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劍客怎麼了?」

「他在亂爬,根本就不是直線前進!」

觀眾席上的人,都注意到了紫劍客的異常,他已經被其他四人遠遠的甩開了。

「大師兄,你怎麼了,振作啊!」

「大師兄,堅持住!」

紫劍客所在聖地的人都在焦急的大喊,然而他們的喊聲,紫劍客卻完全聽不見了。

他的汗水,已經迷住了眼睛,他的意識完全模糊。

「血……我的手抓的是血?我好像在血池中爬……沒有盡頭,沒有邊際……」紫劍客感覺自己每爬一步,都好像抓在了刀山上,手掌,雙腿鑽心似的的疼痛。

他的體力消耗到極致,全身好像有萬斤重,彷彿下一刻就要死去似的。

他僅憑一股意念,硬生生的抓著自己能抓到的一切東西,然而他卻再也沒有力氣挪動一步了。

紫劍客徹底的失去了意識,能量停止流轉的一瞬間,他的肉身承受不住三十一階巨大的壓力,指骨直接斷裂。聚元體系的武者,肉身本身就很脆弱,沒有能量的保護,根本承受不住衝擊。

鮮血斑斑點點的灑落,紫劍客從石壁上摔了下來。

一股能量,托住了紫劍客,他徹底失敗!

「紫劍客也敗了!他是第三個登上二十二階的人,居然沒能爬上三十一階!」

「天,這得多大的難度!那三十二階、三十三階還是人能爬上去的么?」

原本很多人以為,紫劍客雖然不如幽無盡、但也跟龍牙、林銘等人有相近的實力,可是現在才知道,差距這麼大。

「其他四個,已經快爬到頂了!」

「林銘、龍牙、幽無盡領先,劍無血落後一點,這能代表他們四個人的實力差距嗎?」

「未必,真正考驗實力的,還是實戰,封神台,是考驗一個人的修為和綜合潛力的平台。」

「看來這四個人都能上去了,他們四個,要交手了!」

「真期待啊,無論是哪兩個,都是一場龍爭虎鬥!」

「這兩個傢伙!」幽無盡看向林銘和龍牙,感覺難以置信,「他們兩個,怎麼爬得這麼快,我幾乎全力以赴了,也只是勉強跟他們保持一個速度!」

「莫非他們兩個對靈魂威壓有特殊的免疫力。」

一想起之前肖道子所說的,封神台不單單考驗修為和真元的深厚程度,也考驗意志、潛力等等綜合因素,幽無盡就覺得有些刺耳。

他自信實力和真元深厚程度都在林銘和龍牙之上,難道是潛力不如對方,所以兩者一中和,導致他們三人的速度勉強持平?

「我的潛力,不如他們兩個?」

幽無盡無法接受。

在他的世界觀中,天尊傳人比他強,他能接受,畢竟人家的天賦、傳承、資源都不是大界界王聖地出身的天才能比的。

可是小勢力,甚至平民中殺出的黑馬,也跟他在伯仲之間,他卻接受不了!

要知道,幽無盡這近四十年的成長,消耗了無數的資源,衡量這些資源價值的單位已經不是紫陽石了,而是九陽玉。


九陽玉是半步天尊以上的高手,用包括紫陽晶在內的九種陽氣,合成的玉石。一塊九陽玉,差不多等於一億紫陽晶,也就是萬億紫陽石。

現在,幽無盡用了這麼多資源,還習得了無上神武,卻比兩個平民武者也沒有太大優勢,這讓幽無盡怎麼能接受得了,他有種那些資源都用到狗身上的感覺。

「他們不可能比得過我,我就不信了,他們多半有對抗靈魂威壓的秘法,或者靈魂力異常強大,所以才能達到這個速度……」

幽無盡這樣猜測著,其實他的猜測,倒是對了一半。

林銘和龍牙,都對靈魂威壓有極強的免疫能力,一個修鍊了靈魂,另一個是靈魂體特殊。

半個時辰之後,龍牙第一個爬上了封神台三十一階。

而落後龍牙二十息的時間,幽無盡跟林銘幾乎一起上來了。

此時,龍牙的瞳仁已經恢復正常,他依舊臉色蒼白,看起來十分清秀,實在難以想象,他是一個實力如此恐怖的強者。

「這兩個人,消耗的都不大……他們肯定有對抗靈魂威壓的秘法。」幽無盡就看到林銘和龍牙的樣子,愈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既然如此,我就用絕對的實力,擊敗你們!」

又過了一刻鐘,落在最後的劍無血,艱難的爬上了三十一階。

四個人,都爬上來了,毫無疑問,除了他們四個之外,之後不會再有人能上來。

決戰,將在他們四人之間爆發!

「太激烈了!四個人都是頂尖高手,誰跟誰打?」

「我感覺劍無血最弱,林銘和龍牙差不多,而幽無盡最強!」

最後第二十一階的表現,劍無血差一些,其他三人在伯仲之間。可是在眾人看來,神海後期的幽無盡,真元修為最深厚,林銘和龍牙,應該是勝在了潛力上,真正打起來,可能還是幽無盡強。

「這個林銘,簡直是個變態,他才神海初期頂峰,真不知道他怎麼修鍊的。」

「據說他只是出身聖地級勢力,讓那些大界界王聖地出身的天才情何以堪!」

……

此時在距離封神台數百里之外,有一艘懸浮在高空中的靈艦。

在靈艦之中,一個身穿寬大黑袍的偉岸男子,坐在寬大的黑石椅子上,透過舷窗看向封神台,如此遙遠的距離,他卻依舊將封神台上的景象看得極為清楚。

「四個人,有兩個在我真武界報名,但其實他們都不是我真武界的人,更不屬於我真武大聖地的,他們一個是路過的散修,師父神秘,來歷不明,一個是頂尖聖地的弟子,可是他們,卻站在了三十一階!而我讓你們精心培養的弟子,卻在二十七階被全部淘汰!我用星羅錢莊、帝都拍賣行的分成收益,做你們的財力後盾,有殘缺的無上神武做傳承,結果你們就給我這樣一份答卷!」

黑袍男子極為憤怒,他正是真武界的大界界王,其實本來,真武大聖地只是第二世界的勢力,沒有人能上三十階很正常,可是現在三十一階站著的四個人中,有兩個都是通過他們真武界報名的,卻都跟他們真武界沒關係,這就讓人覺得顏面無光了。

黑袍男子身前的武者都誠惶誠恐的跪伏在地上,根本沒人敢吭聲。


黑袍男子長嘆一聲,「一百多萬年了,資源消耗無數,如果再過一百萬年,我真武大聖地依舊無法培養出第二個界王,那也是命中定數,只能如此了……」

黑袍人搖搖頭,不再說下去了,他一個人撐起了真武大聖地,但終究無法一直支撐下去……

此時在封神台上,四個人並沒有第一時間開戰,而是休息了一會兒,這短暫的休息對劍無血最有利,他在四人當中消耗最大。

三十一層威壓極重,即便是平地,劍無血也感覺到自己的實力被壓制了四成。

「這幫傢伙,竟然都爬得比我快,那詭異的封神台,根本就沒辦法發揮我的劍招,這一次,只拼戰鬥力,就讓我用手裡的劍說話,我就不信,會輸給神海初期和神海中期的兩個小子!」

其實在大界界王聖地,有意培養核心弟子去參加神域第一會武的話,想要保證弟子在參加第一會武的時候是神海後期很容易,只要用時間結界稍微調整一下時間就可以了。

所以赤如玉、武歸雲、幽無盡等人,都是神海後期。

不是神海後期,會吃很大虧,也只有那些沒有統一組織的小勢力,才會派一大群神海初期、中期的弟子去當炮灰,反正對他們來說,拿到成績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選擇你們的對手!」肖道子面色冷漠的說道,他似乎是萬年冰山臉,不管封神台上的弟子表現如何驚人,他都沒有什麼反應,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又或者說,現在三十一層的高度,在肖道子看來還不算什麼!

隨著肖道子這一句話,幾十億觀眾都屏息了。

而在封神台三十一階,林銘、幽無盡、龍牙、劍無血四人對視,他們的目光之中,都蘊含著森然戰意,空氣彷彿燃燒了起來。

「你們兩個的靈魂輔助秘法真不錯啊,用在這裡倒是佔盡了便宜。」幽無盡第一個開口。

「哦?你想說什麼?」林銘眉梢一挑。

「別不承認,你們瞞不過我的眼睛,現在是實力對決,憑真本事戰鬥,你們先挑,還是我先挑?」幽無盡的語氣極為自信,彷彿將自己列為四人的主宰。

龍牙沉默不語,而林銘咧嘴笑了,「既然你讓我先挑,我就卻之不恭了,那麼……我就挑你了!」

林銘槍指幽無盡!

這一個動作,引起了軒然大波!

四個人當中,怎麼看都是劍無血弱一點,先挑的話,挑劍無血最合適,可是林銘卻挑了看起來最強的幽無盡!

「這個林銘,太狂了!」

「好厲害!」

看到林銘森寒的槍尖,幽無盡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殺機,「你有種!」

…… 群號碼:

普通群2群:(121787009)1群:(182380907)

v群:13**06978(只收正版讀者,入群需驗證)

普通群沒有限制,v群只收(包括手機和雲中書城)和移動閱讀正版訂閱讀者,也就是付費閱讀用戶,如果不知道蠶繭以上說的是什麼意思,可以百度搜索一下,請不符合條件的書友,符合條件后再加v群,因為群管理從開美眉很辛苦,不要增加從開美眉的工作量了,其實可以直接加普通群。普通群也很熱鬧的,沒有限制。(順帶一提,群里的漂亮妹紙真的很多^_^。)

咳咳,還有那啥,加群之前,如果大家有月票推薦票神馬的,順手投了唄~~法定假日蠶繭也是木的休息~雖然晚了,但字數不少~~謝謝大家,咳咳。

推書:最強修真狂少,一本無節**的都市爽文,書號:3128328,書頁有直通車。

道藏十三篇,無數遠古大能和修真巨頭都萬分忌憚的道家聖典,最後就只剩下他一個傳人,所以,於策壓力很大。

狂霸酷炫拽,坑蒙拐騙偷,這都只是副業,咱的主業是造人。

師父說了,一個兩個怎麼夠,十個八個那才是起步啊。

於策掰著指頭算了算,三個未亡人嫂子,四個女生宿舍成員,這樣的陣容應該勉強足夠了吧。

或者,再去收幾個編外?



。。。(未完待續。) 林銘槍尖直指幽無盡后,天冥大聖地,都眼紅了,他們的幽師兄,作為這次神域會武穆月星複賽賽場從頭到尾,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怎能容得如此挑釁!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他瘋了吧!居然敢挑戰幽師兄,他怎麼想的!」

「想出名唄,還能怎麼想,他就是想踩著幽師兄出名,可是,嘿嘿,他選錯了對象。」

「坐等他被幽師兄打得屁滾尿流。」

沒有誰會滅自家威風,長別人氣勢,何況幽無盡一直以來的表現,都是最強的,天冥大聖地的人,作為幽無盡的支持者,自然對林銘如此張狂的做法嗤之以鼻。

就連上古鳳族,也是有點心中沒底。

「林師兄也太生猛了,一上來就戰幽無盡,不是還有個劍無血嗎……」

「你擔心什麼,林師兄肯定還有真本事沒用出來,而且,像林師兄這種天才,都是以戰鬥為生命,要挑戰,就挑戰最強的。」

「對,輸贏不要緊,重要的是不能弱了自己的戰意!戰劍無血算什麼本事,要戰就戰最強的!」

「是啊是啊,林師兄現在槍指幽無盡的動作帥呆了!」

上古鳳族的女弟子,看著台上單手持槍,槍尖直指幽無盡的颯爽英姿,都有些犯花痴了。

這個時候的林銘,一身黑色勁裝,身體挺直如一桿標槍,衣衫獵獵。長發隨風飛舞,他灼灼的盯著幽無盡,一張臉稜角分明,眉宇如劍,目光如電!

一個人,在數十億觀眾的矚目之下,越級挑戰一百個大世界的第一天才未來有望成就大界界王的人物,確實是天才的極致!

一種事物,有自己的極致,而此時此刻的極致。卻是屬於林銘的。

風華正茂。英雄少年!

如此人物,前途不可限量,氣質鋒銳無匹,身姿卓爾不群。自然會引得無數少女傾心。

「哈哈。有意思。天冥子,你看好的那匹黑馬,要挑戰你們天冥大聖地的第一弟子呀。」

在浩宇天宮。浩宇子興緻盎然,一場複賽,能被浩宇子這種人物關注是很不容易的。

天冥子笑了笑沒有表態。

廣宇界王道:「他就算厲害,也必然不是無盡賢侄的對手,無盡賢侄,可是有希望,衝擊第一會武地榜前十的人物!」

神域第一會武,將會產生兩個榜單,一個就是天榜,也就是總榜,包含了所有天尊天宮的弟子,以及三千大界眾多天才排名的總榜單。

這天榜中的「天」,就是暗指天尊的意思。


有了天榜,與之對應的就是地榜,那就是除去天尊傳人,除去天宮弟子之外,其餘三千大界芸芸眾生天才排出來的榜單。

畢竟,讓一般天才跟天宮弟子一較高低,本來就不公平。

地榜前十,已經非常強悍了。

之前浩宇子許下的關於第一會武的賞賜,比如前三名傳授一套無上神武,前十名可以進入浩宇天宮接受浩宇子的指點,基本是針對地榜的。

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像小魔仙那等人物,人家原本就是出身魔始天宮,魔始天宮,絲毫不比浩宇天宮差,她又怎麼會看得上浩宇天宮的資源,浩宇天宮有的,魔始天宮也有。

廣宇界王如此一說,又一個界王附和道:「這次無盡賢侄表現好的話,入天尊天宮是必然的事情。」

「說不定,魔始天宮的人,會來搶無盡限制,哈哈哈!」

在座的界王紛紛大笑起來,一來他們是真的看好幽無盡,二來,更是為了交好天冥子,畢竟天冥子的前途,是在做眾多界王中最好的,未來的成就甚至可能在浩宇子之上!

而且天冥子跟魔始天宮關係很好,並且得到了魔始天尊的賞識,原因就是,數萬年前,天冥子就曾進入過魔始天宮,在魔始天宮中歷練了很長時間。

這就如同,現在的天才被選入浩宇天宮一樣,這一層關係,可是非同尋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