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戰狼狂奔, 多動癥與神秘的少女

在騎兵道一側,一個個揮動著旗幟的指揮士兵,正恭敬的朝著他們敬著禮,眼中更是帶著一抹尊敬的眼神。

火鴉營的人在看到這些士兵的時候,也都紛紛的將手放在了胸前,行了一個標準的騎士禮儀。


很快,李浩然帶著人離開了騎兵道,匯入了奔流而出的騎兵軍陣之中,不過他們並未徹底的融入進去,在離開火鴉堡的大門,剛剛進入戰場的時候,李浩然忽的調轉了狼頭,朝著左側方向奔行而去。

跟在他身後的火鴉堡士兵露出了一抹疑惑,不過眾人雖有疑惑,並未開口詢問,而是遵循著李浩然的命令,默默的跟在了李浩然的身後。

這一側的叢林是一片火樹叢林,裡面有蜿蜒的山路,可以直接通往遠方的山區,這裡也位於火鴉堡的範圍之中,任何人都不能在這裡飛行。

李浩然帶著眾人穿行山林,如同流水一般,快速深入著,不過他們並未在林中前行,而是在進行了五百多里之後,折轉向北三百里,而後又轉向南方,一路奔行而去。

這個時候,火鴉堡壘門前的戰爭已經開始,人類的大軍和鬼族的大軍撞擊在了一起。

佛音、鬼嚎,更有各種精神擾亂,武者之間的軍陣廝殺,充滿了各種的異變,深入最前方的士兵,正在一個個的倒下。

「好小子,竟在這裡繞了一個圈,直接深入了南方!他到底要干什?」

正在火鴉堡軍議殿內,看著大殿中央陣盤的謝北冥,臉上帶著一抹震驚的說著,他之前已經想到了李浩然或許不會按照計劃執行,可他卻不成想李浩然竟這般的大膽,竟敢帶著謝家最精銳的部隊,欲要深入鬼族腹地。

他到底要幹什麼?

一個想法在謝北冥的心中想起。

「家主!還請你給我們幾個老傢伙一個交代,你帶動讓火鴉營去了什麼地方?」

這個時候,幾個穿著戰甲的武祖走入進來,他們都是謝家的老祖。他們在走入內中之後,直接來到了謝北冥的身前,看著謝北冥沉聲說道。

火鴉營出兵,讓他們感到高興,可這高興還未焐熱,前方就有傳令兵傳出,火鴉營的士兵已經轉向西側的叢林,不知所蹤。

這讓他們震驚無比,暗暗猜測了一翻,這才來尋找謝北冥來對峙。

謝北冥微微一笑,看著幾人客氣的說道:「幾位族叔,您也知道,這火鴉營的營長才剛剛上任,他需要一場勝利來穩固人心,所以在戰前他來找我,說是要去偷襲鬼族的一族物資中轉站,掐斷鬼族的運輸樞紐!」

「什麼?……胡鬧!謝東來,你要知道這些謝輝只不過是你兒子的一個奴才,你讓他當營長也就算了,竟還讓他這般的胡鬧!你知不知道,一個從未有過戰場經驗的人,帶兵去偷襲敵軍,是一個多麼大的笑話么?」

當下就有一個武祖發怒,看著謝北冥直接吼叫了起來。

他說的不是我,他說的不是我!

謝北冥心中隱有怒火,可他卻在自我暗示著,讓那個自己盡量放輕鬆,不要生氣,泄漏了自己的跟腳,讓別人看出來他是假的。

就這般,他耳邊似有十幾隻蒼蠅嗡嗡直響,他卻穩如泰山,一點怒氣都不曾露出。

待這幾人都罵完了,說夠了,他這才淡淡的一笑,看著幾人說道:「族叔,請相信我,這小子一定能夠給我們帶來奇迹的!」

「哼! 印靈說 ,倘若火鴉營毀了,我們拿你試問!」

眾武祖冷聲一哼,沉聲說著。

謝北冥仍舊是笑著,他接著說道:「嗯!好,倘若這小子毀了火鴉營,我就卸任這個家主職位!倘若他取得了勝利,你們又該如何?」

此話一處,這幾個武祖一愣,不成想平日裡面素來以穩重著稱的謝東來,竟然說出了這般的話來。


他們就要應答的時候,卻是忽然一動,頓時後背冷汗淋淋。

心中不由暗暗猜想,莫非這是謝東來的一個計劃,他這是要奪我們的權么?

不行,絕對不能答應!

「此事我看就算了,年輕人總有衝勁,想要露臉,爭鋒沒有什麼錯的,給他一個機會也餓不是沒有可能!」

接著,眾武祖之中,還未說話的人,就戰出來打了一個圓場。

當下眾武祖都找到了一個台階,紛紛嘆息,說了許多教導的話后,這才怏怏的離去。

「呸!一幫賭不起的老雜種!……」

待眾武祖離去之後,謝北冥冷冷的一哼,怒聲罵了起來。

……

也在此刻,位於鬼族的軍營的統帥營地中,一個屍鬼一族的探哨忽的進入了營地,徑直跪在了地上,高聲說道:「啟稟大帥,火鴉堡中有一支騎兵脫離了戰陣,進入了西側的叢林!」

「嗯?……」

那端坐在大帳中央的鬼族統領一愣,從鬼族探哨手中接過了情報,仔細一看,眉頭漸漸皺起:「去將後土召來!」

「是!」

鬼族探哨退出了營長。

大帥站了起來,來到了營帳中的一處沙盤前,看著前方火鴉堡下的那一片叢林,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說道:「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正在他思考的時候,從營帳的外面走來了一個清秀模樣的鬼族,鬼族走入內中,並未行禮,而是徑直來到了沙盤前,看著大帥說道:「秦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竟讓我過來?」

「後土,你看這份情報!我之前還懷疑,為何火鴉堡的人族聯軍今日會發動突然襲擊,現在看來,他們似乎另有所圖!」

秦嬰將方才探哨給他的情報遞給了後土,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說著,他已經在沙盤上面化出了幾條線。

這幾條線通往位於火鴉堡西側叢林較為近的鬼族營地,有鬼族的中轉站,有一些駐軍營地,有堡壘,還有幾處礦產資源。

這些都是火鴉營的士兵,最後可能襲擊的地方,不過他總覺得這一次的事情有些反常,這才召喚了大軍的軍師,也是他的兄弟後土前來。

後土看過了情報之後,眉頭也跟著皺起,看著秦嬰問道:「你以為呢?」

「我覺得他的目標似乎是這一處的中轉站,可我又覺得這一次突襲的太過蹊蹺,恐怕他們別有用心!」

秦嬰沉聲說著,他想不明白人族那邊的這一手棋,為何要這般的來下。

後土看后,接著問道:「烈日炎山那邊如何了?」

「還能如何,人族的謝無忌固守烈日炎山,藉助地勢之威,將我族的大軍阻擋在外,令我軍不得寸步!更可恨的是,那個擊殺握住武聖鬼嘯龍的傢伙,竟如同消失了一般,在也沒有出現過!弄的那邊人心惶惶!……不對,難道那個擊殺了鬼嘯龍的傢伙,已經來到了咱們這邊,他們的計劃是救援那個殺手么?……」

秦嬰臉色微微變化,似乎找到了一種可能,看著後土沉聲說道。

後土一笑,讚許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是一種可能,看看今日的戰報就可以知道了,只要人族那邊的人偷襲了這幾處地方中的一處,我就可以判斷出他們的路線!不過,再次之前,一定要切斷通往橋的通道,命令騎兵擋住這些路線!」

「嗯!也只能夠如此了,敵在暗,我在明!以不動應萬變!」

秦嬰聽后微微一笑,接著抬手一招,拿出了一枚玉符,將一條條的命令,透過傳音玉符傳遞了出去。

在他傳遞出命令的時候,鬼族這邊的大軍開始整合了起來,一支支騎兵各處鬼族的地下營地之中飛出,朝著預定的地點開始設伏設關卡。


……

也在此刻,李浩然帶著火鴉營的士兵,已經深入了鬼族千里之地,他們正在一處叢林之中急速前行,避過了鬼族的一些探哨,正沿著先前他護送謝明強前來的那條道路,朝著遠處鬼族的後方前行而去。

走到這裡,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現在鬼族應該有所行動了吧!」

李浩然暗暗的想著,帶著火鴉營的士兵們,在從這片叢林之中,找到了一個地下通道,徑直進入了內中。

在進入通道之後,李浩然讓人在通道入口之處,做了一些遮掩處理,重新封閉了洞口。

在深入通道約一百多里之後,眾人來到了一處寬闊的地下溶洞之中,李浩然扯住韁繩,將戰狼停了下來,轉身看著悄然停下來的眾人,沉聲說道:「全部停下休息一百個呼吸,這一百個呼吸之間,你們服用一枚行軍丸,一粒補氣丹!」 第六百二十五章鬼族之城!

「火雷、明光霹靂子每個人準備五十枚,帶在抬手就能夠拿到的地方!」

看著坐在戰狼上的眾將士,李浩然接著說道。

在來時,謝軒已經帶著人在兵器庫中取到了足夠多的兵器,且還在雷火庫中每人領取了一了百枚雷火。

眾將士在聽了李浩然的命令之後,一個個露出了一抹喜色,奔襲近半日時間,行走了兩三千里的路程,他們一路心中疑惑,卻始終沒有懷疑李浩然的決策,這一刻他們隱隱顫抖了起來。

就要戰鬥了!

這是他們每一個人心中的渴望,作為精銳的火鴉營,在沉寂了數個月後,就要展現出他們的光輝了,這讓他們又如何不興奮。

火鴉營的士兵們並未走下戰狼,而是騎在戰狼上,略作短暫休息,按照李浩然的命令,來完成著他們的補充。

嗡!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抬手之間,在空中揮出了一道白色的光幕,光幕在灰暗的地下溶洞之中頗為醒目,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是一張地圖,一張立體的地圖,圖中所示的地方, 新婚第1天,總裁先生難招架 ,不遠處的一座地下城池。

這裡他們知道,乃是謝家經營的一處小城,在鬼族入侵之後,成為了鬼族的一個城池,裡面駐紮著兩萬鬼族士兵,擁有極為豐厚的鬼族物資。

在火鴉堡的沙盤上,總共標識出了三十多處鬼族的資源中轉重地,而這裡是唯一一處兵力布置較弱的地方。

可火鴉堡的大軍根本無法進入到這裡,在到達出此的路上,總共有十多個鬼族十萬軍團,這些軍團將整個物資中轉小城保護在了內中,斷絕了火鴉堡的突擊隊的道路,也絕了聯軍的心。

這一刻,在所有人看到這一個地圖的時候,他們不由深深吸了口氣,也終於明白,一路奔襲折轉,他們有多麼危險,而他們的統領李浩然,又有多麼的大膽。

他竟帶著我們沖入到了敵軍的腹地之中!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瘋狂,太瘋狂了!

所有人心中在思考的同時,也都在興奮的抖動了起來,他們想到了一個可能,這個可能將然他們獲得極大的榮耀。


「……這裡就是我們的目標所在,內中守軍兩萬,輜重部隊兩萬,總共四萬鬼族大軍!我們分作兩個方向,謝軒帶著一半的人,從這裡進攻,吸引敵軍的注意力!我帶著人從這裡突入,在進入城中之後,你們聽雷聲為號,只要雷聲一響,將你們手中的火雷和明光霹靂子投入鬼族的軍陣之中,然後衝擊和我在這個地方匯合……這一次行動,預計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不管成不成功,都要撤退!從這裡……」

接著,李浩然在地圖上劃出了兩條紅色的進攻路線,將他的計劃一一的告訴了中熱,且將撤退的道路,還有遇到的一些特殊問題等等,一併講述了出來。

「這一次,你們若能夠提前完成偷襲!鬼族營地中的東西,我分給你們一層!」

最後,李浩然的一句話,讓所有的武王眼中都釋放出了一團狼一般的光芒。

在交代完畢之後,一百個呼吸也差不多結束。

「出發!」

兩隊人在前行的時候,雙雙分開,謝軒和李浩然從溶洞盡頭的兩條道路中分開,他們快速奔行,繞過了一條條的彎道,終於破開了地下通道的牆壁,以雷霆之勢沖入了鬼族掌控的小城之中。

「殺!」

謝軒帶著五百武王直接沖入了洞開的城門之中,他們在行動的時候,隊伍之中,早就持著弓弩的武王扣動的扳機,城牆上的守衛射殺,帶著一路猛烈的元氣震動,沖入了城中。

嗚!嗚!嗚!

很快,小城之中的鬼族士兵吹響了戰鬥的號角,城中的鬼族士兵紛紛朝著謝軒這邊遲來。

「該死!人族的騎兵是如何衝破包圍,來到這裡的?為什麼我一點情報都沒有獲得!傳我消息,全軍出擊,一個不留!」

在小城中心的一處府邸之中,一個鬼族的武帝帶著一抹憤怒的說著,他的身形一動,徑直飛上了空中,將自己的氣勢泄露出來,朝著前方殺入城中,成功吸引了鬼族大軍注意力的謝軒這邊飛來。

謝軒感受到了一股威壓,抬頭一看,忽然發現了一鬼正從空中飛來,這鬼族竟是一位鬼族的武帝,這讓他心頭震動不已。

「不好,這裡竟有一個鬼族的武帝為統領!這一次的計劃恐怕要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