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那小子吸收了那麼多的夜晶,靈魂之力比一般人強上數倍不止,而現在又恰恰是他突破到後天九重的時候,如此一來,他的精氣神更是達到巔峰,因此,他絕不會失敗!」

炎的語氣中充滿了肯定,讓得傲燕懸浮的心也是微微放下,但美眸依舊是緊盯著那盤膝在不遠處的少年,好似唯恐少年出事一般。

山洞中再次恢復了之前的安靜,只是這安靜沒持續多久,一道宛若野獸般的吼叫聲便是響徹不停。

只見傲天雙手抱頭,雙眼瞪得有如銅鈴大小,原本黑白分明的眼裡,此刻卻滿是血絲,就連臉色都是蒼白的宛若白紙。

「啊……」

低沉的嘶吼聲不斷從傲天的喉嚨中傳出。

炎與傲燕都是一臉的沉重,望著不遠處那好似失去理智的傲天,心裡都滿是著急。

突然,傲天一口鮮血飛噴在一塊岩石之上,臉色顯得頗為暗淡,但眼裡卻滿是靈動。

「成功了?」傲燕頓時急聲問道。

炎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道:

「看樣子,第二腦海已經成功開闢了,接下來便是將靈魂牽扯進第二腦海了。」

傲燕聽后,臉上沉重絲毫未退。她知道,這才是最關鍵的一步,一旦傲天失敗,那將真正的萬劫不復。

炎見狀,似乎想到什麼,臉色也是緩緩凝重起來。

傲天緩緩的吐出一口氣,而後雙手結出一道道玄奧的印法。頓時,一股無形的壓力瀰漫在山洞中。

「這便是靈魂威壓嗎?果然有些不凡!」傲燕微微道,隨後那如羊脂般的細膩中指便是屈起,朝著空中輕輕一彈,頓時那股瀰漫而來的壓力便是消散無蹤。

「呵呵,強大魂者所散發出的靈魂威壓,足以震懾的一些武者動彈不得,傲天離那一步還有著不小的距離。」一旁,炎笑道。

就在這時,一道嘶啞的吼聲再次響起,這道聲音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見傲天清秀的臉上浮現出的一條條青色血管,就宛若是泥鰍般在挪動著,顯得頗為駭人。

「傲天,堅持住啊!」一旁,傲燕雙手緊握,手心裡已然滿是汗水。

「啊」

突然,一聲宛若雷霆般的叫聲響徹而起,山洞中再次瀰漫起一層濃濃的靈魂威壓。

這道威壓,比之前強了十倍有餘!

炎眼裡的欣慰一閃而過,而後袖袍輕輕一揮,那股威壓便是緩緩消散而去。

「前輩,傲天這是成功了嗎?」傲燕緊張的問道。

炎嘴角含笑著點了點頭。

看到炎的確認,傲燕懸著的心方才漸漸放下。

石地上,傲天如老僧入定般靜靜的盤膝而坐,臉上的蒼白也是漸漸紅潤了起來。

在傲天的腦海中,一粒大約米粒大小的黑點靜靜的懸浮著,遠遠望去,顯得頗為怪異。

傲天的心神投入到那黑點當中,瞬間,便是發現周圍的空間發生了巨大變化。

只見在那黑點中的空間卻是無限之大,一眼望不著邊。

而在這無限大的空間中卻是有著一道大約巴掌大小的虛幻身影盤膝在那兒,雙眼緊閉,好似在閉目養神一般。

當傲天看見那道虛幻的身影之時,頓時,滿臉的狂喜之色。

這空間正是傲天開闢出的第二腦海,而那道虛幻的身影便是傲天的靈魂。靈魂進駐第二腦海,那便意味著傲天正式成為了一名魂者!

山洞中,傲燕疑惑的問道:

「前輩,既然傲天已經成為了魂者為何還沒醒來?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說著,那張俏臉上又浮現出一抹擔憂之色。

「咳咳,燕姐,我沒事!」傲天的聲音突然響起。

「你看,這不就醒了嗎?」炎淡笑道。

傲燕身影一閃,便是出現在傲天身前,視線上下的打量著傲天。

只見傲天一身白色衣袍,臉龐雖還有著稚嫩,但卻已有著英俊的輪廓。此時的傲天與之前相比,卻是少了一分銳利,多了一分飄渺的氣質。

但是,要是有人認為這個少年是個善茬的話,那估計會付出他難以承受的代價。

「傲天,你成為魂者了?」傲燕緊盯著傲天的臉龐,問道。

傲天撫摸了一把傲燕柔膩的臉龐,瞬間,後者臉上瀰漫起一層紅雲:

「是啊!」

伴隨著這兩個字的吐出,傲燕與炎的臉上都有著喜悅之色浮動。

突然,傲燕那烏黑的眼珠咕嚕嚕的轉了兩圈,眼中閃現出一抹狡黠。


只見傲燕腳掌一蹬地面,整個人便是向後暴退而去,隨後一股強大的玄力竟是瀰漫她的右掌,嬌喝聲隨之響起:

「傲天,接我一掌!」

話音剛落,傲燕那細膩的手掌便是攜帶著一道撕裂空氣所發出的爆鳴之音拍向傲天。

傲天見狀微微一笑,一股無形的靈魂之力從其體內洶湧而出,在其身前迅速凝結成一道一人大小的壁障,而傲燕拍擊而來的力量也是被那壁障阻擋而下,最後兩者同時化為虛無。

傲燕眼中精光一閃,道:

「這便是魂者的實力嗎?果然不一般!」

炎對著傲天輕笑道:

「自遠古以來,魂者便被分為一至九級,每級又有前期,中期,後期之分,你現在便是一位一級前期的魂者。」

傲天聽后不禁砸吧了下嘴巴,看來自己離真正的巔峰強者還有很遠的道路啊。

站在傲天身旁的傲燕似乎是感覺到前者心中的失落,伸手緊握住傲天的手掌,道:

「不管未來如何,我都一定陪你走下去!」

傲天眼中的感動一閃而過,反握住傲燕細膩柔嫩的手掌,堅定的點了點頭。

炎看了二人一眼,道:

「傲天,夜魔的夜晶雖然對你幫助不小,但你卻不能總靠它突破,否則你會對夜晶產生依賴,這對於修鍊一途會有巨大的負面影響,所以接下來的修鍊你絕對不能再依靠夜晶!」

傲天也是苦笑的點了點頭,顯然他自己也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

「可是老師,我要不依靠夜晶,那突破先天恐怕會變得極為困難。」

炎站在洞口,望著永夜禁區深處,淡淡道:

「所以,接下來我要帶你進行真正的歷練!」

ps:新書求收藏! 傲天與傲燕二人皆是面面相覷,相對無語。

感情之前那還不是真正的歷練啊?那要是真正歷練有多恐怖?

想著,傲天不由打了個冷顫。隨後眼裡便是閃爍著熾熱的光芒。之前的歷練就讓自己從後天六重飛似的到達後天九重,那麼接下來的歷練,肯定會更精彩吧?!

想著,傲天心裡不禁有了一些期待。

「老師,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傲天的臉色顯得有些興奮。

炎淡淡一笑,道:

「當初未出門之前我就和你說過,我們要進入永夜禁區核心位置,那麼現在我們自然是繼續向永夜禁區深處前進。」

「前輩,永夜禁區核心到底有什麼,為什麼我們一定要進永夜禁區核心呢?」傲燕疑惑的問道。

傲天聽后,也是不解的望著炎。

從一開始,炎就是讓傲天向永夜禁區核心挺近,但卻並沒有說為什麼要進永夜禁區核心。因此,傲天對此也是頗為的疑惑。


炎微微一怔,而後一隻手放在腰后,一股睥睨天下的氣質油然而生,道:

「你們也知道為什麼普通武者進永夜禁區便會渾身玄力乾枯而死的原因了吧?」

傲天點了點頭,道:

「老師當初說過,永夜禁區核心有一件神物,名叫噬天印,能夠吞噬武者體內的玄力甚至連生命力都能強行吞噬!」

說到這噬天印之時,傲天心裡也是心驚不已,畢竟這噬天印的恐怖可是無數武者用血淋淋的事實共同見證的。

炎嘆道:

「沒錯,我們此行的目的便是讓傲天收服噬天印!」

「什麼?!」傲天與傲燕都是一臉的驚駭。

噬天印的恐怖讓無數武者避之不及,而現在炎卻要讓傲天去收服噬天印,這自然是讓的傲天和傲燕都是心驚不已。

「前輩,恕我直言,以傲天現在的修為去收服噬天印無疑是去找死,所以,前輩,這件事能不能暫時緩緩?」傲燕滿臉的緊張之色。

「傲天修鍊的乃是《龍神化天勁》,這部功法雖然給予了他越級挑戰的能力,但是,他的每次突破卻是需要極為龐大的能量,這也致使他的突破變得非常困難。而噬天印能夠吞噬天地間所有的能量,因此只有傲天得到噬天印,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最大的突破!」


「可是噬天印極為詭異,說不得傲天還沒接近噬天印,就已經成為一具屍體!」說著,傲燕的臉色顯得極為難看。

炎看了一眼傲天,道:

「鍛造噬天印的異人乃是《龍神化天勁》的創造者,噬天印的存在本就是為了輔助修鍊《龍神化天勁》的人,因此,傲天並不會受到噬天印的影響!」

傲燕聽后,臉上難看的神色方才褪去一些,但依舊是顯得極為謹慎:

「這麼說,傲天收服噬天印將不會有絲毫危險?」

炎眼神一凝,苦笑道:

「噬天印在龍神世界中都是有名的天地神物,神物有靈,它們會選擇能夠駕馭的了它們的主人,要是傲天無法通過噬天印的考驗,那麼恐怕會凶多吉少……」

「這麼說,傲天還是會有危險?!」傲燕的柳眉頓時倒豎而起,臉上有著怒意升騰。

「要不然你還真以為這世上有餡餅可撿不成?」炎扯了扯嘴角,說道。

就在這時,傲天突破說道:

「燕姐,老師,你們都別說了,我要收服噬天印!」少年的語氣中滿是堅定。

「可是……」傲燕正想說法,已先被傲天打斷:

「燕姐,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正如老師所說,我修鍊的功法異於常人,要是循規蹈矩的去突破的話,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讓我們一家團聚,而現在就有一個能夠加快我修鍊速度的機會擺在我面前,我要是不去試試,會終生後悔的!」

傲燕的臉色變幻了一陣,而後無奈的嘆了口氣,不再說話,似乎是默認了傲天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