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昃不是救世主,有時候自己的家人都會承受危險,他也無能爲力,這本身就是一個人生存在世界上的守則之一。

人力終有盡時。

猛地一口將身邊的一個靈氣水珠吞下肚去。

只覺得整個神魂都要爆裂開一般,但他不管,就是拼命的忍。

他沒啥修煉法門,只有這樣單純的用能量洗刷,記得第一次見到靈氣水珠的時候,它就對王昃的神魂起到了很大的提升作用。

寧飛霜也沒有說什麼,直接盤膝坐倒,開始刻苦的修煉起來。

一切都取決於實力,沒有實力,就會受到威脅,如此的簡單。

接下來的兩天中,王昃沉溺在這種痛並快樂着的感覺之中。

他無時無刻不感覺到自己的神魂在增長。

可依然感覺速度太慢。

擡頭看了一眼小樹,發現它還是保持着那個‘警惕’的全身緊縮的姿勢,又看了看小龍,一下子有了主意。

跑到小黑龍旁邊,一把抓住它的身子,將眼睛湊了過去威脅道:“快告訴我提升神魂的辦法!要不然拿你做蛇羹!”

黑龍這貨絕對是吃硬不吃軟。

而且龍族傳承能直接塞進腦袋裏,快捷又方便。

小黑龍翻了翻白眼,看了一眼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小白龍,只得眼睛一閉爪子一伸,隨後,一股滄桑浩然的氣息就涌進了王昃的腦海之中……

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劉曄方才還在東觀查閱卷宗,臨時被許禇派人叫去,此時曹操和卞夫人坐在丞相府大院的中央,石桌上放著碟點心與茶水,點心壘成小丘,茶水還冒著熱氣,顯然還沒開動過,這兩人並沒有閑情品茶,他們的目光在劉曄身上來回掃蕩,像是在品他。

「既是袁紹的兒媳婦,打入許昌城曹家府門,到底是何目的?」曹孟德閉目冥想片刻,終究沒能找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袁紹早已化古,河北回歸多年,她即使混進我曹家,也起不了什麼風浪,只是…」卞夫人皺著眉頭,她必竟跟隨曹操多年,斬草不除根是這位相伴多年的夫君最為忌諱的事,仇家越是結識的多,這方面需更加小心謹慎。

「袁紹,你在九泉之下正嘲笑著我對吧!」曹孟德倒並沒有往太深處想,他只是覺著,兒媳婦像是跳蚤市場淘回來的,無論人品如何,總歸是個二手的,這事要是傳揚出去,豈不讓天下人笑話。

更為要緊的是,他無法再將曹丕列入世子人選,白白損失了一枚好棋,怎麼不叫人悔斷腸子,難道是袁紹在絕命之前布下的最後一招?

「丞相,此事我們該如何處置呢?」問這話時,劉曄有些戰戰兢兢,此事說到底還在曹家家事的範圍之內,清官難斷家務事,況且劉曄也算不上清官。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啊!」曹孟德望了望卞夫人,又看著劉曄,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夫君,畢竟明面上她是曹府明謀正娶的兒媳婦,又是天子賜的婚,加上叡兒還小,只怕此事還需從長計議!」卞夫人對甄宓的真實身份和目的雖有后怕,但為了大盤的穩定,她不得不勸慰曹操。

將軍家的嬌娘子 「要不是考慮到這些,我能讓她活到現在,哎!」曹操拿茶杯的手被燙了回來,他很想將剛才送水的丫頭拖出去杖擊二十,不過想想另一件事,也便罷了。

「那…」劉曄很想說,那你還叫我來幹嘛!

「哦,我叫你來,並不是為這件事!」 農女小艾奮鬥記事 曹孟德沒喝到茶,倒吞口水,最近煩心事真是太多,還需一件一件細細地處理。

「…」劉曄無話可說,他只能等進一步指示,不過甄宓的案子,他是真的想躲遠一點,過分地得罪曹丕,不見得能撈到什麼好處,有可能還會為子孫後代留下病根。

「拿著這個,去趟司馬懿的府上,你應該知道怎麼跟他說!」曹操從懷裡掏出一頁紙,布置一項彼為神秘的任務,這讓劉曄頓感輕鬆,不就送個信嘛,府役都能幹的事情,舉手之勞。

劉曄接過那張紙,等看到上面的字跡,才發現不簡單,這背後隱藏的故事一籮筐,不過此案一直都是劉曄在替曹操秘密徹查,面對這樣的處理結果,他心知肚明,和預測的沒有太大出入。

「去吧!」見下屬臉上並沒有多少疑惑,曹操滿意地點點頭,揮手叫他退下。

「微臣這就去辦!」

還沒退出府門,劉曄便見曹植牽著崔倩馳步而來,他粗略的打聲招呼,像欠人家巨額錢財一般匆匆消失在二人視線,劉曄的異態惹得兩人相互對望一眼,這乾癟的書生心裡好像裝著事。

「父親!母親!孩兒給你們請安!」二人很快便轉向正事,他們朝曹氏夫婦恭敬的行禮。

「植兒倩兒來啦,坐,來人,去加茶水點心來!」卞夫人見了這對新婚兒,自然喜悅,她急忙起身,去拉崔倩坐到自己身旁,這位崔家大小姐,還是蠻講禮數的嘛!

「怎麼樣,許昌還呆得習慣么?」見曹操像裝著心事,一聲不吭地只顧喝茶,為避免尷尬,卞夫人順便說些體己話。

「回母親話,還好,許昌令府的廚子手藝不錯,我都快忘記北方菜是什麼味道了!」 重生-幸運小小妻 崔倩這話內涵豐富,卞夫人愣是沒聽明白,她到底是在誇廚子手藝好,還是在嘲諷廚子不會做北方菜?

看來新來的兒媳婦也不是省油的燈,曹操心裡暗暗想著。

「植兒,跟為父去趟書房,有些話我想單獨和你談談!」曹操不想和男女混雜的呆在一塊,特別是新來的兒媳婦,自從進入相府,換了好幾身打扮,都是不雅不俗,他總覺得怪怪的。

進入書房的前刻,曹植惕了一眼四周,向來形影不離的許禇時刻竟然不在!

「跪下!」曹植方才轉過臉來,卻見曹操兩手反握,背朝著自己。

「跪下!!」房門關上之後,屋裡沒有外人,這兩聲霹靂自然是沖著自己,曹植一臉懵逼的彎曲雙膝,撲通跪倒在父親腳下。

「父親,不知孩兒做錯何事,惹你發如此火氣?」曹植的腦袋嗡嗡直響,所有與智慧有關的腦細胞飛速運轉,到底是什麼事惹得老頭子如此憤怒。

「你與楊修的那些腌臢事,還想瞞我多久?」曹操一身長嘆,沒想到自己的兩個兒子沒一個爭氣,特別是在生活上面,一塌糊塗,這明顯不是遺傳基因出了問題。

曹操一直以為,長輩過分縱容與寵愛是陪養不肖子孫的溫床,所以今天把兒子叫來,只想痛罵一通,趁著新婚不久,讓他改掉讓祖墳冒黑煙的那些惡習。

「我和楊…修…」曹植如天塌地陷一般,這麼私密的事,竟然也沒能逃過老子的法眼。

「太可恥了,太骯髒了,列祖列宗的臉面都讓你丟盡了!此事到此為止吧!」曹操的聲音越是低沉,曹植越感覺到他內心的怒火如噴涌待出的溶岩,聽得全身瑟瑟發抖。

「楊..」他知道每每到此為止這四個字從父親嘴裡出來將意味著什麼,知父莫過子。

『『以後再也不要提起此人了,凡事以大局為重!』』

抖了好久之後,曹植淚如雨下,他現在才明白,許禇不在,定然是去執行特別重要的任務去了,而那個任務是什麼,他應該能猜到,但是此時此刻卻什麼都不敢想,再想下去會抓狂,甚至發瘋!

「哭什麼哭,哪次不是讓我來替你擦屁股!」曹操也是一怔,長這麼大,從來就沒見曹植如此這般撕心裂肺地痛哭過!

難道是真愛?

可恥!可悲!曹操想嘔吐一番。

他不得不感嘆,這世道變了!

「現在好了,崔倩一來,便是給你悔過自新的機會,好好把握吧!」曹孟德邁開步子,無情地從哭成淚人似的曹植身邊掠過,他重重合上門,想讓這個逆子好好反省反省。

「丞相!」許禇在門外撞見曹操,重重的喊了一聲。

「嗯!」見他粗獷地喘著大氣,事情應該辦得相當順利,曹操嗯了一聲,頭也不回的朝卧室走去,這人吶,一激動,容易引發舊疾,補補藥是再正常不過的。

原本想在曹操面前演出好戲的曹植被當場打了臉,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父親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唬弄,你以為能瞞天過海,他卻心知肚明。

穩穩噹噹,大權獨攬的丞相府主簿,哪天說沒了,就沒了!

況且他還不僅僅是主簿,可以說是曹植最重要的椅靠,事業上的,精神上的。

「我失德祖,如失天下矣!」楊修反覆地念著,默默從地上爬起來,整個相府靜如死灰,他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動,一切,黑暗無光。

「怎麼了,夫君?」崔倩在相府台階處勉強扶住曹植,見他自打出了書房如同喪屍一般,覺得有些詫異,難不成曹操不打算放過甄宓?

「沒事,夫人,我們回家去!」曹植把頭倚靠在女人的肩膀上,二人相扶著登上馬車,隨著車夫的一聲叱喝,那馬毫不情願地踏蹄前行。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嘆有餘哀。借問嘆者誰?言是宕子妻。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獨棲。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養了個女神大人

‘御龍煉魂’,龍族不傳之祕。

並非龍族修煉,而是借用龍族親近天地的能力,讓修煉者在其‘加持’下快速的凝練神魂。

沒有神龍會給人類‘打下手’,所以這個奇異的法術極少出現在世間。

如今小黑龍在‘強權’之下不得不低頭,無奈中只得將祕密‘貢獻’出來。

他倒是也明白,王昃如果就此在小世界中‘蹲坑’,自己肯定是沒有在精靈族孵化出來的時候成爲其‘親人’的可能。

越早打發走,越是安心吶。

下一刻,小黑龍身上就浮現出一個奇異的陣盤,巨大到可以把王昃整個都籠罩在裏面。

四周的靈氣水珠開始騷動起來,有些逃離,有些湊了上來,飄進王昃的神魂之中。

王昃趕忙閉上眼睛,細細體味着神魂中快速的變化,他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煉速度再次提升了。

小黑龍也很滿意,對於展現龍族的傳承威力,它感到很有成就感。

而且王昃神魂的資質並不算……太差,通過御龍煉魂這種功法的加持,修煉速度已經十分快了。

但……事實上只要王昃想要乾點什麼事業,就總有來湊熱鬧的。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呃,這個比喻不太恰當。

王昃對於靈氣水珠的吸收速度越來越快了。

剛開始的時候僅僅只能一個個很小的‘黃豆粒’,而且一顆就要吸收兩三個小時。

可隨着時間的持續,王昃已經可惜一次性吸收鵪鶉蛋大小的靈氣水珠了,一顆一個小時就能徹底‘煉化’。

這在女神大人看來……根本就是個無底洞外加敗家子附帶飯桶嘛。

其實要說敗家的本事,兩人絕對是‘半斤八兩’。

他們吸收能量,是不會管這能量是否有‘附加值’,而僅僅是吸收其中最純淨的靈氣而已。

比如之前女神大人吃的那個靈髓,‘髓’這個字所代表的含義,不是指靈髓是靈氣或者靈脈中最珍貴的存在,雖然也是如此,但最主要的,它能夠在人體內建立由靈氣構建的‘脊髓’!

這根本就是一個可以越過修爲屏障,直接改良‘人體機能’的至寶,卻只當作靈氣使用。

就像……上好的三文魚,被提煉成蛋白質一樣,暴戾天物就是說他們。

如今這靈氣水珠也是一樣,它甚至都可以通過與天下之土的結合,組合成任意的物體,是‘任意’的物體!

可現在也僅僅是當作‘電池’來用。

正在這一人高興一人發愁的時候,由於王昃離小水池太近。

那荷花突然晃動了一下。

隨後,一股很奇妙的氣體從荷花上飄了起來,飄進王昃的神魂之中。

就彷彿是催化劑一樣,一點點的事物,突然讓整個事情的進程提高了千倍萬倍,甚至……百萬倍!

王昃突然感覺到自己全身一漲,隨後‘轟!’的一聲,就……就爆開了。

整個神魂消失不見了,彷彿吹過勁的氣球,爆開了,飄開了。

重生漁家女 小黑龍愣住了。

女神大人愣住了。

隨後,她的眼睛猛的一片血紅。

發瘋一樣衝到小黑龍面前,一把將它抓起來,大吼道:“你做了什麼?!”

雙手用力,直接要把它給掐爆。

小黑龍無辜極了,同樣,它也知道自己是真的闖禍了。

王昃是‘根本’。

現如今一切的存在,都是建立在王昃的基礎上的,小黑龍小白龍同樣也是,沒有王昃就沒有它們,即便有龍族傳承在,但這個根本的事實卻無法改變。

王昃的肉身十有八九是‘沒’了,就剩下神魂。

但莫要小瞧這個神魂,現如今小世界的存在,它還能存在,就是因爲王昃的神魂沒有滅掉。

僅此而已。

王昃要是真的徹底的掛了,那首當其衝的就是陰陽魚磨盤形成的小水池,它肯定第一個消失,隨後……是荷花,因爲‘神’都死了,信仰之力怎麼可能繼續供給?

而小樹作爲與王昃共生的存在,也活不了太久。

沒有這些力量的壓制,小世界表層的混沌之力很容易再次把小世界‘混沌化’,到那時別說自己這兩條小龍,就算是女神大人這種即將重獲神格的人,也會重歸混沌,變成世間最原始的東西。

小黑龍開始猛勁的搖頭,試圖澄清自己的‘冤情’。

可女神大人現在哪會注意到它的表情,即便它現在口吐人言,女神大人怕是也沒啥閒心去聽。

王昃神魂的突然消失,不光是意味着女神大人在不久的將來要枯竭而死。

而是一種信號,突然闖進她的內心之中,讓她一時間……徹底的混亂了。

她從未想過如果王昃離開她的世界,那麼會怎樣,即便是當初自己的另一個神格去算計王昃,其實也並非要真的置他於死地,只是她一是不希望自己的一切都要依靠別人,二是隻有這樣才能從太陽神那裏騙來必要的五天之物。

打不過,就只能用計謀,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但今天今時今地,女神大人意識到了,她的世界裏不能沒有王昃。

剛纔神魂的突然消失,對她而言,便是世界毀滅。

她甚至都不知道,這種心情是如何產生的,又爲什麼出現,更不用說這有什麼意義,彷彿一件很傻的事情,自己卻心甘情願的去承受。

有生之年,她都沒意識到自己可以有這樣的情感。

正在這時,正在小黑龍即將被捏爆,化成一堆龍屎的時候。

女神大人愣住了。

因爲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屁股正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摸着……

狠辣的轉頭……空無一物?

但撫摸的感覺……卻根本沒有消失啊,而且自己的屁股,確實正在變幻着各種形狀,時而圓時而扁,時而凸出來,時而亂顫。

這種手法……“小昃?!”

女神大人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鬆開了手,將小黑龍放了下去。

沒有回答。

但緊接着,就從不遠處傳來妺喜的驚呼聲。

妺喜和寧飛霜沒有發現‘王昃的消失’,她們還在努力修煉着。

突然聽到女神大人的怒吼,也只以爲這個喜怒無常的站在她們腦袋頂上的‘大夫人’又平白髮飆了。

可妺喜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摸了。

肯定是人!

但四周瞅了瞅,卻什麼都沒有。

這可把小姑娘嚇壞了。

雖然她當了近五千年的‘鬼’,但這並不意味着,她不害怕鬼怪之類的事情。

驚呼過後,突然又覺得,這種撫摸的方式……是如此的熟悉,除了那個喜歡用手多過喜歡用下半身的王昃以外,誰還能知道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吶!

“昃哥哥?!”

她愣了愣,轉頭望去,視線與同樣看向她的女神大人對上了。

女神大人流着汗,揉着眉頭,閉上了因爲驚訝而長大的嘴。

半響後,她恍然大悟,拍手道:“啊,我明白了!”

另兩個女人趕忙退出了修煉狀態,走到她身邊焦急問道:“小昃吶?剛纔……是不是這個小世界裏面有……有鬼啊?”

女神大人苦笑道:“沒有沒有,除了那個喜歡裝神弄鬼的臭小子之外,這裏肯定是沒有其他人了,這畢竟是他的世界。”

她擡頭看了看小世界那略顯混沌的天空,白了一眼繼續道:“剛纔可把我嚇壞了……小昃現在吶……正處於一種十分難得的修煉狀態,哼,這臭小子命就是好……喂!別摸了行不行?知道你沒有死啦~真是的,不能說話就用這種方式通知我們,也虧着你能想出來!唔……別……別摸那裏……真是的,有人看着吶……唔……別……不要……呃……切!還不住手?信不信老孃把你這個破世界給拆了?!哼,真是的,就不能給你好臉色……哼!”

妺喜臉現嫉妒,寧飛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彷彿學到了什麼。

女神大人尷尬的咳嗽兩聲,繼續解釋道:“相信你們也聽說過,如果有大能在修爲突破的時候,會出現諸如‘化身千萬’或者‘化風成沙’之類的事情吧,其實那就是一種神魂突破的時候,所引發現象而已。神魂破碎成億萬,融入周邊所有的世界,這樣就可以更加深入的用自己的靈魂去體會這周邊的世界,不論是對修爲還是功法進境上來說,都是難得的機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妺喜道:“姐姐的意思是……昃哥哥現在就是這種狀態?而且他害怕我們見他不見了焦急,所以……所以才用這種羞人的方法通知我們他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