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門口傳來電子鎖開門的聲音。

隨後門被打開,傳來了腳步聲。

現在整個房子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

路棉心的身子瑟縮了一下,單獨面對他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有些恐懼,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又在心裡油然而生。

喬夜宸也沒有走過去,看得出來路棉心依舊很懼怕他。

「放心好了,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我知道過去的事情,可能在你心裡沒有辦法一筆勾銷,我也知道,無論我做什麼樣的事情,可能都彌補不了對你的傷害,所以我還是想跟你說一聲對不起,雖然我不知道當初的事情真相是怎樣的,但是我的確衝動了,應該給你個解釋的機會,說實話,我也不相信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但是那個人是你哥哥,他親口說,是你指使的,思甜也是這樣說,那個時候我覺得天都塌下來了,我必須給思甜一個交代,因為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

她一點都不想提起當初的事情,只要一想到之前的事情,就會讓她覺得心臟隱隱作痛。

眼淚就這麼毫無徵兆的奪眶而出。

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擦了一把眼淚,一點都不想在他面前表現出脆弱的一面。

可是她卻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就是這麼沒用。

即便告訴自己要恨這個男人,以後都不會在他面前示弱服軟。

可是還是在他面前落下了眼淚。

她特別恨自己,恨自己怎麼就這麼不爭氣。

「夠了,不要說了,無論你說什麼,不論你怎樣煽情,我都不會原諒你的,你不是我,你永遠感受不到當時被人冤枉的痛苦,如果只是被人冤枉了還好,但是你自己回頭看一下,你都對我做了些什麼,你讓我去皇庭那樣的地方賣身?」

路棉心怒瞪著他,眼睛里滿是猩紅,「如果這件事情我是被冤枉的,就算你死100次,我都不會原諒你的!」

喬夜宸的心臟被狠狠的刺痛了,不僅僅是因為她的話,也是因為她眼中的恨意是那樣的明顯。

曾經的那個女孩總是用愛慕的目光看著他,好像每次看見他,眼睛里彷彿都有星星一樣。

紫筆文學 這時,沈如雪拿這一個水杯走了出來說道:「成才哥謝謝你剛才幫我背豬草回來,你喝口水吧!」

顧成才:!!!

沈如雪也看見了李凝香,不自覺的握緊了手裡的水杯,臉上的表情變了變!

本來她只是想在顧成才面前表現一下,讓他下次還屁顛屁顛的幫她幹活,誰知道好巧不巧李凝香就在她家門口!

她要是知道李凝香也在這裡,她打死都不會出來,這被李凝香看見了,明天還不知道傳出什麼事情出來!

李凝香看了一眼沈如雪打趣道:「如雪妹子魅力果然大,能讓我們成才這大晚上來幫你背豬草,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喝上你們的喜酒?」

沈如雪的臉僵硬了一下,她可從來沒想想過嫁給顧成才,顧成才在她眼裡連個備胎都算不上!

沈如雪急忙解釋道:「凝香嫂子你別誤會,成才哥看我一個人背不動才幫忙的,剛才顧明珠也在,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

她可不能讓李凝香傳出對她不利的消息,她可是要嫁給秦沐陽的人,名聲不能有污點!

要是她的名聲不好,秦家肯定不會接納她!

「哦、是嗎?」李凝香明顯不信!

要是顧成才對沈如雪沒有意思,會好心幫她背豬草?

村裡那麼多人,怎麼也沒有看見顧成才幫忙?

沈如雪急了推了一把顧成才道:「成才哥你說話啊!」

顧成才解釋道:「凝香嫂子,我跟如雪妹妹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看她一個女孩子背那麼多豬草挺可憐的,出於好心幫她一把!」

李凝香看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以前可沒見你幫我的忙!」

顧成才一臉狗腿道:「嫂子以後要是需要我儘管吩咐就是了!」

李凝香睨了他一眼道:「這可是你說的!」

顧成才點頭道:「我說的!」

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

李凝香滿意的點了點頭:「那走吧!一起回去!」

顧成才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跟李凝香一塊回去,本來他打算去找顧明珠,但現在也脫不開身,只能先回家然後再出去!

沈如雪目送李凝香和顧成才走遠,然後把水杯里的水直接潑在了門口!

顧明珠一個人爬上了山,雖然天還沒黑透,但她還是從實驗室拿出了一個手電筒,就怕踩到了什麼不該踩的東西!

顧明珠抬頭看了看眼前的這座山,寂靜到除了鳥叫聲什麼都沒有!

顧明珠內心其實也在發怵,夜黑風高一個人爬鬼山,估計除了她也沒誰了!

「該死的顧成才、蠢貨、烏龜王八蛋!」顧明珠拿刀一邊砍掉面前的雜草,一邊問候顧成才!

「沒用的東西,詛咒他一輩子做條單身狗!」顧明珠一直罵罵咧咧,只有這樣她內心的怒火才會稍微降低一點!

「阿嚏…」顧成才揉了揉鼻子,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顧明珠在罵他!

李凝香一臉擔心的問道:「怎麼了?感冒了?」

顧成才搖了搖頭:「沒事、我體壯如牛,怎麼會感冒!」「咦,這火好像真的沒有傷害我呀,還暖暖的,好好玩呀!」連翹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樣,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火焰。

連翹揮舞著手中的火焰,在密室中起舞,江平看在眼裡,心中不由感慨,有時候這妖的心性可是比人類單純的多了,自從他來到這個世界,從人那裡感受到的,大多是殺戮與排擠。

《我在打塔防》32.刁難 國內,A市。

溫栩栩早上起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的氣色特別好。

當然,如果身上沒有酸痛就更好了。

「起來了?」

剛好霍司爵這個時候上樓,看到她終於起來后,他提著一壺剛燒好的開水來到房間里。

在老宅就是這點不好。

都這個年代了,可因為建築古老的緣故,這樓上還是沒能通上現代化設備,而當時老爺子本人也不太喜歡那些東西,堅持要用最原始的方式。

於是除了洗澡,其他喝水什麼的,都得從下面廚房燒好提來。

溫栩栩看著他將開水倒進洗臉盆里,自己隨手拿了一件厚外套披上:「嗯,現在什麼時候了,你今天要去公司吧?」

「嗯,你呢?有什麼安排?」

霍司爵一邊給她拿著毛巾,一邊隨口問了句。

溫栩栩想了想。

她其實想回娘家的,昨天雖然跟爸爸吃了飯,但是那麼多人,父女倆都沒來得及好好聊聊。

還有,三個孩子爸爸都還沒好好看過呢。

溫栩栩一想到這裡,忽然就有點激動了:「哥哥,我能帶孩子們去看看外公嗎?昨天都沒來得及好好讓他看看呢。」

「當然可以,要我安排車送你們嗎?」

「不用不用,我自己開就行,對了,要不?中午再在那裡吃個飯?你也去啊,反正中午你也要吃的。」

她就跟小狐狸似得,湊到他面前後,水汪汪的杏眸忽閃忽閃,又得寸進尺的提出了一個要求。

霍司爵會不答應?

不過,他並沒有回答她,而是看到她這欠收拾的樣子后,將手上擰好的熱毛巾在她小臉上胡亂擦了擦,下一秒,結結實實的吻了下來。

「唔……」

果然,動壞心思,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溫栩栩這天中午便帶著三個孩子去了溫家。

當然,走的時候,跟孫子孫女們玩習慣了的簫馥莉也是鬧著要去的,可溫栩栩也不知道怎麼了,想起她昨天說的話后。

這天,還是沒有帶她去。

她隱隱約約,總覺得這個婆婆跟她爸見了后,不會有什麼好事。

到了溫家,果然,溫如飛看到三個活蹦亂跳乖巧可愛的小外孫后,十分的高興。

「外公,我是你的若若小寶貝噢,是家裡最漂亮最可愛最乖的寶貝。」

小若若一點都不謙虛,看到外公后,馬上轉著漂亮的小裙子,在外公面前誇讚起自己來。

溫如飛看到,心都要化了。

「對對對,你是咱們家最乖最漂亮的小寶貝,來,快讓外公抱抱。」然後張開雙臂就把這小糰子抱了起來。

後面一起跟著進來的另外兩個小傢伙不幹了。

當然,最明顯的,是墨寶。

「外公,那我呢?我也是你的寶貝啊。」

「是是是,也是外公的寶貝,來,外公一起抱。」

「……」

還好,霍胤沒有像弟弟妹妹那麼胡鬧,他就跟他爹地一樣,保持著高冷的性格,這才沒讓上了年紀的外公把腰給弄斷。

爺孫幾人鬧玩了一番,等靜下來,孩子們跑去玩了,溫栩栩過來了。

「爸,怎麼樣?回到家裡還習慣嗎?」

「當然,這是我們的家,怎麼會不習慣?不過,你媽不在了。」溫如飛站在院子里,看著四周熟悉的景色,忽然間,他的眼睛里就黯淡了下來。

是啊,所有的東西都在,可是,唯獨少了那個人。

溫栩栩聽到,頓時心裡也是一陣刀割般的難受。

關於媽媽,她其實一直都很自責,因為當時家裡出事的時候,她在學校,等她回來時,爸爸被抓了,媽媽也死了。

而她,卻在一年後,還什麼都不管,就嫁去了溫家。

溫栩栩想到這裡,更加的愧疚了:「爸,對不起,當年要不是我任性,我……」

「不用跟爸爸道歉,當年的事,爸爸是同意的。」

「啊?」

溫栩栩猛然抬起了頭,不可置信看向了眼前這個人,「你……你說同意的?這怎麼可能?你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