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更給了東方宇一種錯覺:西門珊識前幾次的敗北的主因只可能是因為內奸的關係,而走漏了重要情報而導致失利,否則,以西門珊識的能力,是絕沒有可能會遭受到如此慘敗的!一想到這一點,東方宇就更加感覺到,清洗自己的隊伍已經是刻不容緩!

天知道李義到底安排了多少密探?眼下只是出現在西門珊識,那邊還只是一個大兵團,雖然影響不小,卻還影響不到大局,但若是燕郡方向的百萬大軍也出現這種問題……東方宇倒吸了一口冷氣。

西門珊識的惜敗雖然痛心,但在某種意義上卻也是為自己為整個東方家敲響了警鐘,倒也不算是全無好處!

東方宇當機立斷的決定,派出原東方家家族內部最隱蔽的間諜高手,對軍隊之中的高級將領進行秘密的全方位的調查,若是一旦發現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便立即解除兵權,押送回京,聽候處理。若是膽敢反抗者,則可格殺勿論!寧可錯殺一千,不得妄縱一人!

執法隊員的出現,東方家大營中頓時出現了一些搔亂;之後更有數名外籍將領被帶走,然後便無聲無息下落不明,不僅更平添了許多的恐慌。

在東方宇開始軍隊的清洗的時候,神州帝國好像是察覺了東方宇的圖謀,燕郡之地雙方的衝突一天一天的大了起來,也激烈了許多。鄭浩然、海延譽、公孫靖磊三大兵團輪番出擊,一步步的在試探東方家軍隊的底線,似乎若不能逼得東方家大規模作戰誓不罷休的樣子。

這是在擔心內奸被我抓出來失去了內應喪失良機吧?我豈能上當受騙!在軍隊尚未清理完畢,內奸沒有抓出來之前,我是絕對不會跟你們全面決戰的!東方宇自以為抓住了神州帝國軍方的心思,冷眼旁觀,冷笑連連。現在在他的眼中,神州帝國軍方的行動,就好像小丑在作戲一般可笑!

而另一方面的西門珊識繼續保持穩紮穩打的作風,雖然兵力比司馬南還要相差許多,但會合了十萬大軍之後,西門珊識現在也再度擁有了整整二十萬的強大兵力,戰力無疑增強了許多,且戰且退,一步步向著大部隊靠攏,竟然是絲毫不亂。

而司馬南方面亦步步緊逼,一步緊似一步,全然放棄了先前的謹慎,極為囂張的率領四十萬大軍一路如同蝗蟲過境,浩浩蕩蕩的捲起漫天雪塵。

西門珊識一路奔逃,雖敗而不亂,沿途收容的軍隊雖然不少,但也名副其實的成了一支龐大的雜牌軍。距離燕郡的東方家大本營已經越來越近了,只要與東方家大軍會和,這支敗兵就可以完全的擺脫身後司馬南的威脅,甚至可以反過頭來反擊司馬南的大軍!

距離燕郡東方家大軍終於只剩下一天左右的路程了!幾乎所有人都是鬆了一口長氣,這一路被追殺,這口氣可是實在憋得狠了!司馬南一路如同跗骨之蛆,無時無刻,隨時隨地的打擊著他們,人人都是憤懣填胸,卻又毫無辦法,雖說還不至於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程度,卻也相差無幾。而現在總算可以鬆一口氣,哼哼,前面就是我們百萬大軍,你還敢追上來?我們一定會很歡迎你們繼續追趕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雪前恥,倒過頭來追你們!

可是,就在這很安心,甚至躊躇滿志的微妙時刻,夜晚西門珊識的大營在凌晨時分,突然意外地燃起了大火,這場火來得十分的離奇,根本就是異常突兀地燒起來的,簡直就想是自己人早有預謀的放火似的,那裡重要那那裡就一定活起,而且擴張的異常迅速,在極短的時間裡,就蔓延到了所有糧草輜重,整片火場遮天蔽日,火苗熊熊騰起足有幾丈高!

炙熱的空氣中,連周圍的積雪都迅速被其融化。

主營近在咫尺,都在很安心睡覺的諸位將領們先後在睡夢中驚醒,驚慌失措的穿上衣服,來到火場附近,一個個均是臉色鐵青,憤怒中夾雜著恐懼。在火場前方,一個筆直的身影已經站立在哪裡,一動不動!

正是西門珊識!

將領們含著極度的羞慚走了過去,耷拉著腦袋,如同待決的死囚。偷眼一看,西門珊識臉色蒼白,嘴角竟然隱隱有血跡!目光迷惘而絕望,看得出來,這場大火對大帥的打擊是無與倫比的。

就在這即將得到安全的關鍵時刻,卻發生了這樣的慘重的大問題,這簡直就是天亡我也!

周圍無數的士兵臉上含著血淚,拚命地用雪、用泥土、用……企圖澆滅這場焚燒盡了所有人生機的致命大火,但所有人都一眼看得出,無論如何努力,都已經是無濟於事了……

二十萬大軍的糧草、馬匹的草料、所有的軍略物資,都在這一場大火之中,徹底化做了虛無!可惡的姦細!

一片靜寂之中,主帥西門珊識突然大吼一聲,口中鮮血狂噴,瘦削的嬌身仰天便倒! 兩個店員看到他這樣的舉動,又是一怔,好像到了這個時候才看到他身旁還有一個人。

目光朝喬綿綿看過去時,不免就有點驚艷。

男人長相很出色,而他身旁的女人,亦是一個讓人眼前一亮的超級大美女。

兩人外貌,極為登對。

兩個店員都覺得,這對情侶的顏值,比娛樂圈那些明星還要高了。

*

喬綿綿逛了一會兒,也沒挑到合適的。

其實她也看中了幾款。

但後面一看價格太貴了,她就直接放棄了。

這裡的一個包包最少都是十幾萬,哪怕她有這個錢,她也捨不得買。

想想她之前買的包,大多都是幾百塊的。

她決定給姜洛離看個包就行了,她幫了她這麼多年,這次又多虧了她才能拿到女三號的角色,喬綿綿想好好感謝一下她。

到時候,姜洛離要是不肯收,她就騙她沒花錢好了。

就騙她說是墨夜司買回來的,買的太多了,她用不了。

喬綿綿給自己買這麼貴的包,她是捨不得的。

但是給朋友買,她還是捨得。

尤其姜洛離確實幫了她很多,她現在怎麼說也是手握好幾億的小富婆了,給自己朋友買個貴點的包包,還是沒問題的。

第一家店看了一會兒,喬綿綿沒挑到合適的,他們又去了另一家店。

女孩子逛街,都喜歡貨比三家。

哪怕看到合適的,也要再去其他店裡看看,看下有沒有更喜歡的。

喬綿綿連逛了三家店,也還沒選好。

當他們走出第三家店時,墨夜司忍不住問了一句:「沒看到喜歡的?」

剛才,他分明看到她好像看中了幾個包,還拿著包問了店員價格。

問完后,卻又沒買。

喬綿綿抿抿唇:「有幾個包還不錯,都還挺適合洛洛的。不過我想再看看。」

她說完后,想到了什麼,抬起頭看向墨夜司,有點不好意思的問:「你是不是不想逛了呀?」

她和姜洛離逛街,經常都是從早逛到晚。

像現在這樣才逛個把小時的,她一點都不會累。

但對於不喜歡逛的人來說,逛十分鐘都難受吧。

她差一點就把墨夜司給忘了。

墨夜司:「不是,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有看中的,為什麼不買下來?」

對墨夜司來說。買東西是一件特別簡單的事情。

有喜歡的,就買。

沒喜歡的,就再換其他地方看。

像喬綿綿這種明明看中了,卻不買,還要去其他店裡逛的行為,他是不能理解。

「厄,因為要貨比三家啊!」

喬綿綿認真跟他解釋:「也許其他店裡還有更喜歡,更合適的。所以得多看幾家店,最終再決定買不買啊。」

她解釋完,看墨夜司還是一臉不能理解的表情,瞬間就覺得她的解釋好像是多餘的。

她怎麼就忘了。

像墨夜司這樣的男人,平時根本就沒逛過街買過東西吧。

他要買東西,吩咐別人就行了,哪裡需要他自己去買。

而且他這麼有錢,即便是自己買東西,估計也是看到喜歡的就直接買了。 「大帥!」

「大帥!……」

「來人啊……大帥暈倒了,快傳軍醫……」頓時所有將領都是驚慌失措!紛亂的叫喊起來,這些日子以來,西門珊識已經是這二十來萬大軍的主心骨,而且他已經帶領著自己這些人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刻,此刻既然即將安全!但現在,大帥卻在這最關鍵的時刻,被那內奸的一場大火氣的急怒攻心,再也無從支持,倒了下去!

所有將領都有些茫然失措,亂成一團。接下來,該怎麼辦?

突然蹄聲如雷震,喊殺聲山崩地裂一般的響起,司馬南的大軍全軍盡出,殺了過來。

這又是一個拿捏到恰到好處的時機!但這次的時機,對這幫東方家的殘兵敗將來說,卻是毀滅性的。

「反正也沒活路了!跟他們拼了!背水一戰!」一個將軍眼中如欲噴出火來,揮舞著拳頭大吼!

「對!跟他們拼了!」所有人一起大吼!

就在這時,已經昏厥過去的西門珊識身子抽搐幾下,口中微弱的呻吟一聲,緩緩的張開了鳳眼。

「大帥,你沒事?……」眾將領驚喜交加的圍上前去。

「全力撤退……撤……以……最快的速度,向大營……靠攏……不要逞……匹夫之勇,只有一天的路程,若是……」西門珊識目光渙散,異常吃力的,斷斷續續的說著,最後的幾個字似是沒說完,頭一歪,又暈了過去。

只是她的意思,所有人都聽明白了!這個時候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時候!

「大帥!」撕心裂肺的喊聲。人人都是眼中含淚,大帥已經到了這等地步,生命垂危,但心中關心的,卻還是將士們的死活啊!這樣的好大帥,到哪裡去找第二個?

數十名將領同時跪倒,向著西門珊識暈倒的嬌軀,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眼中,都有淚。

一定要保全將士們的性命,保護大帥到安全的地方!所有人對望一眼,都是一樣的心思。

「全軍聽令,急速撤退!」

令出如山倒!

司馬南的前軍已經接近了東方家的營寨!火光映照之下,可以看到無數的騎兵揮舞著大刀,縱馬而入……


這一次的緊急撤退,東方家二十萬大軍可以說是輕身上路,跑得無比的快。糧草輜重都沒有了,有的連盔甲也扔了,一路如同被驅趕著的洪流,向著燕郡的東方家大營方向洶湧前進,只得一天的路程,能到就能活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燕郡方向也很巧合地突然爆發出震撼天地的聲音,神州帝國三大兵團一百萬大軍,突然同時發動了最猛烈的攻勢!

這次的攻擊,不惜生死,不顧代價!不計損失!……什麼也不顧了!

最終決戰打響了?!

鄭浩然,海延譽,公孫靖磊三人心中都同時的存在著一句話,那是李義在飛鷹傳書中,用濃重的紅筆,鮮血一般的顏色,著重寫下的一句話:畢其功於一役!

一戰定天下!

直接首批合共十萬弓箭手同時彎弓搭箭,箭支在一瞬間遮蔽了凌晨的天空,緊接著就是十五萬騎兵亡命賓士一般闖進了東方家的大營,緊接著剩下的長槍兵,短刀兵,橫刀兵……合計八十餘萬大軍蝗蟲一般攻擊了上來。

四面八方,人海戰術!

戰鬥並沒有呈現一面倒的趨勢!

幾乎是從一個照面,神州帝國的攻擊就遭到了遏制,而且是強而有力的遏制,在對方的陷坑箭矢拒馬等陷阱埋伏下喪失了幾萬兵馬,但後面卻恍如未見的高喊猛進,前仆後繼的沖了上來,雙方終於陷入了激烈到極點的戰鬥之中。

處處是刀槍在揮舞,戰馬在奔騰,人頭在翻滾,鮮血在橫流。

兩百萬大軍如火如荼的纏繞在一塊,喊殺的聲音幾乎能傳出數十里。

西北方向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無數的殘兵敗將滿面驚惶的出現,如同慌亂的巨龍,從黑暗中突然沖了出來,慌不擇路的向著心中安全的地方狂奔而來。

司馬南一聲令下,騎兵速度再度加快,前方有些跑不動的士兵被毫不留情的砍了一地,這更促使了東方家大軍的潰敗,如同被趕著的鴨子,轟隆隆的衝進了前方已經亂成一團的戰場。

燕郡方面的東方家外圍大軍見到眼前發生的一切簡直要氣瘋了!

本來眼看著是自己的隊伍向自己的陣營沖了過來,雖然陣型比較混亂,可能是過於著急趕路的緣故,畢竟還是自己的隊伍,心頭自是大喜,均是尋思必然是自己軍隊過來增援了!不論多少,總是一路生力軍啊,此刻李、東方雙方的兵力對比差相彷彿,大致在伯仲之間,可是若自己一邊驟然得到一股助力,肯定可使自己一方的實力增添不少的。這對戰爭極為有利!

外圍大軍的統領不敢怠慢,即刻著手布置如何安置這些生力軍,按照正常的情況,這些生力軍肯定會在外圍大軍駐地之外的數里之地停住,給本地的指揮官以緩衝的餘地,以便於百忙之中將這些生力軍陸續放進營來,始終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然後才是共同對敵!

哪知道大出意料之外,這些混蛋居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這麼直接「轟隆隆」、「亂糟糟」的沖了進來,而且絕大部分根本就不走正門,全然不理官員的分派,直接從四面八方闖了進來,不少人瞪著眼珠子就這麼直直的撞在了拒馬上,生生竟把自己撞死了,這算怎麼回事……

如果還有是什麼比較值得稱道的,那就是東方家外圍的那些精妙、精密、精彩的層層陷阱埋伏,由於事前全無準備,東方家在這邊布置的高層次陷阱可是一點也沒浪費,噗通噗通的就像下餃子,霎時間慘叫聲衝天而起,那股子慘烈,甚至比不遠處正在交戰的主戰場還要凄慘幾分,你說你要是停在幾里之外等侯布置,那有這事啊……

東方家的陷阱防線不可謂不精密,可是再精密的防線,也抗不住十幾二十萬的軍力靠人堆,靠人填吧,就這麼被自己的軍隊,摧枯拉朽、沖得七零八落,而且,這股數量龐大,宛如暴徒一般的「友軍」一旦成功衝破防線,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還在持續的向著縱深處插進,難道這夥人根本就是穿了「友軍」服色的李軍嗎?!……

這還不算完,尾隨著西門珊識部的神州帝國司馬南大軍也隨之到來了,看著面前這亂成一團的景象,嘴角冷酷的一笑,一揮手,喝道:「全軍切入!斜插進東方家大營,殺出一條通道,全力以赴,與三位大帥在東方家的帥帳會合!」

此刻,這樣亂成一團的部隊,在司馬南的眼中,無論他原本有多少人,無論他的實力曾經有多麼雄厚,此刻的他都已是一塊已經洗乾淨放在砧板上的肉,任由自己宰割,想怎麼割就怎麼割!

而這塊可以隨意處置的肥肉,還會讓無數人升官發財,從此人生走上輝煌之路!

四十多騎怒龍般突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三角形,以銳不可當的氣勢向著東方家大營衝進,就像是燒的通紅的鋼刀,切進了一團剛剛凝固的牛油!

三角殺陣的最前端,正是北斗星主李一刀李大人,此刻他的手中,正是李義曾經以之縱橫五十萬大軍的戰刀!寬闊修長的刀身一揮,便是一大片人頭噗噗的飛上半空,東方家軍隊兵刃碰在這口大刀之上,無不斷裂、碎裂!一刀振聲大喝,黑衣黑馬,前進如同黑色閃電,狂飆般進入人群,更無一人能夠阻擋他哪怕是片刻的時間!


後面,正是李義多年來的心血,北斗的精銳殺手以及名字以「李」字開頭的那四十多號兄弟姐妹,人手一把長柄大砍刀,這四十多人,與千軍萬馬相比本來是頗為微不足道的,可是就是這四十多人,為司馬南部的三角殺陣嵌上了一個最鋒銳的箭頭,這三角殺陣如同一道無堅不摧的洪流,直接在東方家大營之中開出了一條寬闊的道路!

前方血浪滾滾,人頭滾滾,左右兩旁殘肢斷臂,鮮血橫流!跟在這些殺神之後的神州帝國士兵有相當一部分居然完全沒有任何出手的機會!就這麼紅著臉提著刀大吼著一路奔跑跟在後面,活像是數十萬人一起在神情猙獰可怖的跑馬拉松。

一條有血肉灌注而成的馬拉松之路!


一刀經過上次跟隨李義踹營之後,這位嗜血狂人,心中一直念念不忘,非常渴望著能再來一次,今天終於等到了這個大好機會,手中戰刀痛快淋漓的砍殺著,心中突然浮起當年李義在自己身前一往無前,氣吞數十萬大軍的情景,心中不由的豪氣勃發,仰天長嘯!

誰也沒有想到,李義所謂的決戰,所謂的撒手鐧,卻是在這裡!

前方三大軍團,集結全部的兵力,合共一百萬的大軍,竟也只不過是李義刻意營造的一個超級幌子而已,而真正的殺招,卻是西門珊識與司馬南這一邊!

以百萬大軍的動向牢牢牽制住東方家的主力,每天儘是小打小鬧,勿令對方難得片刻安寧;但司馬南與西門珊識這邊卻是西門珊識邊打邊退,製造出無數的意外,創造一個狼狽到了極點的,也是人數亂七八糟到了極點的潰逃軍隊,一步步接近東方家大本營!

在就要到的時候,李義唯恐東方宇突然回過神來,醒悟了自己的意圖,於是下令鄭浩然等三大兵團全軍發動一次「總攻」,為西門珊識創造出一個絕佳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西門珊識果然不負所望的牢牢把握住了!二十多萬敗軍加上沿途收容的各色兵馬,共計三十餘萬,這樣的潰逃軍隊,無論對哪一方的勢力來說,都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若不能消除,即便是日後都可能會是一股潛在的威脅!

指望著他們繼續作戰當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樣的軍隊的潛在破壞力卻是無與倫比!一旦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所謂的將軍號令、嚴明軍紀這些東西在死亡恐懼引導之下都已經不算什麼,人人都只想著逃命,但除了悶著頭向前走卻無處可去。

你的外圍陷阱不是精密嗎?就是要用你自家的軍力摧毀你自己的陷阱!

而最有利的是,李義又特意安排一刀等人全部放在了司馬南的部隊之中,有這些殺人如麻的超級高手會成一股洪流,一個無堅不摧的箭頭,跟在那些殘兵敗將身後,一鼓作氣的將東方家軍營鑿穿!這才是真正足以決定大局的強勢力量。 當然,若是沒有百萬大軍在前面的配合,一刀等人即使再是勇武也是無用,畢竟人力有時窮,個人的力量再武勇,也難以真正成為「千人敵」、「萬人敵」。但多方面的精密配合,卻直接奏響了東方家百萬大軍的輓歌!

這層層設計,一環扣著一環,無論是哪一環出現了問題,這個龐大的計劃都會因之而終止,但,所有人或有心或無意,竟然能配合得天衣無縫!

天也助我!!

一刀哈哈大笑,身旁噴濺的鮮血刺鼻的氣味和敵人的慘叫讓他的神經異常地興奮了起來,馬如飛龍般向著前方密集的敵陣猛衝,對於射來的箭矢全然不管不顧,箭矢還未到他的身前,就已經被他的雄渾的真氣震落!

長刀一揮,十七顆人頭整齊掉落,一提韁繩,駿馬騰空跳躍,越過這些還未來得及倒下的屍體,白光一閃,又一閃,又有幾十顆人頭打翻了西瓜車一般滾落,一刀渾身都已經被鮮血浸透,臉上也是一片紅,就如同是血海中衝出來的魔鬼!