有!還得打車!」樊洛洛說道。

「你們?還有誰有車?」楚漣卿問道。

「徐天,今天中午是徐天送我過來的!」樊洛洛說道。

「有時間我教你,駕駛證我可以讓阿哲給你辦一個,不過,若是你技術不過關的話,我是不會讓你碰車的!」楚漣卿說道。

「好!」樊洛洛點點頭,答應下來。「還有學你的法器!」樊洛洛想了想又道。

「這個簡單,下次我帶你去阿哲軍區,練槍的時候正好把駕駛證辦了!」楚漣卿說道。 「好!」樊洛洛點點頭,練槍這件事終於提上日程了!

「我們先去吃飯。」楚漣卿說道。

兩人隨便吃了點東西便開始向任務地點趕去。由於楚漣卿的車太過扎眼,所以兩人沒有開車去,兩人打車來到酒吧!

此時還沒到時間,所以酒吧的氣氛不是很高,人也都不多。隨著時間的推移,酒吧里的人也越來越多。

「發現目標告訴我!」楚漣卿和樊洛洛坐在靠中間的位置坐下。

「嗯!」樊洛洛點點頭,開始尋找起來。

終於,當酒吧里聚集人的時候,歌曲變得嗨了起來,人們盡情的釋放著生活壓力帶給自己的負面情緒,在這裡,他們拋棄一切,放縱自己。

作為h市最大的酒吧,這裡的人很多,外國人也不少,樊洛洛在十米範圍內並沒有找到目標,兩人便開始轉移陣地,溜達起來。

兩人各自要了一杯酒,畢竟在這個地方,若是不融入他們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樊洛洛長的年輕,可以理解為第一次來酒吧,比較好奇,所以東張西望,但楚漣卿不行!

楚漣卿讓樊洛洛尋找,自己進入舞池跳了起來!雖然如此,但楚漣卿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樊洛洛身上。

「小妹妹,第一次來酒吧?」就在樊洛洛尋找目標的時候,樊洛洛也成為了許多人的目標,這種第一次來酒吧的學生妹,很多人都抱有很大的興趣。

「嗯!」樊洛洛點點頭!

「哥哥陪你玩!絕對讓你覺得物超所值,終生難忘!」那人笑眯眯的說道。

「好啊!」樊洛洛本來想拒絕,但是忽然發現了目標,和楚漣卿交換了一下眼神,便答應了下來。

「痛快!」那男子眼前一亮,隨後笑著說道。

「給我們來兩瓶酒!」那男子帶著樊洛洛來到吧台前,正好坐在目標身邊。「坐這吧!」樊洛洛說道。

「行!」那男子自然是同意的,目標轉頭看了樊洛洛一眼,發現樊洛洛並沒有看向自己,而且年齡很小,便沒放在心上,他在等人!

很快,調酒師便從身後拿了兩瓶酒給樊洛洛兩人倒上。

「我先干為敬!」那男子一仰頭,一杯酒便下了肚。

樊洛洛也喝了一杯,皺起眉頭,心想:這酒可真難喝!

但是這表情在那男子看來,是樊洛洛第一次喝酒被辣到了,心裡更是活絡起來。

他再次給樊洛洛倒酒,樊洛洛一飲而盡,擦了擦嘴角的酒漬,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那男子喝酒!

「小妹妹好酒量!」那男子見樊洛洛這樣的喝法更加開心了,他對已經的酒量很有信心,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樊洛洛就會醉!所以他本來打算下的葯也收了回去,畢竟這葯也挺貴的!

但事實真的如此么?一杯接一杯的酒喝進肚子里,一瓶有一瓶的酒喝進肚子里,男子酒勁開始上來了。

洋酒一般後勁都大,那男子搖了搖頭,再次給樊洛洛倒酒,樊洛洛偷偷拿出銀針扎了自己一下,紅潤的臉蛋漸漸恢復白皙!

樊洛洛再次一飲而盡,那男子也一口乾了,終於,男子不勝酒力,倒了下來。

樊洛洛推了推男子的身子。「喂,你不是要和我喝酒么?怎麼倒了?」樊洛洛搖了一會兒,那男子一點反應都沒有。「真菜!」這是樊洛洛新學的詞,直接用在那男子身上最為合適。

「他不陪我喝,你陪我喝吧!」樊洛洛裝作一副微醉的模樣轉過頭看向目標。隨後不由分說給目標倒酒。

「我不喝酒!」那目標雖是外國人,但華夏語說的還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