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家行動,閒人免管! 消失多年的龍家再次出動,七常委的表情各有不同。一個個都在思考着,龍家這一次行動,究竟有何目的。

想了一天都沒有想出點什麼,反而讓他們想明白了一點。

即使知道龍家的目的,他們又能幹些什麼。在中國,他們是最有權的人物了,即使是那些世家,古武術門派,沒有一個人不給他們面子。但唯獨龍家不同。

美國的**由兩個黨派掌握,這個全世界都知道,但兩個黨派分別又代表着兩個家族,這些誰知道?兩個家族都只是一個巨無霸的棋子,這個誰又知道?

常委們都知道!他們更清楚,這個巨無霸在地球上唯一一個能成爲他們對手的,正是龍家!

現在的中國只能說勉強和美國並肩,但龍家卻已經和美國後面的直接掌控人鬥了。陳家?周家?全部是笑話。所以常委們出奇的沉默起來。

龍家對中國的管理採取的是不管。只有在中國生死存亡之際,纔會出手,因爲中國大地是他們的根。現在龍家的目標在國際戰場,目前正和美國那個巨無霸打得激烈,現在卻突然出現在國內,並且還在辦事,滅了劍宗,這個由不得大佬們不好奇。

但也僅僅是好奇而已,他們不想管,也管不着。最後劍宗滅門的事,被他們壓了下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揭過去了。

中南海的某棟別墅裏,這裏是七常委衚衕山的住所。此時衚衕山正嚴肅地坐在家裏,面前的是一本世界最先進的筆記本電腦。上面正視頻通話中,對面的,正是林老。

“林老,龍家的行動,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衚衕山直接問道,此時的他很亂,畢竟龍家突然回國搞了這麼一手,要是換屆他也插手的話,自己應該怎麼做。

“劍宗和周家是合作伙伴,這件事,有可能是針對着我們了。”林老臉色也有些凝重。他是一個當過一號的人,自然知道龍家的恐怖,可以說整個亞歐大陸都在龍家的統治之內,這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這一次周家行動,集合了影武和劍宗的人刺殺陳天生,是經過林老的默認,陳天生是北方國安局的局長,更是一號和趙常青選出來的人,要是真的可以把他殺了,對林老這邊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只是沒有想到,一次不成功的行動,竟然引出了龍家,是因爲自己的行動影響到了中國麼。

林老知道龍家是中國的護國家族,對於中國,雖然早已經說明不理會,但林老知道,龍家一直暗中地看着,只要有人企圖影響中國,那麼他們就絕對會出手。

當年西.藏.獨立分子,不就是以爲有美國撐腰,直接打算大暴亂,龍家暗中出動了108人,直接把一切平定好,並且讓美國那一天的經濟下落百分之三十,導致無數美國人失業,這是多麼可怕的勢力啊。

自己這一次政鬥,雖然說不是叛國,但影響中國發展慢十年還是有可能的。難道龍家是因爲這個,所以才滅了劍宗,警告我們?

林老想不明白,衚衕山就更加想不明白了。


“那麼我們的計劃怎麼辦?”衚衕山問道。

“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這一段時間我們就不要針對誰設置暗殺了,一切直接在換屆那天出勝負吧。相信龍家應該不會說什麼的。”林老說道。

“唉,其實現在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退,必死無疑,以後4年將會被清除,進,我們還有可能繼續掌控着這個國家。”衚衕山說道。

“安心吧,過幾天我就動身前往北京,現在我先看看能不能把浙江拿下。”林老回答。

“嗯。”

視頻通話結束,而一號那邊也開起了會議。當然,會議的成員只有三個人,趙常青,馮易和一號。

“龍家的行動,你們都知道了。現在說說看法吧。”一號開頭。

“好事,起碼不是針對我們的。”馮易說道。

“嗯。龍家一直以保護中國穩定爲已任,可能是這一次林家的行動,觸及到了他們的底線,所以出動了。至於滅了劍宗,應該是警告而已。”趙常青分析。

“這些只是表面的。”一號說,“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劍宗宗主之前追殺着陳天生,被道教的人打跑後,立即回老巢,然後被龍家滅了。”

“而剛好,劍宗被滅的那一天,清雲山禁閉。”一號的眼睛冒出精光。

龍家有衛星調查,中國**一樣有。一號特意去衛星總部,就是了解了那一天杭州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知道後,馬上推測出這個可能。

“天生?”趙常青聽到陳天生被追殺,立馬不淡定了。“難道你認爲天生認識龍家的人?”

“不知道。”一號搖了搖頭,“或許是道教認識,陳天生是道教的人,道教讓龍家出手幫忙,也是有可能的。”


這個可能性實在太小了。道教怎麼可能認識到龍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即使認識,龍家應該也不會因爲一個道教而回來把劍宗滅了吧。要是真的認識,道教不是早讓龍家去滅了劍宗,然後道教成爲古武術門派的頭領?

“算了,事情和我們根本沒有關係,林家那老頭相信會更加的主動,這龍家的壓力太大了。他應該會提前來北京。”一號搖了搖頭,目前可不是管龍家的目標,而是怎麼應對林家的壓力。

“該站位的都站了,到時候只能各評本事了。”馮易說道。而趙常青仍在擔心着。

“常青,先處理好眼下,天生會回來的,相信他。”一號寬慰道。

“謝謝。”趙常青點了點頭。

龍魂很快就把東西拿來,現場幫助陳天生恢復了表面傷勢,至於什麼時候醒,這個就看他的了。

而張海也和龍魂討論了一個小時,終於發現了自己之所以無法進入Z級的原因。 那個傳說中的等級,可不是人人都可以進入的。哪怕這人天賦異常,經驗豐富,一樣得靠機緣。

功力化無之後成功爆發的機緣。

而張海的失敗,正是因爲沒有這個機緣。這讓知道結果後的張海非常的失望。

他是道教的人,自然相信天命這一說辭,竟然連龍魂都說需要機緣的到來,突破才能成功,那麼張海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自己這是敗給了運氣啊。

“那麼請問龍先生,這樣的情況還有沒有可能恢復?”張海懷着希望問道。

哪怕這個希望很渺茫,要是真有辦法,龍家這麼多sss級的,一個個全部去突破,即使失敗也能恢復,這樣龍家早就已經世界第一了。

“有!”

出奇的,龍魂竟然回答說有,這下子可樂壞了張海。

“請問龍先生,這個辦法是什麼,拜託你了,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

不得不說現在張海已經激動得語無論氣了。滿腦子充斥着恢復實力的念頭,這個恢復實力對誰不重要啊,需要他說出來麼。

龍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反而耐心的解釋,“理論上的辦法是有,但是你卻不合適。”

“啊。”

龍魂的話如同一盤冷水落在張海的心裏,這直接讓後者的熱情化爲虛無。“難道又是機緣問題?”

“不是。”龍魂否定,“全世界恢復實力的機會只有一個,這個機會目前已經被人給掌握。”

“難道說……”張海已經看出了點什麼。

“沒錯,正是陳天生。”

龍魂的話肯定了張海的猜測。本來張海還好奇陳天生是怎麼和龍家扯上關係的,現在看來,果然是因爲陳天生身上有這麼一個機會。


一個成爲傳說級別的機會。

以陳天生的天賦,進入傳說是有很大的機會。現在加上多一條命,這個機會就更加的大了。

原來龍家打的是這個初衷,但是張海怎麼想都有點生氣,因爲這裏面給人的感覺透露着算計。

他不希望自己的愛徒被人算計,可現在算計的是龍家……

龍老怎麼可能看不出張海想什麼,現在張海故意露出這樣的表情,就是希望龍家能夠給他一個解釋。但龍家給不給,他也沒辦法肯定。


事實證明,龍家還是光明磊落的。

“張老弟放心,我們不會針對天生做什麼。現在我不能告訴你爲什麼,但我能說的就是,對待陳天生,我就如同對待孫子一樣。”

龍老的解釋讓張海松了一口氣,雖然不排除龍老故意騙人,但是張海還是選擇相信了。

就衝着他是龍家,這個天家,凌駕在所有家族之上的大家族。

“那麼謝謝龍先生指教了。天生以後畢竟還是在塵世中行走,在下希望龍老能好好照顧一下。”

沒有了隔閡,張海開始爲陳天生拉起關係來。

“呵呵,一定。”龍老笑了笑,“不過我希望張老弟不要和天生說我們的出現。這一次回國我還是不希望碰到什麼人的。只打算暗中看看天生。”

“這個可以。”張海也是爽快地答應下來。

“那麼我們就先走了。”說完,龍老起身,龍魂立即跟上。兩人就這樣離開了。

而張海,也下去囑咐張山等人不要聲張,後者們連連點頭答應。

到了晚上,陳天生就甦醒了。

這裏的場景還非常的熟悉,陳天生知道這裏是道觀,是師傅的房間。看樣子自己是被師傅救了。

自己命還真大,這樣打下來竟然還活着。

陳天生感嘆一番,立即查看起自己的實力。

Sss級,自己經歷過一次戰鬥,竟然突破了瓶頸,到達了sss。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麼。”陳天生有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雙手。

“每一個ss級要突破到sss,都需要一場戰鬥。一場生死存亡的戰鬥。”張山走進來,笑容可掬,“很幸運,這個機遇被你抓到了。”

“不是每一個ss經歷生死戰都能順利進入sss的吧。”陳天生也是高興的看着自己的師傅。

“所以說你抓住了這個機遇,有資格衝擊傳說中的那個級別。”張海坐了下來。

“傳說的級別。”陳天生輕聲呢喃。

“Z級!”張海開口。

陳天生沉默,自己以前還是太容易滿足了,還以爲sss就是最厲害的了,現在看來……

上面還有得奮鬥啊。

“學無止境,武學一樣沒有止境。千萬不能懷着天下無敵的心態,否則你將會無法進步。”張海語重心長地說道。

“謝謝師傅,”陳天生由哀地感謝,要不是張海,自己的眼界可能真的侷限在眼前了。

“既然你已經到達了sss,那麼也夠資格知道一些事了。”張海一揮手,門立即被關上。

“要想到達傳說中那個級別,第一點必須要把功力廢掉。”張海臉色開始嚴肅,“sss實力全部廢去。”

陳天生驚訝,ss到sss還可以說是置之死地而後生,但這sss到z級,功力全部化去,這算個什麼道理啊。

“破而後立,涅磐重生。”

一句話,立即點醒了陳天生。

“當然,其中也不是人人可以突破的。一個不小心,失敗了就是普通人。當年我就是沒有準備,直接衝擊,最後淪爲了普通人。”

張海的語氣中說不出的嘆息,顯然這個打擊對他非常大。而陳天生也能夠理解。

張海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後繼續說道,“不過幸好,我還有一點點實力,無奈身體還是老了,打不了多少年了。”

張海的感嘆,陳天生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

“好了,我能說的就說到這裏。以後道教的傳統肯定交給你。我希望你能理智的面對這個問題。沒有機緣,不要突破,除非到了生死階段。”

能讓陳天生經歷生死階段的,全世界大概也不超過三位數了。

張海走了,而祝遠,此時也走了進來。 祝遠早在知道陳天生醒來就趕了過來。

“老大,你醒啦。”祝遠剛剛進來,就大大咧咧的說話。

出去社會拼搏了一年,祝遠已經從一個爭強好勝的小夥子,變成了一個粗魯的大叔。前後的變化讓陳天生不得不感嘆,社會容易讓人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