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動之間,玄魂飛卷,化做一桿驚世長槍,如巨柱一般從天空中直戳而下。

嘩啦啦……

空氣無不是劇烈震蕩退讓,一縷縷虛空真痕如同被捅破的紙張裂紋一般,迅速漫延開去。

那巨槍看似緩慢,實則快若驚鴻。

洛飛雙拳緊緊一握,舍刀而出拳。

「拳鎮山河!」

丹海中的元力混合著灰色的古刀之氣,以獨特而玄奧的經脈路線運轉而出,傳自拳頭,狂暴而霸道的力量頓時如脫韁的野馬,奔騰的黃河,自拳頭中飛涌而出,化做拳印,轟然衝出。


而隨著這一拳擊出,一股滄桑荒涼的遠古氣息也是隨之瀰漫於空。 不遠處,幽老與雷雲飛鵬在感受到這兩股力量之後,立時飛退百丈。

「好恐怖的力量!血兀少主不愧是鎮淵魔主大人親自選中的繼承候選者,不過,那個叫絕刀的人類,也同樣恐怖!」幽老的雙眸微微閃動,這股力量,連他都感覺到心驚肉跳。

雷雲飛鵬盤旋於空,銳利雙眸依舊緊緊地盯著幽老。

而另一邊,洛飛與血兀的絕殺之招也終於碰撞在一起,可是,驚爆聲卻沒有響起,只有沉悶而低啞的崩裂聲。

咔嚓咔嚓……

只見洛飛擊出的拳印所過之處,那從天空中戳下的巨柱長槍紛紛崩毀。

狠狠地,血兀的雙眸一縮。

什麼?自己最強的絕殺之招,竟然在絕刀的一拳之下寸寸崩裂!潰不成形!

這怎麼可能?

不僅是血兀無法相信,幽老也同樣不敢相信。

砰!

終於,巨柱長槍全數崩毀。

噗!

玄魂受到重創,血兀也是吐出一口血來,不過,他的血全是黑色的。

轟隆隆……

洛飛的拳印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繼續向著血兀砸去。

「少主,小心!」

幽老化做一道黑湮飛卷向血兀,當來到血兀身前時,頓時感受到,整個身體已經被拳印鎖定,想逃卻無處可逃。

「魔魘煞陰爪!」

幽老連揮三爪,濃郁的魔炁化做三道爪印飛出。

砰!砰!砰!

三道爪印剛觸碰到拳印,瞬間崩消瓦解。

幽老根本不敢相信,自己以半步宗魔境之力施展出來的攻擊,竟然連那拳印都破不開。

「不,不對,那拳印已經裂開了。」


當即,幽老沒有任何猶豫,對著拳印上的裂縫連揮雙爪,一道道魔炁爪印全都撲向拳印上的裂縫。

血兀回過神來,同樣已經看見了拳印上的裂縫,也是絕招頻出。

轟轟轟……

終於,在血兀與幽老的聯手攻擊之下,拳印碎裂。

而就在這時,一道金光霎時閃過,犀利之氣一現即逝,直接透過了幽老的身體。

幽老雙眸一滯,渾身一僵,全然不動了。

血兀心頭一駭,趁機向著側面飛去,心中對於獵殺洛飛,並將洛飛收做魔奴的想法,早都已經不知道是拋到了九霄雲外,還是九幽地獄去,轉身就準備逃離此地。

「哼!血兀,你逃得了嗎?」洛飛一聲輕哼,抬手一甩,一道青光射出,正是青風佩。

青風佩並非直接射向血兀,而是射向血兀的頭頂上空。

嗡……

青芒罩下,血兀心頭猛地一駭!

「青玉環垣殘片!你……你竟然擁有此物?」血兀望向洛飛,血紅雙眸中透出一絲濃濃懼色。

不過,血兀的身上似乎藏著什麼東西,那些青芒並沒有傷及他。

身形一閃,逃出青芒所罩區域,血兀心中逃走的想法更加堅定。

然而,洛飛根本不會給他那樣的機會,步風掠影一出,如同影子一般出現在血兀的旁邊。

「火龍噬魂!」

咻!

一條火龍瞬間飛入血兀的腦袋之中。

血兀一動不動,雙眸獃滯。

洛飛沒有停下,手中出現幾支玉瓶,一爪探出,將血兀身上的魔炁大量地收入玉瓶之中。

片刻,火龍飛回了洛飛的腦海中,兩顆拇指大小的魔核晶魄向地下掉去。

「嗯?怎麼會有兩顆?」

心頭微怔,洛飛伸手一招,魔核晶魄飛入手中。

還不待洛飛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天空之中,一桿黑色的長槍飛落而下。

那桿長槍正是血兀之前使用的兵器,洛飛沒有放過,揮手一卷,將長槍和兩顆魔核晶魄,還有青風佩,全都收入了納戒之中。

「飛鵬兄,我們走。」

身形落到雷雲飛鵬背上,一人一禽當即閃電般地破風而去。

……

半個時辰之後,數十個魔魂出現在黑風崗,看見了那破壞得面目全非的地面,心頭駭然不己。

是什麼樣的魔魂強者在這裡大戰?竟然將此地破壞得如此徹底!

「不對,這裡除了魔炁波動之外,還殘餘了人類武者的真元波動,另外,還有一股十分奇怪的力量波動。」一個三重境印魔沉聲說道。

聞言,其他魔魂全都互為一望。

「如今,鎮淵魔主大人不在,新的鎮淵魔主也還沒有選出,此事該怎麼辦?」

「依我看,還是將此事分別通知血兀大人和烏誕大人的好。畢竟,可能有一個十分強大的人類武者闖入了空間之中,必須將其找出來。」

「嗯,有道理。」

……

洛飛乘坐在雷雲飛鵬背上,已經飛行了千里之遙。

尋了一處山洞,雷雲飛鵬將其中的凶獸擊殺,而洛飛則是直接在山洞中盤膝而坐,運轉玄龍吐納訣調息起來。

雷雲飛鵬守在洞中,根本沒有任何凶獸膽敢靠近。

兩個時辰之後,玄龍吐納訣運轉了十八圈,洛飛才方徐徐睜開了眼睛。

「呼……」輕吐出一口濁氣,洛飛抬起左手看了一眼,只見掌心中還有著一團發紫的瘀血之印,不禁嘆道:「強行吸收上品元石中的元氣,沒想到對身體的損傷竟然如此巨大。這隻手的經脈,怕是沒有個三五天,根本好不了。不過,若不是強行吸收了那塊上品元石中的元氣,我也無法在施展拳鎮山河之後,還能動用斷刀斬殺幽老,最後更別想殺死血兀。」


雖然左手經脈受了一些損傷,但洛飛也是挺高興的。

這一次,不僅斬殺了幽老,最後施展火龍噬魂斬殺血兀時,還令得他的靈魂力一下子增長了至少一成。

現在,洛飛的靈覺範圍已經達到了六千六百米左右。

「那血兀不愧是鎮淵魔主繼承候選者之一,靈魂力之強,比普通的魔魂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倍。難道,繼承萬淵空間,與靈魂力的強弱有關?」不禁,洛飛心中猜測起來,可惜,暫時無法得知真相如何。

手掌一翻,掌心中出現兩顆黑色的魔核晶魄。

「普通的魔魂,幾十個裡面,能有一個擁有魔核晶魄就不錯了,那血兀竟然有兩顆,真是奇怪。」

畢竟,就連一隻腳踏入宗魔境的幽老被斬殺之後,都沒有留下半顆魔核晶魄,而血兀的體內卻是一下子掉出兩顆,這不得不讓洛飛感到怪異。

將兩顆魔核晶魄拿在手中,洛飛仔細觀察起來,但卻根本看不出有什麼怪異之處。

不由得,他將靈覺直接探入了兩顆魔核晶魄之中。 靈覺探入魔核晶魄中,第一顆並沒有什麼發現。

但是,第二顆魔核晶魄卻是讓洛飛心中一驚,隨後不由得喜上眉梢,「呵呵,原來這根本不是什麼魔核晶魄,而是類似於納戒的一種儲物寶貝。」

靈覺輕輕一掃,洛飛便將其中所儲存的東西全都看了個大概。

當初,血兀為了收買洛飛而拿出的那幾件寶貝,除了那個玄印境九重的魔奴女子,其它的都在。

天階下品魔功:無相魔炁。

八品魔丹:血王神丹。

八品晶礦:魔煞血晶。

除了這三件東西之外,還有不少魔魂使用的丹藥、兵器、秘籍等物。

「咦!這是什麼?」

輕咦一聲,洛飛手掌一揮,三隻用奇異材料製成的盒子出現在他面前的地上。

「連無相魔炁、血王神丹,還有魔煞血晶等物都是散放於這隻空間儲物器中,這三隻盒子中的東西,肯定是價值不菲。」低喃了一句,洛飛當即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第一隻盒子。

盒中,一枚古樸的令牌靜靜地躺在其中,令牌上的雕紋十分奇特,拿在手中,沉甸甸的,怕是有上百斤之重。

翻過背面,其上豁然刻著:九淵候選令!

「九淵候選令?難道,這裡便是十八個萬淵空間中的第九淵?而這九淵候選令,便是代表著鎮淵魔主繼承候選者的身份?」微微一笑,洛飛將這枚九淵候選令收了起來。

有了此物,假扮血兀去與烏誕爭奪鎮淵魔主之位時,隱藏身份也更有保障。

隨後,洛飛又打開了第二隻盒子。

盒中有一隻圓環。

將圓環拿在手中,觸之溫潤,隱有陣陣魔炁波動。

洛飛當即將靈覺探入圓環之中,可是,竟然無法滲入,反被一股力量反彈而回。

「嗯?剛才那股力量似乎是血兀的,現在,血兀已死,其中的力量正在消弱,相信用不了多久,那股力量就會完全消失。」不過,洛飛卻是不想去等,當即加大靈覺力量,將圓環中那絲殘留的力量直接抹掉。

靈覺再次探入,竟然還是不行!

洛飛的眉頭不禁微微皺了起來,「難道,還需要滴血認主?」

有一些寶物,的確是需要滴血認主的,對於這一點,洛飛也是知道的。當即,他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從指尖逼出兩滴精血,滴在了圓環之上。

嗡……

圓環中傳出一陣波動,血液滲透而入。

霎時,一道信息傳入了洛飛的腦海中。

果然,這的確是一件需要滴血認主的寶物,而但凡是需要滴血認主的寶物,那就是真正的極品之物,不可多得。

隨後,洛飛再次將靈覺探入其中,輕易便是成功進入。


片刻,洛飛的臉色變得陰沉下來。

「哼!血兀,真不應該讓你死得那麼痛快!」洛飛咬牙切齒地恨聲怒道。

再度望了一眼手中的圓環,在靈覺探入環中時,洛飛便已經知曉,此環名叫玄空環,是一種比納戒還要更為奇特的空間寶物。而且,此物所用的材質,豁然是極品納石。相當於,此物就是一隻極品納戒,其中的空間之大,連洛飛的靈覺都無法掃視完,只能探知一小部分。

而且,此物比極品納戒更為奇特,能將生命體收入其中。

這一點,就算是極品納戒,也是不可能辦到的。

將之放回盒子之中,洛飛又將盒子蓋上。

望著手中的盒子,一時之間,洛飛都有些不知要如何處理才好。因為,玄空環中,竟然收藏著上百個魔奴,而且每一個都是絕色的妙齡人類女子,武道境界從玄靈境一重到玄印境九重,應有盡有。

那些魔奴女子,一些身上衣衫全無絲縷,春光無限;一些則是半遮半掩,媚惑盡顯;只有極少數的幾個是衣裙完整的。

當初血兀為了收買洛飛而專門叫出的那個魔奴女子,豁然也身在其中,而且是那少數幾個衣衫完整的女子之一。

上百個妙齡女子,就這樣成為了血兀的玩物和修鍊用的爐鼎。

洛飛如何能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