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倩不戰而勝,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狠狠的瞪着龍仁,氣呼呼的走下來比武臺,她感覺像是被龍仁給耍了,眼神要是能殺死龍仁,龍仁恐怕早就被剝成了生魚片。

望着古倩氣呼呼的模樣,最開心的就是李夢瑤了,也不糾結龍仁爲什麼不讓她上臺了,不停的對着古倩做着鬼臉,氣的古倩小臉鐵青。

“第二場,雙方各自派人出戰。”徐老在比武臺上宣佈道。

第一場取得勝利,在古昊的意料之內,但是沒想到龍仁會這麼幹脆利落的認輸,這讓他覺得龍仁留有後手,思索了片刻後,古昊對着身後一個抱刀的漢子打了個手勢,抱刀漢子一點頭,騰身躍上了比武臺。

“狂刀沈亮。”待看清抱刀漢子的容貌,臺下有人認出了報道漢子的身子,失聲驚呼道。

“狂刀沈亮,很有名嗎?”龍仁問道。

李夢琪點了點頭道:“狂刀沈亮,六重天的先天元者,一手狂風刀法攻防兼備,就是七八重天的先天元者也難以在他手中討好,但他並不是古家的人,而是藥王城的一介散人,從不爲任何勢力辦事,也不參與任何的糾紛,只是沒想到,他怎麼會爲古昊做事。”

“現在不是驚奇他爲什麼替古昊做事,而是決定讓誰出手,如果這次再失敗,咱們可就輸了。”李夢瑤焦急道。

“咱們這黑蠻的實力最高,不過黑蠻只是九重天的後天元者,就算吃了化元丹,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再說了,現在也沒有化元丹。”若馨也很擔憂。

見李夢瑤幾人擔憂的樣子,龍仁一臉的輕鬆,呵呵笑道:“不用擔心,我先前說了,現在咱們實力最強的,已經不是黑蠻了。”

“怎麼,害怕了吧,害怕就再直接認輸吧。”古倩對着龍仁譏諷的喊道。

淡淡的瞥了古倩一眼,龍仁拍了拍手喊道:“文博,該你拉風的出場了。”

龍仁吩咐文博和博文兄弟二人隱藏在暗處,爲的就來一個一鳴驚人。 第一場直接認輸,一是不想李夢瑤被古倩打一頓,二是因爲有文博和博文兄弟兩人,兩個三重天的後天靈者,爲一場小比鬥,龍仁可不相信古家會派出比他們更強的後天靈者。

龍仁的話音剛落,嗖的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比武臺上,在場的所有人幾乎沒有看到文博是從何而來,又是何時出現在比武臺上的。

沈亮,自打走上比武臺,一張冷毅的面孔就沒有任何的表情,那種淡定的樣子,好像這場比鬥他不是參與者,而是一個看客,但文博的乍然出現,讓沈亮臉色也是乍然突變,蹬蹬後退兩步,懷中寶刀鏘的一聲,拔出鞘。

“不錯,在我氣勢的籠罩下,竟然還能後退,刀還能出鞘,你很不錯,如果咱們是相同的境界,我不是你的對手。”望着緊緊握着刀柄,一臉緊張的沈亮,文博一臉讚賞的說道。

強力使自己放鬆,顫抖着收刀回鞘,沈亮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太強了,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

又一個如此乾脆利落的認輸。

從文博出現到沈亮認輸,只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大家都知道文博出現的很突兀,但文博那後天靈者所具有的氣勢並沒有完全釋放出來,只是籠罩在了沈亮一個人身上,所以大家對沈亮的認輸感到很奇怪,徐老也是再次驚訝了一次,主持過無數次比斗的徐老,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次還是兩回。

“你確定要認輸?”徐老對沈亮確認道。

沈亮對着徐老點了點頭,而後轉身對着臺下的古昊鞠了一躬說道:“對不起古公子,我不是他的對手。”


“不是他的對手,你還沒有打過怎麼會知道不是他的對手,不能認輸,必須要打,別忘了,你的夫人還等着這筆錢救命。”同樣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的古昊氣憤的喊道,對於這一場的戰鬥,古昊抱着必勝的信息,沈亮給他來這麼一出,古昊的氣憤可想而知。

聽到古昊的話,沈亮佇立在原地閉着眼睛思索了好一會兒,最終掙開眼睛對着古昊搖了搖頭道:“古公子,我來之前我就說了,如果此戰失敗,我是不會收錢。”

說完,沈亮自顧自的跳下了比武臺,抱着懷中的刀,孤獨落寞的離開了。

望着沈亮的背影,龍仁扭頭對着黑蠻吩咐道:“黑蠻,去打聽打聽沈亮的夫人怎麼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拉攏的對象。”

“是,主人。”黑蠻領命轉身擠進了人羣之中。

就在衆人目送沈亮離開之際,一個乾瘦的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比武臺之上,捋着頜下的鬍鬚道:“怪不得狂刀沈亮會主動認輸,甚至升不起戰鬥的念頭,原來是個三重天的後天靈者。”

後天靈者四個字,清晰傳到了衆人的耳朵中,本來還有些喧鬧的人羣瞬間安靜了下來,衆人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後天靈者,在如今的人族,可是非常稀有的,不超過雙十之數,就是古家,也就兩個後天靈者,一個是藥王古元,另一個便是比武臺上的乾瘦老者古晨,古家唯一的一位太上長老,輩分比古元還要高。

古晨的修煉天賦不高,但是有毅力,曾經參加過對抗龍族之戰,不敢說在整個四方之域,但在藥王城這一帶,絕對的德高望重,任何人見了都要尊稱一句古老,但見過古晨的人卻不多,就連古昊和古倩也沒有見過,因爲自他們出生以來,古晨就一直閉關。

“聽老先生的口氣,是瞧不起在下的這點微末修爲,不知可否賜教一下。”面前老者的的修爲,文博看不透,但通過老者無意識間流露的氣勢看來,文博感覺老者比他強不到哪去,隨意才向老者挑戰,試一試老者實力。

古晨雙手負於背後,頗爲自傲的說道:“老夫乃是五重天的後天靈者,你,不是老夫的對手。”


“老先生,人不能太自傲,再加上我呢。”古晨蔑視的話讓博文忍不住了,閃身出現在博文的身旁,一臉不善的望着古晨說道。

見到又一個三重天的後天靈者,古晨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他雖然自負,但同時對付兩個三重天的後天靈者,還是有一定壓力的,不過氣勢不能弱了,淡淡一笑道:“你們應該知道後天靈者每一重天之間的差距,對付你們兩個雖然麻煩些,但打敗你們,也只是時間問題。”

“敢問老先生,您是?”望着比武臺上要一較高下的三人,龍仁趕緊跳上去阻止,連人家的身份都不知道就開打,多麼不明智的選擇,而且三個後天靈者戰鬥,多麼大的事情,不知要引來多少人。

古晨瞥了龍仁一眼,沒有理會龍仁,直接把龍仁當做空氣處理了,沒辦法,三重天的後天靈者都不被人家瞧在眼裏,何況一個三重天的後天元者。

“您……您是古老?”別人沒有見過古晨,但徐老認得,只是那時很久以前的事情,再加上古晨這次閉關突破,容貌年輕了許多,所以徐老一時間沒有認出來。

古晨頷首,捋着鬍鬚,感慨道:“閉關二十餘載,還以爲沒人記得老夫,沒想到今日一出關就遇到了我古家的小輩在這比武臺比鬥,還讓對方出動了兩個後天靈者,真乃後生可畏。”

在藥王城,能被稱爲古老的也只有古晨一人,這可是真真正正的老前輩,尤其是參加過對抗龍族之戰,這一點可是讓人們非常尊重的,黑壓壓的人羣一起對着古晨行禮問好,場面頗爲壯觀。

“家族晚輩古昊(古倩)拜見古老。”古昊和古倩跳上比武臺,走到古晨的近前,雙膝跪地行禮道。

“起來吧,你們兩個都很不錯,修煉天賦比老夫要高很多,假以時日,我們古家肯定會再出幾位後天靈者。”古晨對着古昊兄妹讚賞道。

一見面,古晨就對他們稱讚有加,古昊兄妹喜出望外,有了古晨的稱讚,他們相信,以後在家族的地位還會提高。

“大家也不必多禮,老夫此次出關,就是出來透透氣,正好看到家族的小輩在這比鬥,就過來湊湊熱鬧。”古晨又對着臺下行禮的衆人說道。

見到大家都這古老如此的尊敬,如果讓文博兄弟兩個和這古老打起來,那可真的有些不妙了,萬一傷到這老人家,引起羣憤,在這藥王城就別想混下去了,說不準還會和古家開戰,那就更大大的不妙了。

想到這,龍仁輕咳了一聲,對文博兩人揮了揮手道:“對待老前輩,要尊敬,你們兩個先下去吧,這裏沒有你們什麼事情了。”

“是,公子。”文博兄弟兩人雖然非常想和古晨大戰一場,對於他們來說,遇到一個強有力的對手是令人興奮的事情,但是龍仁的話還是要聽的,只好轉身跳下了比武臺。

“他們是你的屬下?”見龍仁能指揮兩個後天靈者,古晨心裏一驚,詫異道。

龍仁呵呵一笑,拱手道:“讓古老見笑了。”

“好了,你們小輩之間的比鬥,按理說老夫是不應該出現的,但對方出現後天靈者,老夫也不得不現身,免得有人說我古家無人。古昊,你們的比鬥繼續吧。”古晨不動聲色的說道,隨即也跳下了比武臺。

能指揮兩個三重天的後天靈者,這讓古晨心中泛起了嘀咕,開始猜測起龍仁的身份,可思來想去,以人族現在的狀況,沒有任何一個勢力能有如此的大手筆,就算是人族全盛時期,也沒有幾個勢力能有如此的底蘊,讓兩個後天靈者保護一個小少年,古晨心底不由的對龍仁打上了神祕兩個字。

“雙方比鬥,各勝一場,乃平手,第三場比鬥,請雙方派出選手。”徐老高聲宣佈道。

“古公子,不如這第三場就由我們比鬥如何?”

龍仁有些漫不經心的聲音傳到了要跳下比武臺的古昊耳中,古昊身子一頓,扭過頭望着龍仁難以相信的說道:“你確定要挑戰本公子?”

龍仁點頭。

古昊大喜,在古昊看來,龍仁就是一個沒有修爲的普通人,一個普通人挑戰身爲五重天的後天元者他,簡直就是找死。

“好,本公子答應你。”古昊走到比武臺中央,一臉不善的望着龍仁,好似龍仁已經成爲了他砧板上的魚肉,任他宰割。

龍仁本身是三重天的後天元者,和古昊相差兩重天,自從修煉以來,龍仁遇到的往往是比他強太多的對手,也就莫天循和他實力相差不多,但是一交手就被極冷的寒氣凍的幾乎失去了戰鬥力,所以,龍仁要靠古昊檢測一下自己的實力,還有修煉天書而煉化的後天元氣是不是與其他人有些不同。

古昊,是最佳的人選,既可以給龍仁以壓力,也可以激發龍仁的潛能。 見到龍仁主動向古昊挑戰,臺下的衆人頓時來了興致,主動挑戰,對方也應戰,這第三場的比鬥應該不會半路夭折了吧。

“古昊,不要大意,他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三重天的後天元者。”古晨對着不怎麼在意的古昊提醒道。

龍仁修煉的是神魔天書,氣息極其的內斂,一般人都看不出龍仁的修爲,以古晨的修爲和眼力,還是觀察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窺探出龍仁的修爲,至於爲什麼會這樣,古晨只能歸責於龍仁修煉功法的古怪。

聽到古晨的提醒,古昊略有些詫異,明明在龍仁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丁點的能量波動,卻是三重天的後天元者,如此古怪的事情,再加上龍仁能有兩個後天靈者的屬下,古昊心中對龍仁產生了些忌憚。

望着古昊連續變換了兩次的臉色,古晨也猜到到古昊心中的擔憂,說道:“你們這屬於個人切磋,只需拿出自己的實力就好,其他的無需擔憂,咱們古家雖然說不上實力雄厚,但也不是泥捏的。”

古晨的話,相當於給古昊吃了一顆定心丸,活動活動筋骨,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體內後天元氣運轉,看架勢,只待徐老宣佈開始,就會毫不猶豫的向龍仁以雷霆之力衝去。

“都準備好了嗎?”徐老對兩人問道,見到兩人點頭後,徐老手一揮,喊道:“第三場比鬥,開始。”

話音還沒有完全飄落,古昊一個箭步快速來到龍仁身前,一掌劈向了龍仁的門面。

龍仁身子向後一樣,躲過古昊這一掌,同時一腳踢向古昊的肋下,古昊臂膀彎曲,格擋下龍仁這一腳,而後手掌表面纏繞着青色的後天元氣,再次直取龍仁的門面。

“古昊使出了摧心掌。”臺下不少見識過古昊出過手的人立馬驚呼道。

摧心掌,以柔克剛,看似出手輕巧沒有力道,其實大部分力道在隱藏在胳膊中,當擊中目標時,胳膊中的力道會後發先至,給人以致命一擊。

在龍仁踢向古昊肋下的時候,體內後天元氣開始按照裂石拳的經脈運轉,在古昊格擋下他這一腳之時,龍仁手中的裂石拳已凝聚成功,只是沒想到古昊和他一樣,也在暗中蓄招,沒辦法,龍仁的裂石拳只好迎上了古昊的摧心掌。

啪~

拳掌相交,一觸即分,確切來說是龍仁被逼退而導致的拳掌相分。

連退兩大步,龍仁才止住身子,反觀古昊,身子只是晃動了一下,沒有後退半步,不過眉頭卻皺了起來。

“痛快。”龍仁大喝一聲,腳掌在比武臺石面一踏,裂石拳再次發動,向着古昊衝去。

古昊皺起眉頭,是因爲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但龍仁不給他查探的時間,見龍仁反衝而來,當下體內後天元氣再次急速運轉起來,青色的後天元氣凝聚在手掌,整個手掌都被映照的發青,全力的一掌向着龍仁拍去。

然而,掌到一半,古昊體內傳來一聲悶響,手中動作隨之一頓,臉上的表情也是一頓,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這一頓,雖然僅僅停留了一秒,但這一秒對龍仁來說已經足夠了,讓龍仁抓住了先機。

身子驟然加速,一擊裂石拳毫不猶豫的砸在了古昊的手腕處,而後一個側移,和古昊拉開距離。

咔嚓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古昊手腕處傳來,劇烈的疼痛直襲大腦,強忍着疼痛,古昊臉色一片猙獰。

“我要殺了你。”古昊對着龍仁怒吼道,而後也不管手腕如何,手中摧心掌勢極力控制着沒有散去,速度開啓到最快,瘋狂的向着龍仁而去。

“爆。”龍仁不閃不避,低喝了一聲,緊接着,又一聲悶響在古昊手腕處傳來,手腕處立馬一片血肉模糊,極力控制着的摧心掌勢再也控制不住,凝聚的後天元氣全部潰散。

這下,古昊徹底傻眼了,但是腳下速度不減,依然向着龍仁衝來。

望着古昊垂下的手掌,龍仁搖了搖頭,心中有些不忍,不過痛打落水狗的機會龍仁可不會放過,猛然一拳揮出,砰的一聲,砸在了古昊的胸口處,古昊倒飛而去,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在即將掉落在比武臺下時,被古晨輕輕的一揮手接住。

這一切只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大家還沒有看出什麼名頭,勝算極大的古昊就這麼被打下了比武臺,衆人心中的驚奇溢於言表,當看到古昊露出斷骨的手腕後,更是倒吸一口涼氣。

鮮血和碎肉攪在一起,猶如血泥一般,如果或做其他人,這手腕怕是要廢了。

如此具有視覺衝擊力的傷口,衆人不知道龍仁是如何造成的,但是大家知道一點,身爲五重天后天元者的古昊敗在了龍仁手裏,敗在了一個三重天后天元者的手裏。

“徐老,是不是該宣佈結果了。”龍仁整理下有些凌亂的衣衫,對着不遠處的發愣的徐老說道。

聽到龍仁的話,徐老回過神來,望着龍仁那雲淡風輕的模樣,徐老神情一陣恍惚,越級挑戰取得勝利,而且看着還是如此的簡單,勝利了絲毫沒有興奮的神色,一輩子閱人無數的徐老,第一次對一個小少年產生了敬佩之心,同時心中也有一種似是而非的錯覺,此子必將會讓整個鬥龍大陸翻騰起來。

按照比武臺的規矩,分出勝負,在不出人命的前提下,必須要有一方求饒認輸纔可以。

古昊被打下比武臺,還暈死了過去,雖然不符合比武臺的規矩,但是傻子都能知道是古昊敗了,但是德高望重的古晨在場,如果宣佈古昊失敗,古倩就要磕頭賠禮道歉,這相當於直接打古晨的臉面。

徐老爲人公正是公正,但古晨的面子要照顧,徐老左右爲難,只好裝作沒有聽到龍仁的話,裝傻充愣。

見徐老沒有反應,龍仁淡淡一笑,跳下比武臺,什麼也沒有說,帶着一臉興奮的李夢瑤幾人就要離開,龍仁想要給古倩或者說古家留面子,但是古倩卻讓護衛攔下了龍仁幾人。

“把我哥哥打着這樣,就想離開,哪有那麼便宜。”古倩指着龍仁氣憤的喊道。

沒有理會古倩,龍仁把目光轉移到古晨身上,說道:“古老,這也是您的意思嗎?”

古晨幫古昊處理下傷口,而後站起身子,捋了捋鬍鬚道:“你們只是因爲一點小摩擦纔來這裏比斗的,往日也素無恩怨,下如此重的手,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對古晨的話,龍仁直接嗤之以鼻,先前看古晨,人雖然有些自傲,也有點倚老賣來,但看大家如此的敬重,龍仁本以爲他是非常明事理之人,這才帶着李夢琪幾人要來開,現在看來,也是個不講理之人。

“不知古老要怎樣?”龍仁忍下心中的怒氣問道。

“該死的龍組入侵我人族,使得我人族人口銳減,而且被逼到了這四方之域,以後還不知道龍仁要怎麼對付我們,在這關鍵的時候,我們人族要團結,但人與人之間有點摩擦是正常,但同爲人族,你下如此重的手,從道義上說不過去,你是不是該認個錯。”古晨大義凜然的說道。

古晨這一番話可謂深入人心,紛紛大喊着讓龍仁賠禮認錯,那架勢,如果龍仁不認錯,就要羣起而攻之。

龍仁怒極反笑,冷聲喊道:“人要臉樹要皮,古老,不得不佩服您臉皮之厚,玩的起就玩,玩不起不要找這些狗屁的大義凜然的藉口,也不怕明事理之人笑掉大牙。如果您不在乎名聲,也不在乎這裏幾百人的生命,文博、博文,你們兩個就陪古老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